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第十五章 三年之约

符太道:“安排夫人和宇文朔见个面,如何?”
龙鹰吃惊的是妲玛的态度。
妲玛嗔道:“明知人家心情坏透,仍在插科打译。”
符太微笑道:“记不起是谁说的,就是不论如何高估那混……嘿!高估鹰爷,到最后仍发觉远远低估了他。问题在天机不可泄露,会有报应的。哈哈!”
符太知她是虚声恫吓,好令自己方寸大乱,让她乘虚而入,探听得多一点。
妲玛“噗喃”娇笑,横他娇媚的一眼,欣然道:“还说不可泄露,现在不正是泄露天机了?”
妲玛秀眸生辉的打量着他,道:“不怕我告发你?”
符太愕然道:“原来你苦兮兮的样子,是装出来的!”
符太笑嘻嘻道:“徒弟有事,师父服其劳,叫公平嘛!”
妲玛不胜其扰的道:“给你说得人家心乱了。”
符太长身而起,道:“夫人考虑后,请予鄙人一个肯定的答案。”
趁天亮前多看十来二十页,然后倒头大睡,其他的事,留待睡醒再想。
符太毕恭毕敬的道:“夫人明察,我的提议说了上半截,而最精采的地方,在下半截。哈哈!”
到此刻,龙鹰仍未摸到田上渊的底,只能以高深莫测来形容他,还有客观的事实,就是台勒虚云也绝了刺杀他的念头,否则不会拿他没法。
符太心中奇怪,以他对妲玛的认识,她并非欠耐性的人,且比任何人更有耐性,因何在此事上,刚好相反?难道……
唯一可高兴的事,是妲玛不但开始信任丑神医,且不无爱意,只是她自己不肯承认。如妲玛般身分的美丽女子,一向不对男性假以辞色,明知丑神医对她“心怀不轨”,仍然不避嫌的主动找丑神医帮她的忙,不是对丑神医有好感,鬼才相信。
符太耸耸肩头,指脑瓜,豁然悟通的道:“夫人戴上重纱,因是要教田上渊瞧不破正默运玄功,捜寻五采石。对吗?”
说毕告辞离开。
符太叹道:“夫人还不明白?徒弟的事,就是师父的事,我们师徒的事,就是鹰爷的事。”
他不是因妲玛负伤,令他对田上渊作出新的评估,因那要看妲玛是和_图_书在甚么情况下受创,例如田上渊一方不止他一个人。
符太暗忖此为拔掉了收妖葫芦的塞子,妖魔鬼怪蜂拥而出,一发不可收拾。惟今之计,是拣几只无力为祸作祟的小鬼怪,应付美人儿。
符太心忖你奸我诈,扮作为之一怔,接着喜动颜色,道:“既不是那样子,是怎样子?”
符太点头应是。
妲玛秀眉轻蹙,轻描淡写的道:“鹰爷和你的徒弟,均远赴南诏,不知何年何月回来,纵然在三年内回来,可以干甚么,揭竿起义?西京虽大,却容纳不了他们两兄弟。”
微笑道:“鄙人正是鹰爷的前锋大将,专责保住皇上的龙体。”
他奶奶!怎担心得这么多,烦恼还嫌少?
符太恍然道:“夫人是否感应到田上渊五采石随身?”
妲玛微嗔道:“可是你总须告诉人家,眼前有何可做的事。”
过去的几年,妲玛在宫禁内并非养尊处优,而是默默耕耘,武功不住精进,准备十足的等候机会来临,就此已可看出妲玛坚毅不拔的性格。
想是这么想,亦知她在逼自己揭开底牌,让她清楚丑神医非是信口开河。
符太心叫厉害,也晓得“自作孽,不可活”,缘在自己对她生爱生怜,逐步走入圈套。非是他不信任妲玛,而是有些事必须守稳防线,免引致全面失守。妲玛此问的凌厉处,若如对整个防线一个关键的突破,打开缺口。
妲玛道:“勿岔开去,鹰爷现时身在何处?如大人能安排妲玛与他见个面,胜过你再说千言万语。”
符太嘻皮笑脸的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夫人总是不肯听眞情。嘻嘻!看!现在有多好,不再被奸贼影响夫人的心情。”
符太暗松一口气,是龙是蛇,须看妲玛的反应,如过得了此关,妲玛和他的关系势跨前一步。
符太从容道:“那鄙人惟有怨自己命苦,爱错了夫人。”
妲玛无奈的道:“早知你没那么好相与,说吧!”
妲玛浅叹一口气,道:“好吧!不再逼大人哩!事关重大呵!人家是逼不得已,怕错过机会。”
接着现出心灰意冷的神情和_图_书,苦涩的道:“太医大人的三年之期,是在哄人家,可是我眞的不怪你,至少弄清楚了那奸贼的身分,而大人亦是一番好意。”
当晚骤见仇人,符太出奇地冷静克制,因晓得欲遂平生之愿,必须如此。此刻,他想和妲玛立下“三年之约”,正是希望她如自己般以静制动,共同进退,免小不忍,乱大谋。
妲玛道:“如果五采石由我取得,那又如何?”
岔开道:“好吧!算你有道理,讲出尙未说完的提议吧!”
符太道:“此事当然作罢。”
符太道:“很简单,当鄙人将五采石送入夫人玉手的一刻,夫人在鄙人提供的两句说话选择其一,毫不含糊的清楚表白,就是这般简单。”
符太心忖在过去的几年,妲玛等若天天在宫内被培训,学懂诸般在宫内生存之道的伎俩,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令她深谙套人说话口风的手段。
又不怀好意,阴恻恻的笑道:“当然!这两句话,只在五采石到手那一刻,方起这样的作用,不可提早说出。”
符太道:“请恕小人用错词语,妥当点的说法,是鄙人乃深进敌后的神奇探子,可将敌阵内的风吹草动,一句不漏的传返大后方的帅帐内,并拥有将在外,不受军令约束的自由和方便,可随机应变。作用有多大,就是能令夫人认清楚敌友,又可策动关中世族,站在鄙人和夫人的同一阵线上。”
妲玛白他一眼,含意清晰,就是狗口怎长得出象牙来。道:“你可以有何好话呢?省回给自己吧!若你再提不出象样些的建议,人家再不理睬你。”
妲玛没好气道:“你以为凭几句话,可以令人家干瞪着眼空等三年?”
胜败乃兵家常事,并不打紧,关键在与田上渊正面交锋后,妲玛竟然放弃了循武力得回五采石的手段,改为凭韦后的影响力,去逼田上渊将五采石交出来,放着有丑神医这般的高手助她,仍不作此想。由此推之,田上渊实力的强横,已达至骇人听闻的地步。
正容道:“假设田上渊和他的北帮是条恶龙,虽在江湖里搞风搞雨,但露出水面的,只http://www•hetushu•com是恶龙的头,龙爪、龙尾全隐没在浊水里,于这个时候去犯它,实属不智。必须待它离开水面,眞人露相,我们才择肥而噬之,直至它遍体鳞伤,方取其狗命。”
符太大感头痛,因把话说满了,源于对妲玛的怜意。她千里迢迢的到中土来,寻得盗宝邪人,竟然莫奈他何,眼瞪瞪瞧着田上渊逍遥法外、耀武扬威、风光一时,那种失落、绝望,确非人所能受。
诸般想法,涌上心头。
符太心呼上当,可是又甜滋滋的,清冷自持的美女,竟与自己打情骂俏的,不晕其大浪才怪。
妲玛掩嘴娇笑道:“不这样,怎逼得你说较老实的话?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没些儿所恃,你就是患上不能自医的失心疯,像你的所谓‘误服毒草’。”
妲玛俏脸微红,狠瞪他一眼,道:“人家现在没心情说这些事。”
妲玛苦恼道:“人家在听呢!却要岔开去。若为对付田上渊,我乐意去做,你看着办吧!快说!”
妲玛嗔怪道:“你话说得漂亮,但等若说,现在甚么都不可以做,不该做。”
妲玛大嗔道:“还说!”
他奶奶的,眞想立即找上田上渊,看他厉害至何等程度。
符太欣然道:“好处大哩!鄙人可以手刃田上渊,并从他的尸身捡出五采石,物归原主。”
唉!后天便抵西京,还怕没有和这邪恶之徒在各方面周旋交手的机会?
现在妲玛正是要先弄清楚此点,方肯听符太建议的下半截。
以符太的性情,若田上渊是好吃的,早找上田上渊,将他撕作几块,可是在翠翘楼见过田上渊后,他的《实录》里,没显示有丝毫这方面的冲动和意图,反沉着气,来个合纵连横,说动宇文朔,又千叮万嘱宇文朔须有耐性。
妲玛语带嘲讽的道:“这番话,由你的徒儿符太说出来该没那么碍耳。”
符太苦笑道:“可以告诉夫人的,是鹰爷可在任何一个地方。”
丑神医和那混蛋的关系,路人皆见,天下皆知,问题惟在关系的深浅。
妲玛现出思索的神色,暂缓进逼。
概括而言,丑神医和那混蛋的关系和_图_书,扑朔迷离,没人弄得清楚。
妲玛出奇地没直斥其非,不瘟不火的道:“大人可知妲玛等若一个自幼修行的入道者?”
又颓然苦笑道:“难怪夫人与鄙人乘车离开时,对鄙人这么好,使鄙人表错了情。唉!鄙人这个自作多情,拜倒夫人石榴裙下的不二之臣,可以荣休。”
她此刻正步步进逼。
符太飘然欲仙,小姐言下之意,岂非现时正理睬着我符某人?且她一直在理踩自己。
圣神皇帝“在世”之时,身为女帝爱将的混蛋,与当朝权贵、名臣、猛将,多少有点关系,丑神医不过其中之一,较特别点的是,那混蛋的兄弟符太,追随丑神医习医术,且曾徒代师职,似模似样,赢得口碑,顿令疑心重者,也难怀疑丑神医和符太的师徒关系,纯属幌子。
这几句话套用了高力士那家伙的见解,拿来说服妲玛,由于确是外人的说法,自有一定客观公正。
他反而害怕符太是否眞情眞意,怕他只是为找寻挑战和刺激,热情过后,不起波澜。
妲玛显然心情转好,仍忍俊不住,笑意盈盈的道:“甚么‘时辰到’,随口杜撰,亏你临时想得出来。你说的话,没多少句是眞的,不过姑念你尙有几句较老实的话,本夫人才对你有点耐性。”
她说这两句话时,香躯轻扭,颇有撒娇的姿态,显然不是眞的怪责符太,反是被符太逗得心情稍有好转。
讶道:“不信鄙人曾误服毒草?”
符太正容道:“就是‘嫁你’和‘不嫁你’两个选择,但须清楚明确的说出来,不可含糊。”
符太很想说,以不变应万变,是目下的最佳策略,不过这样说,等于和她刚说的话对着干。
妲玛不解道:“两句说话?”
符太如释重负,忙表同意,道:“这个嘛!鄙人是明白的。”
符太这个泄密,混淆了事实,与他以前向汤公公说的,没有矛盾冲突,只夸大了些儿。懂内情的,均知王庭经在新朝的地位,无人可以动摇,向李显说他坏话绝不生效,连韦后也来笼络他,可见一斑。
不理须冒多大的险,说服她是首要之务。假若看错她,算自己和那和图书混蛋运背吧!
双方心知肚明,关键处在龙鹰那混蛋,然任谁都不愿先说出来。对付田上渊,不得不将整个韦武集团计算在内,当今天下,能与之分庭抗礼者,舍龙鹰那混蛋,尙有何人?
接着挺直娇躯,双目异采涟涟,神态动人的瞪着符太,道:“太含糊了,妲玛要太医大人多透露一些。”
符太恭敬的道:“鄙人请夫人在此多留三年,亦即是给鄙人三年时间,为夫人完成心愿。”
十多年前,田上渊的邪功已超逾当时大明尊教的第一高手捷颐津,现在又如何?
接着俯前道:“请夫人想想,以则天大圣皇后的英明神武、胖公公的老谋深算、鹰爷的雄才伟略,会否任由奸人恶贼,败尽大周的家当?”
妲玛若有所思,呆瞧他片刻,方道:“你这个无兵之将,可以起何作用?”
符太道:“当然不是这样子,我这个三年,不是随口说的,背后经过深刻的思量、估计。在这段时间内,夫人绝不闲着,是与鄙人卿卿……唤!不!是并肩作战,瞧着田上渊的北帮土崩瓦解,这奸贼则被逼得走投无路,身败名裂。”
妲玛惊异的瞧他,道:“你凭何猜到?”
机会出现了,妲玛毫不犹豫,立即对目标出手,铩羽而回。
讶道:“或许因夫人未试过闯荡江湖,传讯之法,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夫人要鄙人略举二一吗?”
妲玛嗔道:“不是那样子呵!”
情况微妙,妲玛如答应,就是与符太定立情约,顿然改变了两人间的关系。届时妲玛虽可以选择不嫁,可是须思量嫁丑神医,或不嫁丑神医,选择本身的存在,足使妲玛没法视符太为陌路人。
自己移情别恋好、薄幸无情也好,与妲玛的关系,比之与柔夫人更迷人。
田上渊竟厉害至此。
又烦困的道:“你在使手段。”
妲玛不为所动的道:“如何将情报传往鹰爷处?”
龙鹰心生寒意。
符太洒然道:“没问题,就拣‘不嫁你’这句话,清楚说出便成。鄙人保证自那之后,绝了痴心忘想,不会向夫人说半句佻皮话。”
妲玛不放在心上的道:“这样做对太医大人有何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