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第四章 重要对话

龙鹰叹道:“若只我单独一人,天掉下来当被盖,问题在大大个货摊摆在那里,轻舟不为自己着想,也须顾及一众兄弟,特别是随小民来的竹花帮兄弟,若他们有闪失,轻舟如何向桂大哥交代?”
一切依旧。
似随口问的一句话,却令龙鹰面临重要和影响深远的抉择,就是与龙鹰的关系,太平知得多或少,并不打紧,关键处是可向杨清仁透露至何等程度。
正容道:“长公主明察,表面看,轻舟确似爱玩命的人,内里却有另一番情况。早在轻舟来京之前,轻舟已想及种种后果,并为此做足准备的工夫,谁踏进谁的陷阱,现时言之尚早,但有一点可肯定的,是保证每一位竹花帮的兄弟,均可安然返抵扬州。”
龙鹰见这个五官端正、中等身材的年轻太监可以如此说话,晓得他是太平的心腹亲信,也和杨清仁稔熟,故可摆出大家是自己人的姿态。
接而道:“鹰爷在远赴南诏前,在扬州与小民秘密会面,提出要求,希望我能将他远征大漠的兄弟,收容在江舟隆内,免得他们投闲置散,蹉跎岁月,小民一口答应了。”
龙鹰早晓得杨清仁会配合自己,但仍没想过他可如此生动精采的说出来,难得没一句可惹起是非、指名道姓的话。
遂将“南人北徙”的事详细道出,当然是让杨清仁听得入耳的“真相”。其时龙鹰离去后,女帝派方均到南方办事,间接证明“范轻舟”所说属实。
纯以人比人,韦后学到的是女帝的皮毛,太平却得传女帝的精髓。
对是军方何人委托,他没说任何名字,所有事情推在女帝身上,始终是交谈而非审问,太平晓得有些界线属不可越过,否则落个不欢而散。
未来的宫廷斗争里,太平是不可忽略,能左右大局的人物。与“范轻舟”的关系,由她决定,而非杨清仁。亦因此,杨清仁刚才对他的提示,完全派不上用场。
入庄后,马车循支路驶抵别院,下车后果香飘送,令龙鹰有远离尘嚣的感觉,精神为之一振。
太平终现出第一个笑容,柔声道:“原来范当家的外号是用来骗人的,事实上却是谋定后动,匆匆而去的表象下,隐藏后着。”
从容道:“禀上长公主,和图书这叫见好就收,撑下去,不知可撑到何时。”
接而话锋一转,问道:“母皇当日为何竟肯皇恩大赦,不究范当家无风起浪之责,且有三天宽限之期?”
来前,龙鹰没想过今回的会面如此事关重大,可一举廓清太平和杨清仁两方对“范轻舟”的疑惑。
龙鹰经过皇座而不坐上去,释去了唐室子弟对他的最大疑虑,再没有势不两立的理由。太平现在最大的敌人,是韦后,不论她意在保李显,或自己有成为另一个女帝之心,与龙鹰仍没有对立的理由。
正因太平深明“一山不能藏二虎”的道理,又知悉田上渊心狠手辣的作风,更晓得宗楚客与武三思暗里进行的较劲角力,故不瞧好“范轻舟”的离京。
太平再非以前的太平,沉着厉害,果断有为。
李显之外,太平已成皇族和整个支持唐室的重臣、世家的当然领袖,太子李重俊亦因她的声援,立稳阵脚。太平集团已然成形,可与韦后的集团分庭抗礼,否则韦氏外戚的任命,不会遇上诸般阻挠,重要的军职,迄今尚未有半个落入韦族手上,至了不起只是韦温的礼部尚书。
抵西京后,龙鹰尚是首次见到“旧情人”,当年阴差阳错下,龙鹰始终与她没有合欢之缘,此刻回想,似是老天爷刻意安排。
明示、暗示齐出,施尽浑身解数,最后一句至为关键,连消带打,使太平不看僧面看佛面,念着与桂有为的交情,不在此事上留难“范轻舟”,定要逼他说出与田上渊间的事。
太平在这方面的想法关系至大,决定龙鹰将说出来的话。
大致上,他可肯定无瑕没泄露这方面的秘密,只是,纵然无瑕谨守秘密限于他俩之间的承诺,并不代表杨清仁一方不怀疑,因“扬州事件”里,遇害的一方,全属符君侯的人。任“范轻舟”舌粲莲花,将责任推往龙鹰身上,宗晋卿和周利用不相信,台勒虚云更不相信。
不论自己、太平,又或杨清仁,均避提“田上渊”三字,虽所说的没一句与田上渊无关。
他奶奶的!
太平和杨清仁同告动容。
换过问的是别人,龙鹰可轻易耍过去,可是太平深悉女帝情性,胡混等于讨揍。又如非杨清仁在旁,hetushu.com龙鹰怎困难仍懂应对。但我的娘,两个人加起来,如何拿捏,提供恰到好处的答案,煞费思量。
幸好太平接见他们的地方,并非处于最高点的果乐园,而是位于山庄东缘的别院,不用登高望远,看到太宗皇帝赠予陶家的芙蓉庄,睹物思人,徒惹伤情。
提起桂有为,亦令太平想起龙鹰。
太平在看来是她办日常公事的书斋接见他们。于泽功的指示下,龙鹰和杨清仁分别在她左右下首坐下。
他的为难处,是有杨清仁在旁聆听,说服太平的同时,不可泄出杨清仁一方不知之秘。
这是杨清仁事前猜不到的发展,闻言现出凝重之色。
又问道:“鹰爷有否向范当家透露未来的动向?”
长公主府,就是曾偕小魔女主婢借居的“望江山庄”,处于小山丘上,是个大果园,论面积,至少比李裹儿的公主府大上两倍。
形势不容他思量权衡,“欣然”回答,先来个拖延时间,叹道:“长公主英明,同样的事,别人问来,没一个问在节骨眼处,惟长公主一语中的,令轻舟没法含糊。”
现在,他面对的,正是如何为龙鹰和“范轻舟”的关系“定位”的重要时刻。
符太的《实录》,在今趟对话里,发挥出巨大的作用,如非龙鹰深悉个中微妙,势说不出这番可听进太平和杨清仁心坎里的话。
假如龙鹰没法说服她,太平将介入干涉,只要她向李显说几句话,整个大河的水师船队将动员,保护丑神医的大驾。
龙鹰道:“太医大人告诉我,皇上对圣神皇帝感到内疚,当然更不怪鹰爷,反很感激他。”
在现时皇族的领袖里,李显和李旦都差她很远,亦只可从太平身上,看到女帝遗风。
或许西京权贵均以防“两大老妖”式的人物,招揽各地高手,事实则为互相提防,成外弛内张之局。
龙鹰从容笑道:“此正为轻舟求之不得的事,因小民比任何人更不爱守球赛的规矩,束手缚脚的,可以打一场没有规矩的球赛,当非常痛快。”
从这个方向看,论影响,太平的想法比杨清仁的想法更具关键性。
太平长公主该是体内保存着女帝某些特质,来回奔波于长公主府与大明宫的长途车程,www.hetushu.com竟不露丝毫疲态,仍是那么艳光照人。另一个原因,是她虽从当年荒谷石屋的水平大幅退下来,仍然有一定的武功底子,令她的贵体保持在良好状况。
杨清仁好整以暇的道:“清仁在想,任何在马球场上领教过范兄手段的人,都不敢认为他说得出,却做不到。”
龙鹰谦虚几句后,泽功领他们入内见太平。
杨清仁虽听到他耍江湖手段,却不以为异,淡定悠闲。
龙鹰先由池上楼的事说起,道出与龙鹰结缘的经过,并因擒拿成都采花盗建奇功,被黑齿常之委任为对付大江联的人,得女帝允准,从此得军方大力支持。所说及的三个人,均为太平没可能査究者,不虞日后被揭穿。
龙鹰同时化解开杨清仁一方的疑虑,就是女帝因何这般合作。
太平容色转缓,声音语调多了少许温柔,道:“范当家勿怪本宫事事穷根究柢,皆因事关重大,不容有失。”
太平仍没明显的表示,目光回到龙鹰处,悠然道:“打马球有打马球的规矩,可是,如对方不守规矩,范当家仍有言胜的信心?.”
与当年最大的分别,是不但人多了,婢仆往来,且是气氛的改变,防卫森严,不时碰到称得上为好手的护院人物。
龙鹰微笑道:“长公主明察,轻舟以水战起家,只要出关进入大河,如鱼归海,任对方如何强大,轻舟仍有自保的信心。长公主放心!”
龙鹰心里打个突兀,太平说时表情肃穆,颇有点问罪的味儿,与杨清仁早前说的大有出入,晓得威权日重下,太平绝不易与,再不是以前他熟悉的风流美女。今次的质问,并不易捱。
太平听毕,沉吟片刻,美眸神色转柔,语气却轻描淡写,道:“鹰爷是否晓得此事?”
说时眼神转锐,不放过龙鹰任何表情变化。
杨清仁不得不问,何况亦想弄清楚他和王庭经的真正关系。道:“范兄说过,之所以向长公主如实禀上,关乎王太医,可否说清楚些?”
太平淡然自若的道:“符太真的只为学王太医的医术吗?”
规规矩矩、战战兢兢的,肯定给她连珠而来的问题塞至哑口无言,皆因不可说出真相,而可供利用的理由没一个站得住脚,惟有以江湖口吻答她www.hetushu.com,还可以含糊了事,再随机应变。龙鹰清楚她心思细密,精于宫廷内斗,只要她的大方向弄清楚“范轻舟”是否她可用之人,不会逼他入穷巷。
太平徐徐道:“这样离开,范当家便有保着他们的信心吗?”
接着压下声音,沉声道:“据王太医说,符太要找的人,极可能已现身,此人就是田上渊。”
不过,无论她想甚么,龙鹰求神拜佛,也希望勿要联想到龙鹰当年的爽约,因向仙子付金,致被端木菱杀得落荒远遁,故而登上横空牧野南游的楼船,引发后来连串事件,“范轻舟”因而“诞生”。
龙鹰没想过太平的词锋可以变得如斯凌厉难挡,抓着自己说话的漏洞,来个穷追猛揍。同时清楚她对自己不着边际、没任何事实支持的空口狂言,大不耐烦,开始不再客气迁就。
龙鹰道:“关键在乎太医王大人,入宫后,王大人奉圣神皇帝之命,与鹰爷紧密合作,鹰爷出征契丹,王大人便出使奚国,说动奚人襄助我们。到鹰爷远程奔袭突厥人,王大人二度出使,今次是去说服回纥之主独解支。故此,王大人至少等于鹰爷的半个兄弟,符太亦因此到洛阳投入他门下习医。”
几句门面话后,太平开门见山的道:“范当家刚在西京的香料业展开拳脚,何故匆匆离开?”
太平秀眉浅蹙的听着,明眸不住射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或许被勾起对女帝的回忆,又或是想起更久远前的事。
太平步步进逼的道:“范当家不愧‘玩命郎’的称号。只是,范当家刚说过不得不为随来兄弟着想,现在又要他们陪你一起去玩命,不嫌前后矛盾吗?”
主建筑组群果乐园,五重宅舍配以花园池泽,曾迷倒了狄藕仙和青枝,仍是那么迷人。当年刚入冬天,让他们目睹美丽的初雪,眼前却是盛夏之景,重游故地,仿似一下子季节变换,令龙鹰生出淡淡愁思,大有光阴过客的难言滋味。
故此,在叙述里,他特别强调如何从云贵的故乡,到扬州去混日子,也是说给杨清仁听。至此,他完整的出身来历,大致圆满成立。
说罢,总结道:“此乃军方交给轻舟的秘密任务,幸好得圣神皇帝谅解,又终可完成,令轻舟如释重负。”
在她锐利和*图*书凤目的注视下,道:“原因在于当时小民正在为圣神皇帝办事,多留三天,是为办妥其中一些枝节。”
这番话最精采的地方,是太平已凭她的“独家手段”,验证出丑神医非为龙鹰,便如杨清仁等证明了“范轻舟”不是龙鹰。故龙鹰可没有顾忌,畅所欲言。
太平不置可否,令龙鹰这番话顿然变得颇有“口出狂言”的味儿,转向杨清仁道:“河间王怎么看范CS家的瞧法?”
太平对龙鹰的微妙心态,是杨清仁不可能了解的,她清楚知道,不论在任何情况下,即使她一心杀龙鹰,龙鹰亦绝不伤害她。所以,若“范轻舟”属龙鹰一方,太平绝无反感,于杨清仁,自是另一回事。
眼前正是与太平建立初步关系的良机,故在与龙鹰的关系上,轻重得失,他以太平为主。
一个叫泽功的侍臣在门外迎接他们,低声道:“长公主刚从大明宫赶回来,甫回来便问范爷是否到了,可知长公主非常重视范爷。”
太平目光移往杨清仁,着他说话。
太平若无其事的道:“见好就收?好在哪里?”
杨清仁保持从容神态,双目却射出恍然之色,却非震骇。
杨清仁也为之动容,因“范轻舟”从没向他们一方,透露此点。
杨清仁最清楚甚么军方秘密任务,是一派胡言,因“南人北徙”之计,是由他提出来,龙鹰之前根本没想过。
稍顿,续下去道:“像今次范兄来京,初时没人看好他,可是,正如球赛,个个只能睁着眼呆瞧他一球接一球的入洞,竟没人可改变这个形势,长公主便明白清仁意何所指。”
太平冷冷道:“此事可大可小,为何肯告诉本宫?”
龙鹰坦然道:“肯定不是。然而即管是王太医,仍弄不清楚符太的意图,只是旁敲侧击下隐约猜到一点儿,符太到洛阳盘桓,为的是寻找一个人,找不着,又没法继续逗留,遂随鹰爷一起离开。”
龙鹰终认识到太平厉害的一面,能迅速掌握时局,因而明白事无善了。而若非因丑神医牵涉其中,她该没有闲情插手理会,但因关系到与韦后的斗争,令“范轻舟”的撤走,成为她目前关心的首要大事。
最决定性的问题来了,如过得此关,“范轻舟”将可和太平建立起初步的友好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