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第十七章 红袖飘香

武延秀道:“罪过!罪过!岂敢再犯。嘿!范兄……”
嗅着从工场传来的阵阵香气,龙鹰作出选择,决定尽半昼的光阴,复制出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美人”香。
龙鹰心中欣慰,丑神医的生涯将符小子顚倒过来,若眞的相等于“轮回转世”,那此一世就是对前世遭遇的补赎,失而复得。如此奇遇,恐怕想出此计的胖公公亦始料不及。
龙鹰道:“老板非是江湖人,故不明白江湖手段。打击一个对手,须如水银泻地,无隙不窥,绝不放过敌人任何破绽漏洞。打蛇要打蛇头,在西京,秦淮楼就是皇甫长雄的蛇头,也是他最想得到的女人长驻之所,拿下秦淮楼,等于命中皇甫长雄的要害,比坐看他的香业王国逐寸崩颓,直接痛快多了。”
龙鹰道:“这是水到渠成,又叫天助我也。他奶奶的,最难解决的生产问题,迎刃而解,我们就提早择个良辰吉日,鸣锣开铺,打铁趁热呵丨,”
心中一动,脑筋灵活起来,问道:“秦淮楼所需香料,是否由香安庄供应?”
龙鹰心忖符太的失守,乃必然的事,光看符太在《实录》里描绘的妲玛,入木三分,正反映着波斯美女予他的深刻感受,没那种感觉,写不出这种东西。
龙鹰送他到铺外,看着他上马,策骑去了。
问道:“青楼大少晓得小弟前夜半途折返的事吗?”
龙鹰道:“定要先嗅为快。哈!是时候制作我的‘美人’了。”
踏入工场,立时看呆了眼。
龙鹰偕他朝内进走,说出今夜秦淮楼之约。
匆匆梳洗换衣,循声寻去,大感讶异,因不但工场闹哄哄的,两个后铺也人声鼎沸,绝不止六十多个兄弟。
龙鹰欣然道:“大老阅的心情,今天比昨天好,明天也肯定好过今天。”
离天明尙有个多时辰,犹豫应否读下去时,睡魔袭来,昏然入梦。
龙鹰目看耳听,暗想只要是人,就有人的烦恼,不理权势有多大,地位多高。武延秀表面上当时得令,可是只要想想他和hetushu•com现今太子好友反目,奴才般被安乐差遣呼唤,便明白他为何有机会就一头栽入秦淮楼去。
作恶多端的皇甫长雄,终到了恶贯满盈的日子。
武延秀大喜,不客气地纳入腰囊去,赞道:“虽未嗅过,但只听听已心动。范兄的长袖善舞,早名动南方,今次忽然到关中展拳脚,坦白说,没人看好。可是转个眼,范兄已成西京炙手可热的红人,想不佩服也不行。”
女性衡量一个男人,一张俊脸可形成初期的好印象,可是,最后讲的仍是身分成就、财富地位,至乎性格才情,所有这些因素合起来的整体。
与柔夫人当年交锋,符太在感情上几没有破绽弱点,皆因天生冷酷,可是妲玛却勾起了符太对初恋情人的回忆,伤心往事,本不可挽回的过去,重现眼前,哪还不神魂顚倒。所以每次面对妲玛,均有点失控,因不想令佳人失望,说漏说多。不过,龙鹰清楚妲玛对符太是眞诚的,否则刚才见到的符太,不会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气模样,而是亡命天涯,被官府遍天下追缉,《实录》不会继〈洛阳篇〉后,又有〈西京篇〉出炉。
小敏儿对符太的忠心更是无可怀疑,情况便如人雅于他,不论龙鹰尊容如何,在她那样的处境里,宛似怒海遇上浮木,怎会计较抓着的是甚么木质、木料?
龙鹰听至发起呆来。
郑居中道:“他在炮制他的‘红袖’。”
相同的只一点,就是连龙鹰也嗅不出来自哪几种主香料。
龙鹰揉眼,好看清楚眼前非是幻境,失声道:“发生何事?其他人从哪里来的?”
龙鹰记起胖公公曾说过的,权贵生活的奢靡,是外人无法想象,眼前就是实例,香膏的面世,比甚么国之大事,更能惹起热议。
香怪不解道:“还用去吗?”
郑居中道:“正是如此,香大师开业的消息传开去,又因‘春梦’先声夺人,他们闻风而来,向香大师探问情况,知有范爷你撑腰照拂,人人雀跃加盟,www.hetushu•com大家一拍即合,最精采是把本已尘封的谋生伴当搬来,现时连后面两个大铺前、中、后三进都差点不够用,眞想不到。”
龙鹰心念电转,季承恩今次肯出头,最后又说服韦温,暗助自己一臂之力,非是无因。闻言道:“此事说来话长。今夜我和老板在这里恭候淮阳公大驾,勿迟到哩!”
龙鹰顺口问道:“公主嗅过了吗?”
武延秀道:“刚好相反,皇甫长雄一表人才,善交际,又一掷千金容色不变,在青楼不知多么受欢迎。问题是皇甫长雄在关中几个龙头门阀里声誉不佳,大少则与季承恩有交情,当然站在独孤氏、宇文氏、季氏的一方。”
武延秀坦然道:“大少就是大少,哪来闲情去理会这些小事。是我告诉他的,晓得后对延秀的招呼都不同平时,又请得纪梦来陪席小半个时辰。范兄明白哩!我们的青楼大少醉翁之意,意在范兄。今晚无论如何,范兄也要陪延秀走一趟,否则无法向他交代。”
接着有点感慨的道:“不论外面的风雨有多大,只要踏足秦淮楼,就如进入了避风躲雨的温柔之乡,乐而忘忧。当你在那里花钱,方会明白财富带来的好处,金锭和铜钱的意义。”
随盛极而来的是安逸的岁月,开国时的雄心壮志、奋发有为,变成追求穷奢极侈。在“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金科玉律下,趋向衰败遂成不可逆转之势。
郑居中欣然道:“全是行家,该说是香大师的同行们,和香大师同时期经营香料坊,规模不大,属小本经营。香大师被逼结业后,皇甫长雄连他们也不放过,赶尽杀绝,斗不过他下,纷纷关门。”
武延秀道:“到现在我仍有糊里糊涂的感觉,昨晚延秀到秦淮楼去!”
听得郑居中一头雾水,不知他在说甚么。
边说边站起来,显然急着去向安乐交人,又希望安乐因香而忘掉追究他昨夜到哪里去。伺候习蛮公主,个中苦乐,惟他清楚。
谈笑间,绕过工场,到后铺看www.hetushu.com货去了。
龙鹰大奇道:“怎可能这么快的,我们昨天仍只是在谈找工匠的事。”
若以前的工场是家徒四壁,勉强有几件家愀摆设的陋室,眼前便是富丽堂皇的宫殿。各种制作合香的器皿工具,式式倶备的搭建起来,即使外行如他,也看出设置多条生产线,具备非常可观的规模。
龙鹰到前铺见来访的武延秀,仍满鼻“红袖”的芳香。
长宁现在对符太生出兴趣,多少受安乐和妲玛对符太的态度所影响,想弄清楚他有何过人之处。
接着讶道:“范兄对皇甫长雄,似特别留神。”
武延秀道:“不但他嗅过,秦淮楼百多个姑娘全嗅过,最奇妙是每次嗅都像第一次嗅到般清新隽永,历久不衰,神奇至极。唉!反是我没嗅过。”
过百人在忙碌着。
坐下后,武延秀凑过来低声道:“在说出来前,范兄即使有神机妙算之能,仍保证测不着。”
郑居中迎上来,兴奋的道:“范爷没想过吧!”
武延秀笑道:“范老兄肯定非青楼常客,不懂香料的妙用,青楼之所以被称为众香之国,此香正是合香,故可日日不同,天天新鲜,如我般的识途老马,即使蒙着双眼,一嗅楼内用的合香,便知该楼属何级数。一所青楼,每年花在这方面的铜钱,说出来可吓你一跳。当然,羊毛出自羊身上,付帐的仍是我们。”
香怪勉为其难的同意,叹道:“我的魂魄已没法离此半步,随你去的只是个躯壳。”龙鹰道:“此正窍妙在处,纵面对秦淮第一绝色,仍是心不在焉,正表现出老板你非是一般俗流。”
龙鹰被搬东西的声音吵醒,一时茫然不知身在何处,还以为仍在荒谷内的小屋,到发觉仍捧着符太的《实录》,方省悟过来。
一香接一番,每种香又有多采多姿的变化,以不同的形式供不同的用途,如腾奔往香安庄的滔天巨浪,肯定打得皇甫长雄舟覆船沉。
又奇道:“香怪呢?”
“红袖”却是迂回古远,如若长于秘境里的灵物,遥不可hetushu.com及,即使像现在鼻端留香,仍像个梦般的不眞实,不应是任何人该拥有的。
龙鹰奇道:“皇甫长雄很惹厌吗?”
香怪愕然道:“竟与我有关系?”
又哂道:“关中世家间的恩恩怨怨,谁都弄不清,眼不见为净。”
龙鹰见他欲语还休,心中明白,掏出最后一盒香膏,塞入他手里,道:“最好和八公主一起嗅,因拆开后,很难包回原来未开封的模样。”
武延秀毫无惭色的道:“西京还有甚么地方比得上青楼,秦淮楼更是青楼里的青楼,随便找个姑娘出来,莫不声、色、艺倶全,与翠翘楼可并驾齐驱,柳逢春又是西京最有趣的人之一。”
香怪哑然失笑,点头道:“确从未试过这般的好。”
龙鹰恍然,喜道:“那今天他们是报仇来哩!”
龙鹰失声道:“前晚去过,昨夜又去,淮阳公当了秦淮楼是家吗?”
胖公公看得很准,物极必反,丑有丑的魔力,在这方面男女有别。
妲玛也是妙不可言,其诱人处,确不在玉女宗诸女之下,自己对此有过体会,故绝不怪符太的不济事。妲玛有否爱上符太,或许言之尙早。但肯定她正朝这个方向走着,否则如妲玛般外柔内刚的女子,怎可能向男人撒娇。
武延秀打断他,凑得更近一点,以近乎耳语的声调细说道:“近水楼台先得月,大少他正是要抢在其他人之前,与范兄定下秘密协议,向他供应各式合香,纵然难做到独家,也要赶在前头,成为首家用上范兄所制香料的青楼。”
偷得浮生半日闲,关上铺门后,龙鹰正不知该去炮制他的“美人”,还是完成《实录》〈洛阳篇〉的最后一程,香怪兴高采烈的来找他,告诉他第一批盛载香油的皿具,送到后铺,待他去评鉴。
香怪苦笑道:“古时的苏秦、张仪,该就像范爷般的人物。”
他享受的,就是醉生梦死,不知人间何世的生活。只有在青楼,他方寻回失去的自己,感受活着的生趣。
一张丑面具,反令符太别树一帜,于俊男外开辟出新和*图*书天地,确属异数。
龙鹰不解道:“若柳大少意在香膏,小弟临时急制一片交给你带去便成。”
武延秀强调道:“这个脸,范兄定要给延秀。”
符太之所以能在宫内大受女性欢迎,远因是龙鹰这个前人种树,后人纳凉,个中情况,微妙难言,不可能尽述。如奚王妃对龙鹰的“丑神医”的依恋,便惹起荡公主安乐对丑神医的好奇心,致“祸及”符太。
香怪道:“这批是现成的,出自‘西京第一巧手’彭中的三彩坊,属一流精品,本是香安庄落单订制,还议妥价钱,岂知皇甫长雄这个卑鄙小人出尔反尔,收货前压价。哼!太不清楚彭中的性情了,一怒之下,取消交易。其他不用我说下去吧!”
他到此刻仍没答应柳逢春的邀约,是要趁机多套点消息,现在武延秀有求于他,自是有问必答。
龙鹰心忖这是从高力士学来的本领,可说得死去者翻生复活。
龙鹰本以为他奉安乐之命而来,向他讨香,此刻瞧他煞有介事的神情,知与安乐无关,笑道:“如此恕小弟不花精神去猜,由淮阳公直接说出来。”
此香确不同“春梦”的气味。
龙鹰道:“他嗅过了吗?”
翻翻手上的第四卷《实录》,仅余三十多页,瞧来到起程往长安前,符太认为该记录下来的事情没多少件,又或他变懒了。
“春梦”是亲切的,如像掬手可得的天降甘霖,又像出现在后院里的仙泉,常伴左右,只不过你尙未晓得发现。
龙鹰道:“这个我明白,可是……”
武延秀老脸一红,尴尬的道:“我是从秦淮楼直接到这里来,两个地方外的事一概不知。不瞒范兄,延秀很享受这个滋味。”
龙鹰道:“老板可知武延秀那小子来找小弟干嘛?”
武延秀自责道:“我确后知后觉,到柳逢春问及范兄的无名香膏,方晓得此轰动西京的事。”
盛极必衰。
武延秀皱眉道:“我不大清楚,然可能性很大,因柳逢春虽然不喜欢皇甫长雄,却不得不虚与委蛇,可知在香料上,不得不倚重香安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