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石破天惊

第八百五十八章 围攻逐云

西门雪面无表情的看着穆千绝做完这一切,这才一只白皙手掌从袖袍中探出,浮空一抓,一柄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金色兵刃,便出现在了其手中。
“罢了,既然败局已定,我也不必以门下弟子的性命来负隅顽抗。我逐云剑派愿意归顺天庭,供其驱使。”穆千绝叹了一口气,神色黯然地说道。
“穆前辈,有礼了。”一个清亮美好的声音答道。
“你的天资的确不错,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圣阶巅峰了,可要挑战我,恐怕还为时过早了些。”穆千绝微微一侧身,瞥了西门雪一眼,冷冷说道。
“哼,申屠南那狗贼自己不肯来,却叫你这小丫头来送死。不过,这倒也符合他利用他人来达成目的风格,当年我也是被其利用了,才会去攻打青兰圣地。看看我逐云剑派如今的情形,和当年的青兰圣地何其相似啊?”穆千绝苦笑着说道。
弥阳星域,天隐星。
“圣主,此番进攻逐云剑派之事重大,让西门观主来独挑大梁,会不会有些草率了?毕竟她的年纪实在太轻,属下不得不感到忧心啊。”清瘦老者走近申屠南一步,开口说道。
“若是如此,倒的确可保无虞。只是穆千绝毕竟是神境存在,您不出马会不会……”
“上面这么安排自有用意,我们也不必费心去揣度了,此刻他们应该已经攻至穆千绝的老巢了,静待消息传回来吧。”申屠南目光依旧投向天空,口中这般说道。
和图书“弥阳星域三分日久,需要统一起来了,既然青兰圣地已灭,那你逐云剑派又怎么能继续存在呢?”西门雪莞尔一笑,反问道。
“石头,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彩儿看了石牧一眼,又问道。
此人并非他人,却正是穆千绝。
“好一个石牧,能够从一个偏僻星域来到这里,果然不简单!看来此人隐藏了不少实力。”赵朱同冷哼一声,说道。
剑临星外,漆黑的天幕之中,不时响起阵阵巨大的轰鸣声,一道道电光火花不时在星空中炸裂开来。
星海之中,数百艘浮空战舰组成的一支庞大的舰队,呈半环状将另一只规模较小的舰队包围在了当中。
其两手在身前左右开弓,各划了半道圆弧,最终合并在了一起,猛然朝身前推去。
“原以为前辈活过这漫长岁月,应当通达世事,看来倒是弟子高看前辈了,我家圣主对前辈的评价倒是十分中肯。”西门雪笑着说道。
“穆前辈,我家圣主如今要管理的可不单单是离尘宗了,几乎这整个弥阳星域都要由他来主持,可忙得很呐。”一身道袍的乾天观观主陆阳离朗声答道。
这支规模较小的舰队,仅有百余艘战舰,且全都伤痕遍布,状况十分凄惨。
赵朱明与赵玲珑互望了一眼。
离尘宗阳极峰主殿内,一身青色儒衫的申屠南手中轻摇着羽扇,眉宇微蹙,目光透过殿门遥遥望向远处的天空。
西门雪见状,www.hetushu.com手中兵刃霍然提起,朝身前一抛,便浮空悬在了她的身前。
“唉,族长让我们如此处理此事,也不知是对是错。”赵朱明叹了口气,身影一晃,也从大殿中消失。
青色长剑上顿时响起一声嘹亮龙吟,一道青色龙影立即从中骤然穿出,化为一道青虹,朝着西门雪气势汹汹的飞驰而来。
“你是何人?”穆千绝冷冷问道。
他言下虽有些看轻西门雪,但其身为神境,面临敌人,自然不会真的轻视分毫。
说罢,其手臂抬起,往肩膀后面一探,朝背后的青色长剑握了上去。
内城从这里看起来,掩隐于山雾林霞之中,静静伫立,若隐若现。
穆千绝面色凝重,单手一提青色长剑,剑尖直指西门雪。
那金色兵刃猛地一震,顿时涨大百倍,变作一道巨兵,闪着金色光芒,朝着那道青色龙影装撞了过去。
他收回目光,沉默了一下,道:“秀儿刚刚突然离开,我有些担心,晚上我们偷偷潜入进去,我要问清楚。”
……
“你这是何意?”穆千绝面色一寒,开口问道。
在触及此兵刃的瞬间,西门雪整个人的气势徒然一变,一股无法言喻的凶煞气势油然而生。
“诸位同门,在下要独挑穆前辈,还希望你们不要插手。”西门雪没有理会穆千绝,而是朗声向离尘宗等人嘱咐道。
只听“铮铮铮”数道声响,其身前的圆弧之上顿时冒出大片火星。
在其和-图-书身旁正站着一个身穿八卦道服,须发皆白的清瘦老者,手掌微微抚动着,显得有些焦虑。
那柄青色长剑骤然出鞘,被穆千绝握在了手中。
“哼!既然申屠南那狗贼不在,你们当中是何人主事?”穆千绝问道。
在其手掌握住长剑剑柄的一瞬间,其身前顿时亮起一层层如追波逐浪般的浩渺剑影,一股锋锐无比,却又磅礴如渊的宏大剑意,顿时从其身上展露开来。
……
只见其衣袍忽地向外翻飞而起,似是有一道无形劲风,自他的周身向着四周吹拂而去。
“弟子西门雪,乃是离尘宗离火观之主。”那年轻女子答道。
“哼,好你个离尘宗,原来是想赶尽杀绝!我穆千绝纵横一生,何时怕过谁?既然今日退无可退,那便来领教领教你们离尘宗地高招。只是不知是你们这些所谓的观主一起来呢,还是让那些古蛮族的蛮子来出头呢?”穆千绝冷哼一声,开口问道。
石牧很快出了内城,来到外城,身形几个起落,落在一处街道上。
只见其口中念念有词,周身之上金色光芒大作,身上气势顿时暴涨。
“申屠南那老匹夫呢?为什么不在这里!又去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了吗?”穆千绝怒喝道。
“那些天凤一族的家伙太过分了,说话不算话,就像放屁一样,完全就是小人!”彩儿怒骂道。
“先找个地方住下来。”石牧朝着前面走去,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我家圣主曾和*图*书说前辈乃是一个‘醉心剑道的莽夫’,倒也当真没有说错。时至今日,前辈竟然还这般天真,以为我离尘宗会放你一条生路?前辈难道不知道,在这弥阳星域中,即使是天庭的走狗,也只要一条就足够了。”西门雪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其将那兵刃浮空一卷,身前便出现了一道金色圆弧。
只听“嗡”的一声响。
在其身后两侧,几乎同时传来一片惨呼,显然有不少人被穆千绝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无形剑气所伤,当场陨落。
半晌,石牧才回过神来,转过身,目光冷冷的在赵朱明三人身上扫过。
“殷长老,此次让西门雪带队征讨逐云,并非是我的意思……此事你就不用多问了。而她如今已经得传戗泰神将衣钵,实力也早已经今非昔比了。况且此次还有古蛮族大军前来压阵,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申屠南羽扇轻摇,开口说道。
“玱啷”一声锐响。
“疾”
“不必劳师动众,弟子一人便足矣。”西门雪面上神情不变,开口说道。
石牧心中一颤,回首望着钟秀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天际,不禁有些愣愣出神。
穆千绝口中低喝一声,一手剑诀一掐,猛然朝剑柄上一拍。
“既如此,石某也不多留了,告辞!”
石牧闻言,脚步一顿的停在了原地,回头看了一眼。
其面上满是愤怒之色,目光朝对面的战舰之上扫视过去。
只见正中一艘相对完好的战舰上,凌空飞出一个身形高瘦的白衣和_图_书中年人,其五官颇为清奇,脊梁挺得笔直,背后斜背着一柄青色长剑。
西门雪没有回头去看,一双美眸一动不动的盯着穆千绝。
穆千绝惨然一笑,目光穿过那重重战舰,望向立于其后的一个个身形巨大的古蛮族人,开口说道:“当年青兰之事发生时,我就怀疑这后面有天庭的布局,现在看来,你们果然都是天庭的走狗。”
西门雪目光淡然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话音落下,只见一名身穿金色战甲的年轻女子,从舰队之中翩然飞出,亭亭立于当空,冲着穆千绝施了一礼。
“前辈,此时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西门雪秀眉微挑地说道。
此刻的他眉头紧皱,面色有些不太好看。
他看了三人一眼,身形一晃,化为一道白光,朝着外城飞去。
“好好好,既然你要寻死,那就怪不得我了。”穆千绝被西门雪气急,冷笑着说道。
“青兰一役之后,我逐云剑派已经闭守宗门了,你们为何还是不肯放过?”穆千绝愤怒说道。
赵玲珑缓缓点头,没有说话。
石牧没有说话,只是缓步朝前走去。
“嗷”
此人弯眉若黛,眉眼如画,肤色雪白,面容更是娇美,合体的金甲上镌刻着华美无比的花纹,紧紧包裹着她的周身,将其玲珑有致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
“好!”彩儿用力点头。
殷长老的话未说完,便被申屠南打断了。
其剑身之上青光阵阵,剑鸣不断,从中透露出一股昂扬不屈的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