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第八章 止于一念

龙鹰是人生路不熟,剩是对统万在战略上的掌握,已属“盲人骑瞎马”,误打误撞。但话说回来,如事前和郭元振商量,郭元振肯定大力反对。
博真两手探出,分别搂着符太和宇文朔肩头,道:“看!我们是如何臭味相投,人人好勇斗狠,其他人对突厥狼军闻风丧胆,避之则吉,我们则不放过任何寻他们晦气的机会。他奶奶的!我们何时可去寻乐子?”
龙鹰精神大振,道:“对!高手过招,就看何方取得主动和先手,又如何保持下去,使对方永无扳平的机会。现在我们争得上风,若退而不进,便非寸土不让,千辛万苦、机缘巧合下得来的少许优势,拱手付给敌人。”
龙鹰道:“就这样决定。”
郭元振道:“今次敌人损失极巨,兵员和战马的伤亡不在话下,又失掉大量粮货物资,士气上的挫折尤为沉重,不过突厥确为经得起考验的雄师,若我们因胜生骄,将吃苦果。”
郭元振循他目光往阳光灿烂的蓝天瞧上去。
龙鹰情绪上完全绝对倾向守统万,却不能不理性先行,寻得支持死守统万的诸般理由,不论如何薄弱,至乎站不住脚。
龙鹰仰首望天,从容淡定的道:“默啜来哩丨”
面对毛乌素,壕堑的作用不大。风沙猛的一天,沙尘滚滚而来,二、三天的时间,可将壕坑填满沙土。故此众人想出在坑内种柱成墙之计,沿坑边深种长木干,成排成列。木材始终有限,故此木土墙只设于两道内壕,横竖土墙之前,高出地面约五尺。
又道:“早在鹰爷尚未抵达前,仁愿已令下面的人,晓得他有此一计。”
接着的五天,消息雪片般送往统万,让他们晓得默啜大军的动向。
深吸一口气后,接下去道:“区区一座废城,守军不足五百,默啜则军力仍在十万以上,如久攻不下,将成回纥菩萨以五千骑破其十万军的历史重演,那时默啜不心急如焚才怪。愈躁火愈易犯错,大帅又和张总管于那时离寨突袭,默啜还可坚持多久?”
龙鹰、符太、宇文朔、君怀朴瞧着第一线曙光出现东边天地交界处,天色仍暗沉沉的。
龙鹰道:“成也统万,败也统万。于敌我两方均如是,确始料不及。”
边防军的探子依令离开已成险地www.hetushu.com的荒野,消息中断,并不好受,有点眼盲耳聋的不安之感。
郭元振哂道:“哪到他们不招供,没人可以在刑室内充硬汉,只要有感觉便成。”
坦然道:“地下河道再非通路,因多处坍塌,小弟亦缺乏再闯一趟的勇气,故此突厥人即使原地立寨,我亦奈何不了他们。”
龙鹰心忖郭元振的狠辣,自己是学不来的。问道:“活口招供了?”
众兄弟入驻古城后,人人悠然自得,似若回到家里。
基本上,郭元振没打过统万的主意,在战略上是对的。而龙鹰和众兄弟之所以没有“殉城”,皆因有地底水道。由此可看到战争成败的不确定性,从来出人意表。
这段时间,亦是难得喘息休养的宝贵空隙,郭元振在首天特别安排小敏儿到统万去见符太。
当年若非不能伤残他的身体,恐怕早臣服于来俊臣的酷刑下,而来俊臣以他别出心裁的刑具来款待自己,反正中他下怀,因祸得福。
人可以数天不进食,可是在干旱炎热的沙漠地带,无水半天都捱不住。血液变得稠浓后,“午间的恶魔”将到来作恶。
郭元振微笑道:“所以我在说出来前,早声明是常理,最后的决定,在乎鹰爷。”
离开西京,过潼关进入大河,龙鹰便与大河结缘,直至今天,仍没片时可离开大河的血脉和怀抱。
龙鹰默然不语。
君怀朴道:“今天有可能下雨吗?在沙漠地带,不下雨犹可,下起雨来,比任何地方要大。”
郭元振双目明亮起来,道:“对!我是关心者乱,鹰爷更只在菩萨之上而非在其下,此计确切实可行。”
宇文朔道:“如鹰爷能再次预测下大雨的准确时刻,我们可借势突袭,趁雨攻,借雨遁,若似天兵天将。”
过去的个多月,小敏儿并没闲着,练习骑马,故今次来访小长城,她姑娘家亲自策马,越荒原而来。
两头猎鹰在高空上自由写意地盘旋。
龙鹰本仍犹豫不决,因为以这般冒险的方式,去赢取规模庞大的战争,流于将事情过度简单化。可是,死守统万的念头,总是挥之不去,难舍难离。
众人目光落在他身上,听他解释。
龙鹰从未见过一道河流,可以如此顽强地和沙漠纠缠抗争和*图*书,留下巨大而执拗的河曲。于其流经的地域,有壮丽的峡谷,与流水缠绵的岛,若如明镜的湖,葱绿的田野。带来的生机,与沙漠成分庭抗礼之势,用它柔能克刚的方式,拒沙漠于其外。
吁出一口气后,续道:“若知鹰爷继续坚守统万,几可肯定默啜将置无定堡于不顾,分出部分兵力压制无定堡和鸡鹿塞,然后将往统万之路完全封锁,集全力攻打统万,那时我和仁愿鞭长莫及,鹰爷是名副其实的孤军作战。”
龙鹰虚心问计,道:“如何可令我曾在这场大战出现过的消息,化作疑幻似真的谣言?”
小长城可供改善的地方并不多,纵有大计,亦不可能在几天内完成。最大的改善,是在墙头通往两边角楼的入口,与十二座地堡的门洞,装上蒙着生牛皮、能防烧的坚固木门,门上设有可供射箭的活窗,平时可以封闭。
宇文朔道:“但如果鹰爷预先掌握何时下雨,我们可在雨前半个或一个时辰出发,下雨方动手。在下是这个意思。”
龙鹰记起当日在猛狼石后目睹的狼军阵容,道:“凡是烧得着的东西,就难挡得住狼军的铁蹄。我们可以火破敌寨,默啜亦可以同样手段施诸于我们,徒令我们有大破绽暴露在默啜眼前。”
郭元振道:“此事由仁愿做工夫,只要说成‘鹰爷’所以出现,纯为惑敌的手段,就是使人乔扮鹰爷,用之来收慑敌之效便成,还要真的连己方的‘外人’都骗掉,方能收奇效,那即使有人生疑,亦会被这真正的谣言淹没,此为‘以假乱真’之计。”
道:“若我们放弃统万,改为去助张总管守无定堡又如何?”
莫贺达干等缩在寨内之际,龙鹰等多次出动,摸清楚远近形势,对无定河一带成识途老马,亦深深迷上了这道剩是名字,已蕴含苍悲凄美、神秘幻变的奇异河流。
第五天,默啜的先头部队抵达无定堡外北面的敌寨。
他们都着了统万的魔!
小长城上不时有鸟妖的猎鹰飞过,却在数百丈以上,众人虽瞧得牙痒手痒,却是莫奈其何。
补给方面,最重要的是弓矢,除一般的长箭外,还有大批短弩箭,足供他们使用,在未来两个月内,没缺箭之虞。
迎着黄土高原的寒风、毛乌素的风沙和-图-书,越过沙漠和无数丘陵沟谷、山头梁峁,始于上游的红柳河,北上弯经无定堡后方,横过统万之南,过鸡鹿塞,最后南下投入大河的滚滚洪流。
龙鹰道:“默啜不这么做,我才担心。突厥人最爱面子,又晓得我在统万,加上必须显颜色,默啜将抛开一切的来攻统万。然而人算怎及天算,统万后倚毛乌素,位处的风沙区内乃天下最奇异的地域,易攻和易守同时存在,亦等于难攻难守,恰恰如此情况,却是小弟最能发挥所长的处所。”
在这方面,老天爷肯定站在守城的一方。
郭元振沉声道:“那将种下突厥人亡族的因。”
唯一有利者,就是“环境”。
接着话音一转,铿锵的道:“我立即着人把敌寨夷为平地,并从鸡鹿塞运送粮货物资到统万去,派出匠人看有没有须修葺的地方,加强统万的抵御力。现成的有挡箭车,箭矢的补给亦非常关键。”
君怀朴双目闪闪生辉,俯瞰远近,徐徐道:“这么样一片荒漠,不可能长期包围,像莫贺达干般捱足一天半夜,已是极限。我可肯定现在莫贺达干悔恨得要命。”
今次突厥人倾巢而来,与当年对仗的丹罗度大军不可同日而语,和莫贺达干高手团的交手,以及昨夜在敌寨内亲睹对方临危不乱的应变能力,印象深刻。
龙鹰记起穿过塔克拉玛干后,在其北面边缘区遇上的那场大雨,确如君怀朴所言,像天崩塌了的样子。
龙鹰道:“加上统万,我们的实力再不在当时的菩萨之下。”
怎样方能以奇制胜?
郭元振同意道:“确是如此。不过对方头几轮的攻势,非常难捱。”
这是个艰难的决定,因必须顾及众兄弟的性命,一旦城破,荒漠上逃生无路,故守统万是一条死路。
符太接回先前话题,问龙鹰道:“有可能吗?”
在统万赶工的三百匠人,全体撤返鸡鹿塞,龙鹰等重过初抵统万时的日子,四周茫茫荒野、沙漠,不见人踪,陪伴他们的惟只横亘南面的长土丘。
郭元振感慨的道:“我们的担心,或许是白担心,对边疆的情况,新朝上下从来不闻不问,我们则是自力更生。本来要防的,是北帮和大江联的探子,现在已给我藉有人内应突厥人,抓起了百多人,立即当众斩首,hetushu.com余党骇得四散逃亡,此时朔方除本土住民外,再无外来人。”
郭元振道:“默啜现时可肯定鹰爷在统万,对他来说,能干掉你,重要性不下于攻陷西京,能提着你的头颅返大漠,将尽雪自奔狼原为‘少帅’寇仲所败、后又有鹰爷你大破丹罗度于鹿望野的奇耻大辱。那时大漠诸国,谁敢不俯首称臣。”
问教道:“依大帅的看法,我们该如何利用眼前争得的上风和优势?”
龙鹰苦笑道:“像那次般的准确,只能在福至心灵下,偶一为之,否则我至少是半个神仙。”
他们的浮沙内壕,只有半天一夜的寿命,早上太阳出来,艳照大地,不到一个时辰将壕内的水蒸干,毫不实际。
接而又道:“默啜压根儿不用围城。”
符太道:“希望默啜没斩他的头,斩了没我的份儿。”
水井换上新的木盖,若铺上沙子,保证敌人除非踏足其上,休觉有异。此为小长城最关键的秘密,敌人如认定小长城没有水源,肯定千方百计截断小长城对外的交通,好令他们缺水时活活渴死。
郭元振一怔道:“鹰爷仍要以统万牵制默啜?然而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前车之鉴下,默啜再不会在无定河中游置寨,地底河起不到作用,统万将变为孤立无援的残城废堡。”
或许这就是人和地的缘份。
龙鹰听得不寒而栗。
现在一切回归常理,反瞧出虽初战得利,却非压倒性的胜利,因默啜的大军仍源源不绝的开来。其他不计,剩是突厥最精锐由莫哥率领的金狼军,等若一个扩大十多倍的“鹰旅”,本身的实力足以攻陷无定堡,若没有田归道的二千精兵把守,就像以劏牛刀去宰鸡般轻易。
坑子、土泥,加上矮木排,形成强大的防护力,可让兄弟们躲于其后方射箭,御墙和马面墙堡之间有二丈多的空间,供众人安全活动。至重要的是可保护成为命脉的水井。
龙鹰反问道:“你自己怎么看?11
龙鹰心悦诚服道:“大帅想得周详。”
道:“我们该如何处理夺得的敌寨?”
小敏儿在小长城勾留两天,方依依不舍的离开。
自首步踏进古城废墟的范围,一股莫以名之的感觉从内心至深处涌出来,令他与统万生出一种血肉相连、荣辱与共的奇异情绪。
郭元hetushu.com振担心的道:“菩萨的兵力,是你们现时的十倍。”
龙鹰晓得他对自己在“神龙政变”前准确预测雪停印象深刻。事实上,预测何时下雪,会比料得哪刻停止,容易多了。待要答他,博真登楼来了。哈哈笑道:“宇文老兄愈杀愈狠,又手痒哩!”
郭元振道:“若依常理,我们好应寸土不让,将主力移往敌寨,据为己有,大幅加固寨防,使无定堡、无定河中游营寨、统万城三方互为呼应,守上三、四个月,至或一年半载,哪到默啜不退。唯一忧虑者,是鹰爷身负重任,难以旷日持久的在此勾留。”
郭元振沉吟片刻,道:“我们或仍可以赢,可是主动权将落入默啜之手,由他去决定以何种形式结束此战。”
天气变化,大地步入冬天,日间仍热得要命,晚上却冷得要死。风势明显转强,尘暴转趋频密,有一个早上,达三场风沙之多,虽是躲在小长城内,众人仍须吃苦,然而甜在心内,因沙漠和风沙成了他们的护身符,敌人攻打小长城,吃的苦头远大多了。
龙鹰欣然道:“当然可能!不这么做正是蠢材。下大雨固然机会难逢,风沙亦然,不过却须在敌人重重包围小长城的情况下,方有可乘之机。如对方远在乌水或无定河,抵达前雨早停下来。”
从莫贺达干部队得来的大批木材,大部分给切割为一丈以内、大小不一的“檑木”,收置在角楼顶和楼内,余下的小部分,为长逾一丈、较重和粗的木干,就放在墙头上,又或以之加固土墙的防御力。
当发现水井的一刻,整座废城如从沉睡里活过来般,不单与无定河连结,也和数百年前盛极一时的统万,产生隔世回响,感觉奇异迷离。
君怀朴问道:“听鹰爷刚才言下之意,似认为默啜不会像莫贺达干般包围小长城。对吗?”
难道是来自魔种的坚持?
龙鹰道:“在这样一面倒的情况下,默啜仍攻不下统万又如何?”
道:“或许会下大雨,却不是今天。”
郭元振说得对,“感觉”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天赋,也是最大的弱点,形成“感觉”是眼、耳、鼻、舌、身等五感错综复杂的总成效,失去任何一感,均是生不如死的可怕后果,平时“身在福中不知福”,习以为常,岂知五感俱全,已是最大的福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