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第五章 老妖出动

符太苦笑道:“我方阎皇也听不到。”
符太点头道:“有道理!”
妲玛不解道:“大人在说甚么?”
龙鹰道:“是个叫尤西勒的契丹人,据说当年我行刺尽忠时,他是尽忠的近卫高手,有份在旁目睹,亦因此羞惭退隐,此后曾投靠默啜,到最近被人发现在西京现身,还和北帮的人走在一道,后从南门出城。”
符太和妲玛正蓄势以待,毫不犹豫紧跟着他,三枝箭般射往山坡下去。
妲玛“噗哧”娇笑,白龙鹰一眼,道:“前辈很趣怪。”
稍顿,续道:“太突然哩!忽然鹰爷驾临,然后太医到,看着你们在娘娘前一唱一和,妲玛心里乱成一团,不知该惊还是喜。事情发生得太快了,鹰爷似随口说说的话,变得无比真实,且可在短时间内有望取回五采石,不知相信好,还是不相信。”
话犹未已,狂风忽起,吹得山头远近树摇叶晃,尘土扬天。
扮康老怪时,“范轻舟”剃掉胡须,第二天“范轻舟”亮相若仍是满脸胡须,落入北帮的人眼中,传回田上渊耳里,可释去他任何怀疑。
忽然双目邪芒遽盛,冷笑道:“老子又如何?”
符太道:“出城吧!没闲情胡扯了!”
符太问道:“宇文朔出手了吗?”
符太道:“不是耐性的问题,而是有否这个需要,有七、八分像悬赏上的涂鸦画像便成,谁晓得两大老妖的真面目?”
妲玛半点不介意他揩揩擦擦的,道:“怎舍不得都要让人家走,唉!人家不惯你现在的老妖模样呵!”
符太耸肩道:“问他吧!”
符太叹道:“你怎知她定会回来?”
符太一怔道:“是甚么?”
远林近树,黑压压一片。
龙鹰道:“成事在天,想不得那么多。还有不该杀他的第二个原因。”
妲玛道:“如你们-时收拾不了敌人,他们苦战不退,妲玛该怎么办?”
唉!你奶奶的,说说都感毛骨涑然。”
妲玛朝龙鹰的康老怪瞧来。.
龙鹰收手,欣赏杰作般对符太左看右瞧,赞叹道:“肯定法明若遇上你,还以为厉鬼来向他讨命。”
妲玛正容道:“告诉陆大哥,妲玛很感激和*图*书。”
妲玛吁出一口香气,瞄符太一眼,温柔的道:“你这人哩!永远玩世不恭的样子。人家也担心你们嘛!纵然扮得毫无破绽,但假设我们成功了,田上渊失掉五采石,我却于此时离开西京,谁都猜到人家和你们两大老妖脱不了关系。”
妲玛看看符太,又看看龙鹰,双眸现出惊异之色。
妲玛点头道:“很紧张,但也很不真实,如造着梦。”
龙鹰摇头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否则当年追杀我的人里,就有老田。像老田般的人,永不臣服于任何人。若他是默啜的走狗,大江联定晓得,因老田炮制‘独孤血案’时,默啜仍和大江联紧密合作,前者还派出大明尊教的人,助大江联行刺李显。”
龙鹰叹道:“时辰到?亏你说得出口,还当着老田说。”
龙鹰道:“那让老子告诉你,就是‘飞来横祸’,事前没想过的,忽然发生,例如最亲近的人出事、自己给逮捕送入牢狱受酷刑、皇帝一声令下诛三族诸如此类。
妲玛撒娇不依似的怨责道:“你这人呢,人家在说正经事,你却尽说些不着边际的狂言疯语。”
龙鹰冷哼道:“方阎皇你好,这些日子来你滚到哪里去了?”
龙鹰轻松的道:“夫人紧张吗?”
龙鹰道:“这短命鬼先沿清明渠朝安化门的方向窜逃,然后折往东南,肯定是循我们两大老妖的老路,从曲江池底经黄渠离城,他奶奶的!老子一双手痒得要命。”
又别过头去审视他的妖容,不解道:“怎可能没以前样子的丝毫痕迹?”
龙鹰仍两眼紧闭,道:“陆大哥侧身以肩膊硬捱老田的‘血手’,飞开前一脚撑中老田的小腹,有他受的了。真没想过老田真的踏进陷阱去。”
龙鹰奸笑道:“女娃子想知道吗?在江湖上再行走-甲子的年月,或会明白!”
龙鹰仰首张大口去接雨水,连吞几口,叹道:“感谢老天爷!”
符太被龙鹰的豪言壮语激得邪性大作,叽叽笑道:“老田肯定没想过有我们在城外恭候他大驾,更造梦未想过有人可在此风雨飘摇的晚夜,吊靴鬼m.hetushu.com般追在他背后。”
符太笑嘻嘻的道:“夫人放心,有本阎皇和康老怪在,任他千军万马,结果仍没有分别,夫人的责任,就是去取东西,如探囊取物。”
龙鹰微笑道:“精采处就在这里,这个谜团老田永远想不通,只能疑神疑鬼。”
龙鹰开始刮胡子,应道:“是十足十。昨夜有少许把握,今早连那丁点儿把握都失掉,可是现在嘛!像刮掉胡须般容易。”
符太愕然道:“怎可能有肯定的答案,答案太多哩!”
妲玛呼吸顿止。
龙鹰道:“这叫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今次不容有失,正如太少所言,谁晓得老田少时没随捷颐津见过两大老妖,或其中之一,甚至给你方阎皇指点过武功?你奶奶,再唠唠叨叨,我连你的口都封起来。”
符太不耐烦的道:“你奶奶的,花了大半个时辰仍在老子的嫩脸摸摸捏捏的,我可不习惯给男人摸。”
符太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催促道:“快点!错过时机我就将你斩开几块。”
事到临头,美女显露顶尖高手的风范。
符太道:“空话化为行动,行动令梦想实现,有我们两大老妖出手,夫人可以放心。”
符太道:“不用说了,还不是没了老田,你在台勒虚云和武奸鬼眼里,再不具利用价值。对吗?”
符太一怔道:“难道老田是默啜的人?”
妲玛信心十足的点头,答道:“即使藏在地底密室内,仍难不倒我。”
妲玛大讶道:“鹰爷真厉害,有如目击。”
今回轮到符太担心起来,道:“有把握吗?”
妲玛失声道:“没想过?”
符太一双眼睛亮起来。
龙鹰沉声道:“老田今晚的遭遇,可以‘飞来横祸’四字来形容,本以为可手到拿来,一招击溃范某人,哪想过结果乐极生悲,上得山多终遇虎,此正为横祸的本质。忽然间,千辛万苦偷回来,改变了他人生的瑰宝,不翼而飞,那种打击、失落、空虚,老田更坚强都受不起。不是老子夸大,是生不如死,懊悔至想自尽。这是你报复他的第一击,以后陆续而来,看他能捱至何时。此为第一个舍不得杀他m.hetushu.com的原因。”
龙鹰现出注意的神色,目光投往城池,道:“烧爆竹哩!”
符太道:“攀墙又如何?”
符太邪兜他一眼,凶芒稍现即敛,目光似不含人的半丝感情,淡然道:“恁是那么多废话,时辰到!”
天上乌云厚布,大雨欲来。
转过脸去,面对符太,现出一个诡异冷酷的笑容,似笑却非笑。
符太道:“有可能顺手干掉田上渊?”
龙鹰道:“老子哪来闲情?是我和陆大哥间的魔气相应。呀!”
龙鹰暗忖妲玛愈来愈不掩饰与符太的亲密关系,是天大的好事。插言道:“窍诀在以快打慢,先发制人,在对方阵脚未稳前动手。所以发动的时机最具决定性,老田后脚入屋,我们前脚至,不让老田有碰到五采石的机会。而不论对方有多少人,杀得一个便一个,杀一双便一双,绝不留手。”
剎那后,没入茫茫雨夜中。
都城内亮着灯火,时近酉时中,离因如坊开张的吉时,不到两刻钟。
龙鹰骂道:“你给小敏儿宠坏了,多点耐性。”
龙鹰开始剪头发,道:“难得太少通情达理,宫里的生活不是白过的。第三个原因包保太少没想过。”
符太道:“不用担心他,这小子可在一夜间长出另一脸的胡子来。”
龙鹰开始对铜镜易容,动作熟练迅捷,如施法术。
符太道:“确快了些儿,有点便宜了他,只好可伤他多重便多重,泄点恨意。”
妲玛变得无比冷静,遥望西京,道:“真的不用!将五采石送回敝教供奉后,妲玛立即动程回来,当鹰爷麾下的小卒。”
符太骇然道:“甚么事?”
龙鹰为脱掉面具、摇身化为方阎皇的符太做最后阶段的整装,处理他的头发,,一丝不苟。
龙鹰与符太交换个眼色,仰首观天,叹道:“那家伙的卦很准。”
符太仍不服气,道:“我包保老田未看清楚我是阎皇还是老怪,已被打得落荒而逃。”
黄渠位于最东处,是从曲江流往京城东南的河道,两大老妖就是从此渠潜出城外,运功蒸掉水气后,赶来与苦待的妲玛会合。
大慈恩寺。
龙鹰闭上眼睛,梦呓似的道:“我的和_图_书娘丨老田真的出手了。他奶奶的!还不中计!”
关键就在“范轻舟”的胡须。
龙鹰探手取来刮刀,道:“记着将老子刮下来的胡须,毁尸灭迹。”
龙鹰睁开眼睛,骂道:“你当我康老怪是神仙?纯是魔气间的感觉。老田今次绝运当头,一伤再伤,还给魔气侵体,逃到哪里都飞不出我康老怪的五指关。”
妲玛担心道:“那田上渊便非单身一人,也可能还有其他高手。”
符太道:“收到风声?”
符太道:“话不可乱说,勿哄夫人开心。”
又道:“直至此刻,仍然如此。”
符太补充道:“即使他们摆出校场之战的阵容,亦要被杀个措手不及。”
朝不明白他在说甚么的妲玛道:“风大雨大,本对逃者有利,但于我们的情况,却掉转过来,利我而不利老田。”
符太担心的,龙鹰的答话,正是整个“夺石行动”关键里的关键,如若成功,没人可怀疑“范轻舟”是两大老妖的其中之一。
龙鹰好整以暇的道:“老田一天在生,你的大明教美人仍要回来,待你问她那句话。哈哈!”
符太趁机凑到她小耳旁,道:“娘娘有何话说?”
符太皱眉道:“你说的是最理想的情况,最怕他今晚根本没出现。”
妲玛道:“陆大哥没事吗?”
龙鹰嚷道:“好家伙!”
龙鹰道:“想也勿想,徒乱阵脚,先不说能否办到,这样做有趣吗?”
豆大的雨点先稀稀疏疏的打下来,旋即转密,数息间滂沱大雨“哗啦啦”洒下来,天地的界线模糊了,被狂风暴雨征服统一,际此夜黑时分,十多步外便难见物。
龙鹰-直有个印象,就是妲玛对身外人事,漠不关心,事实显非如此。
符太道:“说就说,天一半、地一半,教本阎皇提心吊胆。”
两个可能的情况,一来一回,有着天渊之别。若长不回胡子,不单是明告老田康老怪是他扮的,还连“范轻舟”的身份也失掉。
龙鹰沉声道:“老田身边可能有其他人。”
龙鹰道:“五采石不会是放在桌面或枕头下,该藏于密处,很大机会给锁着,夫人有开锁的把握吗?”
符太沉吟道:“你这和_图_书小子不时有些歪道理。”
龙鹰道:“一来老子旁观者清,二来老子对女人的经验可做太少的太师爷。女人脸嫩,特别像妲玛般高傲的女子,又惯了拒绝你,不给她一个借口,很难令她返回中土。微妙处是不论情根种得怎样浅,仍是种下情根,分开后,每次感觉到怀里的五采石,不得不想起太少,想到太少的诸般好处,与太少相对时的不感寂寞,情根因而愈种愈深。哈哈!次序虽然掉乱了,效果却没分别,那时太少用‘血手’捏死田上渊的一刻,就是太少向美人儿求婚之时,多么爽!哈!成哩!”
符太一呆道:“确有点化身的功夫,半分都认不出来。”
两大老妖,一先-后奔上山坡,抵达可俯瞰西京的-座高山之顶,来到坐在一块石上的妲玛左右两旁,目光同时投往眼下中土最宏伟的城池。
龙鹰弹起来,道:“随我康老怪来!”
龙鹰道:“太少告诉我,人生最惨痛的事是甚么?”
三道城门,正中的明德,两边的启夏、安化,以及从城内流出的永安渠、清明渠、黄渠,尽收眼底下。
目光落往妲玛,道:“目下是夫人和方阎皇说几句密话的机会,要不要小弟避到一旁,保证不偷听你们的传音入密。”
妲玛欣然道:“对!妲玛差些儿忘了范爷就是鹰爷,而校场之战的阵容,绝不可能重现。”
龙鹰没好气道:“你忘了我们是见不得光的,你我的尊容,图文并茂的贴满大街小巷。若两大老怪肩并肩步往城门,走不过-个里坊,给全城喊打。”
龙鹰道:“记着!今夜是不容有失,故须做妥每一个细节。这里是曲江池,从池底离开,神不知,鬼不觉,明白吗?”
符太道:“夫人甚么都不用理会,感应到五采石在处,立即下手,得手后甚么都不管,有多远走多远,直接回家。”
符太道:“感应到了吗?”
龙鹰双目魔芒大盛,沉声道:“刚进入老子的感应网内,愈来愈清晰,老田肯定伤得很重。”
地下室。
妲玛一怔道:“我听不到!”
妲玛深呼吸,显示紧张的心情。
道:“他也伤得很厉害,不过会比有五采石的老田更快复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