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第十八章 闯出三门

战筏在离砥柱石二十丈许处向峡口的轮船阵纵流漂去,龙鹰并非瞧见,是感应到,自己的兄弟察觉到横亘峡口的危险,遂战筏深潜,贴着河床推进。
水内暗黑混浊,却晓得个个回头来望他,只苦于没法作声。
失去前进动力的飞轮战船,在龙鹰等人夺船之际,随水东漂,脱离敌阵,对方仍无所觉,更遑论及时拦截。
轮船拐弯了。
烧船种下的因,于此刻开花结果。
龙鹰道:“勿贪心!只夺一船。”
不幸他遇上的,亦是以环境为最厉害武器的龙鹰。
龙鹰垂下重弓,此时离峡口数百丈,超过龙鹰重弓的最远射程。
“嗖!”
敌阵处不住传来弓弦的波动,显示在视野不清下,敌人以箭试探水底,看有否漏网之鱼,从水下越过封锁线。
凭砥柱石之险,紧扼三门峡咽喉,镇守者是有足够资格负此大任的田上渊,令搏杀行动无懈可击。直至田上渊被无瑕硬扯入水里去,田上渊仍是危险可怕,看他可轻易割碎无瑕贯满真气的长布带,略见一、二,如让他再进入攻击的位置,多上个无瑕怕仍未能在水底奈何得了他。
轮船就是在船尾装上大轮的机动船,以人力踏动轮车,利用水对船产生的反作用力,不须借风力而推动船前进,控制上如臂使指,回转如飞,灵动似神。
宇文朔沉声道:“有船来了!”
换过水峡月明星稀,只是从十二艘飞轮战船射下来的乱箭,恐怕连龙鹰、符太、宇文朔三人也或多或少受箭伤,郑居中等六兄弟则沉尸峡底。
宇文朔同意道:“老www.hetushu.com田确是这类提得起、放得下的人。”
田上渊集明暗大成的“血手”,在水内玩甚么花样,仍属逆水之性,违反自然;龙鹰刚好相反,顺水性而为,兼之攻田上渊于应接不暇之际,又出动谙合水性、带弹性韧力的大弓,杀田上渊一个措手不及,重创了他,恰为顺流胜逆流的天地之理。
又或她从没有助纣为虐的念头?恐怕只有她自己清楚。
众人齐声大笑,无不触动伤处,笑得辛苦。即使以龙鹰、宇文朔和符太之能,多多少少因碰撞受创,在那种凶险暴烈的环境里,没人可幸免,想起来犹有余悸,亦格外感到逃出生天、人人安然的珍贵。
田上渊能人之所不能,别出心裁的截杀行动,被龙鹰一弓报销。
三人齐声欢呼啸叫,欢欣之情,难以言表。
宇文朔和符太忙着拉六人登船,龙鹰则把敌人遗留船上的大批箭矢,据为己有,搭箭拉弓,朝峡口敌人射去。
一枝冷箭从前方射来,符太探手接着,这才像龙鹰和宇文朔般翻上筏面,郑居中等六人则尽力稳着战筏。
说毕,三人同时动作,投往前方最接近的敌船。
夺轮船之战不费吹灰之力,龙鹰从天而降,船上箭手来不及射出半箭,至乎没搞清楚发生何事,已给龙鹰左右开弓,以重弓扫得大半人掉往船外。
闻言,符太冷哼道:“当我破他的‘水下血手’之时,就是他命毕的一刻。”
以前若有人告诉龙鹰和符太,一向冷静稳重的宇文朔,会像他们般的狂嘶怪喊,肯定嗤之以鼻,绝不www.hetushu.com相信。
放筏、抓筏,其间宛如往鬼门关打了个转,深刻难忘。
龙鹰双脚发劲,施展天下独一无二的弹射奇技,冲上烟雾弥漫的水峡高空,朝前弯去,斜插入水,适才被激流凶石折磨得不住唤娘的窝囊气,一扫而空,感觉无比的痛快,雄心奋起。
经这番“休养生息”,龙鹰的魔能大幅复元,增至平时六至七成的功力,加上有太少和宇文朔两大高手助阵,绝对可应付没有田上渊的闯峡口之战。
峡口处仍是漫空烟雾,一时间其他轮船上的人哪弄得清楚发生何事,只知有敌来袭,却失去应变的能力。
烟雾后十多丈处传来船轮激水的异响,后方砥柱石处仍轰鸣着,但再不像先前般使人有耳如聋。
同乐会的陈善子,没特别提醒龙鹰三门峡之险,皆因这个水道的老行家,认为不可能。闯过大半的三门峡后,龙鹰深切体会到,在峡内开战万万不可,在峡口外仍受急流影响的河段亦绝不可能,当然算漏了敌方的秘密武器,十二艘飞轮战船。
登船之前,与同乐会陈善子的秘密会晤,龙鹰仔细问过北帮旗下大小战船的情况,理该知之甚详的陈善子,无一语提及眼前的飞轮战船,可知此一特别型号,为北帮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武器,只在非常时刻,方会动用。
下一刻他双手触底,顺流发力,赶上贴河床滑行的众兄弟,双手抓紧筏尾。
立足三门峡内的最佳观景点,水峡峡口情况,一目了然。
每船约二十人,大部分持弓搭箭,严阵以待,不用说也晓http://www.hetushu.com得乃北帮最精锐的战士,且有高手主持。
宇文朔来到龙鹰身旁,讶道:“为何仍未见有船追来?”
符太一副“医者父母心”的模样,动用“血手”为各兄弟横撞竖碰下弄出来的外伤、瘀伤医治,闻言道:“老田脱身了!回来制止手下追赶,否则给我们来个人赃并获,他如何打圆场。”
被称之为“轮船”或“车船”的特殊舰种,最初出现在少帅军里,曾以在大运河击溃敌人来犯的庞大水师,威震天下。
难道无瑕真的爱上了他的“范轻舟”,不由想起船沉前找无瑕说话,美人儿发自真心的喜意,似因自己仍关怀她,非常感动。
儿划断脊骨,险至极点。
接着宇文朔和符太驾到,他们不像龙鹰那么好相与,招招夺命,被轰离船者没一个能活命。
符太正伺候郑居中,他的水靠后背处被岩峰割破一道长七、八寸的缺口,差些
不论龙鹰或田上渊,均为以水克敌,着力处则截然相反,分处两极。
由砥柱石到峡口,约半里之遥,这段水道异于砥柱石之西的大截水道,崖壁较参差低矮,峡道开阔,水流转缓,但仍是相对而言,比之峡外的大河,任何一方面仍当得上激水湍流的形容。
等于北帮所有战船,均具不在场的证据,如何可对田上渊兴问罪之师?关内的北帮战船不用说,潼关以东到洛阳的一段黄河,肯定没半艘北帮的船在行走,全泊在沿河各大城、大县人多显眼的码头处,不授人以柄。
展现在龙鹰眼前的三门峡水道,被时聚时散、卷旋滚动的黑m•hetushu.com烟填塞,一阵一阵的,但龙鹰心知肚明,“眼前美景”实无以为继,因烟雾的源头,已化为大大小小的残骸碎木,随水漂流,拥往峡口。
刻不容缓下,龙鹰运功开腔说话,急道:“敌方共十二艘飞轮战船,每船约二十个敌人,以箭手为主,居中和五位兄弟继续从水底下过关,宇文兄、太医和小弟负责夺其一船,再赶上来接你们。筏面!”
宇文朔别头一看,道:“拐弯哩!我们须操控轮船,若这么撞船覆舟,就冤枉之至。”
又目注龙鹰道:“范兄是不是破了他的‘水下血手’?”
以计论计,虽未至天衣无缝,田上渊确当得起算无遗策的赞语。任龙鹰一方如何部署,如何变阵,只要载着“丑神医”过三门峡,“王庭经”便该难逃死劫,只算不到无瑕这着奇兵,令田上渊功亏一篑,飮恨三门。
登船的郑居中和五个竹花帮兄弟,已疲不能兴,挨着船舷的挡箭墙,大口喘息,但神情愉快至极,庆幸着死里逃生。
任何人经历过他们的事,均知能全身过关,是多么值得雀跃。
以龙鹰此一身经百战的无敌统帅言之,三门峡之战规模不大,却是平生最凶险的一战,九死一生,能捡回小命,有着很大的幸运成分。
两人在水里的交锋不过眨几眼的时光,却是暗含玄机,大不简单,影响深远。
龙鹰笑道:“我们的太医大人,憋了一肚气。”
龙鹰一方非是没犯错,最大的失误是低估了神门水道的凶险,哪想过竹青号入神门等于进鬼门关,立即壮烈捐躯,幸好一早放火烧船,因而造就了眼前破敌http://www.hetushu.com最后一关的有利形势。
峡道出口处,一字排开十二艘比一般渔舟大上少许的小型舰艇,在他们一手炮制出来的烟雾里,若隐若现,以奇奇怪怪的动作,进进退退,然始终保持着拦河的阵势,将唯一去路完全绝对的封锁。
龙鹰叹道:“是江龙号!”
当整个水域均成为他杀人的利器,这样的人,实非人力所能禁制的。
北帮今次是不容有失,菁英尽出,其高明处,是峡口的十二艘舰艇,非一般船舰,而是能在三门峡这个特殊的环境里,最能发挥战力和完成目标的“飞轮战船”。
看着被烟迷了出峡的最后一段水道,龙鹰感到胜利至少有大半给握在手里。
可是成功破敌的感觉,实无与伦比。
更妙的是事后一句我们没有这种船,可将嫌疑洗个一乾二净,置身事外。
龙鹰用力一按,筏首翘高,不用他再有其他动作,众人均清楚他的意图,齐撑河床,战筏升往水面。
伊人在他们最危急时施援的行动,令她的一方与“范轻舟”“衷诚合作”的关系不变,究竟是无瑕临机应变的手段,还是因“范轻舟”而忘掉利害的自发行动?
龙鹰向峡口投以最后一瞥,想的却是不知芳踪何处的无瑕。
龙鹰转身回望,在星夜下,一艘双桅船逆水驶来,比竹青号大上一倍,属大型船,虽逆水行舟,速度仍然很快,彷佛可视逆流为顺流。
心内也不知是何感受。
像眼前般虽迎着急流,仍能调校进退,保持阵形,教人叹为观止。
《天地明环》卷九终
郑居中等人的战筏,出峡后不到百丈给龙鹰三人夺来的飞轮战船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