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十四章 西京重遇

无瑕不敢学他般立在车马道上,绕过马车,到车子另一边的行人道等候。
无瑕白他一眼,推着他朝前走,道:“勿让小姐久等,人家不想捱骂!”
龙鹰道:“行走江湖者,谁没听过跃马桥和福聚楼,是在西市的东北处,对吧!”
接着正容道:“同行已如敌国,兼之此人心胸狭窄,目无他人,范爷与他直接竞争,须防他一手。”
霜翯讶道:“你昨天才抵西京,怎么与皇甫长雄深仇大恨的样子?”
又问道:“秦淮楼是谁开的?”
送女帝入陵后,龙鹰与无瑕再度交锋,拿小命去试她,终试出她对自己的情意,令无瑕大窘大嗔。
无瑕娇呼一声。
霜荞的马车停在街的另一边,透过掀起的帘子,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霜荞,向他招手。
他们虽低声说话,但肯定无瑕没漏掉半句。
霜荞道:“老板是有‘青楼大少’之称的柳逢春,比皇甫长雄更吃得开,若纪梦的后台不是这么硬,早被皇甫长雄强夺回家,这类事不是未发生过。”
霜荞秀阵现出迷乱之色,瞬又消去,皱眉道:“不和你胡扯,你的‘万事起头难’所指何事?”
未来仍然模糊不清,然而握在手上的,是前途远大的香料生意,既助他立足西京,更因行业的独特性,使他打进西京的上层社会圈子去,以香料专家的身分,发挥交际应酬的天分,令“范轻舟”再不是无所事事的江湖豪强。
看着霜荞的如花玉容,后方车来车往,吵闹声在后面更远的西市轰传而来,与如此美女隔着车窗说话,有种成为整座大城核心里的核心的奇异滋味。
龙鹰谦卑的道:“这个与小弟现在伺候的大老板有关系,他才是皇甫长雄的死对头。”霜荞早习惯了他的信口开河,当然不会认眞,淡然自若道:“范大爷的大老板,究是何方神圣?”
再压低声音道:“倩然小姐获悉此事,会非常欢慰。人家绝不介意在此事上为范爷出力,倩然亦乐意见到。”
他奶奶的,这是否一种媚术?每次见无瑕,总有初遇般的惊艳,那种媚在骨子里的诱惑力和*图*书,乖乖不得了。
吵塌天的叫卖声、讨价还价的声音,潮浪般冲击着他们,龙鹰押着无瑕,肩摩毂击的在人流里你碰我、我挤你的寻找去路,说不尽生活在闹市里的情趣。
龙鹰探手抓着她臂膀,入手处柔若无骨,充满弹性,使人意软神销。
霜荞若无其事道:“她自十五岁出道后,对每一个客人都是如此,你以为去玩弄她吗?却是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上,然而人人乐此不疲,她则愈长大愈迷人。嘻嘻!是否心里很后悔呢?哎购!”
今时不同往日,对无瑕再不须步步为营,而是全力反扑,贯彻胖公公的指导,从武场决战,改为情场的男女攻防,免处处受制。
霜荞双目现出鄙夷之色,语调转寒,冷冷道:“他既是香安庄的大老板,长安名人,又是倩然已过世姊姊的丈夫,怎会不晓得他?”
霜荞一震道:“竟然是他!皇甫长雄和他之间的恩怨,乃广为人知的事。”
看来老子眞的对无瑕心动了。
霜荞心虚,不敢追究,重要是弄清楚没被对方识穿是厉害催情香。道:“须人家帮手吗?”
无瑕没有拒绝,象征性的挣扎亦欠奉,乖乖的随他朝东南门走。
霜荞满意后,柔声道:“可以这么说,自聂芳华下嫁万仞雨后,目前在北方称得上声、色、艺俱绝者,除纪梦外,没人想得到第二个人。”
龙鹰别头笑道:“人太多哩!”
好不容易,挤出市门。
龙鹰听得倒抽一口凉气,呆瞪着她。
龙鹰笑道:“男女间事,何来规矩可言,规矩属于笨人,无法无天方为正理,你喜欢,我喜欢,是唯一的道理。”
龙鹰喜上加喜,道:“现时关键之处,是掌握这个家伙各方面的情况,特别是他的爱好,有哪些东西失去了,可令他痛不欲生,诸如此类。”
既然无瑕爱上的是“龙鹰”,当然不放“范轻舟”在芳心内,所以当有需要,或在某非如此不可的形势下,无瑕大有机会向“范轻舟”献上宝贵的处子,因“范轻舟”没有存在动心的禁戒。
龙鹰直抵车窗前,施礼招呼,悠hetushu.com然道:“都大家风采胜昔,在西京该事事顺遂。唉!小弟今天特别忙,没法子,万事起头难,懒情点也不行。”
无瑕吃不消的玉颊生霞,垂下螓首,“哎哟”一声,道:“范爷勿折煞婢子,我们做下人的,一切依主子的意思办事。”
龙鹰压低声音,道:“卖香!”
龙鹰潇洒一笑,负手横过车流如鲫的车马道。
霜荞道:“现时仍不可以答应你,要看范爷制出来的合香,是否如范爷的说话般,可令天花乱坠。”
顺口问道:“都大家认识皇甫长雄吗?”
湘夫人对“范轻舟”,比沈香雪好不了多少,他们间的“师徒之情”非常微妙,湘夫人纵然想以身试禁,无瑕绝不容许。
霜荞道:“不用查探也可以告诉你,皇甫长雄现正为北里秦淮楼的纪梦神魂顚倒,纪梦对他若即若离,如果纪梦有一天投进另一男人的怀抱,保证皇甫长雄气得吐血惨死。”
龙鹰道:“‘香怪’鲁丹是也。”
龙鹰止步,挥手回应,问无瑕道:“你们在何处落脚?”
无瑕目现讶色,该是故意装作,也有可能确不知情,长安是世族的势力范围,大江联再不可以像以前洛阳般,操控情况。
龙鹰知她在报夺香之仇,欣然承受,恭敬道:“都大家嗅过货色,再告诉小弟答案,这些事是急不来的。”
此时两个官差路经,认得他是“范轻舟”般,友善地打招呼。
想起昨夜狠狠教训田上渊,直至此时仍感惬意。
在大江联,霜荞负责对外的情报,今天仍是如此。
上趟在洛阳如是园偷听她和霜翯、沈香雪对话,晓得霜乔对“范轻舟”生出惧意,绝不敢和他有进一步的发展;沈香雪“大病初愈”,不敢重投情网;故玉女宗剩下来可对付他的,唯湘夫人和无瑕。
龙鹰不解道:“都大家不是说过纪梦对皇甫长雄若即若离吗?似是纪梦对皇甫长雄有些儿与别不同。”
龙鹰耸肩洒然道:“大姊似忘了曾屡向小弟说出肯定非依主子意思的话,今天忽然如此见外。”
霜荞俏脸飞上两朵红晕,“啐”hetushu•com道:“你这人哩!死性不改,又一时这样,一时那样,教人无所适从。男女间的事,妙在掩掩映映的,哪有人如此般开门见山,谁家姑娘受得了。”
龙鹰记起当年洞庭湖大江联总坛,老天爷造美那场倾盆大雨,男男女女在瓦檐下挤挤攘攘的甜蜜往事。这类偶然出现的事况,点缀了人生,使人感到无处不在的惊喜,平凡再不平凡。
龙鹰闪电封上她香唇,狠亲一口,转身去了。
霜荞含笑得意道:“范爷终明白人家逼你立誓的原因了,是怕你弄清楚后,诸多推搪不肯立誓,没得反悔呵!”
龙鹰心忖她是恶人先告状,拿缚神香来害他,被他施妙计夺走,现在反过来兴问罪之师。
走不到五步,龙鹰不得不释放无瑕,因这么并肩而行,阻人碍己,根本行不通,美人儿改为亦步亦趋,紧跟身后,龙鹰登时提心吊胆,怕她忽然突袭,甚么“纤手驭龙”、“拈花一指”,肯定不死亦伤。幸好以利害关系论,“范轻舟”目前对无瑕和台勒虚云利大于害,想到这里,动了顽念。
问道:“纪梦有何独特处?,”
龙鹰色怀大快,因占得无瑕不大不小的便宜,“龙鹰”好,“范轻舟”也好,首次与她如此亲热,大有偷香窃玉的妙况,使人魂为之销。
唯一能击败无瑕的途径,就是破掉她绝不可和令她动眞情的男子欢好的禁忌,怎办得到呢?
但是,我的娘!她的确是和“心上人”上榻子,这笔糊涂帐该怎么算?吃大亏的肯定是她。
龙鹰正为此烦恼,闻言喜出望外,道:“都大家正是小弟求之不得的人选。”
稍顿,轻吁一口香气,续道:“现在范爷甘为香怪伙计,出钱出力,当是大有看头。皇甫长雄今回大祸临头哩!”
此更为应付眼前“玉女”妙不可言的大方向和正确策略,反被动为主动,龙鹰绝不介意和无瑕发生肉体关系,还恨不得有此艳福,惟有这样,才可以在情场的战场上,与此女兵来剑往,见招拆招,化头痛和烦恼为乐事。
那么,在如此形势下,实到了无瑕须亲自出马来http://m.hetushu.com对付他的时候,造就的究竟是天赐良缘,还是前世积下来的冤孽?
“范爷呵!”
霜荞美目深注的道:“都凤亦没想过今天打扰范爷,是来打个招呼,闲聊几句。看范爷何时闲下来,大家找个时间聚聚,老朋友嘛!”
龙鹰回过神来。
干咳一声,道:“玉大姊消息灵通,小弟这边来到,大姊那边立即晓得。”
比之以往任何一刻,龙鹰更想得到答案。
龙鹰心忖只要不是香霸做老板便成,否则徒添枝节。
龙鹰失笑道:“有了都大家,小弟怎还三心两意的,大家请放心,和皇甫长雄争风呷醋的,是香大师而非小弟。”
霜荞一怔道:“你在说甚么?”
以无瑕的身手,不论他停得如何突然,可及时停下,只是她现在扮的是不懂武功的俏婢,纵然不愿,亦不得不撞上他的宽背,来个胸背相贴。
霜荞嘟长嘴儿,不屑道:“男人得陇望蜀,贪得无厌,自古已然,非为今天才发生的事。你须立誓保证,人家才乐意帮你的忙。”
霜荞皱眉道:“甚么事须如此鬼鬼祟祟的?”
唉!
今次长安再遇,他颇有毫无顾虑、随心之欲、放手而为的痛快。爱占无瑕便宜,无瑕便要牺牲色相。逗弄霜荞吗?怎么色胆包天她亦无可奈何。归根究柢,就是再不怕对方认为“范轻舟”是“龙鹰”。
又压低声音道:“今次玉大姊驾临寒店,究竟是大姊自己挂着范某人,还是你小姐着你来?”
龙鹰凑近点,离她脸庞不到半尺,移前少许,可吻她香唇,道:“此乃生意秘密,当然不敢瞒都大家,但都大家须代为守密,在敝铺开张前万勿泄出风声。”
龙鹰悠然道:“是眞的卖香。唔!都大家身上用了至少三种香料,麝香的气味最浓郁,令都大家满溢芳香,虽然尙未能与都大家眞个.销魂,可是小弟灵敏的鼻子,却是甜蜜的窃贼。”
“范爷!”
纵然近乎不可能,能夺得无瑕的身体和芳心,乃天下好色者梦寐以求的美梦成就。唯一之法,是哄她上床,使她在糊里糊涂下,同时失身于“范轻舟”和“龙鹰”,hetushu.com有心算无心。
又抿嘴笑道:“纪梦不单迷倒皇甫长雄,还迷倒了自认有点资格、花得起钱的达官贵人、公子哥儿,你要香怪去追求她,比缘木求鱼更不切实际。”
龙鹰爽脆立誓,不敢有丝毫犹豫。
无瑕见他没举步的意思,提醒道:“小姐在等范爷呵!”
龙鹰觑准时间,倏地止步。
无瑕玉手按上他两边肩膊,嗔怪道:“范爷呵!”
笑嘻嘻道:“说来惭愧,此香肯定有多种罕异香料的成分,捣碎后仍没法弄清楚,小弟因此不好意思说出来,无从交代也。都大家见谅。”
谁为主,谁是副,龙鹰清清楚楚,毋庸为无瑕担忧。
龙鹰听得双目放光,大喜道:“竟有此事,今回有望哩—、”
霜荞道:“如果是你对她有兴趣,恕人家没法进一步提供消息。”
龙鹰哂道:“有甚么好防的,该提防的是他而非我。今次我是冲着他而来,要他好看。”
圣神皇帝已去,他回复自由之身。虽然处身于风起云涌、奸邪当道之时,可是在最不明朗的局势里,他却有一个清晰的目标,拥有提供他行事上一切方便的特殊身分。以前令他碍手碍脚的所有事,一扫而空,变得如眼前般百无禁忌。
无瑕答道:“小姐是独孤家倩然小姐的贵宾,独孤家的大宅位于福聚楼东北,范爷晓得福聚楼在哪里吗?”
边说边关上铺门。
霜荞虽给他出言调戏,却没像刚才般差些儿失守,皆因忆起“夺香之恨”,狠狠道:“知范爷是这方面的高手哩!别忘记人家为皇上提供的资历里,特别提及你这方面的本领。范爷取走人家的香后,到今天仍未交代过一句话。”
龙鹰心忖是来探听才眞。
微笑道:“若只是朋友聚首,大可免了;但若为偷情密会,小弟随传随到,今晚也行!”
无瑕瞄他一眼,又垂下目光,微嗔道:“范大爷呵,小姐的马车在市门外等你呢!”龙鹰移到门外,见路过的人无不向无瑕行注目礼,可见仅她的背影,足够引人入胜。笑道:“如果你的小姐嫁给小弟,玉大姊还不是我的人?嘿!又或向都姑娘讨玉大姊,贵主会答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