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第十四章 明争暗斗

高力士解释道:“须从神龙政变说起,皇上登位后,论功行赏。大输家是飞骑御卫副统领李锋,被指无力驾驭御卫,不单未能坐正,还被贬往外地。另一个输家是武攸宜,给张柬之等连续二十多个奏本,指他立场不稳、三心两意,皇上也架不住,亦晓得众神龙政变的功臣,针对的是所有武氏子弟,在庞大压力下,勉为其难的将武攸宜调离皇城。”
纪梦可非普通女子,而是西京人人欲得的名花,情况一如聂芳华,若让人知道给他独占花魁,非常招嫉,势对他在西京的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其他人不说,武延秀肯定接受不了。
高力士道:“武懿宗给投闲置散,到西京后瞧着武攸宜升上京兆尹的要职,又旅途劳顿,至今一病不起,若不能在短期内康复,只好坐看大统领之位,由别人坐上去。”
甫离卧室,龙鹰清醒过来,暗抹一把冷汗,自己在干甚么了?
小敏儿来了,以茶款客,还有精致的小点,糕香飘送。龙鹰瞧着她从花树掩映里,时现时隐的逐渐接近,想到她如非遇上符太的“丑神医”,迎来了生命的春天,小敏儿还可以像现在般如获再生的动人模样吗?那时惟有希望辜负了她期望的自己,永远听不到有关小敏儿的任何事,又不敢想象下去,暗自庆幸她的命运没走上截然不同的路径。
高力士慌忙起立施礼,高声唱喏道:“皇上有召,请范爷立即入宫见驾。”
伺候完了,小敏儿机灵的离开。
龙鹰衷心的道:“尽量给她幸福。”
龙鹰正想找陆石夫问这方面的事,兴致盎盎的问道:“何解?”
高力士续道:“大相当然不甘心,想出武攸宜和武懿宗交换位置之计,因在神龙政变一役,武懿宗表现异常出色。当然!出色的是陆大哥,可是功劳归诸武懿宗,确与相王配合无间,不到两个时辰,郭城落入政变军手上,能起作用的二张党人,全被拘押。”
龙鹰讶道:“为甚么?”
龙鹰道:“若他投靠武奸鬼,就是送上门来。”
符太失声道:“甚么?”
龙鹰点头同意,顺便问道:“皇上见我,有特别的用意吗?http://m.hetushu.com
符太叹道:“我现才明白甚么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唉!他奶奶的!”
龙鹰叹道:“太复杂了!”
高力士叹道:“范爷更厉害,当机立断,不过天下间惟范爷办得到,其他人纵然有此念头,仍难付诸实行。”
幸好我懂动脑筋,现在李显心情转佳,看来本太医今早向他下的药奏效了。”
为了“长远之计”,他的感情生活,愈简单,愈无情,愈好。宛如在战场上督师的统帅,不被任何情绪支配,因为若输掉战争,影响的非只是个人,而是把所有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兄弟,全赔进去。
又深有感触的道:“到今天小子方晓得,范爷是故意放生政变军,否则武懿宗和李旦均要人头落地。”
符太大奇道:“没可能好的,我今早入大明宫为他治失眠症,他给那毒妇烦得想死,怎睡得安稳?”
男女之情可将理智淹没,徒添负累。到西京后,他所以能纵横得意,皆因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马车驶进朱雀门。
符太没好气的道:“若依你的蠢计,待李显降旨后才去警告他,肯定弄巧反拙。
武奸鬼会否提名武延秀?想起早前武延秀春风得意的模样,可能性极大。假设韦后和武延秀确有传闻中的男女关系,韦后亦难说不。
高力士道:“范爷明察,正是如此。娘娘属意的是新驸马韦捷。平情而论,韦捷在任何一方面,都比不上武懿宗,武懿宗至少曾出征边塞,长期领军,更在政变立下大功。韦捷则为新丁,对军事一窍不通,娘娘的借口得‘年轻力壮,奋发有为’两句话,但已打乱政变功臣们的阵脚,不知该反对武懿宗,还是反对韦捷。大相虽不敢公开和娘娘作对,暗里却挑拨皇上,结果左羽林军大统领之位,一直悬空,直至今天。没人敢推荐第三个人选,因不是开罪大相,就是开罪娘娘。”
唉!独孤倩然也如是,幸好她是深明大体的女子,大家保持眼前的似有情,若无情,实为明智之举,否则天才晓得将带来何种不测的祸害。
果如高力士所料,李显见“范轻舟”,www•hetushu•com是因关心这个曾以“天竺神咒”治好他怪症的人。不知安乐向她父皇灌了甚么药,李显见到“范轻舟”伤势未愈的样儿,忘了杀人的是“范轻舟”,在龙鹰和高力士面前大发韦捷的脾气,说他恃强凌弱,仗势逼人。
符太道:“没点可将任何事说得天花乱坠的本领,如何在宫里混。他奶奶的!我告诉李显,凶戾之气起自禁中,因他为禁中之主,故以身受,必须逆气行事,以祥气对戻气,在另一个节气前绝不可下有违天和的谕旨,即是十天内不可杀人。又告诉这蠢儿,只要他在心里立下这个愿,戻气立消。哈!你明白哩!老子不理他是否立了愿,立即赏他一个‘血手功’,技术就在这里,明白了吗?”
符太道:“任负责追査的御史李承嘉脸皮怎样厚,仍难厚颜硬说不到两天查个水落石出。恶妇只是逼李显先亲口答应,一俟查出谁人指使,立即将其诛家灭族,又说对方明废后,实则谋逆,罪无可恕。”
高力士道:“现在好哩!韦捷行为不检,闹得灰头土脸,虽因身份特殊不用负罪责,但已失掉坐上大统领之位的资格,如何服众?”
从任何一方面看,他均须坚持。
高力士色变的道:“厉害!竟想到渗透韦家。”
龙鹰心内思量,自己的“范轻舟”,之所以能在西京叱咤风云,纯时势造就。
符太意态悠闲的迎出门来,扬声道:“欢迎范兄。”
又道:“范爷无意里,帮了大相I个忙,一家便宜两家着。”
高力士坐到龙鹰身旁,约束声音道:“那个人是谁?”
龙鹰道:“看来不错。”
符太哂道:“瞒不过我们有屁用,参师禅自寻死路。”
龙鹰道:“现时心药从天降下,武懿宗该霍然而愈。”
高力士的声音传入耳内道:“临淄王想见范爷。”
领龙鹰绕过主堂,沿小径往重楼举步。
龙鹰哂道:“查实你心里不知多么感激我。少说废话,你最好找上官婉儿下点工夫,李显的谕旨都是经她的手。”
龙鹰抓头道:“这般吓他,有何作用?”
符太哂道:“若你是他,如何反应?当然立即垂询本http://www.hetushu.com太医,体内怎会忽然有股凶邪之气?”
龙鹰恍然道:“韦后想起用亲族,对吧!”
符太忍着笑道:“‘医者父母心’,鄙人当然以医心对他的龙心,把脉把出他龙体内有股凶戻的邪气,化解之法,天和保泰,否则有不测之祸,吓得他差点从龙椅掉下来。”
龙鹰的“太复杂了”,有感而发。
高力士谦虚的道:“不过是比别人用心点吧!这几天是非常时期,故而特别留神。”
高力士难以置信的道:“范爷神人也。”
高力士道:“大相之计,本来天衣无缝,群臣很难反对,照惯例,宫内的任命,以皇上的意旨为依归,岂知武攸宜成为城守后,武懿宗的任命竟被娘娘卡住。”
符太沉吟道:“尤西勒投靠韦捷,参师襌又投靠谁?”
符太欣然道:“这是鄙人的小敏儿,叫范爷!”
高力士道:“早请过了,大人掉下一句‘心病还须心药医’,不开方的掉头走了,大相无可奈何。”
符太道:“你不怕本太医坠进她的温柔陷阱。到现在,想起与她的亲热温存,仍很有感觉。”
他故意大声说出来,表明不让小敏儿晓得龙鹰的真正身份。
马车抵达兴庆宫的金花落,在听雨楼前停下,龙鹰下车,高力士随马车离开,该是去知会李隆基。
龙鹰愕然道:“宗楚客?”
李隆基到。
踏入铺堂。
他必须秉持开始时的信念,不可碰纪梦,心里想想都不可以。这个决定使他感到痛苦,却是不得不忍受,在没有选择下,该作出牺牲。他奶奶的!还亲口答应过霜蔷,刚才全忘掉了。
武三思与宗楚客面和心不和,只因有五王的共同目标,不得不全力互相配合。
符太道:“我们到重楼前的小亭说话。”
龙鹰环目四顾,赞道:“好地方!”
龙鹰好奇的道:“你怎答他?”
龙鹰稍松一口气,道:“记着你要做的事。”
高力士道:“范爷明鉴,依小子的揣测,是因八公主来缠皇上,说起范爷的旧事,令皇上记起范爷的诸般好处,感到忽略了范爷,也委屈了范爷,一时感触下,召范爷入宫,好说些慰问的话儿。嘿!范hetushu.com爷有没有方法弄得自己伤势未愈,脸青唇白的模样,可收意想不到的奇效!噢!我的娘!”
龙鹰道:“说下去!”
接着问道:“李显心情如何?”
龙鹰想答他时,高力士的声音在前堂处传过来。
龙鹰有感而发,道:“宫廷的事,没一件是简单的。”
下了痛苦的决定后,龙鹰的脑筋不再发热,回复平常。沉声道:“那人就是有份出现在田上渊贼巢内的‘夜枭’尤西勒。”
龙鹰道:“小弟干掉了尤西勒。”
抵小亭坐下前,龙鹰道出详情。
符太的“丑神医”,作出了最佳的示范,连小敏儿也不碰,就是要保持在冰雪般冷静的状态下,无牵无累应付禁中瞬息万变的形势。
龙鹰不能相信的道:“对‘公告’一事竟这么快有结果,连装模作样的调查都省掉?”
龙鹰心忖李显怎会怪武攸宜,且视之为同路人,因李显本人亦是三心两意,事后更非常懊悔,内疚气死母皇,想尽点孝心送至陵墓也因女帝遗令作罢。
龙鹰愈想愈真实,新一轮的权力斗争即将开展,武三思和安乐左右夹攻,正是要将武延秀捧上左羽林军大统领的位置,这家伙至少有半边屁股坐入此要位去。龙鹰看不到任何能阻止情况朝此方向发展的力量,确事关重大,可逆转武三思和宗楚客间暗斗的形势。
听雨楼分前、中、后三进,主堂位前,中间膳房、浴堂所在,后进就是听雨楼的二重楼,不像前、中进以天井相连,而是隔开近五十步的距离,以长廊接连,藏于林树之内,感觉独特。
高力士道:“宗楚客乃兵部尚书,为军方最高职位,掌天下兵权,左羽林军大统领之位,又不可以长期悬空,故由宗楚客代领。窍妙在这里,宗楚客安排心腹刘景仁坐上左羽林军副统领之位,等于把左羽林军操纵在手,武懿宗沉病不起,没法任职时,宗楚客可扶正刘景仁,娘娘和大相很难说话。”
龙鹰回到太极宫的现实环境内,官员往来御道的熟悉情况映入眼帘,答道:“给我们安排。”
龙鹰倒没想过此点,给符太提醒,道:“连我们的远征部队,仍没多少兄弟见过这家伙,只要用个新身http://www.hetushu.com份,可瞒过任何人。”
龙鹰大喜道:“你在这时候可以说甚么?”
高力士续道:“虽然撂倒韦捷,但武氏子弟未必能得益。”
龙鹰道:“武三思理该请我们的太医大人出马。”
本立定主意,际此强敌环伺的当儿,绝不可被个人的好恶苦乐影响,以致误了大事。故此,虽然想女人,那天仍不肯回头去找闵天女,皆因无瑕正在天一园的广场等候。后来闵天女在七色馆外截着他,通知明惠想见他,更邀他晚上往天一园相聚,他口上答应,却打定主意不去,为的就是怕给杨清仁感觉到闵玄清因之而来的异常处。
小敏儿乍闻符太称她为“鄙人的小敏儿”,一双明眸立现异采,羞喜交集的向龙鹰福身道:“请范爷用茶。”
他现在唯一的目标,是无瑕,绝不可分神,如让无瑕晓得“范轻舟”与纪梦打个火热,一切休提。
龙鹰没神没气的道:“这样子成吗?”
若没有“范轻舟”的出现,武三思势节节败退,不过即使有“范轻舟”撑场,若左羽林军大统领的要职失守,宗楚客又手握兵权,武三思唯一可倚靠的,就是与韦后奸夫淫妇的关系,及李显对他的宠信。
龙鹰心忖高力士智慧之高,反应的敏捷,不在任何人之下。符太接纳他是聪明的,如高力士站到韦后的-方,而他们又没留神,等于多了个无形的大敌。
马车起行。
高力士提议道:“见过皇上后,范爷借口到兴庆宫拜访太医便成。”
高力士道:“范爷明鉴,事关重大,娘娘绝不让步,看情况,渔翁得利的可能性最高。”
龙鹰微笑道:“高侍臣耳目很灵,宫内的事,没多少件瞒得过你。”
符太别头瞥一眼她苗条修长、逐渐远去的美丽背影,向龙鹰摊开双手,露出个“老子已接受了”的古怪表情。
龙鹰拍案叫绝,道:“亏你想得出来,当太医大人告诉他须立愿之时,他自然而然在心里重复你的说话,竟然立竿见影的浑身舒泰,怎到他不深信。你这小子,在逢迎上情方面,远比小弟在行。”
龙鹰终明白武奸鬼为何在此事上这么主动积极。
符太叹道:“都是你这小子累我,须学最不想学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