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第三章 初战得利

龙鹰的巨石驾临,从高空落下,重重坠在仰起的木排上,情况迥然有异,击中处木折屑溅,最令人看呆了的是巨石同时爆成碎粉,使人直接感受到巨石内蕴的惊人能量。
首当其冲的三辆排车,各自承受数十撞击后,没法撑下去,架断车裂,大木排朝后翻坠。
最接近的符太,离“猎物”尚距百多步的当儿,沙面上零星散布着滚到这里来、横七竖八、长短不一的木干,蹄声响起,沙尘里隐见狼军分从排车左右转出来,驰到他们的一边,尘雾蔽目,一时间,仍未发现他们。
龙鹰晓得他用力过度,无以为继,持双斧抢前护后,两斧左劈右砍,杀至的两骑虽挡个正着,哪吃得消重兵器加上魔功的惊人威力,兵折人抛的被斧头扫离马背,掉往两方,成为敌人前路的新障碍。
艳阳远离中天,朝西下降,离黑夜不到半个时辰。
狼军不愧能征惯战、无惧硬仗的部队,即使属骚扰性的攻击,仍一丝不苟。每次攻来,均结成阵式,以持长藤盾的骑兵打头阵,掩护后方的箭士,进退有序,似能如此无休止的继续下去。
符太的巨石疾逾流星的狂撞在中央排车竖起的大木排近排顶的位置,立即弹开,被撞处除现出凹下去的撞痕外,表面似是夷然无损,宛如蜻蜓撼石柱。
奇怪的是,人马的遗体被送返后方,可是以千计的木干,却被移送小长城两侧,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突厥狼军骑射之技傲视当世,准、狠、劲,且压抑了整个上午,一旦发动,来势勇不可当,一时箭如雨洒,对鹰旅形成威胁。
可是在巨石尚未反弹着地前,奇迹倏现,用来绑扎木排以百计的牛筋索,近半折断,“噼噼啪啪”,像燃放鞭炮。
“砰!”
接着就是表面瞧不出来的浮沙坑,也是最后防线,水加沙和泥,一旦陷足,一时间肯定拔不出脚来,人马如是。
接着道:“运木填壕非常花工夫,且须于白天行动,我们至少尚有一夜时间,是我们地下水魔出动的时候哩!”
消除威胁后,龙鹰一声呼啸,领着宇文朔、荒原舞、桑槐和容杰先跃往墙头,与从角楼落下来的符和图书太、博真、虎义和管轶夫会合,没犹豫的翻下墙头,结成阵形,朝乱得似天地崩溃般的狼军主攻部队杀过去。
双手捧着,移到胸前的位置。
角楼上,兄弟们在一边结成盾牌阵,为龙鹰等挡去射上来的箭,十枝箭,只有二、三枝能投到台上来。
符太带头欢呼,龙鹰这边以喝采响应,然后是角楼堡内南线的兄弟震荡小长城的叫好声。
龙鹰等紧追其后。
拉车的兵奴、从两边赶来的敌骑、附近撤退着的矮排车,莫不在劫难逃。
余下的宇文朔、荒原舞、管轶夫、容杰和桑槐,及时赶至,二、三人一组的,提起地上木干,就那么发劲将木干接连抛往敌骑,木干着地后化为急遽滚动的檑木,挟着扬起的沙尘,截敌去也。
众人晓得对方出动主力军,且其中必有高手随行,绝非他们应付得来,一旦陷于苦战,欲突围将为时晚矣。在龙鹰一声令下,往后退却。
君怀朴道:“该是用来填我们的壕坑,就看稍后会否将木干运往毛乌素那边去。”
两根粗如大腿的木干,首先从龙鹰、符太两人手上射出,追击正撤走的排车,天生神力如博真、虎义,亦捧起木干,运劲朝排车的方向投掷,准绳当然及不上前两人。
包龙鹰、符太在内,人人看呆了眼。
组成大木排以百计的木干,变为现成的檑木阵,生蹦乱跳的滚往四方,涟漪般扩散,首先波及是两旁和跟在后方的三辆排车,推车的兵奴四散走避,情况的惊惶混乱,非是亲睹,怎都没法明白。
符太选中的是高四丈的排车,也是最后一辆能威胁角楼的排车,正和另三辆矮排车给倒拉往后,撤离灾场。
钟鼓齐鸣。
其乱况可想而知。
蹄踏声在前方铺天盖地的传来。
浮沙坑靠近马面墙堡十二个门洞的一方,筑起四尺高的矮墙,鹰旅兄弟蹲于其后,可避开对方的箭矢。
敌人从外瞧过来,看到的是半月形的大外围壕坑,包裹南线,止于两边角楼。坑外是堆起达三尺高、延绵整个壕坑的人工土丘,用的是从壕内掘出来的沙、泥和石,本身防御力弱,但配合壕坑,却www.hetushu.com能大幅加强壕堑障碍的功能,令敌人不敢鲁莽越坑,只可于壕外远距施射。
那边亦见符太用“血手”掷出巨石,却不是先往上升,而是旋转着朝目标排车斜撞而去,抢在龙鹰抛出的石弹前头。
龙鹰退后一步,手往下垂,大石落往腹下的位置,微笑道:“放心!我和太少将同时命中车阵位于中央的排车,‘血手’与‘魔功’携手合作,保证是一场好戏的开始。”
符太牙痒痒道:“肯定是狄高寒那小子想出来的毒计。”
桑槐倒抽一口凉气道:“恐怕半天都捱不过去。”
排车相继倒下扬起的沙尘,形成人造的尘暴,高达十多丈,将方圆一里的荒漠,笼罩在滚滚黄尘里,加上给压在木下者的挣扎,人、马仓皇退避踢起的沙尘,乱势有增无减,没人晓得煞星已从城墙趁乱潜来。
在刚过去的两个时辰,敌人没有歇下来,组成盾牌阵,接近小长城,将散开的木干、破车杂物、人尸马骸,迅快拖走。
城南防线此时成势成形。
折断的撑架哪还承受得住高达四丈的大木排倾颓的可怕力道,整架排车喝醉了酒般朝前翘起,然后连着大木排,“倾金山、倒玉柱”的往后方翻跌。
一边虎义领着博真、管轶夫、容杰和桑槐杀到,另一边荒原舞支援宇文朔去了。
人人脑袋一片空白,车轮、木排、人、马的声音全退往遥远处,像个没有声音的世界,眼所见惟两石在沙尘滚滚的空间里划出的轨道,耳所闻惟巨石破空的声音。
荒原舞同意道:“怀朴所料无误。”
宇文朔道:“我还有个看法,是‘烟攻’,将木干推进壕坑内去,淋以火油,点火燃烧,将产生大量浓烟,随沙漠的风沙送进我们的角楼和城堡内去,防无可防,我们可抵受多少天?”
敌方尚未倒下来的,仅余一辆四丈高的排车和三辆二丈高的排车,因属备用,距离较远,未被波及。
龙鹰喝道:“掷木!”
龙鹰微笑道:“太少真知我心。”
龙鹰接过桑槐递来的卷烟,深吸一口,递予另一边的博真,道:“他奶奶的,莫贺达干在干甚么?”
和_图_书守城不劫寨,是为死守,结果必为以死殉城。故须活守,掌握机会,不断对围城军组织突然快速的反攻,包括冲出重围,往外求援,以战代守。不过!像龙鹰等于敌人气势如虹、大举进犯的当儿,竟能破敌追敌,实属攻城战古今未有的奇迹,且守的是统万的废墟。然而,若没有地下河道的活命招数,又有龙鹰的“魔门邪帝”,任他们人人三头六臂,一时一隅的胜利,在敌人庞大和精锐的兵力下,不过是昙花一现,无力逆转敌强我弱,被对方掌握主动的死局。
前方敌人终给惹起警觉,齐声吆喝,持刀提矛的策骑杀将过来。
龙鹰一方没有拦阻,任对方施为。
龙鹰再一声狂喝,两手同时用力,巨石以比投石机弹出去更凌厉的速度,直上五丈的天空,加上角楼本身的四丈高度,在众人眼睁睁下,轻似无物攀至离地九至十丈的空际,方往下降。
楼堡内的一众兄弟,苦候久矣,齐声发喊,弩箭从箭孔射出,激射往从两侧和后方攻来的敌骑,一时箭如雨下,且箭箭均具准绳,弩箭利于瞄准的特性,在各兄弟手上发挥得淋漓尽致,穿过盾牌的间隙,无隙不窥,敌方战士的甲胄在强弩下起不到任何护主的功用,一时四队各百人的骑军,给守城军的弩箭雨摧枯拉朽的杀个人仰马翻,溃不成队。
荒原舞等紧张起来,目光落在龙鹰捧着的废墟建筑残余,是龙是蛇,还看此石,关系到全体兄弟的未来命运。
谁敢怠慢?
墙头上空无一人,角楼、马面墙堡内的兄弟避开箭孔,以厚墙护身,任由对方的箭矢自由进入,消耗对方,同时没收敌人大批送入来的箭。
南面长丘处号角声传来,莫贺达干终晓得龙鹰一方衔着撤退的排车追杀过来,造成更大的破坏,发出迎战的急讯。
人可以捱下去,但战马绝吃不消,箭矢亦有耗尽之时,在这个火炉般的地域,人、畜的耐力均难以持久。
继龙鹰之后,宇文朔破入敌阵,手上厚背重刀电光打闪,所过处的敌人无一幸免被劈得抛离马背,刀法之凌厉,连龙鹰亦感心寒,认识到宇文朔的功架。
统万因风沙和_图_书被湮埋,然亦因风沙成为攻城者的地狱,排车阵固然举步维艰,似是气势如虹、牵制守城军至动弹不得的四支助攻千人骑队,如此放尽强攻,不留后力,一旦情况非如他们所料般发展,在过度的体力消耗下,将无以为继。
忽然间,前方尽是敌方骑军,还不住有敌骑赶至。
全力出手后,符太往后疾退。
三辆矮排车逐一倾颓解体,产生更大的混乱,灾场往南扩展逾半里,战马惨嘶、敌人的嚎叫,在尘暴深处传来。
符太尖啸回应。
龙鹰暗叫不妙,知敌人从慌惶混乱里回复过来,重整阵脚,重新封锁他们南下之路,同时掩护敌方人车的撤走。
从正前方主攻的排车阵,同时发动,以千计的“兵奴”,吃力地推动排车,缓缓接近,车轮摩擦沙面产生尖厉的嘶叫,因颠簸木排与车架碰撞发出的轰隆声,盖过了人马的喝喊嘶鸣,尘土扬天下,逐分逐寸、铺天盖地的朝小长城进逼,声势骇人。排车后敌人有何部署,密藏在车阵后方,发生在守城者的视野之外,倍添莫测其玄虚的威势。
排车阵的前列,离小长城不到十丈,不住接近,将小长城完全比下去,威势一时无两。
两根木干先后撞上排车,车架折裂,四丈高的大木排应撞往后倒下去,重演先前情况,组成大木排数百根粗细不同的木干,在扎绑的牛筋索断折下,仿如脱缰野马,乱闯乱撞,任何挡路的人与物立告遭殃。
原本数百之众的敌骑,与龙鹰一方短兵相接的一刻,未达百骑。
被连续命中的木排车,在众人期待下解体。
勇不可当的符太斜冲而去,剎那间迎上杀来的敌骑,双掌疾推,竟将对方推得连人带马,往后倾跌,硬撞在后两骑处,人骑滚倒地上,累得后面赶来的七、八骑慌忙避开,避不开的变作滚地葫芦,如排车影响排车般,惹起倒骨牌般的连锁效应。
各人就地取材,量力提起接近的木干。
没人想过效果可以这么理想。
惯战的符太深得厮杀沙场的个中三昧,清楚不论武功如何高强,人力始终有限,故必须以己之长,克敌之短,以“四两拨千斤”的巧妙招数,又不用付出太大和图书代价下,制造出对方最大的混乱。天下间,惟有他的“血手”,可用如此手段,抽刀断水的阻截名震天下的突厥狼军。
外围壕堑内各两道眉弯般的沙坑,一边接外堑,另一边止于隔墙,规模是外堑的一半,深不过四尺,作用在加强外堑的阻截力。
人人心中叫妙,因可制造更大的混乱,事半功倍。
符太喝道:“先收拾车子丨”
“轰!”
“轰!轰!”
酝酿至沸腾的战争风暴,在正午爆发。
推车的哪来得及走避,恐怕大部分给压著者,死时仍弄不清楚是甚么一回事。
博真嚷道:“看!他们立营账哩!”
龙鹰隔着变成黄蒙蒙,由尘沙填满千步远的大空间,向符太一方打出准备动手的讯号,顺手接过宇文朔送来储备石里最沉重的巨石,拿到手上时,道:“你奶奶的!最少七十斤。”
整列整列的敌骑东倒西歪,马翻人坠,后骑不及煞止,硬撞往前方的己骑,剎那间来势汹汹的敌人,已是渍不成军。
表面看,守城的鹰旅被压得抬不起头,无力还击,实情却另一回事,就看龙鹰的如意算盘,打得响否。
首先是部署在东、西、东北、西北四支千人骑队,对小长城做出试探和扰乱,测试统万的防守能力,进退有序的轮番攻至,在数百步外远距施射,目标是两边角楼的顶台,及其所有箭孔,城墙北面三重坑内的守军亦成攻击的目标。
说罢,不犹豫的叱喝一声,知会东南角楼的符太。
龙鹰仍身处角楼顶台,亲自指挥,采取的是全不还手、诱敌接近的策略。
木裂架折的声音响彻小长城的广阔空间。
龙鹰的消耗之计,正是以己之长,迎敌之短。
冲至离他们不到三十步的敌人,发觉有异,已来不及应变,少数了得者就那么催骑跃跳,越木续奔,但绝大多数的敌骑,尤其位置较后者,压根儿不晓得发生何事。
符太说话时,越过龙鹰,纵身而起,投往灾区,在遍布破车断木的地面上几个起落,扑往最接近的I辆完好的排车,沙尘漫空下,我进彼退,如入无人之境。
此时对方能战者不到五十骑,锐气受挫下,甫一接战,立即溃乱,只余被众人宰割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