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十一章 不合时宜

对无瑕的体香,他是“刻骨铭心”。
无瑕没有否认,道:“小姐于青玉有救命之恩,从来不将青玉视为下人。”
龙鹰笑道:“郑堂主该是推拿的常客,我从未试过,故没想过。”
但他“中宝”却非指此,而是得嗅她凭媚功散发的气味。清新、活泼、优雅,神秘而诱惑,是男女都无能抗拒的香气,也是调香师梦寐以求的气味。任如何高明的调香师,即使嗅过,绝无可能复制,连香怪也不行,只有他的魔种,能掌握至无有遗漏,为复制创造了最有利的条件。
由如无瑕般美女的香唇吐出“重新开始”四字,以龙鹰对她眞正身分的清楚明白,仍不到他不魂销意软,能和如此娇娆斗来斗去,情比武比,实为旷世难逢的奇遇,本身已具备引人入胜的所有条件。
以前接触无瑕,苦于不可撕破脸皮,令龙鹰陷于绝对的下风和被动,无瑕却可将媚术发挥得淋漓尽致,自己则只有吃亏的分儿,任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天才晓得变成怎样子。所以必须把情况扭转过来,有攻有守的,方有可乘之机。
如果她身上的香气来自某种合香,他自问嗅不出是哪几种香料合起来的成效,单纯又相当复杂,香气里有香气,更深层处似有更多的幽香。其诱惑之处,倾尽三江五河的言词,仍难描述万一。
名之为“玉女”最贴切,但过于着迹,退求其次,以“美人”为名又如何?
说话时,左右玉颊各升起一朵红晕,位于梨涡深处,动魄夺魂。
西京夜更深沉,天地因无瑕转化升华,际此一刻,他心生异感,晓得若错失无瑕,将为人生无法弥补的遗憾。
龙鹰心呼厉害,勾魂夺魄,该就是这可爱迷人的模样,幸好对方只是来勾引他,否则不知如何应付。
陪笑道:“大姊怎说怎好。哈!话又说回来,至少该告诉小弟大姊的眞名字,我们的重新开始,如何开始?”
龙鹰心内暗叹,道:“雅集在何处举行?”
可是这个晚夜,她的体香似和平时没大异之处,却有本质上的差别,因此香不同彼香,是玉女宗媚术最高层次的体现。
龙鹰此刻斗志旺盛,闻之不以为烦,且感刺激有趣。台勒虚云对他的“心攻”一浪接一浪,由此可知自己这“范轻舟”在台勒虚云http://m.hetushu•com心中的重要和位置。
龙鹰到工场找着香怪和郑居中,报告最新情况,听到皇甫长雄的遭遇,香怪双目闪闪生辉,郑居中则不住叫好。
香怪道:“我们先以‘春梦’为基础,发展出合香的变奏,配以香膏、香油、香炷等等的形式,在浓烈度、散播上下功夫,令毎个品牌,各自有其引人入胜处,不但要保持水准,还要精益求精,将‘春梦’融入生活里去。”
郑居中讶道:“范爷竟未试过,眞想不到呵!”
关系的突变,龙鹰和无瑕正各自寻找新的定位,而即使他们两个当事人,对眼前一塌糊涂的关系,仍难弄个清楚。
香怪道:“这方面要依赖范爷了。”
无瑕抿嘴浅笑,道:“范爷想到哪里去了,人家从来不视你为敌人,以后大概也不会。让我们间的一切在今晚重新开始,如范爷不愿再见人家,青玉只好退避三舍。但若范爷没有这个想法,就勿要拙础逼人。”
面南临街的两个铺位,偌大的空间,一个成为临时的货仓,买回来的工具、材料,放置铺内。另一个铺位,用作见客之用,搬来大圆木桌放在中央,及十多张高背椅。龙鹰专用的卧椅,布于一角,三天时间,累积起十多个时辰的卧读经验。
现时在西京,他最怕见的两个人,是闵玄清和上官婉儿,均使他有无从应付的烦恼。一个不好,后果不堪设想。
龙鹰忽然想起符太,心中一动,道:“现在‘春梦’其中一个非常大的卖点,是有宁神的作用,在福聚楼人人用力嗅吸‘春梦’的香气后,连态度最恶劣的褚允,亦有改变,颇有化戾气为祥和之效,就是明证。”
龙鹰长身而起,拍拍腰囊,道:“幸好仍剩下些儿,足够应付。”
龙鹰心中佩服,无瑕是当机立断,知因全力向对方施展媚术,令精通“瑜伽精神法”的“范轻舟”生出感应。一理通,百理明,当她被察觉出异乎寻常之处,“范轻舟”自然记起在飞马牧场的遭遇,更不可能不联想到欲致其于死的“女刺客”,无瑕若再否认,便是不合时宜。问题只在她肯向“范轻舟”揭露多少,才不影响他们表面上友好的关系。
无瑕眸神转动,生动活泼,比之楚楚可怜的婢子青玉m.hetushu•com,又是另一番迷人风姿,轻描淡写的道:“师门之秘,不可由青玉说出来,请范爷宽容。人家才不信你猜不出来。”
香怪沉着的道:“我们只是走对了第一步,制作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合香,但人的习性很奇怪,不论初嗅到时如何欢喜,很快会习以为常,因再不新奇。”
无瑕高于两女的地方,乃其精神异术,直是台勒虚云一方的终极神器,于此笼络“范轻舟”的关键时刻,霜荞请无瑕出手对付“范轻舟”的事有了决定,就是她将全力向自己的“范轻舟”,尽展她媚术的解数。
到目前为止,这是龙鹰说得最坦白的话,显示龙鹰猜到无瑕与湘君碧、柔夫人等同一渊源,均属台勒虚云一方。
道:“猜到一回事,大姊亲口说出来又另一回事。玉大姊今晚来找小弟,所为何由?”无瑕唇角含春的道:“哎哟!范爷想到哪里去了?婢子确是奉小姐之命而来,邀范爷去参加闵天女的雅集,听闻闵天女因对范爷的无名香膏动心,可是与范爷只曾有一面之缘,故通过与范爷熟悉的敝家小姐邀约范爷,范爷怎都要赏小姐这个脸。”
入了香料业这一行后,龙应特别留心人们所用的香料,凭他的灵鼻,嗅东西如看东西般方便自然,甫踏足铺堂,无瑕带着的香味飘入他鼻中去,宛似花香随风散播,是少女的年轻气息,天眞无邪,充满柔软的波纹,似洒抹过香油的肌肤,引人入胜至极。
香怪道:“在西京,推拿属高门权贵奢华生活不可缺少的部分。”
隐隐里,他直觉感到无瑕之所以在他面前大展媚术的功架,挥洒自如,该是因爱上了另一个自己“龙鹰”,故认为可对“范轻舟”绝不动眞情。想到此点,兴味激增。
龙鹰差些儿色变。
郑居中道:“我们该怎么办?”
无瑕并没有如此沉重的负担,目标明确,是谨遵师尊白清儿的遗命,扶助杨清仁重夺大隋失去的帝位,完成杨虚彦未竟之大愿。杨清仁失败了,她和龙鹰间还有甚么好斗的?
他有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是可回避两女多久,就回避多久,因不想睁着眼说谎。
龙鹰宣告投降,是不忍破坏与美女暧昧微妙的新关系,他们间或可以“郎情妾意”形容之,各有所图,和图书目标均在俘掳对方的心。以情战论,龙鹰是初战得利,逼得玉女宗的首席玉女不得不改攻转守。
每当无瑕以本身的身分现身,他能嗅到的,是经她“封闭”后的气息,眞正的体气不会外泄,嗅到的是一般的发香、衣香。但她扮作绝色婢子青玉时,不得不在这方面开放,让龙鹰嗅到她动人的幽香。
龙鹰心叫厉害,无瑕看似被逼落下风,可是不论是“龙鹰”或“范轻舟”,均没法对她生出丝毫反感,还大感香艳刺激,似在玩游戏多于现实的尔虞我诈、斗胜争锋。无瑕娇美诱人的姿采,令人没法,也不忍使她窘迫难堪,那肯定是大煞风景。
当年在长安,被“天师”席遥在雷雨里拦途截击,苦战脱险后,他和天女浑身湿透的返回天女的天一园,在温泉池水来个鸳鸯共浴,抵死缠绵,其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如今此情难再,以他钢铁般坚强的意志,仍告神伤魂断,不胜唏嘘。
绾绾身属圣门,背负圣门使命。
龙鹰毫无保留的呆瞪着她,半晌,愕然道:“玉大姊是一心来诱惑小弟吗?究竟有何图谋,小弟该再非你们的敌人,对吧!”
所以他现在面对的,再非“犹豫未决”的玉女宗首席美女高手,而是一心俘掳他的无瑕。我的娘!纵然有这个毫不含糊的想法,可是想到五感里的“触”,立即大感艳福无边,享尽不知几生方可修得的福分。
龙鹰记起李显因请来翠翘楼的推拿师,致出岔子的事,道:“听堂主这么说,没试过反为不寻常,可知推拿风气之盛。”
叹道:“可是早晚大姊须给小弟清楚交代。”
龙鹰淡淡道:“玉大姊和都大家,肯定非是主从的关系,究竟是怎么样的关系呢?”
不过,柔夫人与符太的情场、战场,印证了媚术是双锋刃,伤人和伤己的可能性同样大。记起胖公公的赠言,唯一击败无瑕的方法,是情比而非武比,否则将重蹈寇仲和徐子陵的覆辙。
郑居中拍腿道:“如果可拿来用于推拿上,效果又是立竿见影,我们肯定可以大卖,且历久不衰,更是融入生活最直截了当之法。”
龙鹰在她对面拉椅子坐下,故作惊讶道:“眞古怪!为何今次再会玉大姊,总感到与前不同,但又看不出任何差异?”
无瑕“噗www.hetushu•com哧”娇笑,白他一眼,不服气似的嘟长嘴儿道:“算你了得,不瞒你哩!青玉和小姐名虽主婢,实为同门师姊妹。”
无瑕娇媚地瞄他一眼,径自朝铺门走过去,道:“来日方长,何用急在一时。马车在市门外等着哩!”
无瑕跺足嗔道:“范爷弄得青玉心都乱了,哪有这样问人姑娘家的。”
龙鹰、香怪齐声叫好。
龙鹰和郑居中交换个眼神,均看出对方深有同感,就是当香怪说这番话时,多出了以前没有的某种特质,又或是得回了失去的某种东西。是自信,却不止于自信,予人他正纵情发挥,展露才华的震撼。
我的娘!
无瑕淡黄色的裙褂,外加披肩,静坐在圆桌旁一张椅子处,顿然令空荡荡,没有任何装饰的铺子活色生香起来,于龙鹰来说,比之任何富丽堂皇,或古色古香的厅堂,远有过之。做哪行专哪行。
龙鹰插言道:“一点不困难,今次我不给意见便成。”
五感之外的“意”,就是在五感配合下的一颦一笑,融合了“天魔妙舞”的举止动静,加上显示质素内涵的言词,由湘夫人、柔夫人这类美女发挥演绎,倾国倾城,不外如是。
三人大感满意,如此一番对话,勾划出“寻一阁”的未来,趁此先声夺人的势头,自有一股水到渠成的滋味。
概括言之,媚术就是将“色、声、香、味、触”的五感,升华为制敌克敌的手段,杀人于销魂之际。
龙鹰道:“就这么决定,你是老板嘛!”
香怪先闭上眼帘,接着猛地睁开,异芒迸射的道:“即使在鲁某最落泊失意之时,心里仍存在着梦想里的合香,名之为‘红袖’,取的是‘红袖飘香’之意,它将是世上最诱人的香气,可令人永远不会厌倦。”
此时有手下来报,青玉奉其小姐都凤之命来了。
无瑕答道:“是闵天女的庄园天一园。”
龙鹰追着她香背,步出铺门。
郑居中见香怪现出苦思的神色,问道:“很困难吗?”
无瑕的厉害,应不在当年的绾绾之下,却有着根本的差异。
“天一生水”,道家的庄园,当然取个与道有关的名字,天女在洛阳的如是园,亦有这类味道。
无瑕终仰起俏脸,朝他隔桌瞧过来,似怒似嗔,咬着香唇没好气的道:“范爷在何处受到委屈,忽http://m.hetushu.com然拿人家来出气,青玉做错了甚么?”
无瑕盈盈起立,不知如何,她的动作优美至无以复加,且有种将动人的体态,展示至极限的诱惑力,令他联想到花秀美的舞蹈,是使人难以相信的曼妙引人。
龙鹰哂道:“那就是亲如姊妹。玉大姊当范某人是三岁孩童吗?每次见到玉大姊,次次给玉大姊弄得晕头转向,即使最没警觉性的人,亦知玉大姊不比寻常,偏是范某人找不到大姊你丝毫破绽,凭此可推断大姊的高明,不要再耍小弟哩!有甚么事,大家开心见诚的说出来,看有没有可商量的地方?”
龙鹰舒舒服服的挨在椅背处,探个懒腰,事实阅读《实录》,加上奔波多天,确感劳累,趁机一边饱餐秀色,顺道放松自己,好整以暇的道:“敢问同何门派?”
这叫反守为攻。
无瑕又道:“请范爷带备香膏,供人欣赏。”
春风徐徐吹至,送来无瑕的幽香,是那种她独有的芳香,也令他有特别的感触。如果眞有一种男女都无能抗拒的气味,就该是这个气味。
接着断然道:“我们可为此创造一个成香,至紧要多样化,令客人各适其式。”
夜空星月争辉,是另一个美丽的晚夜。
他奶奶的!今次还不中宝。
龙鹰差点语塞,因不能直斥其非,故意露出凝神思索的神态,好一阵子方迎上她那双明眸,点头道:“对!我并没受委屈,大姊也没做错事。可是我刚才步入铺堂时,心中确有种危机临身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该是玉大姊与前有别,事实上每次见到玉大姊,均觉大姊与前有一点点的不同,这个情况只发生在玉大姊身上,由此感到玉大姊非是寻常女子。”又叹道:“小弟出来行走江湖,甚么事未见过,你的小姐小弟反容易掌握明白,偏是对着玉大姊,不时出现失神迷糊的情况,在飞马牧场时如此,刚才又有相同的感觉。”
又沉吟起来,道:“在‘春梦’系列合香之外,我们还要制作出完全不同的另一合香,使人晓得我们非是独沽一味。”
从对媚术一无所知,在与玉女宗诸女交手争锋多年后,对媚术的认识与日倶增。到今天注意力放重在嗅觉上,特别有感觉。
无瑕想说话,旋又俏脸泛红,垂下螓首,半喜半嗔的道:“哪有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