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石破天惊

第七百五十一章 彩儿失踪

其中,以青兰圣地与逐云剑派的矛盾冲突最为激烈。
“那和尚打败族中所有强者后,提出要和彩儿单独沟通一下。说只要彩儿不同意与他走,那他便立刻自行离去,绝不强求。族中老祖无奈之下,只好应允。结果一谈之下,也不知那和尚说了什么花言巧语,彩儿竟然同意与他一同离去。”马珑继续说道。
“那和尚强行带走了彩儿?”石牧面上浮现一丝怒意,问道。
“彩儿虽然与我神识联系未断,但一旦相隔距离过于遥远,便无可能确认其所处位置。不过,青兰圣地中各类卷轶浩如烟海,或许在圣典阁中,能够查询到有关天莲池的消息。”石牧听罢,摇了摇头道。
这一日,洞府密室之中,正盘膝而坐的石牧,眼皮一动,睁开了双目,同时身上流转的蓝色水光也为之一敛。
“彩儿乃我们族中圣禽,我全族上下自然不肯应允,想要将那无理取闹的和尚赶走。结果,族中十数位实力最强的长老尽出,最后连圣阶老祖也亲自出山,却也无法奈何那个和尚。”马珑苦笑一声道。
石牧心中一动,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对了,你可知道那和尚将彩儿带往了何处?”石牧问道。
“彩儿回到族内后,圣禽传承历时百年,尽得我族中圣禽的全部力量,并且青出于蓝,力量得到了进一步跃升,已经成为了我们族中的新任圣禽。”马珑一五一十地答道和_图_书
时光飞逝,转眼间又过了三年。
石牧听罢,眼中浮现出一丝迷惑之色,正欲开口询问时,却发现江凌风已经大袖一卷,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飞快朝远处飞遁而去。
接下来的时间里,粟升真人又提点了石牧一些关于溟水诀和图腾秘术修行上问题,都令其有种茅塞顿开之感,获益匪浅。
“石大哥……”马珑闻言,连忙放下手中茶杯站起身来,看向石牧的目光中,一副张口欲言却又说不出口的样子。
“出什么事了?难道是传承失败了?”石牧连忙问道。
突然,他耳朵微微颤动了几下,站定脚步,目光一转的望向石门方向。
石牧总觉得粟升真人这番隐晦话说中似藏深意,但此时听到却有些似懂非懂,不明就里。
石牧得知彩儿并无性命之忧,心中倒是大松了口气,但紧接着时一阵头痛,轻抚了一下额头说道:“彩儿这只馋鸟,多半又是被什么天材地宝所惑,才答应跟其走的。”
石牧略一思量,开口说道:“知道了。请她在前厅稍候,我随后就到。”
思前想后之下,石牧还是决定不去询问,只是拱手答道:“多谢圣主答疑,弟子没有疑问了。”
两人立即走出石牧府邸,准备去往玄灵塔。
“你们一个家族,就任由他带走了族中圣兽?”石牧眉头一挑,有些不满地说道。
“那是出了何事?”石牧心中稍安,问道。
他也没有多想,转m.hetushu.com身走进了万法阁中。
“看你这般样子,莫非是要出远门?话说近来弥阳星域乱象丛生,如无必要,你最好还是不要离开圣地,若一定要外出的话,可要千万小心。”凌风似乎没有理会石牧的话,自顾自的抬头望了望天,如此说道。
刚一走出府邸,石牧就看到洞府大门外的天空中,正有一道流光缓慢划过。
马珑一听,再一想彩儿往日表现,顿觉大有可能。
粟升真人也不说话,眉眼微抬,袖袍再度一卷,石牧只觉四周景物蓦然一个模糊,下一刻,已然再度回到了万法阁前。
他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在石室内来回踱了几步。
由于没了黑魔族这一共同敌手,三大圣地之间的矛盾再度变得尖锐起来,彼此相互接壤的区域,或大或小的摩擦冲突时有发生,甚至较之前更甚。
“天莲池?你可知道在什么地方?”石牧问道。
一进厅堂,就见马珑双手握着茶杯,站在紫檀椅旁,俏脸隐有几分惶惶之色。
“和尚实力虽远胜我族中长老,却并未下丝毫杀手,甚至并未伤到族内任何一人。”马珑摇了摇头道。
“马珑有愧于石大哥……”马珑突然俯身下拜道。
“彩儿本在族中修习圣兽秘术,打算小成之后就返回青兰圣地与你相见。不料半个多月前,族中忽然来了一个和尚,口中神神叨叨,非说彩儿与其有缘,将彩儿带走了。”马珑说道。
但之后,由于石和图书牧犹如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在众人面前出现过,加上宗门高层之后对于此事三缄其口,久而久之,此事也就渐渐平息下来,众人的注意力,也就渐渐转向了其他方面。
此番得到了圣主的指点,对不少此前修炼中遇到的困惑有了一丝明悟,他可要赶紧回去参悟起来,为冲击圣阶做准备。
“玄功九转,暗合九九极变之数,内里藏有无数变化与无限可能,与其抑人,不如扬己。”粟升真人又说道。
“石大哥,我此番前来,所为的正是此事,彩儿他出事了。”马珑点头道。
石牧望向悬在半空中那道俊逸身影,口中叫道:“江凌风……”
“这个那和尚倒也没有隐瞒,说是要去一个叫作天莲池的地方。”马珑答道。
此时,天色有些昏暗,广场上的青兰弟子早已散尽,只有寥寥数人还在广场上闲聊。
流光之中的那道人影,也注意到了洞府外的石牧,随即停了下来。
“好。”石牧点了点头说道。
他没有在广场上停留,旋即朝远处飞去。
半晌后,他轻叹了口气。
“和尚只是这么一说,未及问清就翩然而去。我族中上下遍查族内典籍,也没能找到这个地方。我想彩儿既是石大哥的灵宠,或许你能通过神识上的联系找到他,故而匆匆赶回了圣地,托门内一名长老的关系,才进到这圣地第二层。”马珑叹了一口气,说道。
江凌风顿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谦和道:“m.hetushu.com原来是石师弟,我还是习惯你叫我凌风师兄。”
毕竟如今的弥阳星域,可不太平静。
同时,自己的那具身外化身如今也需要好好潜修,尽可能的提升实力,作为自己的一大杀手锏。
“看来还是不行。”
末了,粟升真人问道:“你可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和尚?是个什么样的和尚?”石牧疑惑道。
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目光中闪过一丝沉吟。
如今的他,正在自己所属的洞府中闭关,一心参悟。
青兰圣地在西迟星上的附属宗门青岚门,也在上层的授意下,不断攻击万剑门,彼此交锋数十次,却因实力相当,互有损伤,呈现僵持之势。
“是。”齐风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此时他的玄灵点总数已经超过了五十万。
在巨剑星与西迟星相交地带,原本不属于两大势力任何一方的一颗小型星球,也被万剑门的人强行占去。
“弟子明白。”石牧闻言一怔,若有所思地说道。
“莫非是关于彩儿?”石牧眉头微蹙,问道。
三大圣地外出游历的弟子,在对方掌控的区域意外陨落之事,也变得越来越多,弥阳星域也变得越来越不安定,隐藏在其内部的暗流,已经渐渐汹涌上浮,变得有些明朗起来。
“呵呵,若非当年秘境一事,我自然不会改口。”石牧轻笑一声道。
对于这一些,石牧自然不怎么关心。
“此一途,须天兽血脉者相授,方有可为,然行者万,其成者一。此和_图_书事应顺天时应人和,无须强求。”粟升真人淡然说道。
“既然那和尚没有用强,那彩儿又怎会被其带走了?”石牧心中疑惑更盛。
石牧从密室出来,整理了一下衣衫,穿过主屋,径直来到了前厅。
石牧略一打量,发现这几人都并非此前在场之人。
片刻之后,石牧从万法阁中出来。
“那和尚约莫三四十岁年纪,生得肥头大耳,光秃秃的脑袋上顶着一颗戒疤,身穿杏黄色僧袍,脖子上挂着一串大小不一的黑色珠串,看起来倒不像凶恶之人。”马珑略一细想,说道。
他原本打算询问一些白猿老祖当年的事,但先前的交谈中,粟升真人却从未对此有丝毫提及,并且他能够明显感觉到,对方似乎从一开始,就一直与自己保持着一种刻意的距离感。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坐下来说。”石牧走到主座上坐下,问道。
“那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圣典阁中查询吧。”马珑立即说道。
紧接着,齐风的声音便从密室外传来:“禀告府主,马珑来访,称有要事求见。”
“石大哥,我怎么觉得凌风师兄看似偶然途经此处,实则是刻意在此等候于你一般?”马珑也有些疑惑地问道。
“马姑娘,别来无恙。”石牧神色微动,边走边招呼一声道。
石牧在屠魔令任务上大出风头,以两名神境黑魔族的成绩力压赵戬夺得第一之事,之后在整个青兰圣地传的沸沸扬扬,甚至在有心之人的鼓捣下,流传出了数个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