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第十八章 以奸对奸

宗楚客见到“范轻舟”,双目瞳仁放大,亮着起来,加快脚步,排众迎来,一脸亲切的笑容。
马车停在麟德殿的外广场,侍卫为他们拉开车门,龙鹰足踏实地时,一群官员从殿门走出来,拾级而下,其中一人特别引人注目,不但因其慑人的体型,气势逼人,步伐虎虎生威,且神采飞扬,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赫然是手上掌握天下兵权,兵部尚书宗楚客。
龙鹰苦笑道:“若大江范轻舟,多用一倍时间走陆路,肯定成天下笑柄,以后还用混吗?”
玉白色的帖子,散发淡淡清香。
接着双目精芒烁闪,沉声道:“大人放心,大江联总不能千艘、百艘的来拦截我,也无法封锁大河,轻舟有应付的十足把握。”
高力士坐下,小敏儿退避。
愕然道:“误会!尚书大人指的是哪方面?”
龙鹰高明的地方,是不直接表示相信老宗的话,或不相信,反告诉老宗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事,当足老宗自家人,没须隐瞒的秘密。比之千言万语,更具说服力。
接着两手捧帖高举过头,放下,摆在符太一边的桌面上。
宗楚客做足工夫,他交足工夫。
符太没好气道:“你当我去偷香窃玉吗?老子自己骑马去,告诉我天一园在哪里便成。”
龙鹰正要告退,又给他扯着,耳语道:“大江联必不罢休。在关内水道,上渊可保证轻舟的安全,可是,出关后,大河浩阔,再不由上渊控制,轻舟万勿掉以轻心,因帐仍可算到上渊头上去。”
符太问道:“甚么事?”
以“范轻舟”的位置身份,不可能晓m.hetushu•com得朝内错综复杂的情况,不晓得宗楚客在背后煽风点火、推波助澜的计算对付他,唯一该清楚的,是宗楚客与田上渊关系密切。
高力士沙哑着声音道:“经爷尚未看帖子的另一面。”
龙鹰见过李显和韦后,由高力士安排他独自坐马车,走一个直跨西京南北,不可能再远一点的路程,从大明宫到曲江池的相府见武三思。
高力士恭敬的道:“曾试过一天收十多张请柬,全给小子打回头去。嘿!不过,此帖不同他帖,较为特别,小子怕截错了,所以拿来给经爷过目。”
高力士道:“禀上经爷,若然是混蛋,便是女混蛋,经爷明鉴。”
高力士到他一侧,挥手令驾车的年轻太监驶走马车时,宗楚客已来至龙鹰身前,施礼问好。
宗楚客的高明,在龙鹰抵西京后对付他的布局陷阱里,表露无遗,表面不现其丝毫身影,龙鹰若非深悉情况,确死了仍未清楚是谁送他到冥府去。
宗楚客好整以暇的道:“这是必须的,我已向大相解释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龙鹰道:“大人可知小弟到西京的首晚,已有高手来杀我,幸好我福大命大,睡不着觉坐在窗旁想东想西,那个蠢人误中榻子上的副车,还被我打得吐血而逃。”
又压低声音道:“须否小子为经爷驾车?”
局已成形。
高力士道:“门卫收到一张请柬,小子代门卫送来。”
龙鹰道:“怎敢瞒大相?”
现时大家均口蜜腹剑,尔虞我诈。
今回冤家路窄。
龙鹰有何办法,随他往广场空旷无人处举和_图_书步,扮出个受宠若惊的神色,问道:“宗尚书折煞小弟哩!有甚么事,吩咐下来便成。”
龙鹰一怔道:“大人何有此言?”
这是必然的结果,问题出在武氏子弟和韦氏外戚间的争权争位,韦后血浓于水,偏向自己人,情况一如女帝当年起用武氏子弟。
宗楚客正容道:“问题出在陆少尹的北里遇刺,其手法形式,均令人记起黄河帮陶过的遭遇,摆明嫁祸上渊,离间我和大相的关系,用心卑劣。”
用的是“转移视线”的招数。
然而,一天李显尚在,政令须经他的龙手签署,仍会保着以武三思为首的武氏子弟。
又道:“轻舟有想过走陆路吗?”
龙鹰曾与宗楚客见过面、交过手,算是“老朋友”,可是他的“范轻舟”,只在放皇甫长雄出延平门狱那个晚上,符太领他见李显时,李显为他介绍过,属点头之交。既相熟,又陌生,感觉怪怪的。
宗楚客同情的道:“这是人之常情,幸好上渊可在后天正午于福聚楼举行的饯别宴,做出补救,以释他人之疑。”
《天地明环》卷八终
办本楚客暂不答他,待离最接近的高力士足二十多步远,方停下来,压低声音道:“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坐在车厢里,龙鹰闭目养神,可是脑袋仍不听指挥,左思右想,歇不下来,索性掏出符小子的《实录》,逃进另一天地去。
其他人下台阶后止步,隔远施礼。
从“范当家”改口唤“轻舟”,打蛇随棍上,拉近关系。
符太一怔下,往帖子瞧,失声道:“闵玄清?”
是否亦m.hetushu.com代表韦后从此远武三思而近宗楚客?
听毕,宗楚客叹道:“我们的敌人,手段了得,深谙形势,当年刺杀陶过,立令北帮和黄河帮势成水火,现在用的是同样伎俩,务要使上渊和轻舟互相猜疑,惟恐天下不乱,我们必须同心合力,沉着应付,不可教敌人得逞。哼!大江联愈来愈无法无天。”
不论李显如何昏庸无知,经“北将西调”一事后,因事关己身安危,多少有点醒觉,天才晓得李显会否在范轻舟离开一事上,另有主意,假如李显著“范轻舟”多留一年半载,老宗、老田,至乎韦后、外戚的大计,立即告吹,谁也不敢说半句话。
因韦后与武三思淫妇奸夫关系,成“另类外戚”的武氏子弟,正被真正的外戚逐渐替换。
龙鹰心里打个突兀。
宗楚客摆出首次闻之的神态、表情,追问其详,龙鹰为争取他的信任,信任“范轻舟”没怀疑他,除了没说出认得对方是田上渊外,事发经过和盘奉上,特别指出对方武功怪异,平生未遇,故没法留下刺客,后更从陆石夫和宇文朔的描述,证实为同一的刺客。
自第一次与法明扮两大老妖之时,遇上此君,便知他胆大心巧,足智多谋,武功高强又长于应变,但仍没想过其阴谋斗争的能耐,不在大奸鬼武三思之下。
论老奸巨猾,武三思也要自叹弗如,不过,后者可在卑鄙无耻上胜出。
龙鹰的表现恰如其份。
龙鹰道:“这个轻舟须看大相的意思。”
他奶奶的!白的说成黑,黑的说成白。说人嫁祸者,正是嫁祸人。宗楚客将刺杀推hetushu•com在大江联处,若“范轻舟”有何闪失,罪责自然落在大江联的奸徒身上,一乾二净。
这家伙笑里藏刀,在做着杀自己前的准备工夫,好于“范轻舟”葬身大河后,和老田同时置身事外,针对的对象是李显和武三思,亦只他们两人,令老宗还有些儿忌惮。
龙鹰心忖误会你的娘,也知他在演给其他人看,与自己的关系多么良好。
宗楚客用神审视他,似要看穿某些他一直没法弄清楚的东西,亲切的道:“我刚去见过大相,向大相解释清楚,上渊之所以恳请范当家暂时离京,是出于一番好意,因不想被奸徒利用,挑拨离间。”
高力士道:“日落时,小子为经爷安排马车。”
宗楚客寒暄过后,牵龙鹰衣袖,低声道:“范当家,我们借一步说话。”
难得“丑神医”肯坐“范轻舟”同一条船,自寻死路,韦后岂肯让好梦成空。李显愈有主见,韦后愈要将李显变为另一个高宗,然而此事须按部就班,没法一蹴而就。
一如所料,会面言不及义,韦后打开始便给“范轻舟”的离京定调,指他须赶返扬州,处理江舟隆的业务,李显还有甚么话好说的。
龙鹰心忖宗楚客就是另一个“吕不韦”,看中李显奇货可居,早着先鞭,故挣得今天的权力地位,如能斗垮武三思,势位极人臣。
宗楚客大吃一惊,道:“竟有此事?轻舟和大相说过吗?”
符太不耐烦的道:“是哪个混蛋的帖?”
韦后现时身份尊贵,即使武三思、宗楚客般的心腹亲信,等闲不敢扰她,遑论劳驾。由是观之,今次的处理“范轻舟”,同时hetushu.com一并“处置”符太的丑神医,已提高至韦后亲身参与的层级。
龙鹰和高力士见宗楚客热情似火,边还礼边心里大骂。
宗楚客欣然道:“我放心了,后天福聚楼见,勿让皇上和娘娘久等了。”
没想过韦后与李显一起见自己的“范轻舟”,绝非偶然。
以符太的冷漠,亦感面具下的脸皮在发热,因话说得太满了,幸好对方是高小叹道:“原来是洛阳旧识,这个面子不能不给她。”
这恶毒婆娘临场监视,自是要教李显和“范轻舟”有所避忌,难畅所欲言。
符太瞪着他,从桌面捡起帖子,以帖子没看过的一面向着自己,然后目光移离高力士,朝帖子瞧去,立即发呆。
龙鹰明白过来。
高力士道:“正是闵天女,交帖来的道人明言雅集在今夜举行,故必须立即送达经爷手上,看天女今次邀请的手法,似不愁经爷不赴会的态势,小子感到有异,所以携帖来见经爷。”
“玩命郎”范轻舟和“丑神医”王庭经,双双命葬大河,李显肯定悲愤莫名,当罪责全算在大江联上时,宗楚客可打着讨伐大江联的大旗,于全国扩展势力,替换“办事不力”的地方将领,直至天下兵权,尽入老宗之手,此计毒绝。
龙鹰“交心”道:“大人明见,轻舟没丝毫异议,今趟田老大着轻舟离开,虽知他的苦衷,可是心里总不舒服。”
符太不看半眼的道:“以后再有这种东西,给老子立即打回头。”
和他一道走下来的六个大小官员,龙鹰认得的有鸿胪卿甘元柬和郑普思,其他四人,该像前两者般属李显的“酒肉亲信”,六人蛇鼠一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