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石破天惊

第八百九十三章 七世轮回

又是一声巨大的轰鸣之声响起,石牧身下的大地彻底崩溃了,数百道粗壮的岩浆从裂隙中喷涌而出,直冲九天之上。
“轰隆”
西门雪有些艰难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张了张嘴唇刚想说话,就突然感到周身一阵灼热,浑身力气一空,身子顿时软了下去,只留给石牧一个苍白的笑容。
半空中“咔咔”之声大作,只见白光涌过之处,空气寸寸凝结,径直化成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冰墙。
“蝼蚁之命,也敢抗争,简直是自寻死路。”虬髯大汉鄙夷说道。
良久之后,石牧身上的白色光芒再次黯淡。
石牧睁开眼睛,又回到了秘境山洞。
说罢,其两手左右张开,手掌豁然一张,从掌心中喷涌出一道道令人炫目的金芒,在半空中幻化成两个巨大手掌,朝着那两人抓了过去。
他的精神再次变得迷蒙。
人群乱作一团,四散奔逃开来。
金色巨掌便从冰雹之中探了出来,一把握住了西门雪。
说罢,其身上光芒一闪,那道巨手之上的破口顿时尽数修复,直接从刀光中探出,也一把将青年石牧抓了进去。
“不……”青年石牧原本镇定刚毅的脸上顿时一怔,口中发出一声凄厉呼喊,状若癫狂地挣扎了起来。
半晌后,他微微抬首,冷哼一声,伸手拿起第三颗月神果,没有丝毫犹豫,吞服下去。
一阵金属相交的“铿锵”之声响起,那道金色手掌上顿时浮现出数十道破口,点点金光便从其中流淌出来。
随即,他身形一动,化为一道金光,冲天而起。
“咔hetushu.com”的一声闷响过后,青年石牧也停止了挣扎。
一颗土黄色星球上,狂风怒吼,沙尘飞扬,席卷到了半空。
西门雪口中娇斥一声,手腕一翻,单手掐诀,朝着玉尺上一按,一片朦胧白光立即涌动而出,朝着那金色巨掌涌了过去。
每一颗月神果,都会使他回到过去的某一个时间点,而每一个时间点,都是他当初面临某个或能改变他人生轨迹的重要抉择的时刻。
然而直到这一刻,他才觉得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彻底。
“这便是一个星球的末日景象吗?”石牧喃喃自语道。
所有生灵都在滚滚岩浆的驱赶和围堵下,四散奔逃,却终究也逃不过被吞噬的命运。
“我……我没事……”西门雪的脸色煞白,嘴角处流淌着一丝鲜血,样子看起来极为凄惨。
不过他的瞳孔飞快涣散,几个呼吸之后,彻底失去了光芒。
金袍青年冷哼一声,挥手打出一团火焰,落在青袍石牧的尸体上,熊熊燃烧。
这一次,是钟秀当初被带走时开始,这个幻境中的自己,不顾一切的寻找钟秀,花了近百年时间,终于找到了她的下落,可惜却被一个天凤族的圣阶青年轻松击杀了。
他轻呼了一口气,平复心绪,催动神识探查体内情况,脸上再次一喜。
一股股白色的浓烟,正从这些沟壑中缓缓蔓延出来,隔着数百丈远,也能感受到其中传出的阵阵热浪。
他睁开眼睛,眉心紧锁,面色有些苍白。
就在这时,战舰下方的巨大风柱呼啸之声狂作,和_图_书如同一道白色蛟龙一般,盘旋着探入了那处洞穴之中。
浮身在半空中的石牧,见到此幕,心中也是狂怒不已,愤然俯冲了下来,一拳朝着虬髯大汉的头颅上砸了过去,然而,他却只是灵体之身,完全无法对其造成实质性伤害。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当时的选择,有些后悔走上这条修炼之路了。
这次冲击神境仍是没能成功。
“嘭”的一声响。
青年石牧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袭了过来,周身骨骼顿时噼啪作响,如同断裂开来了一般。
说罢,其大手猛地一握,金色巨掌也随之五指一合。
西门雪手中握着的乃是一柄寒冰玉尺,上面冒着丝丝寒意,看起来颇为不凡,而青年石牧手中则握着那柄陨铁黑刀,两人一左一右,朝着那虬髯大汉围了过去。
下一刻,刺目白色光芒从他身上爆发,比第一次更亮,滚滚翻涌。
他的话音未落,整个世界就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然而那金色巨掌却是丝毫不在意,径直探入了刀光之中。
很快,半空中就只剩下了青年石牧夫妇。
“都怪我无能,保护不了你,也保护不了孩子们……”青年石牧此刻全身骨骼碎裂,但却没有皱一下眉头,望向妻子的目光中满是柔意,语气中则带着歉意。
一个青袍人影从光芒中心处飞出,重重砸在地面上,正是石牧。
青年石牧那边浑身光芒大作,手中陨铁黑刀肆意狂舞,千万道黑色刀光就如同雪片一般,封锁了半片天空。
虬髯大汉闻言,面色一沉,冷哼和*图*书一声说道:“不识好歹。”
石牧略一运转功法,体内真气再次朝着灵海涌去,开始第二次冲击。
“噗噗”两声轻响,西门雪两人的尸身,先后落入了岩浆之中。
“这洞穴所在之处,名为丰城,我的妹妹全家都居住于此,现在她们全都死了。而你们抽取了地核之后,我的孩子和后代也全都会死,你杀光了我的亲人,却说可以救我一命?你不觉得可笑吗?”青年石牧冷笑着说道。
青年石牧垂头望去,就见地面上的洞穴四周,开始出现一道道深不见底的巨大沟壑,如蛛网般朝四面八方延伸开来。
青年石牧夫妻二人对视一眼,心意相通,同时取出兵刃,朝着虬髯大汉攻了过去。
那名虬髯大汉看到这一幕,略微有些诧异,飞身出了金色光幕,来到两人面前。
那座巨大冰墙被金色巨掌一拍,丝毫没有停滞,径直蹦散了开来,化作无数冰雹砸落向地面。
半空之中,站立着一个半透明的模糊人影,正是石牧。
……
他胸口破裂了一下大洞,伤口处焦黑一片,口中涌出暗黑色的血液,挣扎了几下想要站起,不过丝毫动弹不得,气息飞快减弱。
“住手,你们会毁了这里的!”青年石牧大叫了一声,当先朝着巨型战舰上冲了过去。
体内真气再次精进了不少,显然是第二颗月神果的作用。
石牧面无表情的静坐了片刻,调息恢复。
如今,这第七个环境,正是他的第七世轮回。
只是他哪里知道,自己面对的乃是远超自己两个大境界的神境存在,和图书自己虽然在这蓝海星称得上是顶尖强者,但又怎会是神境的一合之敌?
石牧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自己”和西门雪的身躯,在滚滚岩浆中一点点沉没灼烧起来,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无力之感。
青袍石牧目光死死瞪着此人,似乎有无尽的不甘。
每一次,他的抉择都不知为何,都会与自己当初不同,从而带领他开启另一段只可能出现在梦想中的经历。
虬髯大汉目光瞥了一眼挣扎不已的青年石牧,冷笑着说道:“性子倒是刚毅,可惜了。别急,这就送你去见你妻子,很快,你的孩子们也会去跟你们团聚的。”
六颗月神果,使石牧历经了六个幻境,从一个旁观者角度体会了六次不同的人生,相当于经历了六世轮回。
“哼,还真小瞧你了,有点能耐。”虬髯大汉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
“轰隆”一声巨响,大片刺目白光红光爆发开来,席卷方圆数百丈范围,将周围的黄沙尽数震飞,变成一个真空地带。
虚无之中,一股沛然力量席卷而至,将石牧的身子一扯,就吸了进去。
“哼,地核一毁,这个世界就全毁了,哪里还有地方可逃?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这么做?”青年石牧冷眉相对,寒声问道。
只听“嘭”的一声重响,青年石牧的身躯撞击在了金色光幕上,被硬生生弹了回来。
一股股力量波动从他身上散发开来,整个洞窟也隆隆震动起来……
这两百余年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熟悉了这里的生活,甚至很多次都羡慕青年石牧,能够爱人在侧http://www.hetushu•com,儿孙绕膝,过着这样安稳幸福的生活。
“雪儿,你没事吧……”青年石牧此刻顾不得身上的痛楚,连忙朝着妻子望了过去。
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从洞穴深处传荡出来,地表之上也随之开始传出“咔咔”的崩裂之声。
他静静看着下方的一切,眼中露出复杂神色,叹了口气。
“轰轰轰……”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强者为尊,没有强大的实力,连自己所最爱的家人都守护不了。
从战舰出现,到青年石牧二人身陨当场,说起来复杂,其实不过是十几个呼吸的功夫。
“地崩了……快逃啊。”有人大声疾呼道。
大片大片漆黑的浓烟遮蔽了天空,滚滚岩浆覆盖了大地,破碎开来的地表土层,如同一个个浮岛一般,漂浮在岩浆之上。
“说了你也不会懂,我看你们二人颇有天赋,如果愿意投身我麾下,我倒是可以救你们一命。”虬髯大汉这般说道。
这已是他服下的第七颗月神果后,所经历的第七个幻境。
“啐!就你这等实力,也想要接近本族圣女,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个金袍青年从前方沙尘中飞了出来,轻蔑的看着倒地的石牧。
“你们两个,为何不逃?”虬髯大汉目光微凝,开口问道。
虬髯大汉随手一抛,青年石牧和西门雪两人,就如同两块顽石一般,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入了地面上的一道裂缝之中。
随着那道白色风柱不断朝着洞穴深处搅动,大地的震荡也变得越来越剧烈,那些如同蛛网般的巨大裂隙中,亮着红芒,涌出来大片炽热的岩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