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第二章 禁宫艳情

符太淡淡道:“你怎知她没揍我,只因老子武功高强,她不能得逞。哼!你的所谓佩服,是因我虽然长得丑,却可获公主和夫人另眼相看。猜中吧—,”
呈现眼底。
安乐既好气又好笑的嗔骂道:“明明是色鬼,却扮道学,不再自称老夫了。滚过来!”符太暗忖龙鹰这混蛋常自称对女人经验老到,原来竟然是这般的九流货色,也不照镜看“丑神医”年富力强的壮汉外表,自称老夫!
从毫无感觉,变得有点感觉。
头往前探,色迷迷居高临下看进美丽公主低开的襟口内去,深深的乳沟和丰满的胸肌,
半闭的眼睛全闭上了,安乐张开小嘴,发出一声销魂蚀骨的娇吟。
此次肯定一场硬仗,闯的是年轻美丽公主的脂粉阵,能“全身而退”仍未算赢,难处在公主虽被拒绝仍不心生怨慰,保持双方的良好关系。若反目收场,虽胜犹败。
符太装出个老实样儿,放心的再香她脸蛋,道:“禀上公主!只属鄙人的猜测,可能性微乎其微,就是当鄙人兴奋忘形之际,对毒素压制不力,毒素破防而出,至于是否眞的会人传人,言之尙早,试过方清楚。”
符太俯身到她小耳旁,先亲亲她圆润晶莹的耳珠,叹道:“公主很香哩!”
安乐给气得两眼上翻,大嗔道:“还要提‘毒素’两字,你是神医,快滚到荒山野岭再次采药,医好自己才准踏入这里半步。”
事实上他的心冷似冰雪,此为“血手心法”,以免马失前蹄,公主的诱惑力不容小觑。对他绝对无礼的动作,透过铜镜,美丽的公主洞察无遗,不单没丝毫嗔怪,且非常受落,秀眸半闭,轻吟道:“神医在说甚么呵?你的样子像毒素未除吗?又关本殿甚么事?”符太拿梳的手前伸,把骨梳放在梳妆桌上,另一手温柔摩娑着她嫩滑和充满弹性的香背,隔着的惟有一层薄薄的丝质软袍,与直接抚摸所差无几,特别是符太的手比普通人灵敏百倍,故此不先守心而这么的干,自己首先受不住引诱。
符太收拢心神,将梳子收到身后,潇然朝公主走过去,微笑道:“公主生气时的样子最漂亮。”
符太来到她身后,抓着她梳理秀发的手,温柔地取走骨梳,挨着她香背探身将梳子放返梳妆台上,又顺hetushu.com势在她香腮吻了一口,然后朝铜镜瞧去。
安乐透过贴墙装挂的圆形铜镜美眸深注的瞧着他,虽嘟长嘴儿,却非生气,而是苦忍着笑,对镜白他一眼,随手取起另一个骨梳,以曼妙的姿态,继续梳理秀发,又嫣然一笑。表面看,此刻的她像个爱和情郎呕气的天眞少女,谁想得到她是禁宫内无人管束、权势仅次其母韦后的女子。
符太心里涌起自己亦无从明白的情绪。跨廊桥,过莲池,踏足公主的香闺,发现安乐故意脱下遗地的衣物,至此刻转过屛风,看到穿单衣的公主对镜梳妆,手接着的梳子仍留着被
与卧榻相对的另一端,放置一组红木家揪,长椅、卧椅、太师椅、方桌、几子,式式倶备,在夕照的余晖下,安详宁和。
高力士低声道:“平时答像经爷般的这类问题,乃小子拿手绝活,包保经爷听得舒舒服服。可是为表诚意,小子想说出心里话,请经爷核准。”
安乐漫不经意的道:“可是神医并没有返尙药局去。”
如他捡起罗裳,等于向她俯首称臣,然而捡与不捡,后果没有分别。
符太差些儿语塞,幸好论说谎的本领,比龙鹰那混蛋高上至少十倍、八倍,因在遇上那混蛋前,从不说眞话。同时警告自己勿对眼前大唐的天之骄女掉以轻心,否则会阴沟里翻船。忙道:“当时因想着要赶快去为公主治病,兴奋忘形,一时忘了自己对药库内所藏之药物,了如指掌,哪来对症的灵药?所以立即出宫,展开绝世脚法,以最惊人的速度出城到荒山野岭采药。唉!却是空手而回。”
高力士动容道:“经爷这番话,发人深省至极,更令小子知这套拳法,非是寻常功法。”
符太心忖丑神医遇上荡公主,香艳刺激至极。倏忽里,他清楚体会到在眼前的人间世里,女人的威力实无与伦比,因为自踏足飘香阁后,他的心神终从女帝处抽离,一直没想起过。
他以前的世界是习惯了的,因而安全,受到行之有效的既定模式保护。可是化身为丑神医,且须设法吻合龙鹰的“丑神医”的言行举止,等若解除了护体眞气,置己身于险境。愈投入,愈没有限制和束缚,心似脱缰之马,发现了以前触感不到的东西,最www•hetushu.com明显是对女性的态度,品尝到以前根本没留神过,又或拒绝去了解她们的另一面。更要命的是,从小敏儿开始,符太晓得再没法像以前般无动于衷,开始肯为她们着想。
符太昂然走出飘香阁,高力士不知从何处钻出来,追在他身旁。
光滑的镜子反映美女、丑男的怪异情景,像一幅双人的肖像画。
他有想过从地上捡起公主遗下的罗裳玉带,却知非常不智,首先他须应付的,是心内的欲魔。
符太若无其事的道:“为何说不出口?为公主治病,鄙人岂敢不全力以赴?”
两人从主道的石板路,转入往紫云轩的碎石径。
安乐嗔道:“不准顾左右而言他,若仍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殿要你好看。”
高力士先来两句“经爷精明”,方徐徐道:“不认识经爷的,肯定认为经爷长得丑,可是凡听到见着经爷开腔说话的人,无不为经爷摄人的神采丰度、言词生动绝倒,经爷的形相则愈看愈奇,非比寻常,别的女子不说,小子较清楚小敏儿,她肯定给经爷迷倒了,以小子的能耐,仍难从她口内晓得有用的消息。”
她纤手握过的余温,现实被分割成无数各自充满生命力的碎片,于脑袋内重新组合成有意义的花样,令眼前年轻貌美、身分尊贵的女子格外动人。触觉、味觉、嗅觉、听觉和视觉,连手创造出刻下神奇复杂的感受,糅合了放任和克制、渴望和坚拒等种种心内的波荡。
屛风后传来安乐娇柔但有点急促的喘息,习蛮公主显然晓得丑神医临门了。
又忍不住的道:“经爷厉害,可否透露少许,让小子好好学习?”
符太报上道:“太医王庭经,为公主看症来哩!”
符太适可而止,改为搂着她香肩,亲她脸蛋,悠然道:“公主看不出来,皆因鄙人自小尝遍万草,体质异乎常人,故此误服毒草时,虽全身皮肤溃烂,痕痒难当,生不如死,终于熬过来,采药自疗,硬把毒素压下去。”
安乐如梦初醒,张开眼睛。
符太是受过严格追踪训练的人,为个中高手,对气味非常灵锐。虽然,直立的人,又或直立的畜牲如猴子、空中飞翔的鸟儿,始终远及不上凭四只脚走路的野兽,牠们的头紧贴地面,更接近气味的来源,但如和图书符太般的追踪高手,便大幅拉近与爬行兽类在嗅觉灵敏度的距离,可嗅出数个时辰前目标残遗的气味,故此一般人错失的东西,符太却可一丝不漏地捕捉,从不久前留在地上的衣物,重组当时的情况,至乎美丽公主情动的迷人景象。
安乐哪还忍得住,笑个花枝乱颤,不知多么辛苦勉强收住笑声,喘息着道:“和你这怪医在一起,不知好气还是好笑。不和你胡扯,甚么难言之隐?不给本殿说出个道理来,大刑伺候。”
稍一失控,错脚难返。
符太动容,朝他瞧走出飘香阁的第一眼,道:“果然是逢迎捧拍的第一流高手,光是这几句马屁话,已听得老子飘飘然的。你奶奶!说就说,勿顾左右而言他,尽说废话。”
下一刻,他的心神投进屛风后的天地。
气味宛如锁钥般,打开早随光阴消逝某一刻的景象,让过去重现眼前。
伸手接着照脸掷来牛角骨造的梳子,朝坐在梳妆台前的安乐瞧去。她并未如符太所料的袒裎以对,一身白地蓝花、贴体柔软的丝质轻袍,长及膝,乌黑闪亮的秀发流水般垂在香背,除挂在两耳的鸟形坠子外,再无其它饰物,颇有向符太显露“眞面目”的意味,反比今早见到的盛装打扮,更具诱惑。
安乐对镜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抿嘴忍笑道:“胡诌!何况来为本殿治病,何须解毒的药物,本殿中了毒吗?”
高力士心服口服的道:“禀上经爷,不到两刻钟。”
符太向镜子现出个丑笑容,正容道:“禀上公主,鄙人是有说不出口的苦衷,否则今早已跟着公主的裙尾,到飘香阁来,全力以赴哩!”
符太的嘴巴在安乐的耳朵揩揩擦擦的,弄得安乐娇躯不住轻轻颤抖,脸蛋红起来,以乱她芳心,又吹一口气进她耳内,方道:“公主明察,中毒的乃鄙人,不是公主。正确点说,是余毒未消。哈!鄙人误服毒草的事,公主晓得的呵!怎会是胡诌?”
符太轻松的道:“有多久?”
又压低声音道:“经爷晓得吗?不知多少人在盼望能给夫人找上门来寻晦气的殊荣,给她痛骂一顿好,狠揍也好,不知多么爽。岂知夫人对经爷只骂不揍,且答应与经爷同车共赴晚宴。经爷说吧!若这仍不算能人之所不能,怎才算?小子是由衷的和_图_书佩服经爷。”
符太收摄心神。
确他奶奶的触目惊心,美丽公主作风之放浪大胆,教人咋舌。
符太道:“准备好马车了吗?”
符太故意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道:“鄙人须赶返尙药局,找寻解毒的灵药。”
言罢站直身体,一本正经地以另一手拿着的骨梳,为公主梳弄秀发,非常享受的样子。安乐“噗哧”娇笑,对镜白他一眼,道:“甚么全力以赴?亏你说得出口。”
符太颇享受隔帘喊话的感觉,只是既向高小子夸口半个时辰内回到紫云轩去,须速战速决,负手踱出屛风,悠然道:“所谓老夫,乃‘老子是大夫’的简称。噢!”
高力士毫无愧色的点头道:“谢经爷听得入耳。”
安乐何曾想过他如此大胆,一时间愣住了。
符太道:“趁有点时间,你这小子又哄得我老怀大慰,就传你拳法,你说这么多话,想的就是这么样。”
高力士大喜道:“经爷英明!”
符太道:“唔!果然有点悟性,这套我名之为‘忘拳’的拳法。勿要向我瞪眼,‘忘’是忘记的忘,不是自取灭亡的‘亡’。咦!他奶奶的,紫云轩似来了客人。”
高力士忙道:“小子怎敢嘲讽经爷,是因明白见微知着的道理。以妲玛夫人作例子,别的人想和她说多句话也不行,勿以为小子指的是一般人,即使大相、宗尙书、宇文剑士等位高权重者,仍难令夫人稍假辞色,偏是对着经爷时,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
公主在东宫后苑飘香阁内的闺房,大似厅堂,于卧室一端,安放榻子,纱帐从天花板垂下来,如将床榻覆盖在薄雾烟霞之内,本身足令人生出寻幽探胜的愿想,对符太来说,更代表着前往未知领域的探险,后果难测也。
符太两手改按在她香肩处,道:“公主骂得好,鄙人说的全是胡言乱语,公主就当没有听过,至于上次不敢接受公主好意,因则天大圣皇后警告在先,事实上鄙人早对公主深深仰慕。来!让公主和鄙人忘掉他娘的甚么毒素,莫任良宵虚度。”
符太哈哈一笑,道:“不是扭扭捏捏,我王庭经从不知礼节为何物,只因见公主在入门处宽衣解带,怕转过屛风,看到的是……哈!公主明白哩!鄙人当然没问题,却怕公主认为吃了大亏,故此先招呼一声http://m.hetushu.com。”
香气渗进符太鼻内。除了香料的气味,还有安乐的体香,又感觉到留存罗裳内的热力。纵然不愿意,脑海仍重演着美丽公主知他到后,一边着侍女去迎接他,她则返香闺,并宽衣解带,入门后脱掉罗裳,明示暗示丑神医她心甘情愿与之欢好之意。
安乐板起俏脸,气鼓鼓的道:“你就是想惹本殿生气,现在是甚么时候哩!累人家等了你大半天。”
安乐一把抓着他正从襟口探入去作怪的手,骇然道:“痒几天!毒素会人传人的吗?”
安乐将他作怪的手拿出来,甩开,不依道:“你这坏人!告诉本殿,你是在胡说八道,为的只是拒绝本殿,就像你上一次玩的把戏。”
高力士谦卑的道:“马车停在紫云轩,只待经爷坐上去,立即驾车载美赴会。我高力士平生除圣神皇帝、胖公公和鹰爷外,现今最佩服的是经爷。能人之所不能,方为了得。”符太皱眉道:“你在明嘲,还是暗讽。比起他们做的,我的只属鸡毛蒜皮的小事,怎可与他们相提并论。”
成为丑神医后,刺激、危险和机会,遍布在每一件事物上,既灿烂迷人,洋溢情感,也处处泥沼和陷阱,步步惊心,是他未品尝过的滋味。
符太跨过门坎,映入眼帘是地上的花布裳衣,该为美丽公主的连身裙衣,衣服旁尙有束衣镶嵌宝玉的腰带,似是公主在进室前,边走边解带宽衣,入门后脱下来就那么弃置地上,剩下亵服,转过文件着视线的屛风,转入她的香闺去。
屛风另一边的安乐“噗啮”娇笑,嗔道:“还要扭扭捏捏的,冤家给本殿滚过来。”
符太叹道:“确是拍马屁的高手,说得非常中听,且非一般陈腔滥调。”
符太续道:“表面瞧不出来的另一原因,是鄙人凭内家眞气,将余毒收蓄压制于丹田气海,只恨此毒极为刁钻,稍有失神,会渗漏出来。但公主请放心,这般渗泄出来的毒素,始终有限,即使中毒,痒几天便没事,如及早施药,更不成问题。唤!”
符太道:“有关这套拳的来历,暂时仍须瞒着你,因你尙处于考验期。可以说的,就是创此套拳者为超凡入圣之辈,不论在习拳期间如何失掉信心,却绝不可失去斗志。”
符太见不到裸露的公主,不知该高兴还是失望,非常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