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第十五章 河岸血战

狼军南犯,事关田上渊未来荣枯,乃他期待已久的大事,遂透过鸟妖参与,以成帝皇霸业。
参骨沉着的道:“鸟妖寄尘的小命又如何?”
老兄你还不中计?
此刀乃参骨成名宝刀,永不离身,此刻却以之阻敌,可知情况有多凶险。
他故意让参骨找到他的破绽,非是疏忽,或参骨比他高明,而是诱他入彀的陷龙鹰一招不让的硬挡他十多刀后,一拳击出。
看似失去抗力的参骨,忽然两手按地,两脚运劲,竟以倒栽葱的方式伸直身体,然后往下稍缩,接着弹上丈许的半空,一个大空翻,诛神刀离背来到手上,隔远朝龙鹰一刀劈来。
龙鹰猛仰上身,一个跟头,落往地面,身体一阵虚弱。
龙鹰现时唯一优势,是没真的昏厥过去,且比参骨快些儿回醒,但在损耗上,肯定比参骨严重,且负上不轻的内伤。
故非到必要时,龙鹰绝不施其镇山之技。
能如此将刀气练至可隔空伤人,龙鹰还是首度遇上。当然极为损耗真元,问题是龙鹰能否硬格此招。
龙鹰等待的就是此刻,知参骨接近与田上渊会面的位置,由于他像龙鹰般,是首次踏足这个地域,须依莫哥的指示,找寻某一特殊的地标,例如河旁一块奇形怪石,故必须放缓速度,用神留意,错过了便失诸交臂。
此时参骨开始勒马减速。
据知参骨加入狼军之前,一向独来独往,由于他武功高强,诛神刀法独步塞外武林,故此欲杀他者如能掌握他行踪,予以伏击突袭,必然用尽手上的力量,召来援手,望能以众胜寡,令他没法脱身。
因此欲杀参骨,须先诱他陷进死局。
参骨道:“该说鹰爷你并不认为我可以拿出值得的东西来和你交易。对吧!”
可是,今次他确别无选择。
参骨对莫哥是好言相劝,显然他既不信任鸟妖,更不信任田上渊。以前大家利益一致,现在莫哥干掉默啜,对田上渊有何利益可言?一个不好,命也要赔上去。
后方传来战马呼出生命里最后一口气的嘶哑悲鸣。
参骨提纵轻身术之高明,早在统万城外凌空破龙鹰掷往莫贺达干和狄高寒两柄大斧时显露无遗。这m.hetushu.com样的一个人,一旦给他展开脚法,落荒而逃,就像当年拓跋斛罗追杀符太,穷追百里仍未能赶上。何况现时离最接近的河寨不到三十里。
如是一般比武,即使大家处于敌对立场,龙鹰肯定放他一马,此刻却是参骨的时辰到。
他的确藉披风护体奇技,借力飞行,但绝不是他预期中的劲气。他之所以能避过死劫,一来因龙鹰的“小三合”尚未成气候,产生的仍属尘世的力量,是似雷电般的威力,而非碎空而生。
关键就在“红翼鬼”参骨身上鸟妖写的那封信。
若真的是“破碎虚空”,于这么近的距离,参骨将化作飞灰。
参骨亦是了得,一手抓着刀柄,横旋开去,既化去诛神刀的魔气,又避过龙鹰的连环腿。
庞大的力量当胸撞至,将龙鹰推得倒坐往后,喉头一甜,喷洒鲜血。
龙鹰越过战马,凌空远击,左拳右掌。
参骨是逃是战,答案清楚明白。
此事当然不会就此了结。田上渊“哑子吃黄连,有苦自己知”,以前遇上情况,他可向宗楚客求救,藉官府的力量打击对手,但今次对付他的是宗楚客所管的军方,他却求助无门,还要应付郭元振直接禀上李显,奏他一本的可怕后果。从而可见君之津事件,对田上渊影响之巨。
但他肯定仍有遁逃之力。
这方面正是龙鹰追来途中,用心计算重要的一环。
参骨抖动了一下。
晕眩过后,龙鹰猛睁双目,映入眼帘的景况,使他差些儿不相信自己一双眼睛。
世上唯一可留下“红翼鬼”参骨的武功,就是不属任何武功范畴的“破碎虚空”。
莫哥点头道:“我明白!见过田上渊再说,我待你回来方下决定,此事现在只你知我知,没告诉任何人。”
现在甚么招式都不管用,唯有符太的“横念”,能派上用场。
参骨浑体一震,朝后飞退,同时脱手射出诛神刀。
龙鹰讶道:“对!参骨兄可以提供甚么呢?”
只要他看到偷袭者是龙鹰,立告陷进众多的不测里,既想破脑袋仍没法明白龙鹰为何可在此截击他,又测不准是否尚有其他敌人随来,没一个答和-图-书案是肯定时,不逃之夭夭就是嫌命长的蠢蛋。
芸芸突厥高手里,首推拓跋斛罗,高高在上。余子之中,名气最大的是莫哥,龙鹰与之两度交锋,清楚他确名不虚传。突厥之主默啜,因其特殊尊贵的身份,并不列高手之林,可是凭龙鹰的眼力,断定他不在莫哥之下。当日在沙丘区与之交手,在龙鹰一手炮制出来不利于默啜的情况下,默啜仍能力抵龙鹰的放手强攻,可见一参骨虽为突厥人,但直至近年方被默啜招揽,故当年军上魁信所提及的突厥高手里,没谈及他。但以龙鹰亲眼所见,参骨武技之强横,至少可与默啜和莫哥看齐,毫不逊色。
参骨披在背上能无风自拂的红披风,令龙鹰印象深刻,掌握到此为参骨的独门奇技,不单可卸敌劲,甚或以之攻敌,自己用的即使是以魔气击出的隔空拳或掌,能否破他披风护体术,实为疑问。而参骨不回头瞥半眼,全程背向他,正因参骨具此奇术。
龙鹰有十足信心可击败参骨,但杀他是完全绝对另一回事。如参骨般超凡的高手,肯定有出乎龙鹰料外死里逃生的奇功绝艺,若让他脱身而去,只要朝河寨的方向狂奔,龙鹰大可能功亏一篑。
避开是轻易之举,却惨失先机,也没法藉气机牵引,紧缠对方不放。参骨若于此时逃跑,势快龙鹰一线。
在气劲合一的剎那,参骨背上披风鼓胀,且停止下降,似欲反升。
要接近参骨这个级数的高手,又不被他先一步察觉,是不可能的。
听参骨的叹息,莫哥显然未能说服他。
参骨指的,分别是咄悉匐赶赴统万因他龙鹰半途而废,莫贺达干无定河大寨被破和默啜亲自督师,截击龙鹰于毛乌素沙丘区内,仍给龙鹰夷然无损突围逃去,赔上大批珍贵的异种战马。相比起来,莫哥今天的大败仗,实非战之罪,默啜不怪自己却去怪他,难令人心服。
参骨沉声道:“大统领真的没别的选择?”
蓦然一声“霹雳”,满目电光,以龙鹰之能,一时亦睁目如盲、耳鸣欲聋,丧失了感官正常的感觉。
拳劲至阴,掌气至阳,剎那间追上落往矮林参骨的后背,于和图书其后背三尺许,两气劲相遇。
自学懂“破碎虚空”些许皮毛后,龙鹰每次对上能相埒他的强手,均有冲动用上此破无可破、无从化解的终极招数,问题在其伤身损气的后遗症,一旦未能予敌致命创伤,便轮到自己受难。
龙鹰苦笑道:“我怎可能留下你这个活口?”
参骨抹去唇角血丝,喘着气道:“有得商量吗?”
龙鹰乘势翻个跟头,落往参骨身前,两脚朝其面门落井下石,连环疾踢。
可是,由于其暗中勾结、见不得光的本质,田上渊不但须瞒宗楚客,更要瞒默啜。君子津一役,接应的北帮高手全军尽墨,还有活口落入郭元振手上,一向对北帮默默留神的郭元振,立即动用边防军的庞大力量,毫不留情围剿北帮帮众。说到底,北帮在长城以南的经营,时日尚浅,远及不上黄河帮般的百年老店,关系盘根错节,郭元振从三个落网的活口取得珍贵情报,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下子将在他范围内的北帮势力连根拔起,对北帮造成自创帮以来,最沉重的打击。
诛神刀从头顶落下,至刀锋遥指龙鹰,凝定不动,同时借直砍之势,积聚刀气,再朝龙鹰送去,所以表面看是砍劈,实为前刺,不是以刀的实体伤人,而是以刀气御敌。
龙鹰直逼而去。
龙鹰朝右前方倾斜,双脚一屈一伸,脚底魔气爆发,如从投石机弹出的石弹,横越二十五丈的距离,从参骨的左后侧凌空扑击策马缓行的“红翼鬼”参骨。
今趟亦是龙鹰首次经调校才施展的“破碎虚空”,至阴太弱,故无可调校,调校的是他的“至阳无极”,半力出手。
参骨习惯成自然,现时所采战术,并不是特别针对龙鹰,他直至腾上二丈多高的空中,仍未有机会看偷袭者究是何方神圣。参骨的反应,就是他惯用孤军作战的战法,先离险境,再判断该战还是该溜。
有大名让你呼唤,参骨外号“红翼鬼”,“红”指的是他的招牌标志红披风,“翼鬼”则该是形容他迅似鬼魅、如能飞翔的身法。
莫哥沉吟不语。
若拳劲及背时,不但被他以红披风化解,还借势加速,将注定龙鹰眼睁睁hetushu.com瞧着他逃之夭夭。
参骨惨哼一声,踉跄跌退,忽然诛神刀脱手坠地,他则撞在后方的树上,连吐两口血,任谁都晓得他败下阵来。
龙鹰眼前一黑,差点昏迷,原因在施展“小三合”,损耗过巨,大减魔气护主之能,反被其伤。
此劈尽显“红翼鬼”参骨的功架。
此事不但直接影响默啜南侵的成败,且为北帮发展形势的转折点,即使宗楚客仍信任田上渊,武三思肯定拿着田上渊的把柄大造文章,藉之以打击宗楚客,令京师本已混乱的政治现况,乱状加剧。
参骨一字一字的缓缓道:“阵前易将,已属不智;阵前斩将,无异于找死。若要斩,第一个斩的是咄悉匐,第二个是莫贺达干,第三个是大汗自己,然后才轮到大统领。”
否则以符太的为人,怎肯为此与人结盟,尽管那人是龙鹰。
参骨雄踞马上的背影在眼前迅速扩大之时,对方似仍一无所觉,但龙鹰早感应到参骨立即变得脊直肩张,且在剎那之间将体内真气提升至现时能达到的极限,反应之迅捷,武技之强,均在龙鹰意料之外。
参骨此时双足着地,双目神光电射,却是外露而不藏,显示他此刻受创颇重,虽勉力凝聚所余无几的真气,已是能发不能收,无以为继。
“横念诀”为大明尊教先辈里有大智的能者所创,专为以气血为主的“血手”服务,其他以奇正经脉为主的气功,得之无用。但龙鹰的魔功,既不属奇正经脉,也不限于气血,反能左右逢源,将魔种的能量视乎需要或循经脉,或随气血。正因如此,“横念诀”对他同样有效。
忽然间,田上渊和鸟妖的密切联系,被龙鹰和郭元振斩断了。
龙鹰速度倏增,掠过岸旁里许长的一处浅滩,快似疾风,迅如魅影。
龙鹰加速飙刺,一拳击出,吐出一球高度集中的至阳魔气,不多不少,够封着对方凌厉的刀气便成,凌空命中参骨刀气的锋锐。
龙鹰一指点出,正中朝胸口笔直插来的诛神刀刀锋,诛神刀应指倒飞而回,刀柄疾撞参骨面门,以扰他的视线。
己方高手里,惟符太和宇文朔可稳胜他一筹半筹,其他强如荒原舞、虎义、博真,http://m.hetushu.com虽有与他争雄斗胜的资格,然鹿死谁手,未可逆料。
默啜和莫哥或许不大清楚龙鹰在西京的情况,却绝非鸟妖,他正是深悉个中微妙的人,晓得唯一为田上渊化解危机之法,是以攻对攻,揭露龙鹰正和郭元振在朔方并肩作战,可将整个不利于田上渊的情况,逆转过来,混淆视听,黑说成白,指白为黑。
技术就在这里。
若然如此,龙鹰今夜的一番心血将如左方的滔滔河水,尽付东流。主动权再不在他手上,而是握在敌人手里。
比的是谁伤得更重,谁更快复元。
“砰!”
幸好今次龙鹰明显占上优势,欺的是对方劳累未过,尚不能从损耗里回复过来,志气亦为洪流所夺,低落消沉,从他与莫哥的对话里,再没以前不可一世的气焰;龙鹰则是睡了小半觉,渡河后全神静养,晋入“道心种魔”之境。
所谓“横念”,其诀就是可将任何“横空而来”的意念,以“血手”付诸实行,能随心所欲,乃任何武人梦寐以求的至善之境。
下一刻参骨弹离马背,越过马头,朝三、四丈外河旁一列矮树林投去。最厉害的,是参骨似能将他心里的决定,以他身法某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妙变化,清楚道出,就是他绝不会停留,又当隐入树丛后,可从任何一处逸走。
龙鹰大感歉疚,然而此实非自责之时,战争从来如此,默运大幅减弱的魔气,运转十二周天后,弹将起来,朝参骨冲去。
两气交击。
可是龙鹰早瞧穿他非但是强弩之末,且为回光反照,因其刀法以气势见长、凶厉为主,讲的是在数刀之内,致敌于死,但现时用的刀法,细臌处若绣花织布,可见他是力有不逮,使不出平常的五成功力。
龙鹰差寸许方着地的当儿,参骨反旋回去,诛神刀化作漫天刀影,将阵脚未稳的龙鹰卷进其内。
尖锐的嘶叫声,破空而来。
龙鹰于劲气交击前的剎那,再展弹射,腾空扑敌。
矮丛消失了,两边铺满碎枝破叶,目光畅通无阻下,瞧见“红翼鬼”参骨俯伏四、五丈远处的草地上,红披风无影无踪。
一路追来,谋定后动,拟出了杀参骨之计,觑准时机付诸实行,有心算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