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三章 珍罕旺铺

马车停下,停在紫云轩外。
这么夜了,她去见李显干嘛?
嘈吵声从前铺传来。
自己的“范轻舟”,等于投进这个深潭的一块巨石,激得浪花四溅。可想象当各大势力晓得竹花帮的船队到,个个等着看好戏,岂知北帮掉过来出手出力,大奇下惟有派人来看个究竟。
太平若无其事的,仍望往窗外,可是符太清楚感觉到她的体温从灼热逐步回复正常,耳根玉项残留着未褪掉的红霞,显然她赐吻的一刻,确情动了。虽然她心里的对象另有其人,但符太仍有得享她眞情,迷人满足的滋味。能与长公主亲嘴,未眞个销魂,已足教他顚倒好一阵子。
关中剑派的头面人物,至乎在西京当官的人,却以翟无念马首是瞻,遇事时比任何帮会齐心团结,在关中诸般势力里,以他们最难缠,因无从入手。”
冯征的说话传入耳内,道:“另外还有赌场和青楼两大势力,均不易动摇,以前黄河帮办不到的事,我们仍一筹莫展,现时我们在韬光养晦,好恢复元气。”
冯征道:“范爷说的,是以前的事了,关中剑派早已变质,又开枝散叶,付得起钱就可拜师学艺,遂良莠不齐,像京凉只是挂个名,本身另有绝艺,手底颇硬。”
稍顿,继续解释道:“长安帮有关内世族在背后撑腰,关西兄弟会的后面是关中同乡会,名虽关中,却是全国性的商人组织,囊括了关中的富商巨贾,对朝廷有很大的影响力。联义堂则等若关中剑派的分支,也数他们最好勇斗狠,动辄出刀子,甚么人都不怕,只怕官府,头子叫京凉,出身关中剑派,精擅刀法,被吹嘘为自万仞雨后关中剑派最出色的刀手,现在也是关中剑派的当家师兄。”
想不到第一天到长安,立见重重困阻,确始料不及。以前他是高高在上,现在沦落江湖,尝到身不由己的滋味。对竹花帮随他留下来的兄弟,对香怪,他负上道义上的责任,不能任性而行。
四铺相连,另一端的出口在后面的市街,也可打开铺门做别的生意,且由于铺子位于西市东门入口的位置,也是人流最旺的方位,故铺子确为値钱的贵重物业。在西市,想买个空铺不是有钱便办得到和-图-书,须看铺主肯否割爱,像如此四铺相连的物业,绝无仅有,皇甫长雄欲得之心,可以想象。
龙鹰正中下怀。
此为见好即收,开罪她没有好处。
太平淡然道:“太医晓得和谁在说话?”
这边交由龙鹰负责,冯征尽地主之谊,全程相伴。
龙鹰顺口问道:“长安帮的龙头翟无念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太平终朝他望来,轻描淡写的道:“太医勿多心,本殿是顺口说说,想问的,是太医既非守礼不阿的道学先生,何故拒绝安乐的赐宠?”
显示实力后,大快下,坐直身体,严阵以待的道:“请长公主赐问!”
龙鹰记起郑居中提过的翟无念,是长安帮的大龙头,与皇甫长雄狼狈为奸,同是出身关中剑派。
北帮站在自己的一边,既是好事,也是坏事,且须向大奸鬼武三思交代,得他授意,免弄巧反拙。
冯征微笑道:“大家合作的机会多着哩!快正午了,在下做个小东道,让范爷一尝关中地道的美食。”
“范轻舟”能起的作用,价値之高,无可估量。
符太终于在宫内找到个对丑神医完全没有兴趣的女人,就是身边的太平,或许该说她比较正常,爱俏厌丑,正后悔刚才和自己干过的事。
龙鹰的船首先泊岸,一番客气话后,大家齐心合力卸货下船,将大箱小箱装上驴车,用布盖个结实,神秘兮兮的,立即送货入西市的铺子,干净俐落。
来闹事的有三个人,穿得体面,没半丝流氓气,都是那么年轻,年纪最长的一个,也只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此人为三人之首,身体结实,内家底子颇为不错,举止从容,看人时黑黑的眉毛微微扬起,眼神凌厉。
太平冷冷道:“请太医下车。”
龙鹰收起《实录》,由主铺后门,进入铺内。
刺杀田上渊失败后,台勒虚云已无力扳转败局,坐看黄河帮垮下来,可是在长安这个新京,地方势力盘据,大异于关外,尤其是西京乃世家大族和关中剑派的据地,女帝虽戮力打击,亦只能压抑而未能铲除,还要迁都往洛阳,可见其势力雄厚之一斑。世易时移,昔日的罪人,变成今天的功臣,不论李显或韦后,与此两股势力一向http://m.hetushu.com关系密切,水涨船高下,关中世家和关中剑派,威势遽增。
看来,她该是嗅到危机,明天的封王典礼,并非如张柬之等想的是件好事。
今早天亮后两刻钟,北帮永安渠码头区的负责人冯征,带来个脚夫的头目,领着一行百多人,其中大半是脚夫,小部分为北帮的帮员,还有近二十辆驴车,装备整齐地到腾空出来的码头恭迎香料船队。
符太不悦道:“长公主在怀疑甚么?”
她不说话,符太也不作声,车厢陷入奇异的沉默去。
冯征看着最后一艘香料船泊在码头,开始卸货,松一口气的道:“翟无念乃咸阳著名大族,他爹更是关内最大的丝绸商,此人自少好武,遍访关内名师,曾在关中剑派习艺,与京凉以兄弟相称,加上爱结交朋友,疏财仗义,故在关内声誉之隆,不作第二人想,自然而然有一群人集结在他之下,以他所想为自己的想法,但他又的确没帮会之实,被称为‘长安帮’是个方便。”
符太表面冷静,心里却吃了一惊,他自知疏忽了太平,从没想过她可以成为一个问题,事实上她在默默留意着他的“丑神医”,找寻他的漏洞和破绽。对“丑神医”是龙鹰,她一直心内存疑。符太顾忌的,正是这样的冷眼旁观。
蹄起蹄落。
龙鹰踏足铺堂,惹得三人目光箭矢似的射过来。
符太失声道:“长公主竟问鄙人这么的一个问题,难道要鄙人纠正长公主的想法,告诉长公主鄙人在这方面经验丰富?”
太平默然片晌,柔声道:“晓得太医的脾性哩!太医对女人的经验很嫩。”
送来的香料,全储存在地库内。皇甫长雄即使再施放火之计,将没这般轻易。
膳后,龙鹰满脑子消息和不知眞假的谣传,回到西市的大铺,香怪已和李趣出外购买和订造炼合香的器具和物料,得知有高手随行保护后,龙鹰放下心来,到主铺后的天井,坐在卧椅享受读录之乐,没想到这么快有人上门闹事。
符太回味无穷的在发呆,心里逐渐明白过来,太平对龙鹰仍是死心不息,如此试探之法直接、简单、有效,无从躲避。
太平公主的声音传入耳内,道:hetushu.com“想问太医一个问题。”
符太大耍赖皮,没迎上她像想咬他一口的目光,阴恻恻笑道:“唉!说与不说,敢问长公主分别在哪里?鄙人就是这副牛脾性。嘿!守口如瓶不是不可以,可是须先解开鄙人的疑惑,长公主纡尊降贵,所为何由?”
反问道:“范爷为何特别留心他?”
太平大嗔道:“都叫你忘掉了!”
符太叹道:“似没甚么事可瞒过长公主。哈!眞的要说出来?”
主铺打通两个铺位而成,是个鸳鸯铺,砖石墙、木瓦顶,高敞宽阔,以前卖的是柴、米、油、盐等日常所需的粮货和一般香料,现在专营秘制合香,必须重新装修,从头做起。
冯征道:“香料业虽然是大生意,但不是有钱便能插手,范爷有把握吗?”
龙鹰还晓得冯征不知道的事,就是世族的年轻领袖宇文朔,因符太而怀疑田上渊,绝不容田上渊在关内顺风顺水的。
太平语带威胁的道:“太医衡量吧!”
原来如此!田上渊曾说过的,巩固成果需时,又被警告过勿肆意扩张,个中复杂的情况,惟当事人明白。很多事不是凭武力解决得来。
太平声调转冷,道:“太医最好当作没发生过任何事,忘掉算了。明白吗?”
符太干咳一声,道:“长公主……”
讶道:“关中剑派不是世家大族的武场吗?为何其弟子竟沾手江湖的事?”
符太暗呼厉害,这般不着痕迹的见风使舵,只她可如此自然而然的做到,立即由硬变软,也可能是虽不喜欢自己那张丑脸,可是感觉仍算过得去。
龙鹰苦笑道:“因为听说我们最大的对手,香安庄的大老板皇甫长雄,与他关系密切。”
以武三思为首的武氏子弟也属外人,虽因李显夫妇宠爱,权倾一时,但在朝廷之外,将不到他横行,加上对北帮的顾忌,“范轻舟”将成他理想的选择。
人心奇怪,同一张面孔,感觉可相差十万八千里。
若表露眞正身分,如何解释与北帮一副携手合作的情况?如何对得起黄河帮?
话是这般说,却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太平凭其男女经验,又或是因之而来的敏锐直觉,晓得自己是嫩至不能再嫩的嫩鸟儿,岂非与他和奚后的传闻有异m.hetushu.com?“丑神医”该是情场猛将才合乎道理。
又道:“关中是另一个世界。我们目前算立稳脚步,在城内说句话,仍有人肯听,可是在城外,已轮不到我们说话。”
接着欣然道:“大功告成。今次贵帮仗义帮忙,范某非常感激,否则寸步难行。”
知彼知己,兵家首略。透过冯征,可进一步掌握长安的现状。
冯征好整以暇的道:“西京一向是个没有人可说了算的地方,大小帮会各有山头,各有所恃,我们打了大大小小十多场硬场,方能占上一个席位。在我们之外,势力最大的是长安帮、关西兄弟会和联义堂。”
说到底,北帮始终属外来势力,却在关中插足,惹来关内诸般势力齐心合力的排斥、反扑,乃必然的事。
符太又凑近她,距离不到二尺,压低声音道:“鄙人最不愿被人逼着的去做一件事,管对方是谁。”
龙鹰道:“这就要走着瞧了!”
太平大嗔道:“还说!”
码头区开始热闹忙碌,不时有人来看他们落货运货,其中几个形迹可疑,摆明不是来干活的人,一副地痞流氓的模样,目露凶光的在旁看着,只是见有冯征在,没人敢出言干涉。
龙鹰不解道:“听过他很出奇吗?”
未入铺堂前,龙鹰早听到他们对郑居中的质询,不是来动粗,而是兴问罪之师,屡次要郑居中表明与竹花帮的关系,为何坐竹花帮的船来,令郑居中好生为难,答又不是,不答更不是。
马车驶进东宫。
问道:“翟无念凭何有此地位?”
符太乏言以对。
龙鹰也大感矛盾。
冯征释然道:“范爷这样说,正显示不清楚翟无念的行事和为人。所谓‘长安帮’,并不是个具体的帮会组织,而是对某一群人的统称,包括翟无念在内,没人承认长安帮的存在,只是供外人一方便的称谓。‘长安帮’也可以包括关内其他的帮会、世家大族的人马、
北帮势力虽大,指的是在整个北方的整体力量,关内城多地大,地方势力盘根错节,又见黄河帮被田上渊毁掉,兔死狐悲,遂通过种种关系、诸般渠道在各不同层面压抑他们,文比武斗,令北帮寸步难行,现在能在西京占上一席位,已非常了不起。要扩展吗?还看“范http://m.hetushu.com轻舟”。
武三思外还有宗楚客、太子、公主和太平的长公主,各有盘算。
早前乐彦闻合作的提议立即喜上眉梢,是事出有因,不是乐意让自己在西京落地生根,而是用“范轻舟”做先锋卒,乱局搅局,北帮可趁乱争霸称雄。
龙鹰首次头痛,看来对付皇甫长雄,非是手到拿来的易事,只好在香料生意上和他拚眞章。
沿途自有北帮的人打点,郑居中和几个手下偕香怪先往铺子去,香怪是要好好休息,郑居中等则负责打扫尘封网结的旧铺。
符太刚好相反,忽然飞来艳福,事前没半丝征兆,如海上遇狂风,吹得他舟抛人翻,其香艳旖旎处,千言万语仍未能形容二一。管她事后如何翻脸不认人,亲热过就是亲热过。说话时,太平仍不肯朝他瞥半眼,晓得自己不是龙鹰后,她再不愿看他的丑脸。
冯征讶道:“范爷竟听过他?”
四铺之间还有个储物的巨型地库,建于太宗执政初年,后来太宗颁下不准在城内挖地的谕令,长安城再不能设置地库,遂令这个铺子多添罕有独特之处。
正是这么一个风虎云龙的大都会,成了台勒虚云在北方最后较劲的场所,故此无瑕、霜荞、柔夫人、湘夫人、沈香雪、香霸、杨清仁等倾巢而来。我的娘!谁可成为最后的胜利者?际此暧昧不明的情况,肯定没人想过,可以是到此刻仍不被任何人留神的李隆基。
符太凑近她,看着她因自己的靠近而皱起的眉头,心中暗快,压低声音道:“当然清楚,只不过长公主的一套,绝对在鄙人身上不生效用,长公主敬鄙人一尺,鄙人敬长公主一丈。鄙人就是这般一副吃软不吃硬的脾性,像刚才那样,嘻嘻!是不同的另一回事。”
不论冯征是否居心不良,不过他怎都比乐彦眞诚坦白,或许因不晓得自己和田上渊眞正的关系。
龙鹰向冯征道:“这几个癞皮似乎不把贵帮放在眼内。”
说毕坐直身体,舒服的挨往座背,悠然道:“当然!公主如学得长公主三分本领,鄙人将没丝毫被逼的感觉。”
太平该是去见李显,路上遇上符太,趁机试探。
香料船逐一泊岸,整个过程在个半时辰内完成,比龙鹰等估计所需时间,快上一倍。
马车直驶往内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