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第十五章 命运之谜

龙鹰笑道:“太医大人放过他吧!”
台勒虚云哑然笑道:“轻舟敷衍我哩!你好比命运的赌徒,每次玩命,均是拿生命作赌注,怎可能对此没深切的体会?”
符太道:“魏元忠是哪方的人,这般摆明冲着武三思而来,武三思岂肯放过他?”
转而鼓励高力士,道:“两军对垒,对方的进攻退守,哪一件事不是猜的?”
高力士此时来了,早前报上临淄王到后,一直没出现。
龙鹰苦笑道:“命运虚无缥缈、若有若无的本质,令人大部分时间置其于脑后,只有在某些时刻,怵然惊觉。像那晚在秦淮楼外,骤见尤西勒,那时湘夫人的提醒仍萦回耳际,更从他背负的双戟确认他身份,便大有宿命的意味。冤家路窄,又可以这般巧的,似有双无形的手,把他送至眼前。可是,当我立定主意,不惜一切务取他的狗命时,‘命运’两字再不存于脑海里,眼前现实有血有肉。于我来说,命运就是这么的一回事。既是生活的部分,也可以完全没关系。想则有,不想则无。”
龙鹰今次真的抓头,如坠迷雾,大惑不解的道:“能预知未来,代表的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未来是注定了的,若如这还不算命运,甚么才算命运?”
龙鹰道:“希望不会发展至那个田地,若然如此,只好揭竿起义。”
台勒虚云平静的道:“轻舟相信命运?”
龙鹰拒绝了高力士相送,独自离开兴庆宫,步行返七色馆。
李隆基欣然道:“我还她心愿,让她可见鹰爷一面。”
台勒虚云以充盈深思的目光,用神打量他,叹道:“轻舟怎办得到的!”
在刚才所有关于政治斗争的说话内容,无一字提及上官婉儿,可知她收藏得很好,可是实际上,由于她是为圣谕执笔起草的人,先后奉仕两代皇帝,其对李显的影响力,难以估量。
符太道:“长公主深得政治的个中三昧,竟没劝她王兄?”
龙鹰恍然道:“我明白了!假设陆大哥遇刺身亡,李千里可立即顶上,成为新少尹。时间上配合得这般巧妙,若说没有宗楚客在其中操弄,谁都不相信。”
龙鹰叹道:“台勒虚云厉害之处,是不动声息下,操弄局势于股掌之上。”
龙鹰今回真的被惹起好奇心,忘掉双http://m.hetushu.com方表面融洽、暗里斗生斗死的关系,大奇道:“可是,你不是说过,每个人都是命运的囚徒吗?”
不用明言,大家清楚明白,李重俊以武力推翻韦、武之心,不住萌芽茁壮。在李重俊的位置看,乃唯一生路,没人可变更他求存的决定,可是在他们的位置看,却是死路一条。李重俊绝斗不过宗楚客,何况还有虎视眈眈的杨清仁,杨清仁背后尚有台勒虚云。
李重俊不单不知彼,且不知己。
河水粼粼生辉。
李隆基惟恐两人不明白,道:“西京是一城两县,以朱雀大街为界,东属万年县,西归长安县,魏元忠深悉朝政,提议不单名正言顺,且合情合理。”
向高力士道:“到副宫监说哩!”
李隆基道:“此正为窍妙处。”打手势着高力士说下去。
符太拍腿道:“这叫‘笨人出手’,确是我们意料之外的天大烦恼。”
道:“请小可汗指点。”
龙鹰叹道:“是我拖累陆大哥,虽一字不提这方面,但明眼人都瞧出魏元忠暗指陆大哥力有未逮,故须交出半边管辖区。”
高力士诚惶诚恐的坐入唯-的空櫈去,问清楚要他说甚么,清清喉咙,道:“由于左羽林军大统领之位,一直悬空,成为了各大势力激烈争夺的要职,所以小子一直留神,从而发现一些微妙的变化。”
李隆基道:“坐!此事由副宫监说。”
李隆基苦笑道:“我今天想见鹰爷,正是要提醒情况有多严峻,没想过由鹰爷先来警告隆基。”
符太道:“魏元忠的胆子很大。”
台勒虚云淡淡道:“我不相信!”
怎可能呢?理该势不两立才对,两方没有可互信的丁点儿基础。如宗楚客的作为让韦、武知悉,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转向李隆基道:“当务之急,是不可让你王父或王兄、王弟,直接被卷进李重俊早晚会发生的叛乱里去。”
龙鹰道:“小弟开始明白临淄王进退两难的处境哩!”
龙鹰叹道:“他们不但要削武一二思的权,还要杀他。”
符太问道:“临淄王又从何而知,宗楚客在拉拢李重俊?”
一个简单的问题,却使龙鹰差点伸手搔头,道:“小弟之所以讶异,因没想过小可汗不相信有命运这回事。http://www•hetushu•com
李隆基道:“让我补充几句,目下能左右西京政局的大小势力,韦后高高在上,其下就是武氏子弟、外戚、宗楚客和田上渊、长公主偕我王父,还有置身幕后,通过杨清仁插手干预的大江联。然而,除以上诸般势力外,还有一股势力是两位没注意到的,就是受惠于神龙政变,恢复爵位,甚或被任命要职的皇族子弟。佼佼者有成王李千里及其子天水王李禧,与嗣虢王李邕等人,均授军职,反是杨清仁因遭武三思、宗楚客所忌,给投闲置散。”
李隆基插言道:“王父推荐李千里,事先定和长公主商量妥当。”
台勒虚云欣然道:“轻舟对命运的深思,已是我曾听过最具卓见的说法,证明轻舟非是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
龙鹰和符太交换个眼色,对李隆基均心里称许。他自己不说,高力士说,是要让高力士在两人面前领功,哪还不使高力士对如此“明主”死心塌地。
龙鹰想破脑袋,仍猜不到他可说得出甚么道理来。在他过去的生命里,命运的痕迹、影子,随手可拈,例如席遥的轮回转世,风过庭与眉月的隔世之恋,反是要证实没有命运,拿不出任何可说服人的东西来。故此亦不相信,台勒虚云可扭转他对命运的看法。
李隆基道:“我是凭一些蛛丝马迹,猜出来的。”
转回来看着龙鹰,道:“光阴譬若长河,世间每一个人,不论富贵贫贱,都在此长河某一点随水漂流,身不由己,似茫不知未来流往何处,但并不代表未来并不存在,只是因载浮载沉,没法看远一点。”
台勒虚云瞪他好半晌,道:“我即将说出来的,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包括清仁在内,今天竟说予轻舟听,实属异数。”
李隆基双目闪过复杂的神色,道:“没就这方面说半句话,还有点推波助澜。”
符太忍俊不住的笑起来,调侃龙鹰道:“你这家伙叫‘鲁班面前弄大斧’,对朝廷政治,怎可能比临淄王了解更深。”
洛阳或西京,河道从来是密谈的最佳处所,既不虞被窃听,且因不住改变位置,追蹑近乎不可能。
龙鹰心内折服,对像光阴般自亘古以来没人可想得通,只能感叹的大问题,他竟可有不同的看和_图_书法,如此脑袋,是怎么样的结构。同时心里填满深沉的悲伤,有一天,要和这超卓的智者再决生死,是何等令人伤怀的事。这就是他们逃不了的宿命。
现在“范轻舟”来了,上官婉儿想见他,早见了,却是一直避而不见,她心里有何盘算?
龙鹰道:“小弟倒想知道,小可汗对命运的想法。”
他须静心思索。
和台勒虚云交谈,即使表面似无关痛痒的闲聊,仍不可掉以轻心,天才晓得他背后有何动机,更会像此刻般给他瞧穿。
他脑海浮现上官婉儿的玉容。
李隆基分析道:“这是最巧妙的地方,使人对宗楚客的阴谋诡计感到震骇,韦后现在给‘公告’弄得头昏脑胀,哪来闲情理会其他的事。如果我是宗楚客,索性和韦后来个桌下交易,答允让韦氏族人出任另一军中要职,以补偿韦捷失掉大统领一职之痛。得韦后支持,现今的左羽林军副统领刘景仁坐正,再无悬念。”
高力士道:“皇上在考虑时,相王竟亲自见皇上说项,提议由陆大人改任西少尹,东少尹之位,可任命同为皇族的成王李千里。”
略顿续道:“先说李重俊的情况,若我没猜错,杨清仁于背后弄鬼,煽动长公主和我王父支持太子,令太子威势大增,依附者趋众。唉!同样是支持,长公主的手腕胜我王父百倍,她只在关键处插手,无痕无迹。我王父则去当马前卒,激动时声泪俱下,不懂隐藏。常说若让韦后变成另一个圣神皇帝,我们李唐子弟,没一人能活命。”
李隆基道:“请副宫监说出你的猜测。”
龙鹰落在船尾,戴上台勒虚云递来的竹笠,作渔夫打扮的台勒虚云两桨探出,打进清明渠的河水去,小船朝南缓行。
台勒虚云笑了。
台勒虚云道:“轻舟因何奇怪?”
众人点头同意,一天城卫兵权仍在武攸宜和陆石夫之手,没人可动武三思半根毫毛。
龙鹰道:“剩是我所知的,已非常吓人。”
符太问道:“娘娘在此事上,采何立场?她对皇上的影响力,不容忽视。”
台勒虚云寻根究柢的追问,道:“缘何有此印象?”
台勒虚云别头望往西边,悠然道:“日出日没,是天地最美丽的时刻。可是日出是剎那的发生,日没既永恒又短暂,接着黑夜降http://m.hetushu.com临,衔接得天衣无缝。”
高力士恭敬的道:“鹰爷、经爷明鉴,小子认为这是一个秘而不宣的重大政治交易,牵涉到郭城、皇城两大重要军职,就是增设少尹和左羽林军大统领之位,因宗楚客乃兵部尚书,在这两个职位上最有决定权。魏元忠若没宗楚客在背后撑他的腰,想找死吗?而不论李千里,又或魏元忠,均倾向太子一方。若如我们所猜的,因着韦捷事件,事情可在数天内见分明。在这两个要职的争夺战里,长公主、相王和太子在明,宗楚客在暗,将携手合作,大削武三思的权柄。”
李隆基目下唯一可以做、最应该做,就是韬光养晦。“棒打出头鸟”,如被认定是个威胁,以前所有努力,尽付东流。
龙鹰到此刻仍不明白今趟台勒虚云找他说话的用心,话匣子打开了,见招拆招的道:“若没有命运,河间王的预知吉凶是怎么一回事?对他的易占,小可汗该比小弟更信而不疑。”
以李显柔弱的性格,自然在关键处,垂询上官婉儿有关女帝的做法,进一步加大上官婉儿左右李显想法的可能性。信任、倚赖,上官婉儿干政的能力,不在任何人之下。
清明渠舟来舟往,从城外进来的,离城而去的,异常繁忙。
龙鹰差些儿不相信耳朵,失声道:“不相信?”
李隆基颓然道:“给他臭骂一顿。在王父的授意下,我几个兄弟与太子的往来多了。”
不过,现在他被现实烦得要命,没讨论命运存在与否的兴趣,随口道:“‘生死有命,贫富由天’,不是常挂在人们的口边?”
符太咋舌道:“我的娘!真复杂。”
龙鹰和符太听得你看我,我看你。
龙鹰暗自警惕,自己实锋芒太露,如重启台勒虚云对他身份的怀疑,就呜呼哀哉。轻描淡写的道:“可以说的,是阎王要你三更死,没得留至五更天。除此之外,小弟想不到另一个解释。”
龙鹰沉吟道:“这是个生动的比喻,河间王就是看远一点的人,问题在我们压根儿没资格鉴定光阴的本质。”
龙鹰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现时的京城,形势愈趋复杂危险,临淄王必须以大局为重,不可一刻松懈。”
要命的是,上官婉儿和龙鹰,也是最能互相摧毁的一对。
与李隆基同来的www.hetushu.com还有商豫,小妮子依然神采奕奕,却不像以前般锋芒尽露,变得内敛收藏,修为大有精进。她作宫娥打扮,隔远和龙鹰打个招呼后,与小敏儿说话,两女当非首次见面,而是早混熟了。
小舟靠岸,随水缓流,颇有闲适的味儿,与清明渠忙碌的景况,相映成趣。
台勒虚云兴致盎然,似来找龙鹰的唯一目的,纯为谈天说地,将小船靠泊绿岸,收桨,一副坐观日没西山的悠闲,道:“那只是对人生处境的形容,指的是先天和后天的环境,非我们可以作主。”
台勒虚云道:“轻舟有没有想过,能预知未来,与命运是否存在,可以是两回事。”
台勒虚云欣然道:“换过另一种说法又如何?”
符太皱眉道:“临淄王有劝他吗?”
他因何忽然想起上官婉儿,是想到在五王一事上,李显肯定犹豫难决,若在符太式的警告上,加上上官婉儿的说话,或可将五王的命运扭转过来。丑神医的诊断,营造出攻门的形势,欠的是上官婉儿的临门I杖,将马球打进球洞去。
高力士道:“事情发生在三天前,那时小子仍未从鹰爷处得知田上渊行刺陆大人的事,居宰相之位的魏元忠上奏皇上,促增设一个少尹的职位,简言之就是将陆大人的职权瓜分为二。”
龙鹰微一错愕。台勒虚云就是这么一个经常思索的人,想的可以是与眼前实况全无关系的事,也是眼前糅合了智者、哲人和枭雄的可怕人物的一贯作风,随时扯到生灭始终等大至无限的话题去。
符太骂道:“只要你明言是猜的,何怕说出来,我们会判断。”
越过中天、往西下沉的太阳,从西边洒照河渠,令台勒虚云向阳的半边脸孔金光闪闪,另半边则陷进竹笠的暗影里,使他带点落魄意味的魁伟容颜,轮廓特别分明。
见龙鹰和符太均聚精会神听他说话,又畏怯起来,沉重的呼吸几口,道:“小子怕看错,故先禀上临淄王。”
符太道:“不用过度操心,皇上一天命在,相王和临淄王绝无生命之险。”
龙鹰横过朱雀大街,想着该否主动去见上官婉儿,又想到或许她正等待自己去见她,主客易局,自己必须透露更多她想知悉的事,想得入神时,耳鼓响起台勒虚云的呼唤。
李隆基沉声道:“宗楚客正暗中拉拢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