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八章 七色魔香

小敏儿神情一黯道:“不知道呵!”
香怪指指脑瓜。
龙鹰已习惯了他这种想到甚么,说甚么,跳跃式的说话作风,不以为异,点头表示明白,鼓励他说下去。
符太若无其事的直入书斋,坐入伴他不知消磨了多少个晚夜的太师椅,小敏儿一脸幽怨的坐到腿上来,道:“大人呵!今天是交易日呀!”
符太发觉在她一双明眸注视下,很难再睁大眼说鬼话,美宫娥在深宫内培养出其观人之道,大家日夕相对,鬼话、人话怎瞒得过她。必须祭出新点子,方有可能将她“打发”。
香怪举袖抹掉苦泪,瞬即复常,道:“青莲见我伤成那个样子,心绞痛发作,没捱到天明便走了。尙未办好后事,独孤倩美在妹子陪伴下,到来向我赔钱,我香怪当然拒不接受,再多钱也没法将我失去的买回来。独孤倩美一时感触下,向我吐露辛酸,才让我晓得皇甫长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香怪似没听到他在说甚么,沉浸在自己一手炮制出来的奇异情绪中,如果不是工场尙未准备好,肯定香怪将不顾一切,全情投入,夜以继日地使他的“七色春梦”尽快面世。
香怪一怔后,与龙鹰交换个眼神,两人同时捧腹大笑。
龙鹰拍腿叫道:“你奶奶的,就叫‘春梦’如何?老板你怎么看?”
龙鹰探手抓着他双肩,道:“现在是报恨雪耻的时刻,不是伤心落泪的时候。”
龙鹰爽脆保证,道:“你是大老板嘛!”
小敏儿喜孜孜地任他窥看襟口内挂着念珠串的“奇景”,道:“大人比喻生动,它确是敏儿的守护天神。”
小敏儿红晕泛脸,娇躯不住升温,一双秀眸不知费多大意志、力气,方勉强睁开,处子情动的诱人模样,不须借助任何媚功,足教任何正人君子有欺暗室之举,何况符太?
香怪道:“别人这么说,我会认为是信口开河,我却知范爷字字属实。”
他尙未说到一半,小敏儿早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伏入他怀内,一双玉手缠上他肩颈,湿润灼热的香唇吻在他耳朵处。
小敏儿撒娇道:“敏儿给大人说得糊涂了。”
忽然间,皇甫长雄变得重要起来。
龙鹰知他忆起自身的遭遇,像香怪般高傲自负的人,尤为深刻http://m.hetushu.com难忘。
怎样可令她心甘情愿,暂放他一马?
龙鹰道:“眞正的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二香怪道:“你不奇怪我为何知得这么清楚?,”
龙鹰道:“因为在香料这行,没人比老板你更具才华,皇甫长雄根本斗不过你,于是凭旁门左道的手段将你扳倒。他奶奶的!说到旁门左道,我范轻舟比他更行。所以老板再不用担心这方面,万事有我。”
龙鹰摊手笑道:“因我比你更疯。”
符太暗叹一口气,心忖也有今朝一日,在劫难逃。
龙鹰嚷道:“我的娘!此名字必须保密,限于老板和小弟之间。”
龙鹰心忖,皇甫长雄该就是独孤倩然的姊夫。
仰头朝龙鹰瞧过来,道:“我要制出来的,是如含苞待放的少女般年轻、天眞、活泼的气息,能同时激动味觉、嗅觉和感情,勾起失去了的回忆,宛若春梦重临。”
龙鹰试探道:“你要杀他?”
龙鹰暗自惊心,开始怕他有疯狂之举,又不得不应和,道:“老板吩咐!”
符太“惨叫”一声。
虽在逼不得已下,不得不说出来安慰她狗急跳墙的话,但至少有七、八分来自眞心。不知不觉里,符太和眼前的宫内绝色,建立起亲密的关系和感情,要符太眼睁睁瞧着她重陷苦海,万万不可以。
他的语调平静至使人心悸,是立下永不改变的决定后的平静,对比起他刚才疯狂的语调,予人的感觉特别强烈。
符太虽明白她感怜身世,却没多大感觉,因自己比她更惨,一点不知出身来历,且早习惯了。道:“没关系!就当今天吧!由今日开始,小敏儿十七岁生日,在另一个生日前,本太医……”
龙鹰放下心事,学高力士的说话道:“老板精明!”
龙鹰道:“这个当然。”
香怪道:“我是老板,对吧!”
小敏儿摇头道:“半句都不相信。”
他熟知小敏儿性情,最怕受苦受难,更怕的是生不如死,这方面打开始没隐瞒过。
龙鹰一呆道:“谁死了?”
龙鹰道:“可以这么看。然则,世上大多数的事,均非杀人放火可以解决,更是没有乐趣。待小弟弄清楚皇甫长雄的虚实,回来报上给老板知道,再由老板http://www.hetushu.com亲自决定对付他的行动。”
小敏儿大喜道:“那敏儿是大人的女人哩!对吗?敏儿要大人亲口说出来。”
龙鹰还以为他指自己是懂动脑筋的人,不干不自量力的蠢事。
香怪俯首吟道:“去如春梦了无痕,不过我们的合香,却每次都能令绅士、淑女们春梦重温,每色不同,清淡里隐含化不开的浓烈,七色春梦!”
说到这里,香怪扬起双手,仿佛在释放满手的彩,以近乎呻吟梦呓的语调接下去,
“七色春梦”虽尙未制作出来,他已可想象是如何超脱尘俗、充满魔力,令西京仕女为香气如痴若狂,无能抗拒其诱惑。能否报复皇甫长雄,将变得不关痛痒,最重要是香怪能创造出其梦寐以求的东西。
同时想到自己刚才侃侃而谈,口若悬河,似龙鹰多过似自己,且愈说愈有兴致,愈说愈过瘾。难道这才是眞正的自己,或是因惯了信口雌黄,培养出这方面的才具来?
香怪沉声道:“此奸出身于破落世族,他的爹娘须变卖田产方能维持生活,故皇甫长雄从不放过往上攀的机会,终给他凭好看的外表和几分才华,赢得独孤家二小姐独孤倩美的芳心,成为独孤家的快婿,一登龙门,身价百倍。”
龙鹰见他现在说话有纹有路,心忖不谈香料时,他如自己般正常。
接着一字一字,缓缓地道:“这是向他报复的第一步。”
这个想法仍未过去,香怪眼神燃烧起来,射出狂热的神色,望往屋梁,看得专注入神,似看见龙鹰瞧不到的东西,道:“我要制作七种合香,合而成香味的彩虹,可分可合,充满矛盾的感觉。既安详、舒适,又是神秘、危险,能召唤人心底的向往和热情,如丹药般令人沉迷陷溺,暗自偷欢。表面雍容华贵,可是底子里却总有犯险、破戒的滋味。合香有七色,合起来就是一道彩虹,任何一种,均可在一嗅里引人入胜,但又是弥久弥新,持久永恒,仿如春梦。”
符太见成功分她心神,再接再厉道:“到长安再说,小敏儿生于何日?”
香怪定神看他好一阵子,眼内的伤感逐渐消退,冷冷道:“皇甫长雄有两副脸孔,一副是对外的,一副对内。”
小敏儿骇然道:“岂非还要多http://m•hetushu•com等一年?”
龙鹰心想世族的千金小姐,竟向一个寒门大数丈夫的不是,可想象独孤倩美对丈夫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是彻底的绝望。
香怪双目射出悲痛的神色,颤声道:“范爷可知人世间最惨痛的事是甚么?”
“她死了!”
符太拿她没法,硬着头皮道:“小敏儿仍认为本太医会弃你而不顾吗?放心!本太医绝不容别的男人碰你。”
龙鹰不愿他伤情,岔开道:“老板现在正是去将失去的夺回来,皇甫长雄着紧甚么,我们就夺他娘的甚么。嘿!我忽然有个想法,是香气的其中一个功用,就是香气可扩大每一个人的存在,伸张我们影响力的范围。”
沉声道:“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香怪用神打量他好一会儿后,道:“范爷是个很特别的人,想法新鲜。很古怪!觉得自己是老板后,本来模糊不清的事,忽被一扫而空。”
香怪一副脱胎换骨的神气,双目闪动着兴奋的芒光,道:“三天内,可开始炼制我们独家的合香。”
龙鹰也不明白有何好笑的,但就是笑得呛出泪水,人生光怪陆离,在某个情况下,本不好笑的事,却可使人笑破肚皮。,
怕香怪想过了头,为分他心神,问道:“老板因何故给人关进牢子里去?”
龙鹰点头道:“确是古怪,就像你在他身旁盯着似的。”
小敏儿再亲个嘴,方将俏脸重现他眼前,媚眼如丝的道:“不论后果如何,小敏儿决定慷慨赴义,以身事主。”
符太拉开她的襟口看进去,笑嘻嘻道:“本太医送的护身符戴在小敏儿身上眞美。”
香怪一呆道:“杀他于范爷来说,是否举手之劳?”
香怪道:“关中剑派是他到长安闯的最佳踏脚石,凭此建立起人脉关系,故对剑术下过一轮苦功。在对外的交际,没人说他半句不是,能面面倶圆,生意做大后又肯疏财仗义,他掩饰得很好。”
香怪道:“刚才我的弟子何凡康闻风寻到铺子来,告诉我西京盛传我们的铺子有城卫关照,明言任何人敢找我们麻烦,不管是谁,以后休想在西京混下去。”
香怪摇首道:“太便宜他了,以前我只能朝如何可令他生不如死的方向去筹谋用计,失败了,只好了此残生。就在我求死不和图书能的当儿,范爷来了,是老天赐我香怪的另一个机会。”
香怪看着他道:“就是至爱被夺。”
香怪傲然道:“皇甫长雄以为我香怪除制香外,没一方面及得上他。哼!他错了!我仍有东西是他及不上的,就是我的脑袋,可想到他作梦仍想不到的事。”
龙鹰猜测道:“你去行刺皇甫长雄?”
“报复!”
符太道:“小敏儿有所不知了,你这个关口,是老子仍能守得住的最后边防,一旦被破掉,而小敏儿仍是那般的皮光肉滑,没不住的动手抓痒,本太医立即大祸临头,从太医大幅降格为男宠,成为安乐的玩物。哈!小敏儿不用担心,情况是不会永恒不变的,待老子站稳阵脚,关防破了仍可重夺回来,但须给王某一点时间。明白吗?”
符太故作惊奇道:“这就怪了,难道小敏儿不晓得本太医余毒未消,生人勿近吗?凭王某数十年行医经验,此等热毒最忌与女子交好,至少有七至八成机会将毒素传播,轻则奇痒不止,重则全身皮肤溃烂。勿看本太医现在没事人一个,事实上全赖以无上玄功压制之,不知多么辛苦劳累,你笑甚么?”
香怪道:“独孤倩美在上个月过世,肯定是被皇甫长雄气死。在家里,皇甫长雄是个人人害怕的暴君,他所有作为都是对的,不容质疑,稍违他意者,没一个有好下场。”
问道:“听说他懂得两下子?”
龙鹰道:“只有香大师成了大老板,方可重振昔日雄风,因大权在握也。小弟虽可提供意见,负责所有粗重的事,但决定权仍在老板手上,可以自行其是。”
符太干咳一声,道:“先答本太医一个问题,娘娘有否着小敏儿,如失身给本太医,须立即报上?”
坦言之,不论皇甫长雄在西京如何得势霸道,岂被他放在眼内,可是能以“香”对“香”,于龙鹰却是有大乐趣的新鲜事,也关乎到他在西京立足的问题。
龙鹰欣然道:“老板怎晓得的?”
香怪一呆道:“老板!”
龙鹰叹道:“有你香怪当我们的大老阅,我们的香铺肯定是赢家。”
道:“就像春梦般能扰乱人们平静的生活,是愉悦的惊喜,令人着迷不已,心醉神驰,至乎迷惑、不安,却也深深感动。”
又问道:“我眞的可话事吗?”和_图_书
龙鹰收好《实录》,站起来迎接香怪,请他坐在身侧。
提议道:“人尽其才,制香的事,小弟大概帮不上忙,只能帮手嗅嗅,岂非变得投闲置散?这样吧!如老板批准,我会无微不至的去掌握皇甫长雄的情况,甚至偷进他府内探听敌情,掌握他的破绽弱点,又绝不打草惊蛇,这方面小弟会给老板办得妥妥当当。”
香怪双目射出复杂的神色,叹道:“在我被皇甫长雄烧掉工场和仓库的翌日早上,我扑到皇甫长雄的府第找他理论,给他使手下乱棍扫出府外,回家后……噢……”
符太一怔道:“你不相信吗?”
他的解释根本不是解释,只有疯子接受,幸好香怪至少是半个疯子。如香怪般的人,怕没多少人受得了,遑论明白他。但龙鹰却知他确是制香的天才,在这方面的想法异乎任何人,独到深刻。没有他,改由自己披甲上阵,肯定差一大截。
接着朝龙鹰望来,道:“在西京,没多少人敢开罪皇甫长雄,范爷为何助我?”
香怪一震下往他瞧来,目光逐渐聚焦,最后认出是他,颤声道:“七色春梦!”
如眞能制造出如香怪形容的七种合香,可分开来用,又可合起来嗅,毫无疑问是全新的体验,何忧人们不趋之若鹜?
龙鹰道:“老板拿主意,我们依你老人家的意思行事。”
小敏儿没好气的道:“这是当然的事,大人该比人家更清楚,偏要在此时此刻来问,根本是拖延之计。敏儿不依呵!”
香怪道:“在对付皇甫长雄的事上,我希望能全盘指挥。”
香怪双目又露出狂热,自言自语的道:“上次我之所以失败,皆因没法掌握皇甫长雄的行止,致功败垂成。”
龙鹰分享着香怪的感受。
龙鹰微笑道:“他根本算不上是个人,哈!不是人便好办,我们就当他不是人的来对付。”
如她一心挑逗,他变得脆弱不堪的堤防,不全面崩颓才怪。
香怪道:“现在甚么都不做,全力炼制‘七色春梦’,唯一须做的,是保密。香虽无法复制,但由我亲手设计的盛器,皇甫长雄可轻易模仿,故绝不能外发出去做。只要能保密,我香怪敢保证,可在一日之间,将西京的香料市场重夺手上,‘七色春梦’将风行一时,势对皇甫长雄造成沉重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