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石破天惊

第八百七十六章 诛逆

蓝辰口中发出一声绝望的呼喊,紧接着便被镔铁棍压了下去。
蓝辰见此,心中一喜,眼中露出一股疯狂之色,再次朝那猛虎身上喷出一口精血,口里还含糊叫道:“受死吧!”
只见那道长条状的方形物体立即飞出,上面繁密纹路光芒闪耀,一股苍莽气息再度浮现而出。
猛虎头颅顿时向下一凹,原本杀气腾腾的火焰也立即挛缩了回去。
石牧的镔铁长棍却没有收敛气势,而是一路下压,以势不可挡的气势砸了下去。
那头赤炎猛虎就像一团被压烂的棉絮,没了形状,变得破败不堪。
石牧脚下的黑色棋盘,顿时为之剧烈一震,随着一声“喀啦”之声,从中间开始裂开数十道四通八达的巨大裂隙,继而“嘭”的一声溃散了开来,变成了一堆碎片。
石牧口中发出一声暴喝,手臂猛地一挥,一道金色锋芒骤然射出,将那头赤炎猛虎打得倒飞了出去。
石牧头颅一抬,就见那团火焰之中,突然剧烈一涌,从中探出一颗巨大的猛虎头颅,张着血盆大口,朝着石牧当头咬了下来。
蓝辰举目望去,已是满脸惊惧。
其身形猛然跃至半空,口中一声暴喝,双手紧握着烈焰缭绕的镔铁长棍,将之高高擎起,而后又重重挥击而下,朝着蓝辰的头顶上砸了过去。
“不……不,这不可能,你哪里来的灵力?你的灵力应该已经被吸收光了才对。”蓝辰一脸痛惜地看着满地的黑铁碎片,不可和-图-书置信地叫道。
石牧暗自一惊,连忙收回手臂往脖颈前一挡,同时身上泛起一层土黄色光晕。
“呵呵,别白费力气了。你身上产生多少灵力,这混元棋盘就能吸取多少灵力,而且你体内释放的灵力越多,棋盘对你的束缚之力就越强大,你已经陷入了必死之局。”蓝辰对自己的法宝颇为自傲,笑着说道。
石牧眉头微微一蹙,就感到一股奇异的力量朝着沿着脚底传了过来。
而石牧如意镔铁棍的余威却还未散尽,继续朝着蓝辰砸了过去。
石牧冷哼一声,没有说话,背后黑白双翼猛地一扇,想要从棋盘上飞起。
那头赤炎猛虎立即嘶吼一声,纵身一跃朝着石牧扑了上来。
然而山势巍峨雄伟,又岂是一头猛虎所能撼动?
“怎么样?我这混元棋盘滋味如何?”蓝辰面带笑意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在棋盘上踱步朝石牧走近几步,开口说道。
一团炽烈无比的火焰便从中涌动了出来。
“嗷……”
就在此时,其头顶之上方火光一闪,响起一声犹如猛兽嘶吼般的声音,接着一片炽热无比的火焰从高空倾泻下压而来。
那猛虎头颅并非实质,全是由火焰构成,不过看起来确实栩栩如生,其中还隐隐蕴含着一股苍茫远古的气息,带来的压迫之力十分强大。
一声震彻天地的碰撞之声响起,大片火光溃散开来,朝着四面八方疾射而去。
“死到临头了,你不来求饶,和-图-书竟然还敢嘴硬?既然如此,我这就送你往生极乐。”蓝辰面上浮现一丝狰狞之色,狠狠说道。
随着赤红火焰腾腾而起,猛虎的身形骤然大涨,倏忽之间就已经增大百倍,直将石牧的长棍抵了回去。
如此一来,两人斗了半天,也没能分出个结果来,呈现僵持之势。
其体形涨大如斯,速度竟然极快,几乎一个眨眼,就扑到了石牧身上,血盆大口也已经搭在了石牧肩头。
石牧棍头继续下压,那头金色猛虎气息便骤然弱了下来,被重重棍影压迫得不断下坠。
石牧还没看清是何物,便被这火光所夹带的威压一镇,身形不自觉的落了下来,“哐”的一声,双脚踩在了黑铁棋盘上。
就在这时,石牧身前一道灿烂无比的金色亮光骤然闪现,一股沛然无比的巨大力量从其手中的如意镔铁棍中涌了出来。
“若非你告诉我这破铁盘子吸收的是我身上的灵力,或许我还真得被你再困上一阵子。”石牧嘿嘿一笑,如此说道。
方才石牧便是被其所带的压迫之力,硬生生从半空中生生压落到了混沌棋盘上。
伴随着火焰一同出现的,还有一道如同猛虎嘶吼般的巨大声响。
“你的废话说完了吗?”石牧闻言,却也不再挣脱,目光一转的望向对方,冷声道。
眼见猛虎巨口大张,火焰构成的巨大獠牙,将石牧的头颅笼罩了进去,下一秒就要将他的头颅咬成碎片。
石牧这边却是和_图_书紧追而上,手中镔铁长棍化作弥天巨柱,朝着赤炎猛虎的身上猛然砸了下来。
那头几百丈长短的赤炎猛虎在他身前,立即就显得如同小猫小狗一般。
而后,其又双手向上一推,再度将炎虎一族的族长信物打了出去。
“喝!”
“轰隆隆”
更为糟糕的是,刚才这一下过后,其背后的黑白双翼,也由于灵力的后继不力,而开始快速萎缩变小,最后消失不见了。
其手中法诀连连挥动,一层层或金或赤,或蓝或紫的甲胄浮现而出,如同包粽子一般,将其包裹了进去。
其粗壮无比的手臂上,此刻已将附上了一层厚厚的石甲,在火光中泛着暗红色的光芒。
但见石牧双臂中传出一阵咔咔之声,虬筋暴涨,猛地将手中镔铁棍往前一扬,狠狠砸落在了火焰猛虎头颅之上。
只听石牧骨骼劈啪作响,肌肉急速膨胀,身形片刻就拔高到了近乎千丈。
这股力量刚一入体,其体内一阵空虚,原本流动不止的灵力突然一滞,就仿佛消失了一般,竟然丝毫都感受不到了。
点点精血喷洒而出,那头猛虎眼中立即亮起一丝红芒,身上金色火焰忽的一闪,竟然变成了赤红之色,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苍莽气息更胜之前,同时还伴有一丝残忍的嗜杀气息。
只听“咔”的一声响,石牧的手臂已经被赤炎猛虎死死咬在了口里。
只见其上金光一闪,道道致密繁复的花纹纷纷亮起,一枚枚玄奥无比的符http://m•hetushu•com文上下跳动。
石牧身子向后飞掠数十丈后,重新落下,眯眼望着眼前那头赤炎滚滚的火红色巨兽,口中默默响起了一连串吟诵之声。
又是“轰隆”一声巨响。
石牧甚至更够感受到,那炎炎火力正在猛烈地烧灼着他的石甲,朝他的血肉渗透而来。
巨大的棍身早已封住了蓝辰的去路,他身上又穿着层层甲胄,行动不便,已经无法避让开来。
其刚一落下,黑铁棋盘表面的纵横纹路骤然一亮。
他早已经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奈何缠着他的那道人影实在难缠,手中的残剑古怪不说,竟还能释放一个残缺的领域,他虽为神境初期,但面对此等领域之力,还是头疼无比。
“轰隆”一声巨响。
蓝辰见状,面上露出一丝懊恼之色,手上法诀一变,猛地超前一推。
然而一动之下,他的身子却是纹丝不动,就仿佛双足被硬生生熔在了棋盘上,与之成为了一体一般。
赤炎猛虎身形没有继续涨大,但身上腾腾燃烧的火苗却是更甚一倍,从中传出的炽热的火焰之力,让石牧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石牧单手一扬,将镔铁棍装回天机棍鞘,一边活动了一下身子,就发现之前损失的灵力,正在一点点地恢复起来。
说罢,其大步向前一跨,手掌摊开,一小块长条形的金色方块浮现而出,却正是他之前用来重伤安逸山的另一半族长信物。
那头赤炎猛虎还未来得及站稳,便一头撞在了悍然砸和图书下的镔铁长棍上。
石牧目光一凝,双手法决一催,身后黑白双翼一扇,身子蓦的拔高数丈,与那黑铁棋盘拉开了些距离。
蓝辰见此,顿时大急,他猛地噬破舌尖,朝半空中喷出一口精血。
“轰隆隆”
不远处,御晖神将面沉如水。
他自然不会去跟蓝辰解释,自己天机棍鞘有能够存储灵力的特异之处。
一声巨大的碰撞之声响起,半空之中的棍影凝成的火焰大山顿时一颤,无数火团溅射而出,炸出无数火星。
“不……我不甘……”
石牧背后黑白双翼再度浮现而出,大步朝前一跨,身上“呼”的一声腾起大片赤红火焰,一道火柱如同游龙一般从其左臂之上蜿蜒而下,朝着他手中的如意镔铁棍缠绕而去。
一股狂风自高空吹拂而下,空气也像是被这一棍破开了两半,朝着两边席卷而去。
大梵盘武真经运转而起!
其身上铠甲层层碎裂开来,血肉也一齐爆裂开来,堪堪出逃的神魂,还没能飞多远,就被镔铁棍身带出的道道劲风卷成了碎片,死了个通透。
呼啦一声!
一声凶戾的嘶吼之声响起,那股苍莽古老的气息更强一分,一头金色猛虎从方形物体之上悍然扑出,朝着那座巍峨的火焰大山撞了过去。
其只见半空之中影影绰绰,全是火红色的棍影,层层叠叠竟然构成一座万钧大山,带着威不可挡的势头朝着他倾轧而来。
赤炎猛虎“骨碌碌”地连摔四圈,快要撞到蓝辰身上时,才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