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第八章 与卿话别

无瑕似早晓得他会来般,静坐厅堂一角,容色静如止水,恭候他大驾。
无瑕此刻来自真心的反应,比之任何媚术更撩人遐思,诱惑至极。
无瑕会因自己向台勒虚云说谎吗?
龙鹰心里打个突兀,无瑕暗伺在旁,自己竟一无所觉,是因心神全落在田上渊处,还是无瑕进步了。由于无瑕的“媚术”与魔种天性相克,在多方面他都拿无瑕没法,不能像对付其他同级数高手那样的得心应手。
由田上渊杀陶过开始,大江联想尽办法,仍奈何不了田上渊,一个原因是田上渊得官家全力支持,更决定性的原因是田上渊确实力强横,本身又雄才大略,处处占尽先机。到大江联突袭田上渊无功,大江联再无力翻盘。
龙鹰道:“田上渊失掉了五采石。”
接着是妲玛的离开。
无瑕表面平静,龙鹰却察觉今回与她相聚首次情绪上的波动,非常轻微,但以无瑕的修为来说,却属异乎寻常。
无瑕一直晓得有这么的
龙鹰沉声道:“小弟早猜到,依据田上渊一贯的作风,定要置陆石夫于死,遂布下陷阱,引他上钩。事前我们做足准备工夫,请得宇文朔助阵,先一步査明他在城外藏身之所的大概位置。宇文朔保着陆石夫时,小弟偕太医王庭经和妲玛夫人,下手夺石。精采处是田上渊为方便行动,留下五采石在秘巢附近,只须赶跑他,夫人可凭独家心法感应到五采石藏处。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大功告成。”
龙鹰大乐道:“甚么都好!待小弟拿多几饼‘更香’来,那每一次报时辰,大姐都想起小弟。一天十二个时辰,起码想十二趟。哈哈!”
看似简单的一个问题,实为经深思熟虑后的算计,绝不易答。
无瑕担忧的道:“范爷凭何说服小可汗,你有足够的实力应付雄霸大河的田上渊?”
从飞马节开始,刺杀、球赛,无瑕亲自出手又或旁观,目睹着“范轻舟”出色的表现,不可能没有感觉。
表面看来,北帮确高手如云、人多船众。
接着是田上渊公然行刺陆石夫,事败遁逃,“范轻舟”恰于这段时间,失去影踪。
无瑕道:“总言之是这样儿,勿追问。今天范爷来找人家,有何贵干?http://www.hetushu.com
龙鹰点头应是,道:“小弟不得不走,既可避过老田找随我来的竹花帮兄弟出气,又可将计就计,得到在大河狠挫他的良机。哼!田上渊太小眷一某人了,敢捋他虎须,当然准备充足,不惧他反扑。”
说实话,虽奉行胖公公“征服无瑕”的指令,却一直有不切实际、不可能有结果的感觉,宛如往水里捞月。
论战船,南方向为造船业的圣地,接收了大江联大批优质战船后,选其性能最优越者,由竹花帮负起改良之责,故现载精兵旅北上的“江龙号”和“江蛟号”两船,超级战舰之名当之无愧。
说这番话时,龙鹰语调铿锵,豪气干云,字字掷地有声。
正是这般微妙复杂的形势,使田上渊不敢在关中骤起发难,即使铤而走险,仍难瞒过真正的地头虫宇文朔,以及陆石夫的城卫军,逞威变成自取其辱。
个厉害人物,盗去波斯大明教的五采石,到陶过遇刺,这个盗石者方现形,那时因田上渊分身有术,一时仍未怀疑到田上渊身上。
龙鹰心神俱醉。
故此,无瑕一直冷眼旁观,瞧着“范轻舟”、“丑神医”和妲玛三人联袂到延平门狱,处理释放皇甫长雄一事。
无瑕赠他一个甜甜的笑容,欣然道:“范爷玉成了人家的一个心愿呢!”
无瑕淡淡道:“我一直在旁瞧着,表面看,是久别重逢,言笑甚欢,以塞外的抱礼,代替了中土的江湖礼节。”
想想也可令他心甜。
可是,大河就是龙鹰的沙漠和荒原,不论北帮出动多少艘战船,仍在战船性能和水战之术上给比下去。
无瑕凝望着他,道:“田上渊没认出你们是谁?”
龙鹰再次感觉到无瑕的波动,显示她真的为自己着想,心内窃喜。从容道:“没时间说了。三天后,敝馆开张,当夜小弟和竹花帮的兄弟乘船离开。哈!当然只是表象。出关后,小弟另有布置,保证可杀得老田人仰船翻。他奶奶的!老田拣了最不该对付小弟的地方,对付小弟。若他晓得我连虎跳峡都不放在眼内,肯定不致这么愚蠢。”
接着俯前在她香唇重重的、狂野的吻了一口,然后不回头的离和*图*书开。
无瑕垂下螓首,柔情似水的道:“人家叫无瑕,范爷记着哩!”
龙鹰长身而起,在无瑕站起来前,移到她身前,两手按在她放在扶手的一双柔荑去,俯头深深望进她上仰的明眸内,发自肺腑的道:“我不晓得我们的将来,但永远忘不掉这一刻。”
这个“保守秘密”的游戏,愈发动魄惊心,因另一面代表的是绝情和出卖,可是一天无瑕恪守协议,就是愈陷愈深,守的秘密愈多,愈显情意,非常微妙。
内堂传来珠落铜盘的清音。
“范轻舟”凭甚么释疑?
龙鹰叹道:“大姐仍愿遵守我们间的协议吗?”
有关田上渊的事,属不可透露的东西,然而从实际情况考虑,不透露的害处更大,因无瑕认定自己骗她,哪还来兴趣与他玩这个守密游戏。
龙鹰暗呼好险,刚才所有猜想,纯为推测,于此一刻实在起来。
大江联一方对田上渊生出怀疑,始自“沧浪夜宴”,田上渊想见妲玛并不稀奇,稀奇的是妲玛肯赴宴。
因着田上渊和韦族的勾结,龙鹰可断言优势在宗楚客的一方,于目前的政治权力斗争里,韦后偏往己族,遂令宗楚客渐占上风,武三思不得不忍气吞声。可是,只要李显一天仍高踞龙座,武三思的地位便稳如泰山。此为李显的心结,即使在被放逐房州的时候,武三思一直暗里支持李显,后来更尽揽李显成功回朝的功劳,以李显近乎盲目的重情义,不会因任何事舍弃武三思。而更重要的,是武氏子弟乃女帝的亲族,由于李显对母皇心存愧疚,爱屋及乌,故不论朝臣如何派武氏子弟的不是,李显完全不为所动。
龙鹰暗叫头痛,无瑕心细如发,无隙不窥,难缠至极。苦笑道:“因小弟不想瞒大姐,大姐要出卖小弟,也没法子。何况一件是糟,两件也是糟,惟有这样子,方可表达心内对大姐的感觉。”
龙鹰直觉她在等候自己,是很难解释的感应,如此便如此。
龙鹰轻松的道:“陆石夫因早有预防,捱田上渊一掌时踢他一脚,老田在负伤下功力大打折扣,竟不知我们埋伏屋外。就在田上渊入屋的一刻,我们立即发动,蒙着脸乔扮两大老妖,前后夹击,但http://m•hetushu.com他确有两下子,反击下,小弟和太医同告受伤。当然!老田伤得比我们更重。”
无瑕分析道:“这是着意和不着意的分别,借助外物,终落下乘。田上渊该感激你们才对。”
龙鹰一怔道:“甚么心愿?”
可是,“范轻舟”来京师不过区区十来天,已将一面倒的情况扭转过来,田上渊从无懈可击,变得有隙可乘,接连受挫。
龙鹰转话锋,再非应付无瑕的试探诘问,而是与佳人谈心。
更香不但是他俩间的小秘密,更是亲切的回忆,短短的相处,共享的生活情趣,惹起波纹涟漪。
无瑕道:“须我们帮忙吗?”
无瑕白他一眼,一副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毫不在意的可恨模样,偏又是最能触动人心的迷人姿态。
到今天,从符太的《实录》,仍没法弄清楚妲玛和无瑕现时的关系,这方面,妲玛轻轻带过,可见妲玛对儿时友伴,非常维护。
龙鹰呆瞪无瑕。
田上渊与其“内圈高手”,绝大部分是来自塞外的“旱鸭子”,而龙鹰方面则操舟好手如云,集江舟隆和竹花帮的精锐,何况还有龙鹰此一经得起虎跳峡和无回峡考验的人物。
龙鹰不喜反惊,无瑕虽告知芳名,但龙鹰比对她先前的情态,感到她用上了媚术,说时不含丝毫情绪上的波动。
龙鹰道:“小弟今趟来,是向大姐道别。”
无瑕幽幽道:“有没有‘更香’,人家也想你。”
龙鹰一句“怕老天爷方清楚”,可推个干净利落,无瑕很难就此寻根究柢,追问下去。可是,肯定大不利他们间得来不易的发展。若有似无的情意,势荡然无存。
无瑕淡淡道:“田上渊逼你走吗?”
龙鹰翻墙进入无瑕的居所。
事后,田上渊派乐彦、虚怀志这龙、虎两堂堂主来晤“范轻舟”的情况,无瑕肯定清楚。更因田上渊没有后续手段,无瑕猜到田上渊拿不着“范轻舟”的把柄。
深悉情况的无瑕,对“范轻舟”的豪言壮语,有着至深的体会。
无瑕试探他。
无瑕那颗秘不可测的芳心给他扰动了,现出意乱之色,虽稍露即逝,却显示了她对“范轻舟”的英雄气魄,非无动于衷。
田上渊吃亏之处,是未能知己知彼,茫www•hetushu.com不知龙鹰的军事布局,已因默啜的来犯启动,压根儿不知面对的是甚么,更没想过有台勒虚云暗中计算他。老田“适逢其会”。
龙鹰苦笑道:“大姐认为小弟可以将我们的关系,告诉王庭经?为了大姐,小弟等若背叛了鹰爷,可怜我连大姐姓甚名谁,仍不大了了。”
一不做,二不休,龙鹰的目标是与无瑕的“媚术”正面交锋,攫取她芳心,现在有势可乘,岂肯错过。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道:“虽成功为妲玛夫人取回五采石,完成王太医对她的承诺,却是祸福难料。他奶奶的,若小弟没估错,田上渊因祸得福,反因失掉五采石,武功上做出关键性的突破,杀他更困难了。”
无瑕平静的道:“在田上渊身上,发生何事?”
“叮!”
情况一如大江,以官府的实力仍远办不到,休说北帮。以前北帮能在大河扬威耀武,因得官方暗中首肯,现在再难重弹旧调,遂成“范轻舟”与田上渊各凭大河之险,争雄斗胜之局。
妲玛自小认识无瑕,童年时代培养出来的情谊最真挚,因没有成年人利益上的考虑。可以想象,妲玛万里迢迢的到中土来,必有方法可联络上无瑕,请她帮忙,更令龙鹰一直以为妲玛是“玉女宗”另一出色女弟子,到符太的“丑神医”接触妲玛,始知一场误会。
现在无瑕会否泄秘,不再在考虑之列,重要的是该透露多少,如何拿捏,仍无损大局?最完美的谎言,是大处上句句事实,将谎话没瑕疵的密藏起来。
龙鹰咕哝道:“要有事才能来找你?想见你行不行?”
以大江联长于渗透的手段,宫内肯定有他们的内鬼,妲玛的离开,瞒不了他们多久。无瑕比任何人清楚,妲玛的离去,代表五采石物归原主,所以由田上渊的行刺失败,到妲玛的离去,其间当发生了无瑕不晓得的事,而“范轻舟”绝脱不掉关系。
无瑕一双美目明亮起来,语调仍无惊无喜,淡然道:“这么严重?”
若无瑕般的高手,即使这般坐上三天三夜,仍不感丝毫不耐烦。
无瑕平静无波的问道:“如何失掉的?”
凭无瑕的智慧,不可能没点儿感觉。
事实上他心知肚明,无瑕的心愿是妲玛成功取回五采石http://m.hetushu.com,也代表无瑕开始信任他,不怕泄露己身之秘。
龙鹰心内唤娘。
无瑕俏脸微红,嗔道:“不准你想歪了。”
问题在,无瑕对妲玛的事,掌握多少?
何况至少尚有一半机会,无瑕继续为他守密,因牵涉到无瑕的儿时友好,还有是共点“更香”时双方微妙的“情投意合”。
要到离开关中,才进入北帮的势力范围,不过!谁都清楚,北帮的所谓控制大河水运,只是霸占属黄河帮沿河两岸的地盘,在重要城池设置分坛,而非是置大河广阔的水域于绝对操控下。
龙鹰早知她有此提问,也是宇文朔当日的疑问。以田上渊的高明,即使罩头蒙脸,又在黑暗里,怎可能瞒过他?如是“明抢”,田上渊事后不闹个天翻地覆的来寻仇才怪。
无瑕掩嘴娇笑道:“最爱看范爷怨男的怪模怪样,非常不自然,是装腔作势。说吧!还有何事是与田上渊没关系的,他如此寻上范爷,无事不登三宝殿,为叙旧聊天吗?”
又温柔的道:“范爷仍未说哩!”
他不知无瑕芳心里有何滋味,只清楚自己如徘徊在高崖边缘,随时失足跌个粉身碎骨,愈来愈害怕。
无瑕细审他神情,轻柔的道:“人家尚未应承你守密,为何透露?”
道:“暂当这个名字是真的。”
无瑕对“范轻舟”始终情意不足,关键是否也在自己,在龙鹰?龙鹰比诸“范轻舟”,有先入为主之势。
坐到她身旁去,道:“田上渊终现身了。”
俗谓“猛虎不及地头虫”,然而北帮仍未够得上地头虫的资格,充其量是先来一步的猛虎。田上渊能否在关中叱咤风云,不在他的武功高低,而在智计谋略,又要看与武三思逐渐出现分歧和利益冲突的宗楚客本身的发展,及其与田上渊关系的变化,在在需时。
无瑕若无其事的道:“第二饼‘更香’嘛!现在是申时。范爷这门生意将赚大钱,欲罢不能呵!”
接着“噗哧”笑道:“想你又在干甚么不可告人的勾当。明知田上渊中计,为何不请人家帮手?”
龙鹰道:“是配合。但不该是通过大姐,免致我们的秘密关系曝光,而是由我直接和小可汗沟通。”
可是,际此一刻,他在黑暗里看到希望的星火,黑暗再非绝对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