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第七章 见龙在田

来访的是上官婉儿,颇大阵仗,前后十多骑护送她的马车进入金花落,还有侍婢、内侍臣随身,排场不在众公主们之下。
龙鹰哂道:“怎么相同?那是合理的暂时分手,主子荣归时,又可团圆重聚。一方献身,一方守身的游戏玩了这么久,分开?她和你都很不习惯,但晓得相会有期,小敏儿只好含泪答应。哈!可是呵,将她送往扬州,大家天各一方,太医大人没人伺候怎行?如娘娘派另一艳姝来伺候她的大人又怎么办?女人心,海底针,你压根儿从没设法去了解她的想法,不过,肯去了解的就不是太少了。”
旧卷读剩二十多页,偷点时间,牺牲睡眠,完卷非不可能。
故此,有必要啃完首卷,毁尸灭迹后,全神翻阅新卷。
上官婉儿也忍不住笑起来,横他娇媚的一眼,道:“总言之,讲规矩是阁下的事,婉儿从不理会这一套,大人好自为之了。”
在扬州发生震惊官府和江湖的事,绝非一般仇杀,而是一个漂亮、没任何瑕疵的军事行动,武备精良,由一等一的高手操刀,天下间,惟龙鹰办得到。
小敏儿放轻脚步,登楼而来,一副怕吵醒他的可爱模样。
龙鹰道:“所以说你不明白女儿家的心,不知爱为何物,真正的爱是没道理的,与表面的原因没任何关系。假设那婆娘将她硬塞给你的第一晚,你已露出本来面目,占有了她,她反未必真的爱上你。可是,经年多的拖拖拉拉,你又是宫内唯一的宫外人,令她心生向慕,每天都在想如何色诱你,也就是一颗芳心全系于你身上,爱便是这么生出来的。哈!看老子分析得多么透彻。”
停顿下来,见上官婉儿仍默然不语,续道:“鹰爷可以如何选择?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圣神皇帝。唉!要说服老子代他扮王庭经,那小子不知花了多少唇舌,肯定老子前世欠了他很多,今世须还,故就像眼前的情况,由老子贴身保着皇上。”
符太故作不解,皱眉道:“我们不是说好了?”
他和小敏儿共处一楼,同床共寝,想的偏偏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似分别活在两个天地。她满脑子填满了他这个主子,想的是如何得他爱宠,和-图-书不吐不快的一口气说出来,全是他晓得却没深思的东西,于她而言,没一句不言之成理。
小敏儿一脸天真的问道:“是否与‘神龙氏’有关?”
上官婉儿没好气道:“还要摆太医的款儿,大人欠婉儿的是一个公道。”
符太指着自己的脸孔,道:“爱上我?你在说笑!”
符太苦恼道:“横又不行,竖又不行,你来教我怎么办?”
理屈词穷,无从招架,只能化解。
上官婉儿的目光终于落在他身上,悠然道:“今次婉儿来,是为找大人算一笔新帐。”
与那混蛋结盟后,置身战火连绵的深处,更睡无定时,直至乔扮丑神医,始嵌入常人的生活起居里去。
符太将她迎入外堂,请她在主位坐下。
上官婉儿轻轻道:“令师是否回来了?”
唉!算我不对!现在向昭容赔罪。”
娇声刚入耳,小敏儿已大半边香躯挨入他怀里,撒嗲道:“大人呵!敏儿不依。”
到婢仆退下,符太问道:“不知昭容来找鄙人,有何指示?该不是贵体违和。”
符太道:“我想找个安全的地方,秘密安置小敏儿,只有靠鹰爷你帮忙。”
龙鹰没好气的道:“所以说,你不明白女儿家的心,是更糟糕,初尝滋味,更离开不了。”
符太摸不清楚她的来意,却不得不承认才女修长优美的身段、鲜花盛放般的玉容,赏心悦目。兼之她举手投足,姿态闲雅动人,看极不厌,故虽然她摆明在胡扯,仍没有丝毫不耐烦之心。
符太愕然道:“算账?鄙人欠了昭容甚么东西?”
龙鹰道:“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一点不明白女儿家的心,是天打雷劈仍誓与你做同命鸳鸯,除非她从没爱上你。”
符太心呼谢天谢地,混蛋终于“重出江湖”,龙踪乍现,可向妲玛上报喜讯。
符太俯首称臣,道:“才女本色,非同凡响,鄙人从未听过,有人可如上官大家般,把教人欺师灭祖的话,如此理直气壮的说出来。最怕我的便宜师父一时看不开,悲愤交集下以后不认我这个徒儿。哈哈!”
小敏儿欢喜的道:“不论有何变化,大人定要带着敏儿在身旁呵!”
小敏儿霞烧玉颊,和_图_书道:“大人知道的。”
符太似听不到他说的话,径自沉吟道:“若和她好了,她或可改变,不再那么着紧,然后再以甜言蜜语,安她之心。”
龙鹰好整以暇的道:“所以小弟才问你,能否狠下心肠,逼她接受,既然办不到,只好接受命运。”
符太暗忖天才晓得,当然不能说出来,沉吟道:“很难说,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无从猜估。总言之,多多少少有点变化。”
符太颓然道:“说得出就不用求教你这个混蛋。”
早在符太扮丑神医到洛阳前,龙鹰和符太拟定好一套能自圆其说的解释,正是为应付眼前场面,针对上官婉儿而发。
上官婉儿话锋一转,道:“扬州最近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城的事,今早传至京师。”
符太苦笑道:“这叫开场白,用来打开话匣子,昭容勿认真。”
尤其小敏儿在楼下作息的微响,不时传入耳内去,温馨意软,油然而生。
符太当然明白她的心事,道:“圣神皇帝驾崩前遗命,务要鹰爷以三年为期,保着她儿子的江山,主要是对外而非对内。圣神皇帝比任何人清楚,新朝必排斥鹰爷,遂予默啜可乘之机,大唐危矣!这是圣神皇帝最放不下的事。”
符太沉声道:“他从没有离开过。”
符太光火道:“真不该和你说,甚么娘的兄弟?竟来个落井下石,我岂非要带着她去打仗?”
符太悻悻然道:“不和你说了,老子须回家好好睡一觉。”
符太本非这般好相与,但因被她美色所摄,大感向才女道歉,是乐趣而非痛苦,故而欣然赔礼。
故此这个午觉,对符太意义深远,代表的是彻头彻尾的一个改变,也令他生出听雨楼是“家”的奇异滋味。
符太头痛的道:“说够了吗?快用你的脑袋,给我想出个办法来。”
难道告诉她,对与她的关系,仍是犹豫未决吗?事实是,他早认命了,可是一天守得住这最后的防线,彷佛仍有回旋和喘息的空间。有何道理,又说不出来。
符太欲言又止。
龙鹰避无可避的硬对了符太照脸拍来的一掌,连人带椅给他送往丈许远处,差些儿将后面迭高如小山的“七色彩梦”撞个http://www.hetushu.com粉碎。
上官婉儿一副大兴问罪之师的动人模样,娇嗔道:“当然有,告诉婉儿,人家很惹你讨厌吗?为何总不见太医大人来造访探望?”
身在大明尊教之时,日夕苦修,以入定代替睡眠,真的累了,小睡片刻,没有特定的时间,连榻子都没有,幕天席地,随处为家。
符太睡了个午觉。
小敏儿奉上香茗,上官婉儿留神打量她几眼。
上官婉儿是朝内唯一掌握两代丑神医身份的人,知今回符太扮丑神医,便晓得龙鹰不会去远,且在进行着一个有明确目标的计划,因龙鹰的作风一向如此,才女知之甚详。
龙鹰道:“说得出狠话吗?”
符太失声道:“我在为她好,更是完成她的心头大愿,就是离皇宫有那么远便那么远。”
符太瞪眼,立即心中唤娘,他奶奶的,竟已是日落西山之时,此一午觉,岂非睡了至少个多时辰?比夜眠更深沉。
上官婉儿之所以向他施尽浑身解数,是要得到一个答案。
上官婉儿现出胜利的迷人笑容,轻描淡写的道:“算完新帐算旧帐,大人坐好了吗?”
上官婉儿没好气道:“你说的是江湖规矩,可是这里却是不讲江湖规矩的禁宫内苑。婉儿惯了和王太医谈情说爱嘛!现在你徒儿变师父,圣贤有云,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不找你找谁?”
龙鹰道:“这就是哩!你的铁石心肠早化作绕指柔。不要多想了,能予小敏儿幸福,是你的福份,推也推不走。你试过与人这么日夕相对,仍不觉厌倦吗?坦白点!”
我是旁观者清,太少则当局者迷。”
“春江水暖鸭先知”。
符太去后,龙鹰仍据原座,掏出两册《实录》,〈西京篇〉的第二卷,如符小子说的,是龙鹰来京前后这段时间写的,读到的将是与自己在京的时间上并行的另一天地,感觉肯定特别,因述说的一切,记忆犹新,最适合在明晚启碇起航后,捧卷细嚼,作为对西京之行的一个阶段性的总结。
可想象她暗里留神,到今早收到扬州传来的消息,没迟疑的抽身来见符太,寻根究柢,又清楚符太的不近人情和难惹,来个以柔制刚,迷得他失魂落魄,方单刀直入,婉http://www.hetushu.com转究问。
小敏儿褪去的红霞重临,噘起嘴儿道:“要不要现在试试看。”
上官婉儿垂下螓首,轻轻道:“圣神皇帝真的去了吗?勿骗婉儿。”
符太头痛的道:“上官大家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在那样的情况下怎可说真话。
很想答她“是鄙人的荣幸”,却不敢说出口,怕弄假成真。
符太被杀得左支右绌,招架乏力,更被她的娇痴迷得晕头转向,指着胸口道:“鄙人该去见昭容吗?俗语有云,朋友妻,不可欺。鄙人不才,但这个界线,是明白的。”
上官婉儿纵目四顾,只是不看他,道:“还是第一次来,兴庆宫确别有天地,纯朴自然,早知道便向皇上求一座殿舍,就可以和太医大人做邻居哩!”
符太心叫救命时,叩门声从他们小天地的遥处传来。
符太长身而起,阴恻恻的笑道:“‘血手’就是这么厉害,可随时发动。你奶奶的!老子走哩!不用你送。”
龙鹰拍腿道:“说得好!小敏儿在处,就是太医……噢!”
“大人醒来哩!”
他从来没有睡午觉的习惯,甚至没有睡觉的习惯。
小敏儿不解道:“可以有甚么变化?”
符太失声道:“还有旧帐?”
符太最享受的,是当小敏儿变得如眼前般天真烂漫的可爱样子,拍胸保证道:“小敏儿放心,离京之日,就是百无禁忌之时。勿怪本太医没言在先,我可非寻常色鬼,怕小敏儿受不了。”
符太摸不着头脑,讶道:“鄙人在何处开罪昭容?”
龙鹰道:“先问你一个问题,是否可狠下心肠,逼小敏儿做她不愿做的事?”
打开始,她对符太没有吝啬色相,不惜献身,用她最凌厉的利器拴着符太,只没想过符太自小修行,不好女色,竟然把持得住。
“蓬”的一声,劲气交击。
《实录》已成了他和符太间的秘密契约,凭此收奇效、建奇功,效用超乎想象,妙处无穷。本来带少一本、带多一本,分别不大,可是《实录》乃集符太的心血写成,每册竟有重逾千斤的份量,带少一册,颇有减轻负荷,使人轻松自如的错觉。道理怎都说不清,然而感觉确是如此。
符太是随口乱说,哪想得这般远,忙锲着她的说话道:和_图_书“对!对!不正就是那个混蛋。”
上官婉儿白他一眼,嗔道:“男人最气人的,是善忘。上趟在珠镜殿,人家邀你同行,竟推说有事,查实却是要私下和妲玛夫人说亲密话,厚彼薄此,是否有欠公道?”
符太暗吃一惊,心知此睡得精满神足一刻,格外受不住小敏儿惊人的诱惑力,忙搂着她坐在床缘,讶道:“不依甚么?”
符太心呼厉害,大美人迷惑男人的手段,在他认识的任何美人儿之上,说不怦然心动,是骗自己。
符太道:“你娘的旁观、当局,先有柔夫人,后有妲玛,见不到便没事,可知老子的铁石心肠,不是白练的。”
龙鹰强忍翻开新卷瞥二、三页的诱惑,珍而重之收好。
现时的上官婉儿,成为了宫内最有权势的女性之一,关系到她的生死荣辱,为保眼前一切,她可以作出任何牺牲。
符太收摄心神,硬把被挑起的情绪压下去,问道:“何事可惊动昭容?”
先在她脸蛋香一口,道:“让我告诉小敏儿,变化即将来临,我们必须静观其变。”
符太明白过来。
上官婉儿定睛看着他。
机会就在眼前,趁尚未夜探天女香闺的一刻,能读多少读多少。想到这里,岂敢迟疑,埋头翻阅。
上官婉儿盯着他道:“有二十多个武功高强,来自岭南的好手,分三处同时遇袭身亡,刺客的武器以弩弓为主,手法干净利落,不留丝毫线索,成为悬案。”
龙鹰道:“无谓徒费精神,为大局着想,你带她离开,亦须携她回去,免人生疑。我明白你的心,始终接受不了感情的包袱,可是,事实上,你早接受了小敏儿。
小敏儿嘟长小鸭嘴,道:“可是,形势有变嘛!敏儿随大人来了兴庆宫,娘娘再管不到敏儿。嘻!大人又骇走八公主,令八公主不敢再来惹你。大人不是喜欢女人吗?敏儿正是女人呵!大人再没有借口。”
龙鹰道:“你的铁石心肠,在洛阳时早完蛋大吉,还敢拿出来耀武扬威。你奶奶的,告诉我,若小敏儿告诉你,生死相随,你如何答她?”
符太听得发呆。
上官婉儿瞟他一眼,轻呷一口热茶,然后好整以暇地将茶杯置于身旁红木几上,道:“难道只有看病,才可以来见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