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第五章 一时之机

突破四侍争一位僵局的时机,终告出现。
龙鹰在兴庆宫外勒马,道:“北疆事了,我会派一批真正的高手,混入你的城卫去,增强陆大哥的实力。”
北为玄武属水,南为朱雀属火。
今次她见“范轻舟”最主要的原因,是怕“范轻舟”踩入死亡陷阱而不自觉,还使丑神医成了陪葬品,等若毁掉皇兄的护身宝符。现在“范轻舟”解释清楚,谁踏进谁的陷阱,尚言之过早,丑神医更属“范轻舟”一方的人,与田上渊你算我,我算你,太平若仍要插手,就是弄巧反拙。
大宫监之位属内事,权大如武三思、宗楚客之辈亦难置喙,只能间接地发挥影响力。真正可以话事的,当然是当今皇帝李显,可是由于他性格懦弱怯畏,韦后和太平的两大势力变得有话语权,因而一时成争持不下,四个副宫监竞逐一位之局。
龙鹰喜出望外,道:“另一管由谁负责?”
符太叹道:“怎看得好?为韦后立功,是妙想天开,不可能发生。哈!终于发生了,你奶奶的,那婆娘问计于高小子,是在没办法下想出来的办法,姑且一试,岂知高小子竟给她办个妥妥当当,最妙是还将我弄上你的船去,高小子虽然常给我骂,却确是人才,懂随机应变。此小子有项专长,就是明明是他心内想的,竟然可以变成是你想的而非他所想,令那婆娘还以为高小子竭尽心力,为她办事。”
过关了!
京城兵力分布,内重外轻。皇城、宫城,拥有最强大的军力,尽管控制郭城,  一天攻不破皇城,仍是隔靴搔痒,随时遭受反扑灭顶之祸。
符太长身而起,道:“交小敏儿办,她和商豫情如姊妹,比高小子更有办法。”
龙鹰叹道:“奸鬼太迟醒觉,依我看已回天乏力,他非是宗楚客的对手,相差颇远。”
当太平认识到王庭经乃龙鹰一方的人,地位超然,以前还怕丑神医被韦后收买,现在掌握到韦后一心害死他,疑虑尽去,爱屋及乌下,泽及高小子,乃必然之事。
杨清仁双目熠熠生辉,这番话对他是非常中听。他并不怕“范轻舟”以此威胁他,因“范轻舟”其身不正,一旦被揭破“突厥人”的身份,中土势没他立足之地。
续向龙鹰http://www•hetushu.com道:“两大老妖分头行事,若才女仍在宫内,由我方阎皇去说服她;如在宫外,就看康老怪哩!”
龙鹰肃容道:“轻舟曾坦白问过鹰爷同一问题,当时他有点心灰意冷的答轻舟,说对外战、内斗,深感疲倦,心都累了,故而若没必要,再不插手中土的事,让他可以用下半辈子,补偿妻儿,与一众兄弟享点安乐日子。轻舟又问他,他所谓的‘必要’,指的是何情况?”
龙鹰借机澄清了这个疑惑。
陆石夫道:“居中刚和十多个兄弟登船检査,准备好明晚启航的事宜,现在我将船安置在一个较偏远的码头,附近不准其他船停泊,又使人日夜把守,以防有人弄手脚。”
陆石夫道:“奸贼不知害了多少人,给人害是他应得的报应。现在就看我们能在他身上,取得多少好处。到哩!”
他指的是武三思。
太平绝不会主动将高力士捧上此众侍头子之职,可是,当面对抉择取舍的情况,与其让韦后得逞,倒不如由高力士坐上去,只要大致上清楚高力士怎都不属韦后派系的人便成。
此亦解释了龙鹰为何不解散等若他子弟兵的征西劲旅,是留有一手,可制衡韦氏。
符太朝他瞧过来,双目射出思索之色。
所谓“权力范围”,概指不用韦后颔首点头的事项。论职责,武三思权倾天下,宗楚客亦不过为他属下掌将兵迁调的官员,听武三思调度。可是,在西京,因韦后干政,奏章须经她之手,故宗楚客可绕过武三思,宣达韦后,令武三思拿宗楚客没以往两人狼狈为奸,谁向韦后说话,不成问题,很多时,武三思还故意让宗楚客代他出手,今天方知是“养虎为患”。
陆石夫道:“他顾忌的是宗楚客,韦族那群蠢人,并不被他放在眼内。”
符太道:“先说老子那一管,就是立即入宫见驾,将甚么近亲近臣,全部赶离现场,因老子要作法。”
又叹道:“那婆娘只须一句待老娘好好考虑一下,我们就完蛋大吉,知道老子没死掉,还肯让高小子进据如此重要的官职吗?”
龙鹰道:“现在成势成形,只差临门一杖,须看你哩!不可行差踏错,不容延误和_图_书。”
正如柔夫人所言,龙鹰始终是大江联争天下最大的不测因素,横梗心内的刺。一天没法弄清楚龙鹰的动向,随时一铺将赢回来的全输出去,故此,台勒虚云掌握时机,分遣杨清仁和无瑕,一举解决掉“范轻舟”和龙鹰的身份疑团。
龙鹰微笑道:“我瞧奸鬼他在此事上胸有成竹,或许将你老兄升上去,那城卫
龙鹰道:“她怎么看高小子?”
龙鹰连忙道谢。
太平首次现出她脆弱的一面,听到龙鹰要用下半辈子陪伴娇妻爱儿,垂下螓首,以免被“范轻舟”和杨清仁瞥见秀眸内的神色。
龙鹰魔功深厚,数天不进粒米,等闲事也。但人就是这么奇怪,在这处处美食的城市,特别在经过面铺食肆之际,嗅到香味,格外受不住诱惑。
龙鹰叹服道:“一管!”
就是只要不是韦族改朝夺位,天下仍是大唐李家的天下,不论是谁人登上宝座,龙鹰也没理会的闲情。
现时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他奶奶的!
更巧妙的,是在王庭经出使回纥一事上,高小子对韦后听教听话,主动献计,又说服丑神医,不但乖乖的远赴回纥,又肯坐上“范轻舟”的“亡命船”,表面上完全绝对地靠向韦后,使此毒妇奸谋得遂,生出高小子乃她的人的错觉。
龙鹰暗松一口气。
符太道:“一向不大注意他,当然晓得高小子和我过从甚密,但这是李显的意思,找个心腹近臣来照顾恩人。”
宫城坐北向南,故北大门为宫城后门,南大门为前门,前后两大门关,主宰着皇座谁属。
符太拍腿道:“对!你旁观者清!我当局者迷,想多了。”
他们约束声音交谈。
龙鹰续道:“鹰爷似是随口的答,道:‘只要不是那个女人坐上皇位便成。’说这话时,轻舟首次目睹鹰爷纵横塞内外的风采,目如电射,说话掷地有声,不可一世,令人感到谁都不能动摇他的决定。”
此番说话,小半是为太平,因她清楚龙鹰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太平亲身到过荒谷石屋,切身体验到龙鹰那五年过的是甚么日子,明白到龙鹰是能甘于淡泊生活的大半却是为杨清仁而说。
说时,龙鹰双目射出沉湎于其时情况的表情,每句话,似全发自肺腑。m.hetushu.com
龙鹰苦笑道:“我根本不晓得你和李显现在的关系,无从入手思量。”
符太道:“另一管更精采,是谁来献计,要明明是献计,也没人晓得有人在献计,还以为李显自己拿主意,此献计者还可负起繁琐的高小子升官发财所有谕令文书之责,李显够胆子签押盖玺便成。”
即是说,只要龙鹰茫不知杨清仁乃假皇族,是不会反对杨清仁做皇帝的,因天下仍是李家的天下。
然而,证实“范轻舟”非龙鹰,只是起点,最终尚须弄清楚龙鹰对中土纷争的态度和意向,有否暗奉武瞾遗命,在某一非常的情况下,插手干预?
符太道:“那婆娘在这样的情况下,对高小子又没有强烈的抗拒,不得不做个顺水人情,无谞与丈夫争拗,何况她已认定大权即将落入她手上,不宜因小失大。”
同样的情况,放诸于武奸鬼亦然,是不得不去。
龙鹰一句不提高力士,却无一句不为高力士争夺大宫监之位助攻。
龙鹰从容道:“有腰骨,没腰骨,须看是甚么事。若与他的小命有关,天王老子面前李显仍挺个笔直。没命还怎享受帝皇征歌逐色、夜夜精采的生活。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他,说及御女之术时,他连韦婆娘都忘掉,要汤公公三催四请,方勉为其难的放人。你接触他比我多,该更清楚。”
龙鹰道:“更难处是此事必须在我们离开前提出,几天内成事,否则等于从没说过。”
离开长公主府,不论如何不情愿、没时间,仍不得不到公主府求见安乐,亲身谢她。这是态度,武延秀会告诉李裹儿,“范轻舟”给河间王拿去见太平,如见过太平后不去见安乐,就是“过门不入”。
陆石夫欣然道:“希望奸贼的如意算盘打得响,等于西京有小半落入我们手上。”
说毕,入宫去了。
听雨楼大厅。
符太得意洋洋的道:“出来混,没点斤两怎成。你奶奶的!老子作的是‘血手大法’,打通他全身精气血脉,使没用的家伙至少在几天内有脱胎换骨、焕然一新之况。”
洛阳或西京,每当陆石夫找他,总安排成凑巧碰到的情况,今次如是,省去龙鹰走一趟少尹府的工夫。
故此当龙鹰离开曲江,红日早越过中天,往西下降,http://m.hetushu.com幸好安乐扯着他陪吃午膳,否则现在要饿着肚子。
龙鹰喜道:“想到办法了?”
马队朝兴庆宫缓骑而走。
符太听罢,拍案道:“还是你了得,这般没可能的事,竟给你想到办法,如果太平如你所料的不反对,或可成事。”
龙鹰赞美道:“老妖你果然有点道行。”
两人策马朝兴庆宫走,十多骑前后护驾。
“范轻舟”这番话,间接证实他并没向龙鹰出卖大江联的秘密,否则龙鹰早向杨清仁兴问罪之师。
龙鹰叹道:“今天若没忙死,明天可还神作福。”
略一停顿,组织好脑袋内刚形成的想法,好整以暇的道:“就趁他龙心大悦的当儿,告诉他,老子已将如何调理他身体,如何为他延年益寿之法,授予高小子,只要让高小子为他调度打理,包保他龙体无恙,直至老子班师回朝。哈!还有甚么话,更中听些?技术就在这里,若处理禁中内廷事务者不是高小子,怎到高小子话事?就算由高小子轮值,一年只得一季,其他三季怎办?”
符太苦思道:“立即将高小子升为大宫监这句话,可以由任何人提出来,却不可以是我,因我从来不关心这类事。难就难在这里。”
陆石夫又问道:“那家伙有何话说?”
兵权还不是仍可紧攫在手?”
陆石夫哂道:“现时草木皆兵,表面对他忠心耿耿者,怎知内里是否向着宗楚客?追随两人者大部分为趋炎附势之辈,利之所在,父母妻儿均可出卖。”
田上渊该不致这么蠢,打草惊蛇,使他们生出警觉,防的是其他蠢人,在这个敌友难分的地方,一时疏忽,极有着道儿的可能。
符太答道:“高小子和武奸鬼一向关系良好,武奸鬼想老子去医他的人,都是通过这小子来说动我。太平和高小子却说不上有关系,依我瞧,太平从没将高小子看在眼内,认为高小子在大宫监一职上,属陪跑的角色。”
龙鹰问道:“那婆娘又如何看高小子与武三思和太平的关系?”
原本立定主意向天女道别,可是事有缓急轻重之别,须先见符太。就在相府外,遇上来会他的陆石夫。
龙鹰道:“他肯告诉我的,是将宗晋卿和周利用调返京师当闲职,再派个他信任的人到扬州去,以免我给宗和*图*书楚客扯后腿。”
龙鹰讶道:“原来你一直不看好高力士。”
何况“范轻舟”对杨清仁的真正身份,止于怀疑,拿不到真凭实据。
符太一怔道:“我还以为你想到办法。”
符太道:“我想到一个‘双管齐下’之策,我只可负责其中一管。”
龙鹰拍案道:“上官婉儿!”
龙鹰满怀希望的道:“想到了吗?”
太平的心情复杂多了,被“范轻舟”勾起了前尘往事,欲断还连的旧情,一时间众念皆虚,再没续问下去的心情。
对太平而言,若她成为继武瞾后的第二个女皇帝,龙鹰亦抱持同样的态度。
接着满足的道:“岂知正中我们两大老妖之计。”
符太沉吟道:“关键始终在那婆娘,得太平支持仍难过她的一关。我有点怀疑,一件、半件事,可扭转她对高小子的看法?”
符太没好气道:“李显正是最没腰骨的家伙,否则高小子早坐了上去。”
龙鹰传音道:“他晓得情况不妙,秘密部署反击,除着我放手对付田上渊外,又在他的权力范围内重新布局,逐步削弱宗楚客的影响力。不过,在这方面,他只说大概,好安我的心,即使与我有关的,亦轻轻带过。”
龙鹰道:“李显坚持便成。”
李世民的得天下,以玄武门之战决定。“神龙政变”,亦因龙鹰开放洛阳宫的玄武门,李显可诛二张。
龙鹰道:“我看最终仍是在他自己的族人里挑选,不过说得出来,又似担当得起重任者,越来越少。武攸宜、武懿宗、武崇训、武延秀,第五个已数不出来。”  陆石夫道:“武懿宗病情恶化,该没多少日子。武崇训是驸马,理该留在京师,武延秀则是韦后、安乐绝不肯放的人,剩下一个武攸宜,他走了,岂非白让城卫兵权旁落他人之手?”
太平颔首道:“本宫非常感谢范当家,令本宫终可弄清楚鹰爷的心意。”
又道:“我不看好高小子,是因不看好李显。少有男人像他般没用,在恶妻的凌逼下,每过一天,坚持用高小子的决心便削弱一些,终有一天忘掉汤公公的苦谏,屈服在那婆娘的淫威下。高小子前一阵子还告诉我,那婆娘推荐的人,有望在短期内升正,高小子打定输数。”
龙鹰记起宇文朔,忙道:“我还要找李隆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