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第十七章 最后一关

符太烦躁的道:“怎么该是这样子?”
符太道:“不是追随鹰爷吗?”
符太哂道:“就是这么多?”
符太出奇地和颜悦色,解释道:“现时不论是那混蛋、基爷,还是老子,都是风马牛不相干的人,所以当务之急,是如何将三方面串连起来,又不启人疑窦。这方面的事,不方便由我去做,只好靠你高小子,明白吗?”
符太沉吟道:“你可看出的破绽,虽说你是有心人,格外留神,可是别人也有看破的可能性,是个漏洞。”
高力士按捺着从深心处涌出来的兴奋情绪,因晓得符太再不视其为外人,加重语气道:“是想破脑袋仍无从揣测的另一件事。”
符太没好气的道:“这亦关老子的事?”
龙鹰掩卷赞叹。
高力士欣喜莫名的道:“对方的反应恰如其份,不露破锭。”
高力士道:“鹰爷的另一个身份,该不但知名度高,且很有影响力。”
高力士亢奋的俯前道:“就是经爷曾说过,小子过最后一关的那个人,还提醒小子须在皇族内寻人。哈!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子不知找得多么辛苦,有时更心灰意冷,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竟是送上门来。”
高力士毫无愧色的道:“经爷海量汪涵,勿与小子计较。事关重大,且是龙榜提名的过关试,小子尽展所长,人之常情。嘿!以上全为真心话,没丝毫修饰。”
符太岔开道:“小敏儿不但记性愈来愈好,身材亦一日比一日丰满。哈哈!”
符太没好气的道:“甚么都给你说了。”
迁往兴庆宫,有利有弊。好处是他和小敏儿自由自在,出入方便,不似以前在禁中,走一步也在皇后、公主们的耳目监视下;弊处则为往返大明宫需时。新的尚药局位于紫宸殿之东,少阳院旁,独立成院,际此百事待立之时,又为了好好安置常青、茂平两个小子,例如争取比邻的医室、医务上的编排,他就是唯一可为他们谋福祉的有力人士。
高力士不迭点头,道:“多谢经爷提点。”
龙鹰收起《实录》,到外铺见客。
符太m.hetushu.com牙痒痒的道:“她藉你向老子发脾气。”
入住听雨楼后,小敏儿比之过往,少了顾忌。以前不论符太威逼或利诱,总不敢在厅堂坐下来,现在终肯从主子之命。
符太心忖这小子厉害之处,是不容自己抵赖。以丑神医的为人,任何陌不相识者,说要来拜会他,管对方是当朝大臣、王公贵胄,肯定一口拒绝。现在没这般说,等若间接承认小子找对了人。
高力士长吁
口气,道:“小子更死心塌地哩!”
符太心忖闲下来竟出现如此令他头痛的情况,他已用尽了天地间所有可暂不和小敏儿欢好的借口,想说点有新意的东西超出了他想象力的范围。自家知自家事,真正的原因是内里的心结。
“安乐公主到!”
符太当时开出寻找真命天子的条件,是拖延之计,不想匆匆将高小子收归门墙内,毫不认真。
小敏儿又嗔又喜的道:“大人呵!敏儿也一天比一天老去,你怎可仍无动于衷?”
正要看下去,瞧安乐搞甚么鬼,符小子如何挡灾,手下兄弟来报,宇文朔来访。
小敏儿大嗔道:“大人说的时候是去年五月呵!敏儿不依,大人根本没记牢在心,因是随口敷衍,所以忘掉日子。”
小敏儿坐在身旁陪吃,唇角含春的频频瞧他,看极不厌。
小敏儿送他一个迷死人的媚眼儿,娇憨的道:“大人脸上没笑,心却在笑嘛!”
高力士以忠心耿耿之态肃容道:“小子之所以特别留神临淄王,不是因他仪表堂堂、风采过人,本身又学富五车、精通音律、写得一手龙飞凤舞的八分书,而是凭观其仆,致知其主。”
符太见他两眼转动,道:“你想到甚么?”
符太讶道:“那你的所谓‘一试’,有何作用?”
被小敏儿大兴问罪之师,符太自感理屈词穷,因确是为抵挡小敏儿献身的搪塞之词,当时曾说过甚么,记忆模糊。
高力士恭敬道:“那就不该是这样子!”
高力士-怔道:“鹰爷竟然打锣打鼓的来吗?”
符太道:“看你贼眼兮兮的,便知你口上说的,与和_图_书心里所想,不尽不实。”
接着兴奋的道:“敢问经爷何时有空见他?”
符太皱眉道:“出术!”
高力士道:“因他早心里有数,故闻之不露异常之态,还说看太医大人哪天有空,好让他登门拜访。”
高力士不住点头,道:“定给经爷办得妥妥帖帖。”
高力士道:“正式的拜会,完全不符合经爷一贯作风,凑巧碰上好一点。届时小子会令作娘娘耳目的侍臣宫娥,目睹情况。”
符太骂道:“若是打锣打鼓,我何须你留意。”
符太道:“此人究竟是谁?”
符太冷然道:“说清楚点。”
高力士道:“皇天在上,我高力士对经爷的教诲,永志不忘。”
符太朝他瞧来,哑然失笑道:“你当我是皇上或娘娘吗?剩懂看风使舵。你奶奶的,我要的是你鉴貌辨色的专长。”
符太讶道:“我坐在这里后,似乎没笑过半次。”
符太道:“来了这么多人,为何我没见过?”
看着高力士打躬作揖的在桌子另一边坐下,讶道:“你不用在麟德殿伺候皇上?”
高力士正是为他们一方,接通西京不同势力的桥梁。
高力士叹道:“小子在经爷面前,总瞒不住心事,别人前绝不露这般的破绽。小子心里想着的,是鹰爷和经爷均为深谋远虑、拥大智慧的人,小子能正式追随两位爷儿,不知是几生才修得到的福缘。”
高力士惊讶至合不拢嘴,嗫嚅道:“这个…………这个…………难道…………”
符太沉声道:“他们曾是圣神皇帝的御前铁卫,长侍圣神皇帝之旁,罕有露脸现身。”
符太的手段愈来愈圆熟,巧妙地祭出女帝和胖公公,镇慑高力士,使他心无二志的投诚李隆基。
烦得要命时,高力士来了。
符太皱眉道:“古古怪怪的!”
见符太瞪着他,忙续下去道:“她像不认识小子般,没瞥小子半眼。”
符太沉吟道:“若有一个人,到西京后立即搞得天翻地覆,该就是那个混蛋。”
符太和高力士你瞧我,我瞧你,不相信耳朵听到的。
见符太欲噬他一口的模样,忙道:“为安经和图书爷的心,让小子先说出如何试他。方法很简单,就是告诉他,兴庆宫金花落内的听雨楼,乃太医大人在大明宫外的别居。”
这天起来,他暗自立誓,除非娘娘遣人来抬他,否则绝不踏入皇宫半步,有了这个想法,吃早膳时特别轻松愉快。
符太道:“你可知这批人是从何处钻出来的?”
符太瞇眼瞧他,道:“你晓得兴庆宫内,谁是娘娘的人吗?”
高力士道:“小子留心了三天,方敢肯定,可知临淄王的家将,精通敛藏之道,且若非小子得经爷传授‘忘拳’,亦不懂见微知着,从平常动静细意审察。”
符太双目精芒烁动,如变成另一个人,一字一字缓缓道:“我就是要你死心塌地,不论形势如何变化,永无异志。出卖老子和龙鹰那混蛋,没一个有好下场。”
此刻,他连“那至少还有半年”此句理直气壮的话,也说不出口,怕令美人儿不开心。
皱眉道:“对方来了兴庆宫多少天?”
高力士将声音压至最低,兴奋的道:“小子似乎找到那个人哩!”
高力士附和道:“该是这样子!”
符太斜眼兜着他道:“你说呢?”
符太道:“我脸上难道贴了金,有何好看的?”
符太摸不着头脑,道:“你在说甚么?与本太医有何关系?”
符太没好气的道:“谁封你的口?”
高力士再俯前少许,将声音压至低无可低,沙哑的道:“临淄王李隆基。”
符太从容道:“小子猜对了,临淄王是经那混蛋和胖公公亲手拣的,荐之予圣神皇帝,得圣神皇帝首肯点头。”
符太醒悟过来,打量着他,道:“好小子!试李隆基是假,试我才是真的。”
小敏儿送他甜如蜜的笑容,道:“比贴金更好看,很久没见过大人这么多笑容。”
高力士就是新一代的胖公公,在宫廷斗争里,可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至为关键的,是高力士不似“丑神医”,又或“范轻舟”,与龙鹰多少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
高力士神色古怪地道:“这几天特别些儿,有贵客入住花萼相辉楼、勤政务本楼和翰林院。”
高力http://m.hetushu.com士竖起三根手指,得意洋洋的道:“虽然只有三天,可是直接说话再加打听、偷听,却似认识了他三十年般长久。最后再加一试,小子几敢肯定经爷必然收货。哈!终过关哩!”
高力士抓头道:“小子仍不明白。”
小敏儿娇躯前俯,挺起骄美的酥胸,瞇着眼睛道:“敏儿十八岁哩!大人勿忘曾应承人家的事呵!”
符太道:“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高力士一脸期待的道:“小子是否过关了?”
不过!他也晓得愈来愈不舍得离开她,故而以前可解决掉的一句话,怎都说不出口来。
符太讶道:“怎么试?试错了人,我斩下你的臭头。”
高力士道:“经爷精明!”
一天未和小敏儿发生肉体关系,不论两人关系如何密切,仍然有个距离,小小的间隔,却可赋予他在处理小敏儿上无限的自由度,使他仍有卓然独立的感觉,符合他人生的宗旨。
符太道:“现今很多事,言之尚早,你须做的,是将掌握情况的能力,从宫内扩至宫外,却又不露痕迹。到那混蛋来时,两方可天衣无缝的接合。”
又口舌艰难的道:“小子应安排临淄王何时来见经爷?”
高力士难掩喜色的道:“请经爷给小子少许提示。”
小敏儿与他配合惯了,知机离开。
且是得李显、韦后、武三思,至乎太平、宗楚客、杨清仁信任的人。
读〈西京篇〉首卷的第一个印象,是符太故意疏远妲玛,令她气恼,不知符小子因何这般冷落佳人。
高力士道:“经爷明鉴,你老人家早出晚归,出入是北面的芳苑门,没到过龙池的另一边去。”
高力士毫不犹豫答道:“追随经爷,就是追随鹰爷。”
高力士道:“小子的每一件事,没半件不与经爷有关系,没有经爷,小子将是浑浑噩噩的,做一天和尚,撞一日钟,怎可能如现在般奋发向上,天天活得挺有意义的。今天更是非常特别的一天,小子心有所归!”
高力士道:“夫人逼经爷去见她。”
高力士欣然道:“经爷明察,小子办事,经爷放心,试错了仍不会出问题。嘿!可以说和_图_书了吗?”
高力士低声道:“该安排临淄王何时来见经爷?”
兼之皇族的夫人、小姐们,水土不服,她们只信任他能回春的妙手,任符太如何不甘愿,仍不得不勉为其难,使他连续一个月晚晚拖着疲不能兴的身体,夜幕低垂下方返抵听雨楼,搂着小敏儿香喷喷的身体睡个不省人事,动笔写“医经”?休提。
符太啼笑皆非的道:“恁多废话,对方如何反应?”
符太不自觉的咽了口涎沫,道:“好像要到六月才十八岁,对吗?”
高力士道:“昨天在娘娘处见过她。”
高力士开怀道:“经爷对鹰爷的称谓亦不比寻常。”
符太好整以暇的道:“我派给你另一任务,就是看鹰爷何时到西京来?”
高力士处于异常状态,不迭点头,沙哑着声音道:“对!对!没人封着我的口,只是惯了封口,封着实话、真话,想解封时,得经爷赐准才够胆子。经爷随口一句话,隐含至理。”
符太道:“还不明白?你该追随的,既非老子,亦非那混蛋,而是基爷。”
高力士骇了一跳,垂首道:“经爷厉害!”
对小敏儿,他绝不始乱终弃,一旦和她好了,即使不用扮丑神医,也带她在身旁。这正是他心感惊栗的后果。从此再没有潇洒来、漏洒去的得意自如。
符太道:“最近见过夫人吗?”
见符太用神聆听,续道:“临淄王随行家将里,不乏卧虎藏龙之士,绝非可临时凑合,又或可用重金聘回来的。更奇怪是这批高手,人人名不见经传,怎可能呢?唯一的解释,是鹰爷的安排,只有如鹰爷般的人物,这批高手才甘为其用。由此可知,临淄王非是仓卒下找到的人,而是经过长期的酝酿和部署,方有眼前的成果。到经爷指出鹰爷的另一个身份,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竟又不虞被人瞧穿他是鹰爷,更令小子想破脑袋,仍想不通怎可能办得到。正是这种完全超越小子思考能力的情况,令小子感到追随经爷,乃小子一生里最明智的选择。”
高力士谦卑的道:“得经爷提携后,小子尽心尽力下,终干出点成绩来。”
接着向小敏儿打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