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六章 权力平衡

陆石夫铁汉一个,不苟言笑,只有对着令羽等同乡兄弟,态度方亲切点,想不到竟与郑居中有说有笑的,显然视后者为自家兄弟。
符太道:“这方面你也是猜的,对吧!名义上,他们不论亲族关系如何疏离,始终有血缘。”
众人齐声起哄,向香怪喝采叫好。
在众人欢送下,龙鹰偕香怪返回前铺后进宿处。
符太点头道:“确没想过他。我还猜是杨清仁那个家伙,又或太平。”
季承恩属有代表性的人物,不给他面子,等同不卖关中高门的帐。
在如一个小城般的宫城内苑,聚居着大批宫女、侍臣,和在其上操生杀大权的王侯贵族,遂发展出异乎平常,且是最畸形荒诞的生活圈子,光怪陆离,超乎想象。
何凡康低声道:“老板愈睡得好,皇甫长雄愈睡不着。”
李重俊在迁都前成为太子,国之大事,本身影响深远,而因之而来的人事变化、权力转移,更非同小可,随之冒起的是太平和杨清仁一方的势力,加上李旦,顿成可与韦武集团抗衡的派系。
陆石夫欣然道:“给不给面子,须看说客的态度,管他是谁,否则威何以立?这方面我自有分寸。愈能揪出对方最高层的后台靠山,今次的成果愈丰硕。”
龙鹰几敢肯定陆石夫昨夜未阖过眼。现时西京政治形势复杂,没人愿给抓着把柄,小事变大,何况眞的是大事?
台勒虚云确是了得,从黄河帮败亡的穷巷里寻找到新的出路,借着太平取得发展的空间,另一方面又凭洞玄子、香霸影响武三思,唯一的错着,是以为自己是他其中一只棋子,事实屏“养虎为患”。
龙鹰道:“认识他们吗?”
拍拍他肩头,道:“等好消息吧!”
这是回应符太的说话,接下来方是正点子。荣公公语重心长的道:“宫内的女人,有姿色者,从不吝啬身体,因晓得此为缚着有利用价値的男人的利器,也以此建立起信任基础,其他的关系都靠不牢。故此韦后和武三思如是,太平和杨清仁如是,不用亲眼目睹,却可想见。太少记着,没有另一可能性。”
陆石夫摇头失笑,续道:“今次西京的帮会非常齐心,各自派出有名堂的高手,包括关西兄弟http://m•hetushu•com会的堂主白向、联义堂龙头石清流之弟石朝,阵容强大,想不到皇甫长雄这么有面子。”
荣公公道:“李多祚乃廷变的关键人物,是张柬之集团的核心分子,但因手握兵权,韦、武等暂时不敢碰他,怕惹兵变,也没法同时对付这么多人,李显第一个消受不起。不过,削弱李多祚的行动一直在进行中,王同皎的中箭下马,是重要的一步,如果没有今次册封太子的事件,李多祚当不能活着到长安去。”
六十多个兄弟济济一堂,无不处于半亢奋状态,意犹未尽。在龙鹰未卜先知似的神机妙算下,己方只五人负上轻微伤势,如此骄人战果,令所有人对龙鹰信心倍增。
陆石夫开门见山道:“昨夜的行动,后面的人很不简单,刚把人收押,季承恩来见我。”
龙鹰毫不隐瞒,说出暂时所知突袭者的去脉来龙,并道出应付之法。结论道:“今次如善后手段得宜,将再没人敢冒险来犯,让我们可安心做好老板这盘生意。”
汤公公的“病谏”厉害至极,扭转了现时本一面倒的形势。
龙鹰心中安慰。
龙鹰睡醒,手上仍握着《实录》,。
符太伸手和他相握,道:“保重!”
匆匆梳洗,到前铺去,郑居中陪陆石夫吃早膳,谈笑融洽。
符太吁一口气道:“给安乐挨挨碰碰,是乐趣,非苦难,可是换过是娘娘,便非常可怕。哈!她既然对武延秀有兴趣,我当然不合她眼缘。”
荣公公轻松的道:“我不说出来,大人肯定猜不中,此人就是李多祚。”
龙鹰见人人现出注意神色,知为大家最关心的问题,现时等若一举开罪了西京数大主要帮会,而他们则是举目无亲,若不住有人借故闹事,确寸步难行,此为强龙斗不过地头蛇的道理。
符太道:“是否因她认定我是那混蛋的人?”
他一向自诩才智,到此刻从荣公公处获悉眞相,方晓得自己想法肤浅,因不明白册封太子牵涉到人事上的新安排,故对禁中忽然兵力骤增不明所以,而事实上是必须的。
一旦报上去,给敌对一方拿着来作文章,将吃不完兜着走。故此在天明前,把燃着的火头浇熄,www.hetushu.com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乃必然的做法。如不能迅速解决,会变成势如骑虎,没人可控制发展的方向。
符太心情愉悦的送他出门,顺口问道:“高力士的机会有多大?”
血浓于水,李显、李旦、太平三兄妹多年来建立起的亲情和信任,没一个人,包括韦后在内,可以离间和动摇。
经一事,长一智,以后考虑任何变异,须想得深入些儿。
北帮虽与他们陷同一处境,可是部署多年,在西京内建立起势力,进占部分行业,基本上融入了当地的社会去,而他们则刚起步。
香怪老脸放光,似年轻了好几年,也令人想象到他当年春风得意时的神气。笑道:“皇甫长雄今晚肯定睡不着。”
说毕登上坐骑,在十多个城卫前呼后拥下,驰出市门。
工场一切如旧,夷然无损。
荣公公道:“太平有便成。现在两人如鱼得水,关系密切。”
荣公公双手紧握,感触的道:“想不到与太少有这个缘分,也从没想过你肯说‘保重’两字。如非因胖公公提点过我‘应退必退’,说不定我会留下来和大家并肩作战。李显太不象样子了,比我设想的更不堪,汤公公对他不是失望,是绝望。记着,可以和宫内任何女子发生肉体关系,却绝不可以是娘娘,明白吗?”
龙鹰道:“今夜保证再没人敢来惹我们,若有的话,我一手包办。大家好好休息。”
龙鹰道:“是否令陆大人很为难?”
重新坐下后,龙鹰边嚼包子,边听陆石夫说话。
龙鹰欣然道:“愿闻其详!”
荣公公道:“有何稀奇!有其母必有其女,看看安乐,便知韦后是何料子。据闻她对武延秀生出兴趣,是否已分了一杯羹,怕她们母女方清楚。”
龙鹰胸有成竹的道:“就看闹得有多大,当然是愈大愈好。说到底,不管有多少帮会、门派牵涉在内,最后能说了算的,仍不过是那几个人。例如关中剑派,若派主丘道约肯出来说句话,派内弟子还敢惹我们吗?”
荣公公拍他肩头,大笑而去。
难怪武延秀与武三思间大有改善,武延秀亦不再那么着紧安乐,看来荣公公猜想的,不幸言中。
符太骇然道:“娘娘?”
和图书公公耳语道:“韦后方面我反不担心,担心的是太平,如果她认为高力士是韦后和武三思的人,必千方百计阻挠。在此事上,没人可影响太平,唯一的例外是你太少。”
符太的分析非常有用,使他明白现今朝廷的权力分布,知己知彼。因此故,田上渊仍未能控制全局,使自己的香料铺有容身之地。
香怪拍手道:“精采!精采!”
由昨天开始,李显和恶妻的关系,永远回复不了先前的样子,遇上重大事故,肯定征询妹子的意见。
符太道:“难怪婕妤起草此诏,花了这么多心力、时间。”
荣公公道:“宫廷内的事,非外人能想象,可是像我般自少在宫内生活的人,任何乌烟瘴气、耸人听闻者,均习以为常。藉此顺便向大人指出一个情况,俾能有所警惕,是对太少的临别赠言。”
符太恍然道:“难怪你说宫廷乌烟瘴气哩。”
符太道:“有何变化?”
龙鹰笑道:“半招,算他倒楣,我第一个放倒他。”
两人在外院门停下来说话。
郑居中欲退席,让他们可私下说话,龙鹰着他留下来,好清楚情况。
郑居中望望陆石夫,瞧瞧龙鹰,想不到两人的关系,与江湖兄弟无异。
陆石夫嗤之以鼻道:“季承恩又如何,我一句话立即封了他的口。”
陆石夫道:“除了七、八个是从咸阳来的,其他大多见过,领头的是长安帮翟无念的左右手‘悍将’易果然,以他武功最高,名气最响。”
荣公公道:“在宫内,事无大小之分,一切瞧后果。”
符太苦笑道:“公公很爱说笑。”
他的话惹来大笑。
荣公公道:“那就是降权削职了,当然不是这样。”
郑居中担心的道:“最怕他们假作答应,待事情平息后,改以其他手段打击我们。”
符太讶道:“这般严重!”
龙鹰偕立在身后的郑居中、香怪和十多个兄弟,返回工场。
在宇文朔未现身前,关中世族里以宇文愚、季承恩和干舜最够分量,既代表关中队到飞马牧场出赛,途经当时的神都,被邀参加款待奚王的国宴,在在表明他们在关中望族显赫的位置。
符太同意道:“确是苦口良药的忠告,如当头棒喝,令我至少清醒一阵子。”
http://m.hetushu.com问道:“难道李多祚成了李重俊卫队的头子?”
符太记起因干陵地震而开的宫廷密会,以当时的情况,在神态上确没看出两人有男女关系。
荣公公道:“宫廷内千变万化,总离不开权和色,所以对男女关系,万勿小觑,亡族亡国,均由此起。宫廷内,表面的美丑最没标准。假设娘娘从小敏儿处得悉太医大人有过人之长,太少才能眞正明白我今天苦口婆心的一番话。”
符太道:“这招狠辣,李多作一天仍掌军权,没人敢损李重俊半根毫毛。”
铺外满布城卫,将带着手铐、脚缭的十七个凶徒,锁入囚车,押往延平门狱,等待发落。被擒者神情萎靡,垂头丧气,却没人算得上重伤,只是受皮肉之苦。
荣公公大笑而起,摇头失笑,道:“太医大人很坦白,说出了所有男人的弊病。”
陆石夫和龙鹰立在铺前,目送犯人被押解远去。前者笑道:“今次有好戏看了,保证天尙未亮,已有权势之士来串我的门子。”
荣公公就是趁符太尙未陷溺前,提醒他。
荣公公道:“你道册封皇储是一件简单的事,只影响李重俊一人?当然不是这样子,而是整个培养太子成为继承人的长远计划,务令以太子为中心形成个小朝廷,李显若有不测,政权可安稳过渡。”
手下来报,陆石夫在前铺候他。
杨清仁初显身手,部署老到精密,虽然知的不多,但从已知的,足可想象其余。使禁卫护送上官婉儿回府,就是不让武三思早一步清楚谕旨的内容,虽说武三思纵晓得仍难有作为,但要保万无一失,理该这样办事。
符太皱眉道:“杨清仁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又压低声音道:“他在范爷手底走了多少招?”
荣公公哑然笑道:“那混蛋?当然是这样子,看似容易,拿捏上极难恰到好处,你和高力士走得过近,又会惹娘娘和武三思怀疑,这个要看你哩!”
隔邻香怪鼻鼾声起,龙鹰却掏出《实录》,赶工多看几页,才去寻梦。
荣公公道:“如我没猜错,此计该出自杨清仁,以拖韦、武等人的后腿,早晚会出事。”
李多祚资历极深,又曾随那混蛋远征契丹,在军内具影响力,即使宗楚客为兵部尙书,有军www.hetushu.com内人事调动和物资分配之权,除非有李显撑腰,否则仍奈何不了李多祚,实乃保着李重俊的最佳人选。
睡得眞甜,该是为荣公公的“应退必退”而安慰。荣公公临别赠言,确是金石良言,字字珠玑。宫廷生活,龙鹰算是半个过来人,从圣神皇帝第一天摆出美女阵恭候他,再以人雅为饵,诱他出手杀薛怀义,其后与太平和上官婉儿的关系,莫不显示宫廷内男女关系关键性的影响力,绝对地对大局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龙鹰道:“皇甫长雄不过是其中一个因素,更重要是西京地方帮会排外之心,视小弟为另一个田上渊。不论何人来找大哥说话,就推到小弟身上来,说无故放人,将没法向我交代。范轻舟并非普通人,而是可上达武三思,至乎公主、皇上的特殊人物。”
武延秀从可代表大周迎娶默啜女儿凝艳的尊贵位置,沦落至无疑是“宫廷男妓”似的身分,令人嗟叹,不过看他说到被任命为中郎将时的神气,又觉他是甘之如饴。或许在武延秀眼中,韦后并不比安乐差很多。
龙鹰从容道:“对付不同的人,须用不同的手段,首要是知彼,晓得对手是谁,针对之用谋用术,逐个击破,让他们明白惹我们须付出的代价,后果是否他们承担得起。一句话总括,就是‘能战而后能和’,大家明白吗?”
荣公公道:“勿怪我危言耸听,你已成各方争取的人,就算韦后不亲自出马,也会派出女儿来笼络你。”
李趣不解道:“敢问范爷,如何善后,方算合宜?”
荣公公神态优游,充盈完成艰苦任务的意味,符太心忖身入圣门,何来荣休可言,该是胖公公另有指令,须来个对过往宫廷生涯的全退,俾能专志圣门灯火相延的大任。
然而,仍是女权当道,只不过韦后之外,多出个太平公主,又各有支持者,个个老奸巨猾,居心叵测,情况错综。
稍顿续道:“刚颁布的圣谕内,选了三人为太子太傅,李多祚负责指导李重俊的兵法,等于由李多祚保护李重俊。”
符太思索自身的情况,小敏儿因自己没占有她的处子之躯而不安,以上官婉儿的身分地位,亦主动邀他共度良宵,视与那混蛋的关系为无物,情况确如荣公公所描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