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二章 立锥之地

终于朝龙鹰瞧来,似在此刻方发觉他的存在。
嗅到令人心迷神醉的香气又如何?我的娘,窍妙就在这里,问题在如何制造出使人难以抗拒的合香。答案极可能在眼前这个陷于半疯狂的人身上。
乐彦虽表现得热情如火,可是因受酒精影响,隐藏的功夫大逊平时,龙鹰又是特别留神,掌握他精神的波动,知他言不由衷,对自己今次到长安来,抱猜忌的态度。
那种香艳缠绵处,特别是太平高高在上的尊贵身分,一股脑儿地没收了符太所有情绪,忘掉一切地极尽男女间的欢愉,满鼻芳香,动人的肉体在怀内厮磨扭动,唇舌纠缠的丰润炽热,哪还理得人间何世?
香怪双目炽热了,仍没朝他瞧半眼,旁若无人、自言自语的续道:“最诱人的香气,是原始的、本性的,与生命有直接的关系,我们之所以活着,是仍在呼吸,每一次呼吸,气息进入我们的鼻子,嗅吸着种种包围着我们的气味。你或许从未这般想过,但气味确是我们最亲的亲人,永远为伴,而我们却没法眞正地描述它,叫出它的名字。不明白这个道理,便无法制出能眞正触动内心深处,某一难以描述的欲望和冲动。”
如何可令田上渊忍受他插手西京的香料行业?到这一刻,龙鹰方有思索的时间。
龙鹰不情愿的纳录入怀,看看天色,竟天明了,可知看得多么入神。
假设田上渊刻下在西京,肯定乐彦立即飞报,商量过应付他该采的态度,现时是进一步探他的口风,摸清楚其意图。
龙鹰道:“没花半个!”
不要说符太,连他这般熟悉太平,也忽略了她。
看着处于亢奋状态的调香大师,想到他之所以能有如此成就,除了灵敏的鼻子外,还有就是视调香为至高无上的技艺,追寻心底里对香气的狂热和渴望,想到平常人想不到的东西,踏足调香的无人领域。
乐彦装作漫不经意的瞥一眼,询问的目光移往龙鹰。
乐彦道:“喝酒后我会一睡不起,没四、五个时辰休想醒过来,范爷到长安来,怎敢怠慢。来!我们两兄弟到船头说话。”
龙鹰讶道:“他竟有说话的精神,该休息够http://m.hetushu.com才说。”
乐彦知他不愿进一步透露香料师的事,改而问道:“范爷准备在这里大展拳脚吗?”龙鹰扮出大吃一惊的模样,慌忙道:“千万勿说这句话,田当家误会就有损双方的交情。小弟今次到来,是受形势所逼,不得不在新都寻个立锥之地。”
龙鹰挪开少许,改以双手抓着他两边宽厚的肩膀,细审他容颜,欣然道:“虽然酒气熏天,影响了气色,可是仍可瞧出乐堂主春风满面,纵横得意。”
站起来的龙鹰和颜悦色道:“差点认不出是香大师,来!坐下说。”
郑居中推门而入,道:“他想见范爷!”
龙鹰故作神秘的道:“他是小弟的秘密武器。”
香怪双目射出烁闪、不稳定,却带着狂热意味的芒光,没直视龙鹰,似盯着舱房中央某一无形的说话对象,一字一字的道:“就是爱说仁义道德以掩饰心内的虚伪自利,用所谓文雅的言词美化心底里不可告人的欲望。人!与生倶来就在不住探索未知的领域,不敢在现世去找,就在心内偷偷的找寻、品尝。色、声、香、味、触,谓之五感,其中最神秘、危险、野性的便是香气,一头母犬发情,数里内所有公犬闻气味而来,你明白这代表着甚么,明白内中深刻的意义吗?”
香怪不发一言的审视龙鹰,双目芒光闪闪,可以想象他多久没这么的直视其它人。从他的一双眼睛,龙鹰感到内里还隐藏着更多的东西,香怪不是单凭灵鼻巧手制出令人妒忌的合香,在此之外,还有丰富的想象力和独特的才华。
香怪颤抖着的声音在耳鼓内回响着,续道:“你对李趣所说香气的彩虹,在这方面的识见已远胜一般的所谓调香师,但仍搔不着痒处,因只可远观。本人要的,是为空气着色,让人可活在气味的彩虹里。我们虽习以为常,故不自觉,但我可以告诉你,没有气味等于没有呼吸,气味就是生活。你明白这点,才有插手香料行的资格。”
香怪双目射出狂野的异芒,声嘶音哑的道:“我们提供的,是与别不同的生活,令君子、淑女们,在如彩虹般谐协调和m.hetushu.com的香气里,嗅到原始、危险和诱惑,制成这样的合香,正是我一生梦寐以求的事。”
很多事可以瞒人,可是男女间的微妙感觉,在亲热时如打开画卷般给一览无遗。甚么都可乔装,可是亲嘴如何弄虚作假?凭太平对男女事的经验,龙鹰除非变成另一个人,在触感、呼息、气味上截然不同,否则如何瞒她。偏是丑神医已被符太替换,天衣无缝地飞渡此关。
符太摸不着头脑的坐到她身旁,尙未坐稳,太平转过娇躯,四目交投之际,整个娇贵的身体送入他怀里去,双手缠上符太脖子,香唇寻上他的嘴,丁香暗吐,赐以火辣辣、毫无保留的香吻,爱不释手的抚摸他的颈脸。
香怪所举“母犬”的例子,赤裸裸地揭开气味的神秘面纱,使龙鹰看到气味本性原始的一面。从这个方向看,气味可重新建立人与大自然最密切的关系,因发乎天然。
乐彦笑道:“彼此彼此。当日在飞马牧场时,怎想得到大家合作的生意这般顺利,赚钱赚得爽脆利落。范爷有见越公子吗?”
自香怪入房后,房间立被笼罩在奇异的氛围里。
龙鹰道:“小弟何来到岭南去的空闲,在扬州坐未暖席,又匆匆北来。你也眞是的,不用等我嘛,明天见也是一样。”
气味的影响直截了当,不用经言词或思想,如雷应电地勾起反应,似与脑袋内某个神秘、古老、本性、强烈的区域挂钩。所以当我们嗅到“教人作呕”的气味时,立被攻陷,惟有掩鼻疾走,甚么自制力和教养全不起作用。
其次要感谢已故的“天下第一巧器大师”鲁妙子,假面具不但薄如眞肤,且可无痕无迹地吸附脸上,想揭开须凭眞气吸起,故任她一双纤手如何摸索,仍找不到破绽。
郑居中大讶道:“还以为范爷清楚,香怪没说。我的老天爷,连犯甚么都不清楚,竟可以就那么提人,范爷用了多少金锭子?”
郑居中叹道:“以前范爷说有办法,我们人人半信半疑,可是现在范爷不但找到失踪十多天的香怪,还将他从狱中救出来,是能人之所不能。恐怕帮主在扬州,仍难办到同样的事m.hetushu•com。”
香怪动了,在龙鹰另一边隔几安坐,道:“李趣告诉了我阁下的鸿图大计,可是我认为是行不通的,因犯了一般人的错误。”
乐彦定神打量他,道:“范爷确神通广大,初来甫到,竟可从狱内提人,换过乐某亦没十足把握。”
龙鹰大为错愕,呆子般坐回椅内去。
香怪这时才由郑居中、李趣等伺候登船,进入舱内。
龙鹰大叫好险。
气味不可抗御,不诉于理智。虽不用靠它生存,却不顾一切地渴望它。
马车继续朝东宫走。
乐彦大奇道:“此话何解?”
倏地里,太平离开他,坐直娇躯,目光重投窗外,平静的道:“你不是他!”
乐彦讶道:“范爷因何有此想法,谁敢逼你?”
道:“进来!”
可有一种合香,可勾起那段美好时光的动人回忆?
龙鹰随口道:“香怪说出了他因何事入狱吗?”
今次与乐彦的对话,关系重大,弄不好,势与北帮走上决裂之路,若解释得合情合理,虽仍没可能令田上渊倒屣相迎,至少可舒缓变得紧张的关系。
两人并肩走至船头,分开。
龙鹰道:“筹备需时,待田当家回来后,请堂主安排我们见个面,说不定可再次携手合作,共享新朝的丰盛。”
乐彦这番话婉转却凌厉,绕个弯子表达北帮对范轻舟插足西京的不满。
乐彦道:“帮主外游未返,该在几天内回来。”
今次之所以能安度,因为她试探的丑神医根本不是龙鹰,而是符太。
河风阵阵吹来,衣袂飘扬,离天亮不到一个时辰。
太平目注窗外,轻柔的道:“太医大人请坐到本殿身边来。”
龙鹰肃然起敬道:“只要我们全心全意,携手合作,必可玉成大师的心愿。世俗的东西,全交给小弟。”
龙鹰跃上甲板,等候他好一阵子的乐彦迎上来,与他热烈拥抱,叹道:“范爷终于来哩!”
郑居中道:“他处在亢奋状态。听过李趣的详细解释,兴奋至只差没手舞足蹈。”
拉着龙鹰的臂弯,往船首走。
她的怀疑是有道理的,首先就是高力士说过人所共知的事,太平更是有心人,看到龙鹰和丑神医从未一起出现过,令她的怀疑http://m.hetushu.com不住增添。
符太仍浸沉在刚才突如其来的热吻中,虽将这句话听入耳内,却无心去想,眼定定的在发呆。
当日在飞马牧场,以龙鹰的灵锐,亦没法通过观察,看破商月令戴上面具。
眼前的再非是沦落潦倒、苦命坎坷的狱中囚,经沐浴、修发、剃胡、换衣的香怪,焕然一新,脱胎换骨,虽身材瘦小,外表脆弱,却透出难言的气质,显示出某种非凡的内涵,若非晓得他过去的辉煌成就,灵锐如龙鹰,亦会忽略错过。
龙鹰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含有深刻的道理,因说的是事实,只是没人像他般,揭开遮掩的重重面纱,看到纱内掩藏着的面目。
龙鹰自问不在行,谦虚地问教,道:“何谓一般人的错误?”
龙鹰淡然道:“你们怕开罪他?”
龙鹰问道:“田当家在长安吗?”
乐彦悠然道:“范爷忘了我们?”
龙鹰沉声道:“从边塞回来后,发觉人事全非,洛阳不用说,即使小弟视之为家的扬州,亦变成个陌生的地方,主事的是宗晋卿和周利用,对小弟很不客气,我才如梦初醒,晓得再不重新建立与朝廷的人事关系,以后的日子将愈来愈难过。”
太平一直在怀疑丑神医是龙鹰扮的,故在招待奚王的国宴上,着人安排他与她共席,查根究柢,巧语试探,却无功而回。
龙鹰呆瞪着他,开始明白他为何被称之为“怪”,对香气,他不但比任何人想得更深刻、透彻,且有着近乎对“神”的虔诚和投入,落在如龙鹰般“外人”的眼里,与疯子只是一线之隔。这样的人,方可炮制出与别不同的合香。
乐彦喜道:“好主意,此事包在我身上。快天亮哩!不阻范爷休息。搬运事宜,冯征定给范爷办得妥妥当当。”
当然,如他“范轻舟”到西京来,只是打个转,北帮绝不介意,可是乐彦从手下冯征处听得他坐的是竹花帮的船,还运来三船香料,就是另一回事。
龙鹰从容答道:“多一个朋友,怎都比少个朋友好。小弟当然不敢与贵帮争锋,只是想在西京取个立足点,千想万想,终想到香料行,一来是小弟熟悉的行业,二来可藉此与京城的达官贵人拉关系,也www.hetushu.com是贵帮没兴趣沾手的事。”
既意想不到,猝不及防,又是激烈刺激至无以复加,符太心神轰然剧颤,整个人燃烧起来。
郑居中瞠目结舌的去了。
乐彦一怔道:“倒没想过这方面,不过皇甫长雄颇有一手,与长宁公主拉上关系,得她照拂,与皇上、皇后关系不俗。”
又虚心的道:“小弟究竟在哪方面犯错?”
河风从两人间、几子上的舱窗送入长安城清新的气息。
李显登位后,太平与杨清仁过从甚密。田上渊到洛阳的事,备受各方瞩目,故此杨清仁于参加田上渊的洗尘宴后,不用太平下问,也绘影绘声的全盘奉赠太平,引发了这场换过是龙鹰,肯定过不了关的身分危机。
片晌后,李趣送来香怪,退出房外,为他们关上门。
香怪回复暴风雨后的平静,轻描淡写的道:“范爷为我们的合香改错了名字。”
西京的权贵富家,所有花得起钱的人,不自觉地把自己沉浸在各式香料的气味里,耽溺其中,部分的原因,或许与最古老的记忆有关系,就像龙鹰徜徉于荒山小谷的日子,各种香气随着一呼一吸,夜以继日的袭鼻而来。
现在符太终于过关,正想续看下文,敲门声起。
龙鹰拍拍他肩头,道:“出外靠朋友嘛!明天运货的事,要乐堂主照拂哩!”接着目光投往两岸,满足的叹道:“眼前就是西京呵!”
龙鹰笑道:“你的心情也很好。”
龙鹰道:“他是个曾风光一时的香料师,被同行害至家破人亡,沦落街头,我刚从狱里将他救出来,所以蓬头垢面的。”
整个船程,埋头埋脑的读那小子的《实录》,忘掉一切。现在恨不能早点打发乐彦,好看看太平为何找上丑神医。他清楚太平,特别是现在的她,绝不无缘无故去做一件事。
乐彦皱眉道:“香料行看似冷门生意,却是利润丰厚,我们非是没兴趣,只是有心无力,因不是有财力便可干的事。现时在西京,香料业的龙头是香安庄,历史悠久,香料师逾百,称得上名家的达七、八人之众,其老板乃关东世族皇甫长雄,此人在关内很吃得开,也是非常难缠的人,范爷做不成生意不打紧,开罪了他,可能是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