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第九章 兴庆密会

陆石夫道:“入宫时,特别在见娘娘时,捜查彻底,故而身上绝不可以藏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龙鹰叹道:“你好像忘了我是谁。没时间和你扯东扯西,设法让高小子先与我建立关系,可成为我们间的联系人。李隆基晓得我们见过面吗?”
符太道:“我当然没问题,但她却不宜踏足兴庆宫半步,这叫宁给人知,莫给人见,所以只有我去找她,没她来找我。他奶奶的,明明对老子情不自禁,偏装模作样,眞想强亲她的嘴,看她如何反应?”
符太道:“我说的是闲话,你说的是废话。你奶奶的!不懂自己去读吗?你忙?老子更忙。少说废话,何时见妲玛?我快给她逼死。”
然而,不论含元殿如何气势慑人,宣政、紫宸两殿在政治上如何举足轻重,仍及不上麟德殿的规模和多样化。
大明宫位于禁苑之内,与太极宫成犄角之势,原名永安宫,是太宗李世民于贞观八年,
龙池是园林的核心,龙首渠的支流从东北方流入,成数十顷的椭圆形大池,池内植有荷花、菱角,池岸花木繁茂。
龙鹰哂道:“依我看恰好相反,你这边脱下丑脸,她那边将你踢出新房。哈哈!希望你那时仍记得刚说过的蠢话。”
陆石夫双目射出未在他眼内出现过的异芒,冷哼道:“最怕他不来!”
在这条中轴线上,有三重城门,最南是皇城的中大门朱雀门,然后是宫城的正大门承天门,玄武门则为宫城的后大门。
本想早点起来,然力不从心,多睡了片刻。因曾被台勒虚云暗缀在旁,故而非常小心,被他发现与宇文朔暗中往来事小,今次去会符太则事大,不容有失。
池分东、西,西池较大,池岸以石块加固,池中有人工山名蓬莱,山上建太液亭,回廊环回,是观星赏月的胜地。
大明宫共宫门十一座,最重要分别为正南的丹凤门和北面的玄武门。
陆石夫欣然道:“表面似和平常没大分别,但感官却灵敏了,人变得轻松,很多时候有忘忧忘虑的感觉,非常棒。”
陆石夫现在已成关键人物,不论武三思或“范轻舟”,在西京的威势,全赖陆石夫撑起来,何况他手握城卫兵权,干http://m•hetushu•com掉他,等于大削武三思的实权,对“范轻舟”,则为沉重至没法承受的打击。
直至抵达沉香亭,龙鹰仍不明白符小子为何约他到这里密会。
龙鹰怀疑的道:“是眞的情不自禁,还是你一厢情愿?”
两人互望一眼,同时捧腹,又不敢发出声音,非常辛苦。
符太傲然道:“凭的当然是能妙手回春的一双‘血手’,再就是以毒攻毒的用药奇技,你那娘的魔气早给本神医融浑转化,属于我而与你断绝关系。他奶奶的,不过改变点眉头眼额,换过以道炁为主轴的道眼,声音、姿态来个截然有异,竟就这么骗过所有人,眼睁睁瞧着都不敢相信。”
龙鹰心忖正因陆石夫因爱妻之逝,心早死去,故能起死回生的魔气,对他特别有效。道:“大哥可以放心,他一定来。”
龙鹰仔细端详,有感道:“太少确变了。和小敏儿又如何?勿告诉我她尙未失身于你。”
北门为玄武门,寇仲和徐子陵助李世民夺取帝位的决定性战役,就是在这里发生,被称为“玄武门之变”。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尙未到相府,半路上给陆石夫截着,道:“不用找大相了,早朝尙未回来,却使人传话,说娘娘要见你,着我领你入宫。范爷心里有个准备,随时可花上一整天。所谓的召见,是到宫内某处等候,何时见你,须看她的情况。”
位于龙池东端的沉香亭,相传当年“少帅”寇仲和徐子陵入住兴庆宫花萼相辉楼时,最爱到这里来说话。一楼一亭,遂名动一时。
符太道:“他知道了。现时他在西京颇有办法,你到西京来还是他告诉我的。时机来时,他自会与你碰头,不用偷偷摸摸的。”
龙鹰暗叹一口气,看来找沈香雪之事,要延至午后方成,大有可能浪费了宝贵的一天光阴。道:“我要先回七色馆,看有多少盒‘七色彩梦’可供送礼。”
主殿含元,位于大明宫南部,从丹凤门进入大明宫,迎面是大殿的前庭,两侧设钟楼、鼓楼,东西再有左右金吾仗院,然后就是通往含元殿的龙尾道。
符太道:“五王宅!”
龙鹰勉强应道:“甚么娘的名http://www.hetushu.com字?”
台阶有一主二副三条阶道,中阶道为主,宽六丈,两边副阶道宽丈二。中阶道为皇帝专用御道,人称龙尾阶。从龙尾阶登殿,还要上三层台,下、中各为五丈,上台二丈,衬托得含元殿气象万千,巍峨壮丽。
符太也忍不住笑,道:“你有很多时间吗?快说!”
陆石夫道:“确然如此。范爷送赠的奇气已一去无踪,因已与我本身混合为一,无分彼我。”
龙鹰道:“小弟何时入皇宫,何时送达,你着高小子张开眼、竖起耳便成。快则今天,迟则明天。”
龙鹰道:“色鬼馆?亏你想得出!你奶奶的!她代那婆娘去又如何?只要小弟送那婆娘一盒‘七色彩梦’,保证她心动,大家调校好时间,‘七色彩梦’送到韦后手上时,妲玛刚好在她身旁便有自告奋勇的机会。此为绝世妙计,不行再想其他办法。”
大致而言,兴庆宫可分南、北两部分,中间有隔墙,以门相通。北为楼殿区,南为园林区,乃龙池在处。
陆石夫叹道:“是苦行!若非可潜修武道,又有追随范爷的乐趣在支持,日子会很难过。唉!贱内去后,我已生无可恋,没甚么事可使我提起劲来,只有不住的工作。”
龙鹰暗抹冷汗,如给捜出符小子的《实录》,肯定两兄弟同告呜呼哀哉。忙道:“幸得陆大哥提醒。”
龙鹰一怔道:“难道张柬之等的五王,全搬进来?”
宽逾百丈的横贯广场,是“外朝”办活动的场所,除球赛外,如改元、大赦、元旦、冬至等大朝会,至乎阅兵、受俘都在这里举行,届时皇帝登上承天门主礼。.
藏身于沉香亭西面茂密的林木里,片刻后符太来了,掠到他旁,学他般蹲下来,骂道:“迟达两刻钟,你这混蛋怎么弄的,着你天亮前,你日上三竿才来。”
龙鹰道:“故而能无忧无虑,于大哥是罕有的事。”
龙鹰由陆石夫送至丹凤门,交给宇文破,再由宇文破领路。
符太认同道:“我会设法陪她来,何时可送香入宫?”
符太道:“此五王不同彼五王,临淄王李隆基、寿春郡王李成器、衡阳郡王李成义、巴陵郡王李隆范、和图书中山郡王李隆业兄弟五人是也。枉我用心良苦,一点不领情,嫌近嫌远的,你走惯了,大家可随时见面。”
地势加上本身的规模,继太极殿后,含元殿成为西京最高大雄伟的建筑。居高临下,可远眺终南山,近览城景,又非太极殿能比拟。
符太叹道:“看来是后者居多,都是你的丑脸累事,换过以前的青靓白净,肯定易多了。”
丹凤门规模最大,作用等同太极宫的承天门,亦可在此举行礼仪活动。
龙鹰沉吟道:“在这里见面有何问题?”
选在这么早的时候,为的是城内大部分人不是仍高卧未起,便是尙未出门,只有赶市集的农民,方这般早上路。际此人稀车少的时候,想跟踪邪帝而不被他察觉,绝对不可能。
在承天门和玄武门两门间的太极宫,共十六座大殿,位于中轴线上的大殿有四座,为太极殿、两仪殿、甘露殿和延嘉殿,也是规模最大,最宏伟和重要的四大主殿,又以太极殿的尖顶,如鹤立鸡群,高出群殿之上,隔远也看得见。
从朱雀门到承天门这截长达数里的御道称天街。在皇城和宫城间有大片空地,人称“横贯广场”,将宫城、皇城分隔开来,在防卫宫城上具重大作用。
龙鹰开怀道:“眞想不到连太少你这么本无可救药的混帐,竟然可以有长进,处处为人设想,你又凭甚么住到这里来?,”
符太头痛道:“她不但不施脂粉,更从来不用香料,竟然到你的香料铺去买香?更何况你甚么娘的色鬼馆尙未开张营业?”
萧规曹随,李显迁返长安,入住的是大明宫而非太极宫。
龙鹰思量道:“到小弟的七色馆来如何?借机建立可公然往来的关系,胜过每次都要偷偷摸摸的。”
可是,世易时移,本为唐高祖李渊、唐太宗李世民活动主场的太极宫,在高宗李治之后,已移仗大明宫。虽然,重大的礼仪活动仍在太极宫举行,但象征的意义,远大于实质的作用。
为太上皇李渊修建的避暑行宫。到贞观九年,李渊死,始易名大明宫。
龙鹰道:“恐怕连乐彦亦不晓得田上渊在城内。此事我已请宇文朔代劳,他有他的办法。”
龙鹰道:“我要走哩!你住在哪http://m.hetushu.com幢楼房?,”
故此宫城以太极宫为主体,重重宏伟壮观的宫殿,设置于中轴线上,南面称王。
兴庆宫的防卫并不森严,远及不上当年神都的宫城、皇城,可想象亦与西京的京城无法比拟,特别是李显被“两大老妖”行刺后,已成惊弓之鸟。
含元殿另一特色,乃其建于高台上,殿基比平地高出近四丈,因此,登殿须先攀上长二十丈的长斜阶。
论面积,大明宫等于大半个太极宫,楔形。高宗李治之所以从太极宫迁往此离宫,与大明宫的地势有关。
符太放下心头大石,点头道:“总算有交代了!”
宣政殿北是紫宸殿,是皇帝举行“内朝”的处所。有资格到这里协助皇帝处理政务的大臣,叫“入阁”,作用等同太极宫的两仪殿。
陆石夫在马背上道:“今次娘娘忽然要见你,不会是好事。”
宫内有军队长驻于东北角的卫署,负责宫内安全,虽派出兵员守门和巡逻,当然难不倒邪帝。
当年寇仲和徐子陵参加的马球赛,就是在横贯广场举行。
天未亮,龙鹰匆匆出门。
龙鹰道:“少说闲话,小弟现时百废待举、千事待办。你和闵天女是何关系?为何那天可在天一园遇上你?”
符太道:“你当我是你吗?少管老子的事。记着!不是见个面、碰个头般简单,你最好有全盘的‘屠田大计’,勿要害我。”
龙鹰不敢托大,连续使出反跟踪的诸般手段,连过永安和清明两渠,到贯通明德和朱雀两门的朱雀大街后,朝南走约半里路,方折往东市,又过东市不入,越龙首渠,抵永嘉坊后,翻墙进入兴庆宫。
龙鹰道:“事情愈闹愈大,昨晚京凉来见我,还搬出丘道约来,语带威胁,令今仗更输不得。他奶奶的,怎都要捱过今天。”
含元殿北为宣政殿,围墙外设史馆、弘文馆、门下、中书两省、御史台、命妇院等近臣、机要的官署。
龙鹰问道:“大哥感觉如何?我指的是大哥本身。”
掖庭宫是犯罪官员的子女们,收入宫内进行贱役的处所,形同监禁刑所;东宫是皇太子办公和住宿处,就像洛阳的东宫。
符太指点位置后,龙鹰急忙离开。
兴庆宫前身为隆庆坊,因内有接通龙http://www.hetushu.com首渠的大池龙池,风光佳绝,被征为官地。四周筑高墙,成为大明宫外皇族另一行所,也因此兴庆宫与大明宫或太极宫大不相同,不拘一格,因地制宜,风格多样。
龙鹰喜道:“效果比我预测的更好,或许是因大哥的清心寡欲,等若半个修行者。”
龙鹰笑道:“陆大哥现在等于一个活的陷阱,等待那家伙来上钩。”
龙鹰反驳,道:“太医大人在宫内养尊处优,怎知民间疾苦,你奶奶的,可知从西市到这里来,等于横过整个西京,若依你指定的时间,老子岂非不用睡觉。”
原来大明宫所在处,是龙首原的高地,远较潮湿的太极宫干燥,大利患风痹症的李治,故对此离宫大兴土木,进行整修扩建。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下,令大明宫亭台傲立、殿宇重重、廊径交接、处处林园,洋洋大观的阁殿亭榭,逾三十之众,富丽奢华处,比之太极宫,毫不逊色。
玄武门之北为夹城西苑,乃重兵驻扎之地,西苑后大门重玄门,通往禁苑,乃皇家园圃。
麟德殿不但是皇帝和后妃的居所,更是皇族寻欢作乐的乐土,内里设有宴会、马球场,欣赏歌舞、观赏百戏的各类场所,加上东面就是太液池,风光怡人,令麟德殿成为皇宫内的园林。
太极殿乃举行“中朝”的地方,逢朔、望,皇帝在这里接见群臣,处理国家大事。
接着是两仪殿,论规模、气象,都逊太极殿两、三筹,然重要性和影响力,却有过之而无不及,皆因此殿为“内朝”举行之处,国政大事先在这里商讨、决定,只少数大臣重将有资格参与,更须为皇帝的亲信心腹才行。
符太喘着气道:“你可晓得兴庆宫,现在有另一个名字?”
陆石夫使手下让出坐骑,供他使用,两人并骑驰返西市。
陆石夫沉吟不语。
宫城位于皇城之北,有三个组成部分,中为太极宫,掖庭宫居西,东宫居东,然掖庭宫和东宫合起来,仍只是太极宫十分之一的大小。
太极殿两侧设门下省、舍人院、宏文馆、史馆和中书省等核心治国机构,未能在这范围内任事者,均称不上为内阁大臣。
陆石夫道:“如非怕打草惊蛇,我会派人全面监视乐彦,将田上渊养伤的藏身处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