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第六章 无缝接合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突然而来的狂乱,使敌人陷进茫无头绪、无处可着力的恶劣形势里。
莫贺达干开始回师,论应变,属当机立断,不敢迟疑,只恨事前毫无准备,又在整整一天的攻城战后,伤员众多,能在大寨出事个多时辰后动员,成绩优越,但在与郭元振枕兵以待,见第一轮烟花讯号后立即行动,是难相比的两回事。
龙鹰无奈再展弹射,投往火光熊熊的敌营内去。
目下焚烧着的营账,相等于当年应付参师禅等大群高手追击他的密林,分别在今次他体能消耗极巨,远不像其时的养精蓄锐,且受时间约束,如不能和郭元振的攻城军“无缝接合”,攻寨军锐气受挫,更难一举克敌。到莫贺达干的援军抵达,即使是疲师,亦力足以退攻寨军。
可是这里虽同为平野之地,却是在敌寨内,东寨三面栅墙,箭楼环绕,乃困兽之地。有利于他的是烟雾漫寨,对方视野不清,兼郭元振的大唐边防军不住逼来,形成庞大的压力,使能征惯战的突厥狼军,失去平常的冷静和清醒,令这边的前线,成为混乱易于萌芽茁壮的区域。
两人给他撑得抛下箭楼,另两人在刀光打闪里,溅血倒地。
惨呼声起,箭尚未离弦,两人面门中箭,往后仰跌,命毙墙头。
烟雾障目下,当龙鹰翻离马背,投往敌围之外,后方的敌人一时间掌握不到他的位置,而前方的敌人,大部分均弄不楚这边发生何事,注意力集中往朝大寨不住推进的大唐军,故此出现首尾不相顾的形势,趁此狼军未能全面动员对付自己的一刻,稍瞬即逝的时机,乍现眼前。
敌方战号声起,有节奏、富变化,似可凭号角声,传递复杂的讯息。
至为关键的,是他恢复元气。
火花喷上三丈上的空际。
落在马背上,四周的“战友”眼前一花的,换为龙鹰,穿的是大家类近的战甲,虽感有异,一时仍未能掌握眼前变异,龙鹰已催骑朝东寨门方向冲刺,在呼息间藉“人马如一”的绝技,令战马提速至极限。
成败系于以快制慢,在守寨军猝不及防下,开寨门迎接郭元振的攻寨军,且和-图-书只有一次尝试的机会,错过就是米已成炊。
遥想当年,在龟兹城北被突厥大军突袭,又非一个人孤军作战,冲杀一阵子立告后力不继,全赖“飞天神遁”救命,凭掩敌眼目的策略逸出重围。
龙鹰倏忽间狠下决定,往前倾斜。
第一条活路是朝无定河闯,此路最易走,几是十拿九稳,却失去对敌寨的影响力,只能依赖郭元振能否在莫贺达干回师前,先一步攻下敌寨。
龙鹰踏足地面。
寨墙往东、西延展,二、三丈外已没入烟雾里,若如贯通人间和幽冥的秘径。
北寨墙高只丈二,这是合理的,木虽是从无定河外的山区伐得,但这一带没有高大的树木,能筑起丈一一高的寨墙,非常难得。
龙鹰敢肯定,这边发生的事,除附近守墙的战士和搜杀他的高手等当局者外,其他全为不知情的局外人。
事实上,他一路势如破竹地硬闯到目前的位置,尽量往已起火焚烧靠北寨墙的营地接近,今次的弹射,落点离营地约三十多步的距离,也是浓烟滚滚的避难胜地。
有空子便钻,没空子硬撞开挡路的人马,另一手拿起挂在马侧的长矛,两矛左右开弓,横扫直打,又以矛尖轻刺敌骑的马股,所到处,人翻马跳。吃痛的战马,不论载人或变为空骑,朝两边惊嘶奔窜,不到二十丈,乱势朝龙鹰经过的轨迹涟漪般扩散,波及方圆五十丈的地域。
龙鹰从外呼吸转为内呼吸,恢复大半的魔气贯注全身,往靠北寨墙一方在猛烈燃烧的空帐横滚进去。
从海流兔河追来的知情者,被己方人马阻挡,拒之于后方。
龙鹰对西寨的破坏,颇为彻底,可是因隔着海流兔河,东寨夷然无损,顶多给龙鹰烧掉二十多个空帐。刚才他竭尽全力突围逃到这里来,杀伤狼军近百人,只像对一个湖投下激起浪花的石块,湖面转瞬回复平静,且能井然有序展开追杀,务要拔起他这条祸根,本有利于他的形势给扭转过来,变为他在挣扎求存,再难对敌人生出影响力,遑论左右大局。
幸而龙鹰弹射的方向经过计算,是深谋远虑后采取的行动。m.hetushu.com
上方墙头吆喝频起,守这边墙头的十多个战士,正聚精会神,监察浓烟滚滚的营地,没想过龙鹰胆子这么大,竟躲到无处可藏身的寨墙脚。
龙鹰掉在两个焚烧空帐之间的空地,没入烟火弥漫的灾场。
前方火屑飞溅,浓烟里隐见幢幢人影,来追杀他的敌方高手,最接近的离他不到五丈。
尚未着地,龙鹰心叫不妙。
前方喊喝连声,捜索他的高手被墙头发现龙鹰的守卫惊动,全往这边赶来。
“无缝接合”,终抵是成是败的关头。
他还有另一发现,是避难的一组百多个营账,全为空帐,不但没人,内里更空空如也,是装出来惑敌的幌子。
任魔种如何厉害,然人力始终有限,在这个处处敌人,如汪洋大海的“人海”里,一旦成众兵之的,敌人又个个精通武技,无所不用其极的来围攻他一人,能捱十多个照面后才力尽,已非常了得。
龙鹰施尽解数,为的就是抢到墙头先前的位置,令他可以凭看家本领弹射,凌空抵达接近东寨门最有利的位置。
心呼完蛋,变化来了。
龙鹰心忖遇上老子是你的不幸。
升往最高点,回落之前,他掌握到大寨外的最新发展。
忽然间,龙鹰离东寨门在六十丈内,已一阵力竭,两枝长矛,于前方左右疾刺而来,角度刁钻,劲道十足。
形势变得有利。
抢上来的十多个狼军,不是给削断枪、矛等长兵器,就是血肉横飞的东抛西掷,其中两人更坠往墙外去。
首先脑袋一片空白,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到这里来干甚么,然后全身似化作无数往上腾升的小微粒、下一刻,一股莫以名之的力量,从无到有,在神魂至深处滋生、扩展,忽然间,体内魔气澎湃,令他感到宣泄的必要。
依龙鹰估计,一刻钟内,郭元振的挡箭车、桥车、撞车将可进入东寨东线八座箭楼射程的范围内。
一半凭眼所见点点火炬光的位置,另一半凭直觉感应。
两刀闪电劈出,刀刀贯满魔气,以攻代守。
这样全身魔气爆发的招数,是龙鹰破天荒首度尝试,效果超乎预期,然大发魔威后,已无以为继,和*图*书凭余力窜往北寨墙,在漫营火星的掩护下,避过东面围搜他的敌人,直至抵着北寨墙。
龙鹰旋飞一匝,马刀撗扫,逼开四周敌人,忽然后背朝东南方倾斜,又于兵刀再攻上来前,斜射而上,离开墙头,没入密布上空的烟雾去。
龙鹰暗呼糟糕,知敌方有特级高手主持,不受烟雾火屑影响,他从空降下,立被对方察觉掌握。
如不能逆转眼前局面,今夜的行动,极可能功亏一篑,劳而无功。
这样的一个狼军部队,人数尽管只得二千至三千人,肯定可守稳东寨,直至莫贺达干的援军抵达。
现时唯一希望,就是重演像在洛阳皇城校场之战般,魔气耗尽后,忽然“死而复生”,再次“入世为人”,充盈生机,贯满精气。否则他将死第三次,而这趟肯定被分尸,斩开来变作几截的尸身,能否自动重新组合,惟老天爷清楚。
果然,敌人如潮水般退开,分往东寨墙和海流兔河方向撤去,空隙迅速扩大,若龙鹰返回地面,势无所遁形。
着火的营账碎裂爆溅,火星、火屑朝四外弹开,一时间,方圆十多丈的地方,尽被波及,八丈外的北寨墙亦难置身劫外,惊呼、吆喝四起。
有两条活路可走。
狼军如何在短短数天内,筑起这般规模的东寨,非是他深究的时候,晓得的是寨墙提供了他在此刻唯一通往东寨门的通路,墙头将限制敌人对他的围剿,再无深陷重围、力战而死之忧。
虽有人跳墙追去,但谁都晓得再一次失去敌人的方位。
龙鹰一个翻腾,从头下脚上变为脚着地,尚未触及台顶左右脚急撑,箭台上的四个箭手惊见有敌从迷漫的天空降临,已来不及反应。
在那里取得喘息的空间、珍贵回气的机会,他可重新出发,靠北寨墙杀往东寨门,虽仍要过敌方最强大马阵的一关,但比起在形势分明下,任敌围攻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
龙鹰心呼不妙,晓得对方现时主持大寨的主将,弄清楚发生何事后,指挥进退,一边守稳东线,另I边变阵对付他这个混进来的内奸。
箭矢穿过火屑浓烟,由北寨墙高处疾射而来,虽非箭箭准确,可和*图*书是当十多枝箭均朝某一位置发射,组成的箭网,使人生出变成活靶的可怕感觉。
龙鹰两腿发软,站立不稳,挨着寨墙滑坐地上。
营地浓烟滚滚,看似吓人,但火势波及的只11十多个空帐,烧掉帐篷便完蛋,现在更是强弩之末,时日无多。
对方既是高手,不会蠢得一窝恶蜂般簇拥攻来,而会布成罗网,撒网捕鱼的往他逼近,封死他的前路,只要有一个人缠上他,等于触碰撒来捕捉他的网,网收紧时,就是他难逃劫数之时。
吆喝声起,以百计的劲箭,密集似雨点般往他的位置洒过来。
他曾藉一道石桥,大破法明座下四大弟子的围攻,还趁机占了三真妙子的便宜,使她对自己一直念念不忘。
吆喝声在头顶上响起来,接着弓弦张动,两枝劲箭从上方疾射而下。
弹射!
同时侧身翻离马背,滚到地上去。
龙鹰却不惊反喜,两手按地,贴着地面移前三丈,避过杀身之祸,展开灵应,掌握形势,好作出正确的判断。
被马蹄践体前,龙鹰两手按地,弹上半空,时间掌握至毫厘不差,双脚点在战士后方马股的位置,心叫“对不起”,脚尖发劲弹射,斜冲上烟雾弥漫的深处,暂避遭分尸之祸。
另一条路九死一生,就是杀往东寨门,打开,迎接郭元振的大军。
转瞬间,龙鹰沿墙头朝东推进三十多步,起步之初,确挡者披靡,刀法开展下,拦截者纷纷飮恨,十多息间撂倒对方二十多人。可是!当赶来的高手不住加入,墙卫又前仆后继、奋不顾身的从两边墙头赶来,龙鹰不但多处受创,体力更飞快消耗,如未能改变情况,该不可能多支持半刻钟,惨被打回原形。
另外从左右上方射来的箭,射在空处,龙鹰早贴着寨墙朝上升去,探手抓着两把疾劈而下的马刀,收为己有后,翻上墙头。
龙鹰自问仍有挡格之力,但第三矛肯定可送他再一次下地府,两手一挥,手上两矛给抛往高空。
一看下,大叫谢天谢地。
龙鹰一个旋转,来到宽只五尺的墙头中央,右手刀脱手掷出,从寨墙下赶上来的高手,刚现出半身,眼看登上墙头的剎那,马刀贯和_图_书胸而入,撞力改变了他的势子,连刀带尸的往后抛坠。
要杀刚给他宰掉的高手,于正常情况下,不是两招三式可以解决,可是利用墙头特殊的环境,不费吹灰之力便收拾了,可见这道“墙头活路”,对他可起的效用。
剎那间他人矛合一的在敌骑间穿行达三丈,方遇上阻碍,该战士压根儿不晓得发生了甚么事,已给龙鹰的矛挑离马背,往旁抛坠,落往对方人马密集之处,立即惹起人坠马跳的混乱。
前方破风声此起彼落,敌人失去他的位置,来回搜索。
龙鹰取得立足点,再施弹射,越过11十五丈的距离,落往东寨门前。
破风声由东寨门的方向传来,敌人正朝他的位置穷追不舍,人数在十个之上,剩瞧他们反应,知不但是高手,且是一等一的强手。
龙鹰看也不看,举手接着两箭,没停顿的反手回掷,目标不是射箭的两个箭手,而是两箭手旁正张弓射箭的同伙。
“砰!”
若要与郭元振的攻寨军天衣无缝的接合,里应外攻,他尚余一刻钟,两盏热茶的光景。
龙鹰的目标,是位于东寨门左方四座箭楼里,从大门数过来的第二座,从那里到东寨门,只须另一次弹射。
忽然间,能否及时破寨,关键又回到龙鹰身上,而他却是自身难保。
“蓬!”
没想过的,东寨的寨墙,不像西寨墙只是一排木栅,而是双重木栅结构,具备“城墙”的规模,大幅加强寨墙的防御力,战士可登上墙头,以矢石反击攻寨的敌人。
成败将决定于未来的半刻钟内。
弹上天上的火屑如雨般洒下来,好景不常,下完火雨后,他势告暴露行藏。
东寨门外车轮磨地、马蹄、战鼓的声音,已像在耳边响着,攻寨战迫在眉睫之前,龙鹰“无缝接合”的壮举,急不容缓。
当然!
同一时间,号音变化,人马调动声响起来,退往海流兔河的狼军,移前对着火营地展开包围,截断他南面的去路。
对狼军的耐力和韧性,不可低估,周遭的情况,是最佳示范。
狼军反应的迅捷,对付他的手段,均在他意料之外,主持的大将更是指挥若定,每个决定,果断准确,将龙鹰逼入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