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第九章 打情骂俏

妲玛掩嘴笑道:“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吗?”
龙鹰探手抓着他的肩头,道:“她不但爱看老兄的眼睛,还极之欣赏大师你与别不同的独门才华。以小弟来说,初时没甚么感觉,可是接触大师多了,亦像你韵妹般感到老兄异乎常人,见解独特,内涵丰富,话简意精,能一语中的,带着谙熟世情的逸趣,引人入胜之至。你奶奶的!她是否肯作你的情人?”
无瑕又如何?
香怪来到他身旁,道:“可以说几句话吗?”
符太耸肩道:“此非肆无忌惮,是习惯成自然,夫人于鄙人初犯之时,没拿剑赶人,铸成大错。哈!还陪过犯人吃了一顿家常便饭,夫人弄的小菜真好吃。”
符太知没法含糊过关,招供道:“闵玄清。”
妲玛不依的道:“谁和你卿卿我我?唉!人家这个心情,仍只懂胡说八道。你怎同呢?”
妲玛先行警告,不悦道:“若又说谎,看人家以后还睬不睬你。”
香怪欣然道:“表面看来是遗憾,对我却是上天最好的安排,曾经沧海,我鲁丹再无娶妻生子之意,昨夜她领我到她香闺去,度过了我永不忘记的晚夜。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到此刻,龙鹰方晓得对符君侯的先头部队悍然出手,一举歼灭,是多么正确的决定。说到底,台勒虚云并不信任“范轻舟”,“范轻舟”只是一只棋子。
妲玛不耐烦的道:“吞吞吐吐!究竟是谁?”
龙鹰失声道:“甚么?”
香怪沉浸在某一情绪里,道:二切像和风细雨,却是延绵无尽。简言之,是她遇人不淑,幸得大少收容,视她如亲生女儿,她也爱上这个位置和权责,乐在其中,立誓不嫁。”
来前,他没想过会和美人儿谈至欲罢不能,浑忘时光流逝,到m.hetushu.com太阳下山,方忽然惊醒。
妲玛回复平静,轻描淡写的道:“哄人家开心嘛!可是妲玛仍感尚未尽兴,太医大人留下来,再陪我吃一顿家常便饭,大人不是爱吃妲玛弄的小菜?”
他的猜估有根有据。
妲玛没好气道:“勿扯东扯西,你还未答人家的问题。”
龙鹰记起须关切的事,问道:“怎么样?”
“范轻舟”不啻成为了台勒虚云棋局里最有用的棋子,棋奕里精采的一步,继“房州事件”、“东宫惨案”之后,再一次扭转了时局。
香怪微笑道:“确然如此!”
除前铺仍有声音传来,七色馆在月夜下安宁平静,只有睡眠的呼吸声和嗥鸣。
妲玛仍想痛斥其非,尚未有机会恶言相向,姑娘她已忍不住笑个花枝乱颤,喘息着道:“你才是混蛋!”
高力士的马车正在大角观外候他。
妲玛轻轻道:“他真的肯为我想办法?”
符太毫不客气的翻墙入院,在后园寻得坐在亭子内的妲玛,大模大样的坐到她对面去。
符小子说的,战战陷绝,绝处却是生处,但有一点连符太也不晓得,自己之所以屡次绝处逢生,是赖魔种打救。
问题在他没法向陶显扬表露身份,那等于告诉台勒虚云自己是龙鹰,在时机未成熟下,此错失可令他的“长远之计”尽付东流。
妲玛嗔道:“还在怪人家,你只懂再三保证,却没法说出点实际些的东西来,教人如何信你?”
妲玛低头骂道:“自出自入,大人愈来愈放肆。”
符太反问道:“鄙人比他可以好多少?看!现在还不是出入宫禁,坐在这里和夫人卿卿我我。”
符太叹道:“夫人问题如雨,教鄙人怎答?幸好我尚有终极绝技,将真心剖开和_图_书来让夫人过目,就是怕要老天爷才能回答夫人的问题,因鄙人在这方面如夫人般的一无所知。嘿!技术就在这里,那混蛋正是没人看得透的怪物。”
妲玛道:“他究竟以何身份来京?”
龙鹰收卷。
西市于黄昏时关闭市门,只开一小门供人出入,街上行人疏落。四周的店铺乌灯黑火,惟七色馆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感觉特异。
虽然符太没直言,但明显表示已向妲玛透露“符太”的身份,也让美女知悉上一代的“丑神医”是龙鹰扮的。
符太苦笑道:“事情是这样的……”
妲玛道:“怎可说得如此肯定,世事难测,人心更难测呵!”
龙鹰不自觉的抓头,这样的结果,出人意表。
妲玛忍着笑道:“快说!”
那次的家常便饭是怎样吃的?符小子太可恶了,这么重大的事竟不透露半句。
妲玛道:“不知道!”
妲玛没好气道:“又来这一套。你究竟说,还是不说?”
心忖难怪那天在珠镜殿水榭见韦后之时,妲玛闻符小子难掩喜意,原来两人的关系发展至如斯亲密融洽。
这句话,今早见香怪时便该问,却忙得没机会,问的当然是昨夜重到秦淮楼见清韵的情况、结果。
两人相偕来到铺外市街的另一边。
夜风徐徐吹来,明月斜挂东天。
香怪双目射出梦幻般的神色,徐徐道:“她说很喜欢我看她,喜欢我的眼睛,在我眼睛里,她看见别人没有的东西。”
符太明白她的患得患失,再一次拍胸保证,道:“绝无疑问。”
符太神秘兮兮的道:“若所料不差,那家伙将于半个月内抵达西京。”
符太头痛的道:“若可选择,我根本不去,今早收到她的帖,着我今晚去见她,说有事商讨,想到迟和*图*书早要为混蛋了结此事,只好含泪答应,变成现在不得不去。”
大明宫。大角观。
无瑕刻下在哪里?
符太举手立誓般的道:“绝不说谎,因不用说。这叫前人作孽,后人消受。鄙人现在须去见的人,与鄙人没半丝关系,关系是那混蛋种落的,却不得不由鄙人去应付。”
话出口,醒觉自己的用词语调,愈来愈像那混蛋,但又的确没其他拖延之语,比那混蛋惯说的更实际有用。
妲玛嗔上加嗔,呼冤道:“谁说过嫁你?”
见过闵天女后,往她处走一趟,会否有意外收获?
符太失声道:“连你自己都不晓得,教我说甚么?”
她太熟知自己的性情,凭片言只字,可看破话语后的玄机,知自己急着走,又不说真话而只说表面漂亮的假话,肯定有不可告她之秘,一试下,立令自己无所遁形。
龙鹰从能亡羊歧途般的思路里走出来,道:“当然可以,这里人多,我们到外面说。”
与那混蛋分手前,约好龙鹰从北疆赶返扬州,见过桂有为后立即到西京来。现时收到的消息,该发生在十天半月之前,计算时间,混蛋至少动身逾十天了。
符太一头雾水的道:“还要说甚么?”
妲玛理直气壮的道:“人家听得不够嘛!鹰爷因何到西京来?到这里干甚么事?为何有空去管我的闲事?大人对自己的事亦语焉不详。你们这般做,有何作用?”
符太俯前道:“以前夫人已舍不得赶鄙人走,今次将更舍不得。”
符太暗叫糟糕,再一次晚节不保,给伊人抓着辫子。
龙鹰长身而起,移至窗前,观察月亮的位置。
香怪哑然笑道:“看范爷的神态,晓得范爷心之所思。清韵对香料特别狂热,嗅到‘七色彩梦’的香气那一刻,她被勾http://www.hetushu.com起童年时早忘掉的深刻记忆,就像她一直寻寻觅觅的东西,终给寻得,那刻的感觉,她很想让人分享,而那个人就是我。”  龙鹰道:“这就是缘份了!”
想到这里,不再迟疑,穿窗去也。
符太摊手道:“我是粗人嘛!淑女配老粗,乃天作之合。”
就在离京的前夕,他破题儿第一遭,品尝到千黛所指“落后于形势”的滋味,感觉就如踩中乱草丛里恶蜂的地窝,群蜂奋起,挡无可挡。
妲玛若无其事的道:“不可以改另一天吗?”
符太一怔道:“甚么问题?”
龙鹰喜道:“那就成哩!”
虽然仍未想出应付台勒虚云绝着的万全之策,可是由于他比台勒虚云拥有更全面的视野,实未失优势。
大江联名正言顺的借黄河帮的躯壳还魂,完成将势力移植北方的艰巨工程。符君侯派先头部队犯扬州,并非鲁莽之举,而是整个争霸天下重要的一步,如能藉与宗晋卿和周利用的勾结,在扬州立稳阵脚,将可与江舟隆、竹花帮分庭抗礼,分去“范轻舟”和桂有为的半壁江山。那时若杨清仁公然起义,南北呼应。
符太得意的道:“两个都是混蛋,但加起上来,就是可为夫人取回五采石的天兵福将。以前我和他上战场,战战陷绝,但到头来,却每战必胜,因为这家伙的脑袋根本不正常,故可想出常人想不到的东西。哈!今天纯是来哄夫人开心,目的已达,鄙人见好就收,是告辞的时候哩!”
符太道:“关键就在这里。假设我和夫人可预猜他到西京后如何如何,这家伙早在‘神龙政变’中被人分尸。结果如何?他要你向东便向东,向西便向西,任你们人强马壮,仍被混蛋牵着鼻子走,当时谁能预见?田上渊算甚么娘的劳什子,保http://m.hetushu.com证将被混蛋摆弄至团团转,拱手奉上五采石。”
他最顾忌的反是无瑕,因无从测度,不像台勒虚云般,龙鹰基于鸟瞰式的视野,给杨清仁启发,立即掌握全局。
到符太的丑神医天地里打个转,颇有服下忘忧草般的妙用,抽离现实、重返,焕然一新。
香怪低声道:“她告诉了我她的过去。”
符太好整以暇的道:“这个鄙人是明白的,心里虽千情万愿,却难于启齿,不过,没反对,是默许。”
妲玛嗔道:“你对人家说粗话。”
妲玛哪忍得住“噗哧”娇笑,又狠狠横了他几眼,笑着道:“妲玛只是跟你玩儿,早去早回,明白吗?”
龙鹰送杨清仁离开后,头大如斗的顺道看两个前铺粉饰的情况。
妲玛大嗔道:“人家再不想听你疯言狂语,现在谈正事呵!”
妲玛双目亮着了,旋又黯淡下去,没精打采的道:“来又如何?你也说过,与田上渊的争斗,没一、二年休想有结果。何况,他只可以偷偷摸摸,惟恐给人知道。”
符太乐不可支的道:“原来夫人已立定主意,下嫁鄙人。真爽!”
符太道:“现在说出来,将令夫人失去很多乐趣。”
符太笑道:“这混蛋很蠢,为朋友,可两胁插刀,为朋友之妻,插多几把仍不是问题。夫人信也好,不信也好,混蛋加上鄙人,必要时,就去将老田脱光来搜,搜不到押他回贼巢再搜。”
符太道:“鄙人真的不明白,也终于明白,因为人人有屡错屡犯的习性,一次又一次的低估那混蛋,夫人也不能免,令混蛋更是纵横得意,所向无敌。老宗如此、老田如此,但鄙人敢肯定他们将栽个大跟头。”
清韵虽非楼内姑娘,终是在风尘里打滚,等闲不说真话,肯向你吐露过去,等若交心。交身容易,交心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