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第十四章 肺腑之言

龙鹰道:“话说到这里,再收不回来,定给你老兄一个交代。又说回来,老兄是否晓得另一道十万火急的奏章,来自郭大帅,昨天早上送抵皇上的龙桌上。”
龙鹰微笑道:“你真的相信小弟?”
宇文朔道:“我们并没有跟随独孤家,然并不表示我们对朝政比她乐观,而是感到难以坐视。你想知道在下的想法吗?就让在下告诉你,现在的情况,等于当年武瞾夺权的重演,却更是不堪。在下可以说的,止于此。”
龙鹰知他尚未“认出”自己是“龙鹰”,只因万仞雨之名,想到“范轻舟”是由龙鹰、万仞雨、风过庭一伙人炮制出来。
龙鹰道:“‘不看好’指的是哪方面?”
又道:“听你语调,和临淄王该关系密切。”
龙鹰从容道:“在答你老兄的问题前,小弟可否问几个一直深藏心内的问题?盼宇文兄直说无碍,然后小弟予你老兄一个包保满意的答案。”
田上渊这般做,落在有心人宇文朔眼里,容易理解,不明白的是“范轻舟”为何肯帮田上渊的忙,应允赴宴。
宇文朔想了想,忍俊不住的笑起来,叹道:“你这么着我问你,我反千头万绪,不知从何问起。”
龙鹰道:“里应外合加上数管齐下。”
故此,宇文朔得悉田上渊为他设饯别宴,广邀“友好”,凭宇文朔的智慧,猜到田上渊在重施掩人耳目的故技,事实上一意杀“范轻舟”。
龙鹰偕宇文朔离开西市,到永安渠畔密话。
龙鹰道:“因为是小弟一手炮制促成,若让宗奸贼将郭大帅调赴西疆,北疆则起用长败之将武攸宜,等于自毁长城。最高兴的人是默啜,他刚击溃突骑施,重复声威,肯定立即挥军南下,轻易突破边防,长驱而下,兵锋直指洛阳。洛阳若陷,中土势危。”
宇文朔也像符太般,想到田上渊只会在关外动手,而非关内。
宇文朔苦笑道:“难道我是不苟言笑的人?”
宇文朔骇然神色尚未褪尽,深吸一口气道:“宇文破告诉了我,却不知奏章内容,只知皇上立即召见宗楚客、崔日用和王昱,商议了整个时辰后,举行内廷会议。”
龙鹰大喜道:“这叫英雄之见。嘿!但我又开始有另m.hetushu•com一个担心,李隆基已尽量敛藏,饀光养晦,仍瞒不过你老兄的法眼。”
宇文朔再一个错愕。
龙鹰失笑道:“你奶奶的!宇文兄也可以这般风趣。”
龙鹰微笑道:“加上我们便成。”
龙鹰之所以猜中,基于一个理由,是宇文朔不但视他为对付共同大敌田上渊的伙伴,还当他是朋友,关心他的安危。当然,在龙鹰施尽浑身解数下,关中高门的首席高手,对他消去怀疑。
当年田上渊大张旗鼓的到仍是神都的洛阳去,暗里潜返长安,刺杀陶过,因而可置身事外。
从充满敌意到信任,是个漫长的过程,幸好“范轻舟”没令他失望过,其中还有两个因素,大大纡缓他们间一直绷紧、随时断折的关系,就是独孤倩然对“范轻舟”的态度,以及符太的“王庭经”与他的合作无间。
龙鹰讶道:“竟有此事?”
宇文朔开门见山的道:“范兄一副惟恐田上渊不敢杀你的模样,使人百思不得其解,你真的那么有把握?陈善子的船队,依你的计划,却步于潼关之前,故只能在关内护航,你却要在大河面对北帮强大的战船队。”
勿要用这样的眼光瞧我,小弟绝非大江联的人。”
龙鹰道:“大江联会于小弟扬帆下漕渠之夜,以雷霆万钧之势,突袭北帮总坛。
龙鹰道:“所以小弟有言在先,若不愿答,可以不答。”
宇文朔道:“以前的我,如像盲子在黑暗中摸索,现在终于看到一线曙光。我本不打算说出来,现在却是不说不快,更不愿辜负你对在下的推心置腹。”
宇文朔收请柬后,立即来找他,理所当然。
宇文朔苦笑道:“愈说我愈胡涂。阁下究竟是谁?”
宇文朔从容道:“问吧!却不保证一定回答。”
龙鹰若无其事的道:“去打突厥人!”
龙鹰道:“让小弟将问题调整一下。假设宇文兄是太医,遇上病入膏肓、没可能治愈的病人,而这个病人关乎到天下苍生的荣枯,你唯一可以做的,是为病者把通向死亡的道路弄得平整,将坏的影响减至最低,你老兄怎么办?”
龙鹰道:“西疆告急。”
龙鹰道:“没替身怎行,此人是关中剑和-图-书派的出色弟子,由万仞雨亲自推荐,保证靠得住。”
龙鹰道:“若不想答,不答好了,但千万勿说违心的话。”
话说回来,假设宇文朔从未接触过“龙鹰”,反可以猜到“范轻舟”是他龙鹰。正因在神龙政变时,“龙鹰”的精神、形象,早深植宇文朔心内,印象难移,故横瞧竖看,依然为“范轻舟”的外相所惑。
龙鹰道:“非不苟言笑,是比较认真。答吧!这是最后-个问题。”
这是从未出现在这个超卓人物脸上的震撼神情,可想而知心内的激荡,也表示他真的信任龙鹰,没必要隐藏内心情绪。
宇文朔见怪不怪似的叹道:“奏章所奏何事?”
龙鹰道:“勿要怪龙某人交浅言深,像宇文兄般的英雄人物,天大地大,啸傲江湖,岂不快哉,何用来蹚神都这滩浑水。任何事也可以过去,天命如此,非人力可以挽回。”
气氛异常的沉重。
番可堪玩味之处。”
龙鹰瞧太阳的位置,悠然道:“谕令该快颁下来。先说西疆,吐蕃降将莽布支,钦陵之子,将从东北塞火速调往西疆,与他亲叔赞婆连手镇慑吐蕃人。”
宇文朔倒抽一口凉气,瞪目以对。
龙鹰道:“在表白身份前,容小弟多问一个问题。”
龙鹰以诚挚的眼神,鼓励他说下去。
龙鹰慌忙道:“当然不是。好哩!敢问宇文兄,对目前的政局,有何看法?”
现在则以另一种形式,重演能令人产生错觉的手段。
龙鹰道:“可以军情报告形容之,依大帅评估,突厥犯境之事,迫在眉睫之前,大有可能在今年内发生,应付之法,是增强边防,关键在能否守稳朔方的鸡鹿塞,故必须由有能之士镇守此重要关隘,如能任左屯卫大将军张仁愿为朔方道大总管,边防稳如泰山。”
宇文朔收回投往渠水的目光,朝他瞧来,双目熠熠生辉,苦笑道:“话不可说得那么满。坦白说,范兄一向的所谓答案,没一个曾令我真的满意。”
宇文朔失声道:“甚么?”
宇文朔道:“不可以说是相信,而是信任。信任你不会陷害我,信任你是个正直的人,虽怀着不可告人之秘,却非奸恶之徒。到今天这一刻,我们仍是合和图书作愉快的伙伴战友。”
以宇文朔的修为,仍没法隐藏地露出震骇神色,难以置信的瞧着他,失声道:“你竟然不是范轻舟,那你是谁?”
龙鹰道:“环顾现今唐室子弟,若不分尊卑长幼,谁最有当皇帝的资格?”
宇文朔一头雾水的道:“给你说得胡涂起来。皇上岂肯让太医离京?”
龙鹰道:“足够有余。问吧!保证老兄满意。”
宇文朔道:“他确掩饰得很好,表面与其他爱花天酒地的皇室子弟无异。只是,在下曾习过天竺相人之术,可从他的眼神和言行举止,瞧出他具龙虎之姿,当然不敢说出来,今趟是首次透露。”
“一身精神,在乎双目”,眼神的变化,可令一个人化为另一个人,天下间,怕惟自己这个身具“种魔大法”的人可将眼神如此彻底改变,即使透露了这么多事,宇文朔仍认不出他是龙鹰。
宇文朔脸现戒色,沉声道:“那你怎知道?”
龙鹰道:“老兄该不清楚最近发生的几起大事。”
宇文朔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字的缓缓道:“‘临淄王’李隆基,对吗?”
宇文朔怀疑道:“以往突厥人入侵,我们从没一次不是大败兼吃大亏,现在竟然调个人便可解决未试过解决的情况,会否是夸大之言?”
宇文朔目现奇光。
龙鹰点头道:“我们是在到成都的船上认识,连手应付大江联的截击,亦因此事王登邀小弟对付采花盗,就在成都得遇黑齿常之大帅,刺杀大帅者正是大江联,于我来说,是倾尽三江五河之水仍洗不清的仇恨,在得到圣神皇帝旨意后,小弟假借‘玩命郎’范轻舟,利用他突厥人的身份,在突厥人大头子宽玉的招揽下,混进大江联去。”
宇文朔道:“说吧!”
宇文朔沉声道:“怎可以影响皇上的圣意?”
宇文朔不悦道:“我是这样的人?”
宇文朔道:“是每一方面,感觉很沉重,就像不论你花多少气力,最终仍是一无所得,令人有窒息绝望的感觉。我心内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在干掉田上渊后,再不理朝廷的事。”
稍顿续道:“当我说‘里应外合’,不可依字面的含意去了解,‘里’指的是皇上的龙心,大致上是圣神皇帝报梦hetushu.com给太医大人,说出莽布支之名,太医梦醒后,将梦中所见所闻,上报皇上,皇上遂找来最熟悉圣神皇帝政事的上官婉儿,下询莽布支其人其事,方幡然觉醒莽布支乃吐蕃人君臣上下最忌惮的猛将,此时郭大帅的奏章刚放在龙桌上,由昭容-并向皇上解说。”
到这一刻,龙鹰始知道扮“范轻舟”扮得多么成功。以往常有被宇文朔怀疑是龙鹰的错觉,是因“作贼心虚”。而之可以这么成功,关键处在乎眼神。
宇文朔沉吟道:“你既提出如此尖锐的问题,属意的自非李重俊,事实上太子的性格暴躁急进,有欠大体,我和干舜并不看好他。”
龙鹰道:“早在圣神皇帝之时,小弟已看中他。”
接着坦然道:“飞马牧场之后,我们下过工夫调査你。”
欢宴、送别,之后“范轻舟”在关外大河遇袭,那就谁都难联想到田上渊身上,至少田上渊可振振有词,把责任推在“范轻舟”的“传统敌人”大江联处去。
宇文朔道:“若你第一个问题问的是这一个,唉!你奶奶的,在下肯定不答。”
又问道:“你的‘范轻舟’,是否有另-个替身?”
宇文朔没好气道:“我如不肯答,事实上已是一种表态,表示出不认同现今的情况。不明白的,是范兄没理由不清楚我们宇文家向为大唐朝的支持者,自大唐立国以来,从未改变过。范兄是否多此一问。”
两人并肩立在渠旁斜坡,渠风徐徐吹拂,衣袂飘扬。
龙鹰轻描淡写的道:“这个当然,因他非但不属李唐血统,且是前隋杨氏的后人,为鼎鼎有名的‘影子刺客’杨虚彦与高祖的董淑妃私通下的孙辈,后来被魔门仅次于棺棺的白清儿寻得,培育其为力能篡朝夺位的超卓人物,本身精通‘不死印法’,又得塞外魔门全力支持。顺带提醒宇文兄一句,大江联的最高领袖,是有‘小可汗’之称的台勒虚云,也是塞外魔门出类拔萃的天纵之才,现时大唐的恶劣形势,由他只手遮天的主导着。李重俊没自尽,是给他害死的。”
道:“请老兄说出心内人选。”
目光回到永安渠,沉声道:“李重润亡殁后,倩然世妹下了个决定,就是独孤家族的人,永不入http://www•hetushu•com仕,并得到族内长辈的同意。”
又叹一口气,道:“通常是解开旧的疑点后,增添新的疑点。昨天在下为你的七色馆,去找倩然世妹说话,本以为须花一番力气,方能说服她,岂知她竟一口答应。敢问范兄,凭甚么可令她比我更相信你?”
宇文朔苦笑道:“在下很想答你当然晓得,王昱为此远道而来,因他所有奏章,到了宗楚客处如石沉大海。不过!范兄既认为本人并不清楚,该另有非我能知的情由,因就我所知,王昱与范兄是多年朋友。”
宇文朔出奇地没现出惊异之色,用神瞧他两眼后,叹道:“你现在说的,是在下和干舜世兄经常讨论的事,可是由范兄口中说出来,却另有
龙鹰哑然笑道:“‘不可告人之秘’,宇文兄说出心底话了。我的娘!可以由小弟发问了吗?”
略一沉吟,续道:“我给你惹起好奇心了。或许,在下可用另一个方式答你,就是倩然世妹和我的分别。”
宇文朔道:“瞧牌面,最佳人选莫过于河间王,但你心内的人,肯定非他。”
龙鹰好整以暇的道:“大帅因此立下军令状,如有闪失,他愿负全责,如此正中老宗下怀,该说是求之不得,可坐看大帅惨淡收场,没半个反对的理由。哈!爽透哩!”
宇文朔点头道:“我首次感到范兄有坦白的诚意,事情变得愈来愈有趣。你们准备去干甚么?”
宇文朔呆瞪着他。
宇文朔讶道:“是哪方面的事?”
宇文朔两眼奇光迸现、灼灼地审视打量他,讶道:“你究竟在考核在下于这方面的见地,还是要弄清楚我的立场和取态。在西京,问任何人这个问题,乃政治大忌。”
宇文朔大奇道:“范兄,唉!该唤你作甚么好?你怎可能知道?我知的是有重要谕令在起草中,由于牵连广泛,至快明早才能颁布。”
龙鹰微笑道:“小弟将给出一个令老兄完全满意的解释,因再隐瞒,对你和我的关系绝对不利。今次即使没有田上渊的事,我也要离开西京,太医还会和小弟一道走。”
龙鹰道:“老兄有兴趣,可以一起去。”
宇文朔随他的话,眼睛瞪大,直至瞪至大无可大,满目难以置信的神情。
一如所料,宇文朔在馆内候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