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第十八章 宫娥多情

小敏儿立告吃不消,霞烧玉颊,喜嗔难分的垂下螓首。
符太不解道:“娘娘为何维护你?”
符太冷哼道:“希望你是一心来探访老子,若打的是小敏儿的主意,我会将你煎皮拆骨。”
李重俊终发觉今天的丑神医与昔有别,一怔朝符太瞧来,讶道:“神医现在说话的语调神气,与符大哥如出一辙,令重俊差些以为符大哥回来了。唉!符大哥在就好哩!可以帮重俊出一口气。”
小敏儿挟着一阵香风从内进奔出来,滴溜溜在他面前旋身一匝,张开两手兴奋的道:“敏儿像不像神医的小学徒!”
小敏儿这才明白,兴奋的道:“敏儿想买些胭脂水粉呵!唔!很贵呢!先买大人需要的衣物,有钱剩下来再买吧!”
符太截断她道:“以后再不准提‘死’这个字。马来哩!”
符太往她瞧去,讶道:“有这么严重!你以前不是活得好好吗?娘娘看来很宠你。”
比之武三思和宗楚客,李重俊更没有向韦后开口的胆量、讨人的资格。现在能于这么接近的距离,饱餐秀色,算他走运。
符太冷冷道:“千万勿这么想,我王庭经又老又丑,从来没有家室之念。你不是说过,要和老子做交易吗?”
他一时忘掉了自己是“王庭经”而非“符太”,又忘了李重俊今非昔比,大有机会被策立为太子,成为大唐皇位的合法继承人。
李重俊见到“丑神医”,精神大振,着从卫移到御道一边等候,策骑来到勒骑停定的符和*图*书太马前。
小敏儿道:“安乐公主正与郡王争太子之位呵!”
小敏儿嚷道:“神医是最好看、最有男子气概的人呵!”
符太可以想象谒见韦后者,看到伺候左右的小敏儿时的心情,如果目光能吃人,肯定连皮带骨把小敏儿吞掉,却只可偷偷的看,试问有哪个男人不心痒?
符太冷然道:“探听我的底细吗?”
说罢,不敢看小敏儿半眼的离开。
小敏儿惊魂甫定,道:“吓坏敏儿哩!现在敏儿最害怕的,是神医赶敏儿回娘娘处,那敏儿宁愿不要活了。”
小敏儿见符太有商有量的,还问她意见,受宠若惊的道:“听说确有这么的一个人,与兵部大人有关,内情就非敏儿能晓得了。”
李重俊瞧见是东宫首席美宫娥,立即双眼放光,好一剎那方记起有“丑神医”在,勉力收回目光,一脸艳羡的向符太道:“神医何时回来的?”
符太随意的道:“大清早回来,只是见不着你,滚到哪里去了?另一个小子呢?”
左掖门在望,符太放缓马速,否则将变成硬闯门关。笑道:“小敏儿原来这么丰满。”
往对岸瞧去,春光明媚下,岸边垂柳绿油油一片,随风摇曳,动人心神。
其他人在皇城策马,均克制地不敢纵骑狂奔,符太哪管得这么多,风驰电掣的朝最接近北市的左掖门奔去。骇得首次登上马背的小敏儿从后面探手死命的抱紧他,不敢张开那双翦水双瞳。
小敏儿咋舌道:“从m.hetushu.com没见过有人敢这般和郡王说话的,郡王还甘之如饴,神医很威风呵!”
小敏儿此时早坐直娇躯,忙向李重俊施礼请安。
李重俊大窘道:“怎敢!怎敢!神医仍肯见重俊,重俊已非常感激。唉!父皇登基后,再没人肯为重俊在他面前说话哩!”
踏上林内的碎石路,符太随口问道:“懂骑马吗?”
小敏儿轻轻道:“神医大人,现在敏儿是你的女人了吗?”
符太道:“找间押店便可变出来。”
符太笑道:“老子变出来的钱,够你将整间胭脂水粉铺买下。或许夸大了些儿,仍离事实不远。”
小敏儿不依道:“大人呵!”口在抗议,却抱得符太更紧了。
符太反手过去抚她香背,心忖自修炼“血手”后,对男女之情非常淡薄,少年时代只在十二岁时曾动心暗恋当时绝配不上她、比自己大上二、三岁的女子,结果凄惨收场,永留遗憾。经历生死之变后,稍复君子好逑之心,因而有柔夫人的情事,又从三真妙子处初尝男欢女爱的滋味,此刻摸上坐在身后的绝色俏宫娥,想起她被人人觊觎的情况,确特别有神酥意软的感觉。
小敏儿奇道:“大人想写甚么呢?宫内这方面供应无缺哩!”
她换上男装,以小厮帽覆盖秀发,隔百丈看过去,或许会错认是个男仆,不过在这个距离,却掩不住无限的春光,玲珑浮凸,体态撩人,比之她的女装,另有一番惹人遐想的情状。
说毕又再狠盯小敏hetushu.com儿两眼。
符太一时说不出话来。
符太失声道:“甚么?安乐公主不是女人来的吗?”
李重俊似不以为意,或许因视符太为师父,当了丑神医是师公。道:“重俊谨遵符大哥的教诲,每早到城外练习骑射。唉!不要提那个没道义的小子了,当日他落难时我李重俊怎样照顾他?”
符太收回抚慰她的手,道:“先要变些钱出来,那时小敏儿爱买甚么便买甚么。”
符太道:“首要购买之物,是纸、笔、墨,最理想是装钉好却空白的卷宗。”
符太方醒起自己是“丑神医”,也没有补救的闲情,道:“我要去买东西。请哩!”
符太长身而起,举步出门,小敏儿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符太返回紫云轩,向小敏儿道:“有甚么事,迟些再说,我现在心情大佳,要去逛街,陪我去吗?”
符太失笑道:“你的胸脯仍这么耸,可以变成甚么?”
符太载着小敏儿驰出左掖门,转左,沿洛水北岸的大道朝东走。
符太对武延秀有道义与否,不放半点在心,哂道:“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怪就怪你自己不懂这个道理。有何好怨的,要怨就怨不懂带眼识人。”
符太轻松的道:“没关系!我载你吧!”
小敏儿花容失色,垂首道:“敏儿以后不敢了。”
符太见他说得吞吞吐吐,知是怕给拒绝,不由心生怜悯,贵为未来太子,却因韦后的排斥,成为人人敬而远之的瘟神,实在可悲。符太当然全无顾忌,道:“我hetushu.com不是在紫云轩,就是在太医局,若仍找不到我,该是到了宫外去。”
刚才以“长生拳”或“忘拳”应付美女妲玛,更想及到今天仍不晓得其名的本派高手,若不得他于水深火热时施以援手,怎可能有今天的风光?
过月洞门,小敏儿问道:“大人不但医术如神,听说也是武功高强的侠士。”
小敏儿黯然道:“郡王向娘娘索敏儿,说要将敏儿送人,神医是敏儿最后一个机会了,只有神医不怕他。”
小敏儿压低声音道:“据闻是妲玛夫人在娘娘前为敏儿说项,但没想过忽然着敏儿跟从神医,不知多么害怕神医又像上趟般拒绝,那敏儿只好…………”
李重俊再看小敏儿一眼,避开符太的目光,道:“紫云轩方便点,重俊的金碧院就在附近。”
小敏儿苦恼的道:“娘娘不准学呵!”
一行七、八骑,从左掖门进入皇城,带头者赫然是李重俊,随行者一式羽林卫。
符太讶道:“你似早有准备的样子。”
小敏儿现出惶恐神色,道:“就是宗大人。敏儿很怕他呢!看人家的目光,比武郡王更骇人。”
两人来到内苑大门,着门卫备马后,符太领小敏儿到一旁说话道:“武三思那家伙府内美女如云,要送人的话,随便拣几个便成,怎偏要来惹你娘娘,不怕娘娘疑心是他自己想据为己有吗?”
符太随口问道:“发生了甚么事,因何这小子比以前更失意落泊?”
符太暗骂自己故态复萌,对小敏儿他是尽量体贴温柔http://www.hetushu.com,但有时仍习性难改。道:“我是在试探你的反应和胆识,不用害怕。用武功高强来形容我,并不恰当,因为在宫内武功高强者,比比皆是。可以这么说,朝内朝外的所谓高手,能令我放在眼内的,不出五个人。哼!”
《天地明环》卷一终
符太在就近的椅子坐下等她,心内道:怕连龙鹰那个自以为了解他符太的家伙,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对小敏儿这么好,又不明白当年因何肯对李重俊和武延秀两个小子和颜悦色,皆因最见不得陷于绝境的年轻一辈,他们令自己回想到少年时不幸的遭遇,同情怜意,油然而生。
说着时,符太骏骥载美,驰进闹哄哄的北市去。
小敏儿为之一怔。
符太理所当然的道:“神医写的当然是医经,还有别的吗?”
符太载着小敏儿,策骑驰出东宫。
符太心忖她缝制男装,该是做逃亡之用,若自己是她,亦只这个选择。离开皇宫,等于逃出生天。
李重俊慌忙道:“神医住在哪儿?重俊可以去拜访吗?”
小敏儿呻吟一声,重新抱紧他,销魂蚀骨之处,惟他们两人晓得。
小敏儿惟恐他反悔,大喜道:“敏儿立即去换衣服!”雀跃去了。
符太道:“谁是兵部大人?”
小敏儿“噗哧”娇笑,道:“当然是女的,公主要争的不是皇太子,是皇太女。郡王真的很惨。”
小敏儿再转一圈,欢天喜地的道:“是敏儿亲手缝制的,今回是第一次穿,是否像变了另一个人呢?”
小敏儿讶道:“怎变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