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五章 下马之威

龙鹰问道:“通知陆大人了吗?”
皇甫长雄见机不可失,立即卯尽手上能发动的力量,来个下马威。
兵荒马乱之际,还要分出两个高手去保护香怪,绝不划算。
龙鹰大方得体地介绍三人认识,香怪仍未完全清醒,睡眼惺忪的招呼着,不过不失,他久未和人应酬,态度不冷不热的,但已尽了他的能耐,如非得龙鹰告诉他好戏在后头,肯定不会这么的友善。
三十三个敌人里,有七至八人身法出自同一渊源,龙鹰猜测该属关中剑派,在关内,习武者多少与此天下子弟最众的剑派有点关系。
龙鹰叹道:“今晚注定与北里无缘,两位万勿因我们扫兴,我现在和老板回西市,异日再看有否与两位把盏言欢的机会。”
武延秀关切问道:“香大师不舒服吗?”
那时敌人尙未完成部署,故离开没有问题,如在此时回来,便很难说。
郑居中拗他不过,勉强答应。
龙鹰道:“只要依足小弟的策略,我们是立于不败之地,你们主守,目标是不让对方任何人闯入工场,记着只可伤人,不可杀人,至关重要。”
夜来深道:“北里就是平康坊,位于东市西北、兴庆宫西南,漕渠在其西面流过,北有龙首渠,紧依皇城,景色独特。现时我们再朝东走两个里坊,是著名跨漕渠的花里桥,过桥后就是天下风流客,莫不翘首仰望的北里哩!”
龙鹰立下决心,务要将这九个家伙全留下来,不容走失半个。
龙鹰道:“职分分得这么精细,.管治上肯定滴水不漏。”
不过任皇甫长雄气焰滔天,亦知范轻舟靠山很硬,只是个陆石夫,已非他开罪得起,所以手脚必须干净,事后全无可根查的线索,变成无头公案。
惟有在武器上整齐划一,手持的是长近六尺的齐眉棍,显是由某方统一供应,符合龙鹰预期,对方旨在伤人而非杀人,目的在捣乱破坏。
郑居中面露难色。
一行四人,离开西市。
龙鹰挟香怪越房过舍,从屋顶返回铺内,落在四铺中央的大天井,也是工场在处,足踏实地,郑居中迎上来道:“范爷回来正是时候,东南、西南均曾现敌踪,会http://www.hetushu.com随时发动。”香怪回复生龙活虎,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双目现出未之曾有的神采,兴奋的道:“我可以在旁偷看吗?”
三人忙追至左右,朝北里进发。
敌人踏瓦无声的迅速接近,来势汹汹,不过落入龙鹰眼内,任其武功水平有多高,仍是一盘散沙的乌合之众,缺乏阵势队形,只是走在一块儿,互相间并没有长期并肩作战下发展出来的默契,如此仓卒成军的组合,也肯定没有完善的指挥系统,得势时气势如虹,遂心应手;失利时迅速崩溃,进退失据。
想不到自己竟会对付万仞雨的同门,世事的发展,出人意表。
郑居中犹豫起来,欲言又止。
工场灯光火着,传来人声、杂音,是个正在连夜赶工的假象,目标明显,敌人不来则已,来肯定以工场为攻击对象。
后面的夜来深道:“范兄到过北里吗?”
武延秀道:“据最新的统计,这个月刚逾百万之众,比洛阳全盛时多上近二十万人。”又道:“勿看现时街上人多车多,在太宗掌政时,这个时候,街上空如鬼域。”
郑居中苦笑道:“敌人的实力,尙为未知之数,属下可否随形势应变?”
武延秀倒是眞诚的,一心一意领初来甫到的“范轻舟”,到北里寻欢作乐,尽地主之谊。一来在神州对付二张一事上,两人建立起同仇敌忾的关系;二来因武氏一族看重他,武延秀没理由和他过不去。
龙鹰道:“守住窗门,容易拿捏,如在工场外短兵相接,形势复杂,拿捏不易,弄出人命便有违我们做生意以和为贵的宗旨。今次属教训性质,郑兄须明白我们的处境。”
为迁就香怪,四人缓骑而驰,只比步行快了点,说话方便。
一切准备妥当。
敌方行动迅捷,左右两组跃落天井,于灯火映照不到的范围,潜绕往东、西两门。
香怪道:“居中定要依足范爷吩咐。敢问谁可如范爷般,凭空测破皇甫长雄的毒计,又不动声息的布下陷阱,等敌人来上当?”
今次是借刀杀人之计。
武延秀和夜来深终于抵达,迟了近半个时辰。
郑居hetushu•com中醒觉道:“对!我用的仍是以前的套路。”
郑居中道:“我派了人去,并着他暂勿回来,怕给人在途上截着。”
龙鹰问道:“北里究竟在哪里?”
龙鹰立施弹射,贴瓦面滑去,后发先至,就在对方足踏实地前,直撞入那头子的怀里去。
达致这个理想,就须有精密部署,安排事前事后的进退,出手者要有足够的人手和实力,懂拿捏分寸,以雷霆万钧之势,在一刻半刻内,完成捣乱破坏。
领头的掠过北铺后进瓦面,来至屋檐的位置,打个手势,全体蹲下来,最前线的五个人,目光灼灼打量位于四铺间大天井中央的工场,及其周围形势。
敌人行动了。
擒贼先擒王,就以这五个混蛋为主要目标,他们愈有头有脸愈是理想。
龙鹰倒抽一口凉气,道:“那是何等可怕的光景!”
武延秀解释迟到的原因,抱歉的道:“因在路上遇上不得不招呼的人,对方又热情,大家说多了几句,不好意思。”
香怪面容扭曲的勉强点头。
龙鹰两眼一转,想通了所有关节。心中好笑,如果对方晓得面对的“范轻舟”是龙鹰,肯定不敢这般的托大。
敌人失声惊呼。
不理脸色微变的夜来深,一手将香怪痩弱的身体挟过来,置于身后,策骑便去。
说几句话,纵然对方是武延秀不得不给面子者,仍不可能延误近半个时辰。记起先前心现警兆,被魔种警告,晓得事情非如表面般的简单。
龙鹰连忙祝贺。
战略上是正确的。
龙鹰心呼可惜,如果不是眼下情况,今夜可见识北里的风光,看看纪梦长得如何娇艳迷人。
唯一的问题是,龙鹰能留下对方多少人,当然越多越好,这是他抵西京后,首个下马之威,不可以不够体面。
三人讶然朝捧着肚子,在马背上痛得弓起来的香怪瞧去。
夜来深堆起笑容,欣然道:“终见到在飞马牧场大显身手的范当家哩!今次范当家到西京来,是否也要大展拳脚?”
龙鹰心忖即使对方千军万马,老子何惧之有。微笑道:“郑兄放心,看一阵子后你就会明白。千万勿出工场半步。”
人人罩头蒙脸,和图书穿的是黑色、灰黑或深蓝色的夜行武士服,但肯定非是来自单一的组织,而是各有行头,显然用的乃自己家当,有如夜行衣的大杂烩。
迟这么久的原因,极可能因夜来深也迟了,一误再误下,方迟了他奶奶的半个时辰。假设没听过宗楚客与武三思的对话,他不会怀疑夜来深,此刻当然是另一回事。
武延秀道:“他们之下还有左右街使,管理西市的是都市署,公德使管僧尼,其他还有河渠署、都水监,每坊设坊正,城门设城门郎。日暮时,擂鼓八百声,各门关闭。入夜后鸣夜鼓,所有行人须返坊内,所谓‘六街鼓歇行人绝’,形容的正是这个情况。昔日高宗皇帝之时,大致上仍沿用此制,然后酌情放宽。到迁都洛阳,则天大圣皇后认为如此严格的气氛,不利贸易生意,大幅放宽。如非已将洛阳那一套搬过来,现在肯定行人禁绝。”
龙鹰眼力高明,目光如炬,剎那间掌握到敌人虚实。来袭者虽然武功参差,然至少属江湖好手的级数,更有三至四人可列入一流高手之林,以此等实力,若能趁自己不在,攻郑居中等之无备,可造成极大伤害。
武延秀笑道:“恐怕除西市和曲江池外,范兄其他地方都不熟。论兴旺,西市远过东市,故有‘金市’之称。”
又道:“这位定是夜来深兄了!”
早在宗楚客见武三思之前,肯定查他“范轻舟”一清二楚,晓得他们带来三船香料,邀得香怪助拳,与夜来深接触后,知道今晚约了武延秀到秦淮楼去,心生毒计,以他的方法,知会范轻舟一方的对头皇甫长雄。
后方左右各分出十二人,移往两边,看情况该是分别绕攻工场东、西两门,对正他们的北面大门,则由武功最高强的一组负责,攻入北门,吸引了工场内所有人的注意后,另两组人从东、西两门攻入,杀工场内的人一个措手不及。
龙鹰首次发现香怪鼻子以外的另一天分,就是装神弄鬼的本事。
龙鹰闭上眼睛,纯凭灵应掌握对方的波动。
转向龙鹰道:“范兄的大老板呢?”
敌方经精心计算,出动的为有一定水平的强手,故可来去如风,事后全体http://www•hetushu•com而退,使人找不着把柄。要召集这么一群高手,必须串连组织的时间,在在需时。
夜来深活跃于关西一带,是关内响当当的高手,被宗楚客招揽,属宗楚客的派系。宗楚客为种种原因,说到底是不愿见“范轻舟”在西京成功取得立足之地,与田上渊分庭抗礼,遂由田上渊亲自出手刺杀他,岂知田上渊阴沟里翻船,反为龙鹰所伤,短期内再难有作为。武的不成,来文的,于是有宗楚客施展离间计,却被武三思一口拒绝。
计算时间,宗楚客说服不了武三思,恶向胆边生,晓得若要打击范轻舟,须扑灭他这点星星之火于尙未燎原之前,然而清楚其武功之高,连田上渊也收拾不了,于是改为打他身边的人的主意。
龙鹰看看所处位置,沿漕渠北岸往东行,道:“是否在东市附近?闻名久矣,却从未去过。”
龙鹰赞道:“西京又大又多人。”
龙鹰仰望夜空,深吸一口气,从容道:“敌人已进入铺子东北角,越瓦而来,兄弟们,准备作战。”
“哟!”
龙鹰伏身瓦脊,看着首批敌人,从东北方踏瓦背而来,人影幢幢,约三十之众,心叫好险。
夜来深再没有以前在校场交手的悍狠桀惊之气,作公子哥儿的打扮,江湖味大减,当然没有长马枪随身。在西京这个地方,入乡须随高门之俗,夜来深现时的行头,是必须的。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武延秀神气的道:“延秀刚被任命为中郎将,属军职,不得不恶补各方面的认识。”
龙鹰和武延秀并排居前,香怪、夜来深在后。
龙鹰心忖分这么多军,原因之一是互相牵制,难以串连,一切以荤固皇权治权为目标,但在指挥上,却有尾大不掉之弊。
领头者传音商议后,头子两手摊开,打出手势。
龙鹰心中一动,道:“找身手最高强的两个兄弟护着我们的大老板,让老板可亲睹热闹。”
两人没有随从,却有两匹空骑提供,龙鹰在怕香怪体力不足以应付时,香怪踏铠上马,领头而走。
要办得到如此理想的效果,便须精心部署,召集足够的高手,需要的正是时间,故此有眼前武延秀两人迟到半个时m.hetushu.com辰的情况,夜来深又东拉西扯的。
武延秀插言道:“留待把酒谈心之时再聊。”
忙道:“淮阳公勿责怪自己,等半个时辰小事矣!贵人事忙嘛!”
龙鹰讶道:“想不到淮阳公对西京的沿革知得这般清晰。”
领头的翻下瓦面。
见到香怪的模样,两人均大为错愕,龙鹰心忖如他们见到的是刚从牢内提出来的香怪,会被吓坏。经过食好住好的两天后,香怪变回人形,好看多了。
武延秀介绍出兴致来,侃侃而言道:“军事上更严格,仅宫城就有左右龙武军、左右神武军、左右神策军,称六军,加上左右羽林军,共八军。皇城则有十六卫,如左右卫、左右骁卫等等,名目繁多,记也记不牢。普通街坊也有士兵把守,设置武侯铺。左右街使下设六街巡警。到则天大圣皇后才加以改革简化,以不扰民为目的。”
龙鹰道:“他打瞌睡了,小弟去唤他起来,立即起程。”
武延秀道:“太宗管治之严,古今所无,说出来你也不相信。那时西京设有京兆府,以京兆尹掌之,少尹二人为辅,专责管辖京城和京畿二十一县。像西京,一城两县,以朱雀大街为界,东属万年县,西为长安县,各有县令,长安县衙设于长寿坊,万年县衙设于宣阳坊。京兆尹的官署则在光德坊。”
龙鹰讶道:“人到哪里去了?”
工场传出工作声、说话声,还有笑声,且四门大开,对敌人来说,是个美味易吃的果子,茫然不察是等待他们上钩的陷阱。
表面上,他对“范轻舟”客气有礼,但龙鹰总感到他眼神里藏着某种东西,只是掩饰得很好。
谅他们不敢杀人,免把事情闹大,但只要能砸毁所有刚安装的设备,打伤所有人,已落尽“范轻舟”的颜面,令追随自己的兄弟生出退缩之心,自己的保证成为空话。
龙鹰心呼好险,暗抹冷汗,如非魔种发警示,确有一败涂地之祸。
他摆明是胡扯,作用是尽量拖延时间,好让借刀杀人的“刀”,有足够的时间完成部署。
留在瓦檐上者是敌方武功最高的九个人,仍蹲着不动,静待己方人马进入位置。
接着道:“我主攻,只要透过窗槁,可得窥全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