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第十章 镇摄行动

登马车后,气氛异样。
符太甫在轩堂坐下,满脸怨愤的李重俊立即连珠箭发,大数武延秀的不是,不但不肯站在他的一边说半句好话,还助安乐公主为虐,完全投往她的一方,更助她游说武氏族人,让她做皇太女。
符太不解道:“为何这么说?”
桂有为道:“刚收到消息,西京的情况非常不妙。”
龙鹰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如我告诉他,大江联高手尽出,仍宰不掉田上渊,他会忍耐。”
“丑神医”另一令李重俊信任的原因,是像“符太”般,不卖任何人的帐,包括韦后在
龙鹰阖起《实录》,像符太般头大如斗。
桂有为来了。
李重俊道:“长公主和我说过两次话,只有她支持我当太子。”
江舟隆在扬州有多个物业,包括街铺,他偏选投店入宿,是要表明今次到扬州,乃过客的身分,不影响江舟隆的正常运作。
想起当年与三人转战大漠,还似在昨天发生,现在战场竟移到中土最兴旺的城市之一,宛如造梦。
桂有为神色凝重,缓缓道:“张柬之以归乡养病为借口,正式上表请辞,立得皇上批准,任之为襄州刺吏,却不许掌管州事,给全俸养病。”
的机会。布局杀人要周详,事成撤退须得其法,立即远扬千里,教官方摸不到半点影子。其他人来个万弩穿心便成,却不要射少杰的头,给我斩下来,药制后交给南光,让他派人秘密送交越孤。希望这小子在岭南有点名堂,纵然越孤认不出他是谁,手下仍认出是他。随首级一起奉赠有老子的密函,所以认不出是谁仍不打紧。”
符太道:“也投错胎。宫禁正是最不讲情义的地方,你怨人不如怨自己来错地方,不懂带眼投胎。你XX的,现在岂是怨天怨地的时刻,若我是你,既然横是死,竖是死,何不豁了出去,博他娘的一铺。”
丁伏民道:“扬州一如洛阳,没官方的点头,户籍局的一关已过不了。为他们奔走的是扬州的一个小帮会,专走岭南线的海陆运。鹰爷点头,我们可顺势将他们连根拔起。”
龙鹰舒服的挨到椅背,闭上眼睛。
李重俊苦笑道:“神医有所不知,皇hetushu.com叔虽曾贵为太子,遭遇却像天牢内的重犯。太子的荣辱,还得看父皇如何待我。唉!那还不是须看那毒妇吗?重俊可以有何指望?”
博眞道:“对这批嫌命长的家伙的来历,有眉目了,个个带岭南口音,非常易辨认,该多多少少和符君侯的梅花会有关系,因此子脱衣登榻时,臂上有梅花刺青。”
丁伏民的声音传入他耳内,道:“今次从岭南来的共二十八人,分三批入住扬州的客栈,正密锣紧鼓,准备大展拳脚,一口气买了两个铺位。”
内。
龙鹰道:“此趟是个鎭慑的行动,务求一举断去符君侯派人到扬州来霸地盘的妄念,故不但须将事情搞大,还要漂漂亮亮的。弩弓预备好了吗?”
又以近乎哀求的语调道:“除神医你老人家外,没人敢听我说话,神医不助我,重俊再找不到另一个人。”
扬州现时的繁荣兴盛,比之刚到过的洛阳有过之无不及,曾负责大运河建设和政策的狄仁杰,其预见中土的经济重心因大运河而日渐南移之语,正在兑现中。京师从洛阳迁往长安,进一步加速这个趋势。水涨船高下,岭南的地位益形重要。
人生就是如此,分合离聚,环境逼人,谁都无可奈何。
从桂有为处,龙鹰晓得李重俊已被封为太子,是名义上的皇储,不过他这个太子比以前的李旦好不了多少,同样倒楣,受尽韦后、安乐两母女的凌辱,诸般为难。李显对他亦没有父子之情,漠不关心。
龙鹰道:“指哪方面的情况?”
龙鹰道:“千万勿误伤无辜,又或点错相、杀错人,致得不偿失。”
丁伏民道:“现时抵达大江的塞内外兄弟,共五十二人,接到令羽急讯后,连夜坐船顺流赶来,今晚便可动手。”
符太皱眉道:“又说没人肯帮你,不是还有长公主?”
符太没好气道:“那就看迫害你的人是谁,如果是圣神皇帝,我会劝你及早自尽,免受活罪。”
符太道:“你皇族的人呢?”
桂有为道:“指的当然是张柬之等人。”
博眞笑道:“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哩丨‘”
龙鹰道:“今晚稍嫌仓卒和图书,就明晚动手。桂帮主将给我安排一个宴会,与本地几个头面人物会见,宗晋卿和周利用亦在受邀之列。不过,宗晋卿和周利用该不肯赏脸出席,因为老子今早和老宗闹得很不愉快。”
李重俊道:“她找我是不安好心,反更添那毒妇对我的猜疑。长公主不知多么希望安乐那贱人成为皇太女,令毒妇成为众矢之的,她则坐享其成。”
龙鹰道:“小弟下车后,我们间的联系即告中断,非是十万火急的事,不用找我,让我可以好好睡一大觉。”
符太道:“现在我不是给你出谋献计、策划未来吗?你这么乱投药石,表现了你性格上的致命弱点,就是鲁莽冲动,思虑不够缜密,有些事必须秘密的去做,像现在明知那婆娘通
因行踪暴露,他从令羽的居所迁到位于闹市最具规模的敬宾大客栈,入住最豪华的独立上房。
痛骂武延秀一顿后,李重俊终泄了点气,道:“神医你说呵!这小子是否无情无义?”符太平静的道:“你生错了地方。”
李重俊苦笑道:“她可算一个吗?”
李重俊之所以视“丑神医”为“亲人”,是因与“符太”的关系,“丑神医”等于李重俊的“师公”,且清楚李重俊和武延秀以前的密切交往。
符太终告头痛。
符太道:“枉你长于宫禁之中,却这般不明宫廷典章,安乐是不可能成为皇嗣继承人,因根本没有皇太女这回事,皇上肯点头,亦过不了大臣那一关,至乎过不了武氏子弟的一关。先告诉我,当上太子于你有何好处?”
李重俊二度发呆。
长公主便是太平公主。
又道:“到西京的船,给你安排好哩!”
龙鹰带着盈鼻芳香,离开与商月令共拥甜蜜回忆的幽静庄园,登上来接他的马车,坐到丁伏民之旁,后座是博眞、虎义两人。
符太本不惯这类思考的方式,特别当涉及皇朝名位方面的问题,更不惯安慰别人,然而见李重俊一副举目无亲、满腹怨气辛酸无处诉的凄凉样子,兼记起小敏儿说过他娘亲的悲惨下场,耐着性子聆听。
李重俊长长吁出一口气,道:“神医肯助重俊吗?”
丁伏民叹道:“大漠hetushu•com的鹰爷又回来了!”
马车此时左转进入扬州最热闹、但并非主街的花街,满街外来的商旅,举目奇装异服,几疑身处的是中土外的陌生城市。
昨天与丁伏民三人分手后,他忙着随桂有为去拜会当地的重要人物,建立关系。近几年,“范轻舟”处于半退隐的状态,亦予外人这个错觉,改由刘南光以本来面目,代表江舟隆出来交际应酬,实务则由郑工、石如山、詹荣俊、张岱和富金五个兄弟打理,为的便是今天的情况。
博眞笑道:“买铺位就是要做生意,也是和我们争生意,他XX的熊,找死。”
符太叹道:“你这条眞不知是甚么命?别的太子就是未来的皇帝,你这太子的未来却似死路一条。他XX的!当然不是这样子,有了太子的尊贵身分,自然有随之而来的荣誉和地位。”
龙鹰问道:“我们有多少人到位?”
龙鹰轻松的道:“这就要走着瞧。宗楚客两兄弟并不简单,先引进田上渊,现又勾结符君侯,特别是后者,极大可能是瞒着武三思干的。所以若符君侯的人有何不测,宗晋卿只好哑子吃黄连,有苦自己知。”
符太没有感情用事,与李重俊划清界线,表现非常出色。他不讲人情、干脆俐落的处事方式,是自己学不来的。
商月令今早离开,在未来一段很长的日子,将见不到伊人。
桂有为道:“另一个情况,就是原属张柬之一方的重臣大将,大批的向韦后和武三思投诚,包括魏元忠在内,令张柬之等更是势孤力弱。”
苦思片刻后,断然道:“好吧!如你当上太子,一切休提。可是如你在皇嗣之争被踢出局,立即来找我,我有办法助你逃得远远的,安安逸逸的度过下半辈子。明白吗?”
接着续下去道:“可分三方面来说,首先是因韦后和武三思势力日盛,专权擅政,令有分参与政变的众臣心灰意冷,人人自危。其中一个例子,是羽林将军杨元琰,私下对人说‘功成名遂,不退将危’。他的话令敬晖等非常不高兴,杨元琰不理他们反对,径自辞官,皇上却不许。杨元琰只好改采低调,力求明哲保身。”
龙鹰心忖即使一和-图-书切不变,可是张柬之等的五王,被架空后只余投闲置散的分儿,还可以有何作为。
中午回客栈后,小睡半个时辰,梳洗更衣,在上房院落内的凉亭阅读符太呕心沥血的大作,一边等待桂有为来接他去赴今夜的盛会。
过小敏儿监视我,你仍不顾一切的求我帮忙,是犯了宫廷斗争的大忌。你若一意做皇帝,我实帮不上忙,能帮的限于此一席话。可是若你只是为保住小命,其他可弃之如敝屣,我可以玉成你的愿望。”
稍一沉吟,道:“张柬之那群混蛋与你关系如何?”
丁伏民笑道:“老博学道地的话最拿手,有时很难当他是外来人。”
龙鹰整片头皮发着麻。
符太没好气道:“用我医家的说法,你是乱投药石,我可以帮你甚么?”
桂有为现出伤感的神色,怕是想起易天南,唏嘘的道:“有点像改朝换代,其他一切不变,田上渊阵脚未稳,不敢留难我们,也没有提高收费。然而这个情况,该维持不了多久。”
龙鹰失声道:“你到大江来有多少天?说起话来却像在大江混了十多年的道地老江湖,还晓得甚么是岭南口音。”
龙鹰心忖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虎义笑道:“这个甚么娘的少杰,我虎义亲自伺候他,包他卵蛋不保。”
博眞傲然道:“这叫吸收力强,又是全心投入。你XX的!难得才可再过刀头舐血的好日子,不用心点怎行。”
虎义冷哼道:“这批兔崽子很富有。”
李重俊颓然道:“该没死得那么快吧,因那毒妇再不容易杀我,多了顾忌。”
桂有为赞道:“那我就眞的放心,鹰爷考虑周详,算无遗策。”
丁伏民如数家珍的道:“这批人平均水准不错,算得上是一流好手者有四人,包括领头的在内,此人自称少杰,年纪不到三十,没见过他带兵器,拳脚功夫应有点斤两,众人里数他最强横,非是易与之辈。”
桂有为道:“现在到最震撼的事了。”
丁伏民道:“一切准备妥当。”
今晚将是江舟隆的首次出击。
符太让他有思索的机会,默然不语。
李重俊道:“是敬而远之,又或抱观望的态度,两方面均有一点点。唉!我快http://m.hetushu.com闷疯了,近三个月不敢踏足青楼半步,怕给那女人派我的不是,在父皇面前说我是非。”
符太问道:“其他人对你的态度如何?”
龙鹰道:“杀猪哪用宰牛刀?此等小帮小会,交由竹花帮负责,不用见红,可逼得他们在扬州无立锥之地。他XX的!竟敢来惹我们江舟隆,是活得不耐烦哩!令羽的调查功夫非常到家。岭南来的送死鬼们实力如何?”
李重俊道:“王兄在世时,他们当我不存在般,说起我时摇头叹息,不多说半句。王兄去后,情况好了点。”
符太逼他道:“说!”
宫廷内斗,确非正常人承受得来的。
李重俊道:“至少可在父皇前为重俊美言几句。”
虎义道:“鹰爷放心,现时对方二十八个人,一天十二个时辰的落在我们严密的监视下,又有竹花帮的兄弟天衣无缝的配合,敢保证不会杀错人。”
接着沉声道:“仞雨回来时怎办?”
李重俊看着他发呆。
李重俊吁出一口气,沉声道:“如重俊被册封为太子,这般便宜那毒妇,绝不甘心。”符太鼓掌道:“有志气!”
龙鹰开腔道:“帮主是否不习惯我的处事手法?”
龙鹰顺口问道:“现时船抵洛阳,和以前有何分别?,”
桂有为笑道:“鹰爷办事,不放心的是蠢蛋。我是怕宗晋卿向武三思和宗楚客哭诉,你到西京的日子会很不好过。”
虽猜到终有这样的一天,却没想过来得这般快和急。
现时加上集结在北方的兄弟,重组劲旅,潜来大江,江舟隆虽没有帮会之名,其实力却足与任何大帮会分庭抗礼,有过之而无不及。江舟隆终于成长成形。
到飞马节,“范轻舟”重出江湖,迸显异芒,声威大振,“假”和“眞”的交替,没有斧凿之痕的完成。
李重俊一怔无语。
李重俊一呆道:“生错地方?”
张柬之的退避,代表着朝臣集团的崩颓,西京再没有能抗衡韦武的力量。
龙鹰道:“谁人为他们穿针引线?”
符太心忖原来太平已通过李重俊和韦后暗中角力较劲。
龙鹰提醒道:“手脚尽量干净俐落点,勿逞匹夫之勇,讲的是兵阵兵法,不予敌人还击
龙鹰道:“究是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