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第十四章 夜会佳人

龙鹰道:“若玉大姊是这样的人,小弟只好死了对大姊的心。”
龙鹰笑嘻嘻道:“话是这么说,心里却是另一回事。皆因小弟清楚感应到,玉大姊并没将我俩间的私情,告知任何人。哈!这叫好的开始,乃成功的一半。姻缘这类鬼什子东西,不但非人力能抗拒,也是无从抗拒,因为并没有知己知彼这回事。哈哈!”
龙鹰苦笑道:“小弟怕的是错种情根,爱上了绝不该爱的人,惨被出卖。”
下一刻,她一个倒翻,轻盈如飘羽的落往后方瓦坡边缘处,毫不费力。
龙鹰冷哼道:“他们是符君侯派来的人,与宗晋卿勾结,意图扩展势力,小弟岂能坐视?”
龙鹰的精神晶莹剔透,想象力无限扩展,巨细无遗地去洞察、掌握玉女宗首席高手无瑕的破绽漏洞,以水银泻地、无隙不窥的向无瑕展开爱情攻势。
龙鹰的矛,就是以茫不可测的命运,去攻无瑕不动情之盾。若确有命中注定此回事,任你如何自信自负,仍没有突围的可能性,因根本不晓得天意所在。龙鹰敢肯定无瑕至此一刻,对“范轻舟”仍未如对“龙鹰”般生出情愫,却肯定她视“范轻舟”为相埒的对手,一个有资格使她坠入情网的人,否则哪来闲暇、殚思竭智的与他周旋到底。
夜风徐徐吹来,衣衫轻拂。
想得头痛时,无瑕的倩影浮现心湖,驱走了所有东西,历历在目。心呼厉害。
龙鹰登上离地逾三十丈的殿顶,一身黑衣的无瑕坐在殿脊,脚踏瓦坡,两手托着香腮,似正想得入神,茫不知龙鹰的来临。
今夜她主动出击,有个她自己也许不自觉的原因,就是想见他,爱和他文攻情斗,也为着此一因由,没将“私约”透露予己方任何人。若是这般做了,私下之约顿然失去应有的意义,再没有暗自角力交锋的情趣,变成纯粹的欺骗。
我的娘!
几句话,等若否定了“龙鹰”知悉“范轻舟”曾加入大江联的可能性,换言之,就是“范轻舟”没有向“龙鹰”泄露有关大江联的任何秘密。
龙鹰深深看着她深邃的眼睛,从容道:“玩命之所以深深吸引小弟,因为没有比玩命更痛快的事。孤注一掷,生死决定于瞬那之间。”http://m.hetushu•com
龙鹰早有准备,倒抽一口凉气道:“若他知道,怎可能有目前的关系?大姊勿说笑。”
她横他那一眼,勾掉了他的魂魄。
无瑕神情冷漠,沉默不语。
果然,无瑕道:“他晓得你是突厥人吗?”
无瑕笑脸如花,横他千娇百媚的一眼,传音回来道:“算你过关哩!”接着拔身而起,落点是另一殿的屋脊处,迅如鬼魅。
媚术的威力,莫过乎此。极大可能,从此自己会隐隐为她所制,给她“迷惑”了,幸好魔种感应危险,立即反扑。
如何可以失踪一段时间,而又不被留意自己者察觉,属不可能的事,因他“范轻舟”已成众矢之的。香霸会奇怪“范轻舟”为何不给他面子。
无瑕现出深思之色,显然联想到扬州长街刺杀的行动。
无瑕悠然道:“前两句话,该由我们可怜女子说,才合乎身分情况。后一句是范爷须冒的风险,哪教你自己提出来!”
龙鹰不胜唏嘘的道:“怕是在南诏吧!对李显皇朝,他是不忍卒睹,意冷心灰。勿以我的话为准,纯为我个人的猜测。”
龙鹰醒转过来,外面下着雨,雨打在屋檐处“啲嗒”作响,令他有懒洋洋的感觉。
龙鹰目不转睛地打量无瑕骄傲地展示于眼下线条优美的双腿,漫不经意的道:“事缘鹰爷远征归来,向武则天争取到麾下劲旅解甲归田的特殊安排,以避遭新朝排斥迫害之祸,可是却平空多出了个安置他们的问题。”
无瑕别过头来,迎上他的目光,抿嘴笑道:“范爷呵!你爱问苍天鬼神,玉儿管不了。唉!说了这么多话,仍是言不及义。若范爷想胡混过关,莫如不来。”
无瑕兴致盎然的道:“有那么严重吗?范爷并没有非说不可的理由。”
无瑕避开他眼神,目光重投前方,夜京城在月色星光下,安详平静。
无瑕没好气的道:“若今夜范爷赴会,一意东拉西扯,胡言乱语,请范爷回馆就寝,玉儿以后再不敢打扰范爷。”
在半阙明月和星光映照下,她俏脸侧面的轮廓如灵山秀川的起伏着,秀眸闪闪生辉,自然而然融入了东大寺的庄严神圣里去。
龙鹰扮作沉浸在某一情绪里www.hetushu.com,静待她说话,也猜到她将说甚么。
龙鹰道:“魔爷看中了我的江舟隆,遂将部分雄心仍在,由他一手训练出来的劲旅成员,安插到小弟旗下,成为江舟隆的一分子,也令小弟实力遽增,细节恕小弟略过不谈,因牵涉到江舟隆的机密。”
昨夜是中了招。
一切尽在龙鹰估计之内,令台勒虚云更感笼络“范轻舟”的迫切性。
无瑕会向台勒虚云出卖他吗?
龙鹰轻描淡写的道:“老实说,小弟可以说出来,而玉大姊又不晓得的事,竖指可数,具关键性的更绝无仅有,说出来似自己在出卖自己,可是为得玉大姊委身下嫁,这个险不得不冒,幸而小弟正是爱玩命的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无瑕的临别秋波不是偶然,并非情不自禁,纵然以前她对“范轻舟”“三心两意”,在晓得暗藏于江舟隆内龙鹰班底一事后,不得不变为“全心全意”,好使“范轻舟”坠进温柔乡。
魔种出现异动,如此情况,非是首次,却没有一次,如这次般强烈,充满爆炸性的威力。忽然间,他心中生出“魔种式”的明悟,掌握到无瑕的等待,异乎一般的等待,而是蓄势以待,凝聚精神异力至巅峰状态,当他坐到她身旁的剎那,全力突击,杀他一个措手不及,差些儿魔心失守。尤营没碰触她动人的肉体,否则两路攻来,肯定给她闹个人仰马翻。
美人计之所以能万古常青,先不说美丽的威力,往往源于男性高估了自己的魅力,却低估了对方的危险性。
龙鹰别头往她瞧去。
而说到底,在这个阶段,大家仍是你骗我、我骗你,至于到何时,方出现如龙鹰所预言,双方均告泥足深陷,难以自拔,要老天爷方晓得。
东大寺位于西京正东的位置,东市之南,规模宏大,沿着中轴线成外殿排列的配置,自院门而内,殿阁交错,十多座殿堂高低有序、松紧闭合,衬托出各殿的特色,如若乐章,酝酿出主殿摩尼的高潮。
对台勒虚云、杨清仁、香霸、洞玄子等,他防范十足,滴水不漏,可是当对着无瑕,从来没有清楚分明的防线。如只是个人的成败荣辱,他可以任性行事,可是当牵涉到关乎天和-图-书下的“长远之计”,现在的行为便是鲁莽之举,动辄赔上整个大局。
续道:“由于大姊要求的只是小弟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故此如何开始?如何发展?略过不提,只向大姊透露现时仍与鹰爷维持着的关系。”
无瑕淡淡道:“他在哪里?”
龙鹰感到后悔,于他来说是罕有的情绪。
无瑕的师尊白清儿,因与杨虚彦相好,故不能上窥“天魔大法”之至,没法和绾绾相比。
无瑕表面毫无异样,可是“鹰爷”二字入耳时,龙鹰感应到她心灵里微仅可察的波荡,可见“龙鹰”始终是她的破绽弱点。
就在此时,一股莫以名之的力量,如在脑袋中央某一深处,潮浪般奔腾而出,脑际轰然剧震,下一刻整个人焕然一新,澎湃着没法形容的动能。
龙鹰满足的叹道:“大姊仍认为范某人肯放过你吗?事情一旦开始,愈陷愈深,难以自拔,最后的结果,由老天爷决定。”
手下败将,何足言勇。
龙鹰摇头苦笑,瞧着她消没在视野外。
他的猜测是必然如此,无瑕又没爱上“范轻舟”,何须为他守秘密?此事关系重大,对江舟隆,台勒虚云将因应之做出新的部署。不可忽略的,是“范轻舟”的力量,可随时转化为“龙鹰”的实力。
我的娘!
无瑕趁自己心神集中在“表达诚意”上,言有未尽的一刻,忽然离开,当龙鹰别头朝她瞧去,心内没有提防之时,来个“拈花微笑”式的临别秋波,其震撼力的余波,到睡醒仍感受得到。
或许太疲倦了,不论意志、体力,均处于低落的水平。
他奶奶的,当自己认为对她的“媚术”有一定的认识和掌握时,方发觉仅及皮毛。倒不担心泄露“鹰爷劲旅”的事,因不论如何解释、开脱,帐仍算到他头上去,现在只是给无瑕一个清楚明白。
此正为鸟瞰式视野的功能。
无瑕朝他瞧来,娇柔的道:“范爷现时和龙鹰,又是怎么样的关系?希望范爷即将说出来的,非为无从引证的东西。若然如此,我们间的约定,立即拉倒,勿怪玉儿没警告在先。”
无瑕伸个懒腰,打个呵欠,道:“人家眼困哩!”
而今夜之后,她更不敢泄露“私情”,天才晓得龙鹰会否和_图_书立即察知。
清韵又道:“梦儿你试试看!”
龙鹰心中好笑,回复斗志,且处于魔种的巅峰,灵动活泼,其鸟瞰式的视野,立即发挥应有的威力,令他懂得如何作出最恰当的选择,一方面即使无瑕事后违约泄秘,仍不能动摇大局;另一方面,又对无瑕有足够的震撼力,显示诚意。
竟然是秦淮楼丰腴迷人的清韵大姊,难怪人人屛息静气,乖乖留在工场内。
摩尼殿构造奇巧,为全木构建筑,宽九间,进深七间,歇山重檐四面各出单檐歇山的抱厦,尤有特色者,是柱头上的斗拱出跳四层,大梁以四跳的斗拱支撑,构造简明有力,殿顶组合丰富美观,殿身有内外两周列柱,高出群殿之上,气势磅礴,为力学和美学的完美结合。
只恨目下已骑上虎背,退缩不但等若败下阵来,且令“范轻舟”失去得到无瑕的机缘,辜负了胖公公对他征服无瑕的期许,又在自己心内种下斗不过无瑕的挫败感觉。我消彼长下,更斗不过无瑕。
龙鹰差些儿不相信耳朵,继聂芳华之后,成为天下第一名妓的纪梦,竟然来了?
龙鹰步出宿处,直至抵达工场入口,竟没碰上半个人,与平时人来人往的情况,若天渊之别。
大惑不解时,似喘息着说话的娇声从工场传出来,进入耳鼓,还钻往心里去,道:“哎呵!这个香很特别,教人大吃一惊,心生迷惑,可是这种不安是愉悦的,就像平静的生活,被喜欢的东西扰乱。”
起身梳洗更衣,又发觉另一异常处。平日这个时候,工场的吵闹声可比得上外面的市街,今天静悄悄的,纵有人声杂响,仍然非常克制,似怕惊醒在沉睡的自己。
无瑕得来不易的优势,被瓦解了至少一半,龙鹰凭魔种的灵应,掌握到她没把两人间私订之约外泄,顿令她失去方寸,不知他纯属猜测,还是确有此神奇本领。而这种不确定性,恰为对炼就精神异术者,最大的威胁。给看通看透,还有何所恃?
无瑕淡淡道:“你可知若我出卖你,有何后果?,”
无瑕一双美眸凝定前方无尽的暗黑空间,香唇轻吐,如只说给自己听般,轻柔的道:“为何叹息,是心中为难?没人强逼你来的呵!”
龙鹰来到她身边,于离她m.hetushu.com尺许处坐下,叹了一口气。
无瑕道:“是你干的,对吗?”
凭甚么可相信无瑕愿把自己为表示诚意,透露出来的秘密,限于他们两人之间?
在这种时候,很难联想到刺杀一类的行动,可是却不得不想,因为乃明晚的事。昨夜与无瑕分手后,他顶着眼困到大慈恩寺走了一趟,天从人愿地找到法明在西京的“地下室”。当年法明落脚于此,因大慈恩寺是他在西京的地盘,设地下室在寺内乃当然之举,否则便要找遍西京。
龙鹰微笑以应,露出上下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双目道芒烁闪,哑然笑道:“难怪玉大姊一直不放小弟在心上,皆因低估了范某人,否则何来担心?”
龙鹰道:“小弟要说的,是与鹰爷的关系。”
想到占据无瑕芳心的是“龙鹰”,永远非是“范轻舟”,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可是若能令她“移情别恋”,是否等于扼杀了“范轻舟”与她亲好的机会?
龙鹰不晓得在那样的情况下,对自己有何坏处,只知绝不会是好事。
无瑕两眼上翻,装出个惊人地吸引人的鬼脸,别过头去,伸直一双长腿,轻盈写意的道:“对一个永远不被摸着底子的人,谁敢轻估?若玉儿不放范大爷在心里,就不会和范爷并肩坐在这里,大家还有何可说的?”
好心有好报,龙鹰超越了民族间的仇恨,尽心尽力助以宽玉为首的突厥人,安返塞外,不明白者,自然以为“范轻舟”是基于血缘,方肯干如此随时可令他万劫不复、有害无利的事。亦因而使台勒虚云一方,在去除对“范轻舟”的身分疑虑后,深信他是突厥人而不疑的理由。
这场男女攻防,愈发精采。
无瑕一句话问在节骨眼处,正正显示这个想法,也只有“范轻舟”确为突厥人,方可解释其诸般行为,包括为何受宽玉招抚,加入大江联。
美女竟纡尊降贵,到七色馆来选香?
拉上“龙鹰”,是对无瑕加多一重压力,使她不愿泄密,个中情况,异常微妙。
换过以前他们怀疑“范轻舟”是“龙鹰”的日子,龙鹰绝不敢触及“身分”的事,然今昔大异,对方经过“鉴证”,确认“龙鹰”和“范轻舟”是不同的两个人,龙鹰再没有这方面的顾忌,还可反过来利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