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石破天惊

第七百二十三章 传送受扰

“也不知府邸上下如何了,彩儿那家伙有没有回来……”石牧喃喃低语道。
就在此刻,一道金色剑芒忽的浮现而出,站在彭岳脖颈之上。
……
“怎么了?”西门雪问道。
那团紫光刚一落入石牧手中,旋即敛去,露出其中一个相貌容颜和彭岳一般无二的两寸大小婴儿,剧烈地挣扎起来。
石牧望着其离去的背影,怅然若失。
“传送殿只为转运轮戍弟子所设,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一名青兰弟子守在殿门前,拦住了石牧。
说罢,其双翅猛一鼓动,朝着那片城郭的方向飞了过去。
思量了片刻,石牧还是抬步朝着城内走了进去,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回到青兰圣地。
来到高空中,石牧四下眺望一番后,就发现在其正北方向数百里外,有一片占地面积极为广阔的城郭,于是其便一驱飞车,朝着那边飞驰了过去。
“既然你主意已定,我也就不劝说什么了。你一路珍重。”西门雪说道。
石牧收起玄灵璧,大步一跨走入殿内。
“圣阶强者的神魂果然强大。我刚才想要对其强行搜魂,不料他却先一步自行爆裂了。”石牧轻叹了口气,说道。
石牧闭目内视了一番,就发现自己此刻多了不少暗伤,气息运转多有不畅,显然在之前的传送中,被混乱的空间之力撕扯下,伤的不轻。
而后其手掌再度一挥,散落在虚空中的那些龙舟残片也都纷纷光芒一闪,被其收入了储物戒中。
石牧和图书背后两道火翼腾的一下升起,在空中略一盘旋,便俯冲着飞向灵羽飞车,将之收了起来。
石牧摆了摆手说道:“之前冒充雷绩时就被彭岳识穿了,浮空要塞中圣阶强者不在少数,我不能再冒这个险了。”
只见城门正对的宽大街道两旁,尽是高高低低的市肆楼阁,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旌旗招牌,从中传出阵阵热闹的叫卖之声。
灵羽飞车失去灵力催持,立即朝着下方坠落了下去。
他摸了摸胸口,随即摇了摇头,此刻也参详不透那七彩符文的作用,改天询问烟罗好了。
“这个你收下。”石牧将那枚绿色储物戒递给西门雪,说道。
石牧双眼一合,握着彭岳圣胚的手中立即亮起阵阵乌光。
石牧就看到一道粗壮色紫色电龙,从殿门之外扭动着身躯,疾射了进来。
离别多年,终于要重新回到圣地,石牧看着周围的盘龙柱一根接着一根亮起,心情颇有一些激动。
“哦,原来是同门师兄啊。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快快请进。”那人感受到石牧身上传来的强大气息,顿时脸色一变,再看到其手中的玄灵璧,连忙说道。
“以飞车在星海中穿梭,风险实在太大。你大可以继续乔装改扮,混进要塞。”西门雪说道。
“可是……”石牧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西门雪的话打断了。
“我接下来就要回离尘宗了,带着这些东西岂不都是隐患?你若真要觉得这算一份恩www.hetushu•com情的话,那就算我报答了你带我离开昆仑圣墟的恩情吧。”西门雪幽幽地说道。
“刚才搜魂虽然失败了,但也不是一无所获。从彭岳残魂中,我还是得到了一些信息,此刻彭岳的族弟彭山就在要塞中,怕是又什么手段得知彭岳已死。我此刻过去,就有些自投罗网了。”石牧如此说道。
还未等彭岳反应过来,其头顶金光一闪,破空声响起!
“彭山!”石牧看清来人面目,不由叫道。
穿过门洞,走进城内,石牧的注意力,立即便被街道上的热闹景象吸引了过去。
巨剑星乃是逐云剑派下辖的五大附属星球之一,与青兰圣地控制的西迟星相毗邻,算是两大圣地的交接地带。
在最后一根盘龙柱亮起的瞬间,那道紫色电龙猛地砸在了传送阵法之中。
“看来之前在浮石星海中的穿行,对飞车造成了很大的损伤,恐怕得彻底大修一番了。”石牧暗自低语道。
他勉强坐直了身子,朝周围看去。
青光刚一汇入,石牧周身光芒大作,一道道被空间之力切割出来的细小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
只见四周古木森森,绿树环绕,竟然是一处苍莽山林。
才过了一会儿,那些灵纹光芒竟然一暗,彻底熄灭了。
“不必了。”西门雪摆了摆手说道。
“轰隆”一声巨响。
“是彭岳的圣胚!”西门雪一惊。
只见道道乌光如同钢针一般,朝着那金色小人和-图-书之中一点点扎了进去。
彭岳口中鲜血再度狂喷,胸口传出骨骼断裂的咔嚓声响,身体几乎就此碎裂开来。
门外那道面色狰狞的人影,正是彭岳神魂记忆中的族弟彭山。
周围天地元气一阵剧烈扭曲,石牧身子一转,整个人便被一股空间之力扭曲着,吸了进去。
其双腿盘膝坐好,两手抱元,掐出数道法诀,默默运转起四转玄功来。
修整完毕之后,石牧没有停留,一挥手召出灵羽飞车,跃然而上,冲入了高空中。
石牧听罢却没有动身,而是看向西门雪说道:“这浮空要塞,我怕是不能去了。”
随着道道青光的不断汇入,石牧体内暗伤尽数恢复,就连体表的细小伤痕也都一一痊愈。
一身青色长袍的石牧,出现在青兰据点的传送大殿之外。
“越阶搜魂本就不易,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西门雪说道。
街道之上行人如川,车水马龙,显得十分热闹。
石牧说着,胸口金光一闪,图腾虚影立即浮现,一头莽首骤然冲出,追了过去,并在半途一张口,一股无形吸力席卷而出,将那团紫光一口卷住,撕扯了回来。
“若不去浮空要塞,你怎么离开这里?”西门雪皱眉问道。
“我来!”
就在这时,石牧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彭岳的残尸之上,突然一道紫光从其天灵盖中透射飞出,其中隐约可见一个矮小身影,二话不说的便朝远处遁去,速度快的惊人。
片刻之后,石牧从地面上和-图-书站起,口中发出一声畅快的低喝,换了一身崭新衣衫后,双目之中精光闪耀,显得神采奕奕。
“这是为何?”西门雪不解的问道。
没想到传送阵法受到干扰,石牧不但没能回到青兰圣地,反而被传送得更加遥远了。
紫电崩裂,白光频闪。
他只觉得周身如同万把利刃剐着般的疼痛,眼前骤然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其手掌向前一探,那枚绿莹莹的戒指就脱落而下,飞到了他的手中。
在交付了使用传送法阵的费用之后,石牧站上了殿内正中的阵法之内。
那金色小人与彭岳极为相似的面容上立即浮现出痛苦之色,更加剧烈地挣扎扭动起来,不一会儿,便“嘭”的一声,爆裂了开来。
而后,其挥手召出一叶白玉飞舟,跳了上去,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星海之中。
“无妨,我设法前往宗门所设的传送据点即可。”石牧说道。
石牧看着眼前这个曾让他魂牵梦萦的女子,心中一阵感慨,有许多话想说,最终却只说了一句:“日后这片星域必然更加艰险,你也珍重。”
其半撑着身子刚一坐起,就感到周身一阵疼痛,差点又摔倒下去。
飞行了不到一刻钟,石牧突然感到脚下飞车一阵颤抖,低头望去,就见灵羽飞车上的灵纹光芒一下下地闪动着,显得很是不稳。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石牧才悠悠转醒过来。
石牧笑了笑,身上气息不再收敛,同时翻手取出自己的玄灵璧,朝那人晃了晃。
和_图_书莫半刻钟之后,石牧背后火翼敛去,身影朝着那座雄伟的高城前落了下去。
在其右上腹的位置,一阵濛濛青光亮起,一道青色小鼎光影顿时浮现而出,石牧周身大部分皮肤也都转为青色,上面浮现出道道木质纹路。
小鼎刚一浮现,周围十丈范围内的参天古木一阵晃动,竟然以一种相同的频率开始微微摇摆起来,一道道青色的木属性灵力便从其上流转而出。
但见一道金色长棍轰然而至,上面白色火焰缠绕,“砰”的一声,狠狠击落在他胸口。
石牧收起如意镔铁棍,略微喘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了彭岳右手食指上的储物戒上。
数日之后。
只见此刻他胸前的七彩光芒飞快消散,这次这个七彩符文似乎真的完全耗尽了能量,不但七彩光芒消散,连胸口的符文也飞快消退,很快消失无踪。
他脑袋一歪,从身体上掉了下去,眼中满是不甘和不可置信之色,但神采却飞快消失。
“贼子休走!”就在这时,殿外却突然传来一声疾呼,紧接着便有一股强大气息从殿外传来。
西门雪点了点头,望向石牧的眼中,复杂神色一闪即逝。
“万剑城……这里是巨剑星?怎么传送到这里来了……”石牧仰头望着城墙上方的巨大匾额,哑然失笑道。
只见半空之中无数道青色灵力舞动而来,在石牧周围卷成一道丈许高的漩涡,汇集着拥挤了那只青色小鼎之中。
石牧长呼一口气,挥手召回如意镔铁棍,目光朝着胸口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