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玄界之门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星域浩劫

其低头看了那块泥巴一眼,神色中颇有些不舍之意,但也没有过多犹豫,手掌一挥,便将之抛了出去。
“石牧,你也不必过于忧心,玄界之门虽然开启,但就目前来看,其对整个星域都有巨大影响,还不至于令整个星域世界崩毁,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栗升此刻还在联盟众人另一端撑开着领域,一眼瞥见石牧的神情,立即传音过来道。
说完之后,他便静等着陆馗钟的指示。
他已不愿在此多做逗留。
中年男子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却见星空中的繁星依旧闪亮如故,与自己的距离也仿佛丝毫没有改变。
冥狱星上,滔天魔气不似往日那般,凝聚成雾状静浮于空气中,而是如同被无形的巨手推动着在空气中剧烈涌动着。
“陆沉长老,据族人回报,不止是我们磐龟族族地,整个武岩星如今都处于异动之中,到处山崩地裂。而且,族人还发现,武岩星外的空间,似乎被一股古怪的力量封锁了起来。”来人方一站稳,立即汇报道。
“看来此番变故会对整个星域世界产生不小的影响,这些降世的天灾,应是星球遭受源自玄门的空间法则之力席卷所造成。”
石牧的面容没有出现在铜镜中,略一停顿后,声音却继续传了过来:“传令下去,令所有留守的圣阶以上修士,全力驰援各处星球,保护生灵,等待空间重新稳定。”
然而就在不久前,其闭关之处,却被这几道带着空间和_图_书撕扯之力的风暴夹击而毁。
“这是……怎么回事?”
银色电光骤然炸裂,无数巨大的黑色岩石崩裂开来,疾射入万丈高空,而后又如同陨石坠落一般四散落下,震荡得方圆百里皆是猛然一颤。
只见那块泥巴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咚”的一声轻响,落入了北武城外的洪水中。
与滔天的洪水相比,那块泥巴实在是太过渺小,掉入水中也没能激起半点水花。
“你既已下令,联系了联盟所有族群的驻守强者,相信有那么多圣阶以上的修士出手,应该可以防护一二,降低灾难后果。”距离石牧不太远的烟罗,显然也发现了石牧的异样,传音过来说道。
有些道行的修士还稍有自保之力,而那些普通居民,却只能祈求上苍庇佑了,跑得快的,说不定尚能在某些坚固的山洞之中躲过一劫,跑的稍迟些的可能就会遭遇不测。
陆沉听到石牧此言也是面色大惊,他只道是武岩星上出了变故,却不承想竟是整个星域大世界都在经历着这样的灾变。
一道道雷霆之声响起,浓黑的魔气漩涡中,不时亮起一道道绚丽的银色光芒,却是无数雷电在其中炸响,将半个旋涡也映的一阵透亮。
一道巨浪猛然拍击在了城墙之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石牧目光依旧望着天空中的玄界之门,眼中却满是担忧之色。
“轰轰轰”
然而片刻之后,城外洪水之中却是响起“隆隆”之声和*图*书,如同沸腾一般翻滚起来。
“轰隆”
……
他略一沉吟,周身遁光一起,一口气朝着某个方向飞出了数万里,结果再次尝试升空后,结果却还是没有丝毫改变。
然而洪水汹涌,很快就又上涨了数尺。
他很清楚,在蓝海星上,可没有圣阶修士。
然而,半个时辰过去了,中年男子却惊骇的发现,自己依然还处在东圣星中,根本没能出去。
转过身来,他便立即向身边族人传达了指令,继而朝着北武城墙上落了下去。
而在一片原始森林上方,数道巨大的龙卷风暴竞相卷动着,将大片古树卷入高空,在其肆虐相夹的一片空隙中,却有一名身着青色布衣的中年男子矗然而立,面色有些阴沉,一个青濛濛护罩将周身护的滴水不漏。
又是一阵声响,那土红色的巨墙也是同时上涨,始终高出洪水丈许。
几乎在同一时间,各个星球都开始遭遇前所未有的天灾浩劫,虚空狂震,山洪倒灌,天地几乎要崩塌了一般。
……
所幸各个星球上的高阶修士在发现情况不对劲后,纷纷施展手段,总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护了部分凡人城池,不同程度的降低了这场浩劫带给星球上生灵的影响,但更多的生灵,则只能听天由命。
然而当其身形一顿的停下之后,他却愕然发现,自己依旧未能冲入星空,上方的星空依旧繁星点点,好像自己根本没有飞出去一般。
阵阵风声从其m•hetushu.com耳畔响起,很快他便飞出了数千里。
然而,陆馗钟尚未开口,旁边响起了石牧的声音:
鲜血刚一落下,镜面之上立即浮现一道磐龟虚影,一闪之下,如同水纹一般荡漾开来,紧接着土黄色的光芒一亮,陆馗钟的面容就浮现在了其中。
其身上气息不弱,赫然是一名修为达到圣阶后期的高阶修士,在这东圣星闭关许久,是一名不出世的强者。
数百丈粗细的巨大雷电光柱轰然砸下,猛然劈在了一座高耸的黑色山峰上。
密密麻麻的古树残渣在狂风的卷动下,如同沙尘暴一般遮天蔽日的袭击而过,无数隐藏在密林中的村镇,此时也无法幸免,皆遭受了灭顶之灾,化为一片片断垣残壁,其中不时能看到人畜的尸体。
高空中一名身穿青袍的白须老者闻声,蹙着眉头望了一眼城墙,脸色愈发凝重。
说罢,其立即手腕一翻,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六边形铜镜,噬破手指朝镜面上滴了一滴鲜血。
这一声震荡尚未停歇,下一道雷电却是接踵而至。
虽然这些龙卷产生的撕扯之力,还无法对其造成什么影响,但他放出神识扫视方圆千里后,发现整个东圣星似乎都在发生着这种异变。
一道霹雳声响起。
“启禀族长……”陆沉不敢迟疑,立即将武岩星上的状况一五一十汇报了上去。
原始密林被风暴卷过,无数百丈粗细的擎天巨树也被风暴连根拔起,在空中绞成了粉碎。
只见城墙之和*图*书上,已经裂开了数道宽逾丈许的缝隙,而城外洪水还在不断上涌,眼看就快要没过城垛了。
一团团浓重无比的魔气,化作一道道巨大无比的漩涡,彼此摩擦冲撞着,沿着无序的轨迹混乱地冲叠着。
但紧接着,他们便发现,整个星球在经历了这场浩劫后,似乎发生了某些异变。
一道绵延数十里的土红色巨墙,骤然从水中升腾而起,节节攀升,直冲出水面丈许之高,才停了下来。
由于北武城的城墙十分坚固,且高达百丈,没有如同城中房屋一般倒塌,而是暂时抵受住了洪水的冲击,所以城中幸存下来的人们,几乎全都集中到了城墙之上。
“轰隆隆”
东圣星上,一道道接天连地的巨大龙卷风暴,在整个星球上到处肆虐,席卷着一切。
“陆沉长老,可是族中有事?”镜中的陆馗钟面色一凝,径直问道。
白须老者手掌一翻,掌心之中却是多了一块砖红色的东西,看起来土不拉几的,活像一块泥巴。
中年男子口中低喝一声,周身光芒大作,整个人化为一道青虹,从巨型龙卷之中洞穿而过,身形冲天而起,径直冲入了上方厚重的星云之中。
黑魔星域。
“呼……”
“哗……”
其面色微变,额角处不由得滴下冷汗来。
石牧如此说着,脸上神色并未变化太多,心中却是念头翻滚。
“呼”的一声响。
在城墙上空中,还浮空悬立着数十人,全都神色凝重地盯着下方的洪水,努力在当中搜寻着和图书幸存者。
天庭。
如此数次尝试,他才终于醒悟过来,这个星球似乎被某种诡异的空间之力所禁锢包裹,自己竟是根本无法冲破这层空间壁障,而进入星域世界了。
只见龙卷风暴稀疏之处,过境后的丛林中留下道道巨大无比的沟壑,而密集之处,则是土石翻飞林木尽毁,狼藉一片,仿佛整个地皮都被揭起了一层,看起来与荒原无异。
……
此刻周围的动荡虽然还未完全停歇,但在石牧等人的防护下,却也已经无法构成什么大的威胁了。
“是。”陆沉连忙应了一声。
男子定了定神,体内法力蓦然全部运转起来,周身灵光大盛,加速朝上方冲去。
天河星域。
又是一阵巨响,石雨纷飞之中,方才还有千丈之高的巨峰,此刻就已经只剩下矮矮一截,几乎是被移为了平地。
“咔嚓!”
“族长,盟主,那我等现在该如何应对?”陆沉连忙问道。
石牧闻言,面上担忧之色却是半分未减,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自己童年时生活的那个小渔村。
转瞬之间,星云的边缘终于出现在了眼前,男子看到星空中的点点繁星,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不出片刻,他便可以飞出这东圣星,另觅一处星球闭关冲击瓶颈了。
“事态严重,必须立即通知盟主和族长他们。”陆沉长老面色凝重说道。
同样的一幕幕场景,也在各个星域同时上演着。
“喝”
就在这时,在白须老者身后,一道土黄光晕疾驰而来,落在他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