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石破天惊

第八百八十九章 一声叹息

“什么事?”石牧挑了挑眉,问道。
“快,将那个女人杀了!”四恶大喝一声。
“紫儿……”石牧意识慢慢模糊,看向不远处的倒地的妻子。
也不怪他如此激动,修炼之人本就属逆天夺命之举,代价便是子嗣艰难,修为越高,越是如此。
石府寝室大床之上,石牧和紫儿穿着轻薄的睡衣,相拥在被窝中,说着贴己话。
紫儿实力虽然也不算弱,但此刻以一敌三,早已落入下风,连连遇险,手臂上已被划出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鲜血淋漓。
“紫儿,走了许久,你口渴了吧?这山泉水质颇好,我去为你取一点过来。”石牧细心说道。
紫儿所在的山道本就距离不远,几个呼吸便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包裹住石牧,将其吸了进去。
石牧大吼一声,一拳轰出。
紫儿也搂住石牧的身体,两人心中都充满了无比满足。
一道黑色拳影流星般飞射而出,险险赶上,三声脆响,三柄飞刀被击飞。
围攻紫儿的三个黑衣人身体一震,动作停了下来。
“平安一生,真的幸福吗?”人影喃喃自语。
石牧脸色大变,豁然转身朝着那里飞奔而去。
“人生于世,未必一定要追求太多。我现在有紫儿,相亲相爱,平平安安,美满一生,岂不是很好?进入宗门虽然能获得一些力量,但是朝不保夕,又有何幸福可言。”石牧耸了耸肩,说道。
“我说我怀了你的骨肉。”紫和图书儿轻声重复了一句。
又走了片刻,一阵哗哗水响传来,一道瀑布悬挂在前面山涧,水雾飞舞,震撼而美丽。
紫儿用力点了点头。
噗嗤!
他手臂一抖,软刀立刻绷直,浮现出尺许长的黑色刀芒。
“夫君,你此次奉旨剿灭黑风盟,可还顺利吗?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紫儿仰头看着丈夫,问道。
是夜。
看着已经没有气息的自己,他眼神闪过一丝异样之色。
殿内殿外起码也要数千人,香火鼎盛的难以想像。
两人动作都迅疾无比,转眼间交手数招。
“大哥,我真是不知道你心中如何想的,以你的资质,进入宗门大有可为,何必留在世俗中,做一个朝廷的将军。”石玉环闷声说道。
石牧和紫儿也随着人群来到大殿,跪拜还原,同时祈求平安幸福。
就在此刻,一声惊呼从远处山道上传来,正是紫儿的声音。
“就在前几日,我心中时时泛呕,便去看了大夫,大夫说是喜脉。”紫儿脸上也浮现一丝喜色,说道。
她出身青州的一个武林世家,对江湖上的事情自也知道不少。
“感谢上苍护佑,我们明日便去城外天王寺还原。”石牧说道。
无尽的悔恨充斥了他的身体,若是他实力再厉害一点,若是他肯放弃安逸的生活,进入玄武宗修炼,今天的一切都将不同。
围攻紫儿的三个黑衣人攻势立刻加紧,转眼间,紫儿身上便又多了几处伤口。
半空之中,hetushu•com石牧静静看着这一切。
白色弯刀忽的一闪,消失无踪,如同鬼魅一般在空中变化位置,让人难以把握。
就在此刻,眼前的世界轰然碎裂,化为一片虚无。
声音巨大,十余丈外的树林也猛然震颤了一下,发出“哗哗”的声音。
石玉环没有在石府多待,当天便离开了。
“我有了。”紫儿脸上泛起一丝娇羞,轻声说道。
山道之上,紫儿被三个同样穿着黑衣的人影围住。
石牧飞奔之中,骤然转身,身体竟然丝毫不躲,手中黑色软刀刀芒大放,猛然一挥。
“夫君,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她轻咬了一下嘴唇,眼睛晶莹发亮,说道。
石牧一凛,脚下猛然一踩地面,轰隆一声,脚下的一块岩石硬生生被他踩的爆裂开来,身体竭力急速倒射而出,险险避过这一道。
“地阶,哪是你说的那般容易。”石牧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地说道。
“好。”紫儿嫣然一笑。
“贪图一时的安逸,便是这般下场吗?虽然拥有了幸福,却没有保护的能力!”他喃喃自语着,似在叹息,又似在思索。
此处地处偏僻,除了他们,再无其他人。
竟然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死吧!”
紫儿点了点头。
两人缓步而走,很快来到后山,视野陡然开阔,让人精神一振。
血光乍现!他的手臂冲天而起。
他手中黑刀刀光大盛,数十道刀影浮现而出,朝着四恶劈去,丝毫不hetushu.com顾及自己,完全是搏命攻击。
石牧脸色一变,手中黑刀一闪幻化出十几道刀影,和白色弯刀连续碰撞了十几次,暂时分开。
“真的?什么时候的事情?”他豁然坐起,脸上满是狂喜之色。
清新的茶香充斥口中,心中甚是满足。
“三位盟主?我听说黑风盟有四位盟主,号称祁连四恶,怎么少了一个?”紫儿有些好奇的问道。
与此同时,四恶的身影鬼魅般欺身过来,眼中凶光大放,一掌劈在他的胸口。
石牧一招逼退四恶,转身发足疾奔,全力朝着紫儿所在之处而去。
“鬼影刀法!你是黑风盟的四恶!”石牧黑刀横在身前,沉声道。
石牧摇头一笑,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顺利的很,击杀了黑风盟的三位盟主,其他有名有姓的盗匪也抓了大半,剩下的人也都四散而去,不成气候了。”石牧笑着说道。
石牧脸色一变,不敢轻视,停下身体,挥刀抵挡。
这刀光又细又长,诡异之极的不停变化,仿佛一头灵蛇,刺向石牧后心。
比睿山是京城外的一座名山,山上庙宇众多,香火旺盛,非但是寻常百姓,京城的王公贵族也时常来此。
偷袭之人是一个黑衣男子,脸上蒙着黑巾,只露出一双凶光四射的眼睛。
他残留的视觉看见一道灿烂刀光划过,整个人陷入了黑暗。
石牧低喝一声,挥刀上迎。
石牧偌大的身体飞了出去,胸口一阵炒豆般脆响,胸骨塌陷了一大和*图*书片,口中鲜血狂喷,重重摔倒在地上。
“迂腐!”石玉环被石牧一连串的话语问倒,无言以对,豁然站起,哼了一声,朝着外面走去。
“什么?”石牧闻言一怔,似乎没听清。
大厅角落,一个透明人影静静站立。
石牧目眦欲裂,狂吼道:“滚开!”
石牧能感觉下面的自己,最后无尽的悔恨。
飞刀摩擦着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声,速度极快,转眼间便到了其身前三尺。
黑衣人飞扑了过来,手中弯刀也绽放出白色刀芒,呼啸的斩向石牧。
“先天高手!”石牧脸色瞬间变得浓重,手在腰间一抹,一柄薄如蝉翼的黑色软刀。
此刻正值初夏,树荫投下片片影子,山风习习而来,甚是舒服。
不过他忽的一挥手,三道白色飞刀脱手飞出,却是打向紫儿。
就在此刻,一道锐利刀光从旁边刺来,是四恶赶了上来。
石牧分心的瞬间,一道纤细雪亮的刀光划过了他的右臂。
四恶大惊,顾不得攻击石牧,闪身躲开那黑色弯月刀芒。
“伏诛的是大恶,二恶,三恶三人,围剿之时没有看到四恶,应该是碰巧不在,不过朝廷已经发布了海捕文书,抓到他是早晚的事情。”石牧说道。
“桀桀桀!想救那女人,晚了!”四恶秃鹰一般,从后面飞扑而至,手中弯刀光芒大放,斩向石牧的脑袋。
一道黑色弯月刀芒飞射而出,斩向四恶的脖颈。
噗!
石牧身上随身带有水袋,脚下一点,身体弹射而出和*图*书,几个跳跃,很快来到瀑布边,装了些凉水,正要返回。
天王寺是比睿山上最大的一座寺庙,此刻虽然还是早晨,不过已经来了无数香众,穿梭不停,人声鼎沸,手持香烛,跪拜礼佛。
石牧豁然变色!
还原之后,两人不愿待在气息污浊的拥挤大殿,在比睿山上信步游览了起来。
四恶脚下一点,飘身后退。
不过他的脸颊上终究被刀气所伤,划出了一道伤痕。
“住手!”石牧深吸一口气,脖子瞬间粗大了几分,发出一声怒吼。
第二天一大早,石牧便带着紫儿,轻装出门,朝着城外比睿山而去。
他早已尝试过,自己无法干涉幻境中的一切。
石牧目光一闪,趁机脚下一点,整个人化为一道黑影,直扑向那三个黑衣人。
黑衣人狞笑一声,没有否认。
“太好了,太好了。”石牧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将紫儿紧紧拥进怀里。
就在此刻,前方瀑布陡然炸裂,一道雪亮弯刀电射而出,直取石牧要害。
“大哥,你是因为缺乏资源,修为才无法进步。其实你只要加入玄武宗,以你的本事,定然能成为长老之一,到时候宗内资源随你支配。假以时日,你有可能修炼到传说中的地阶境界呢。”石玉环说道。
石牧眼睛眯了起来,黑风盟的四位盟主都是后天巅峰,没想到四恶竟然突破到了先天境界。
一夜无话。
几乎同时,一声惨叫从旁边传来,紫儿身体倒在了地上,胸口被一柄长剑刺穿,鲜血蜂拥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