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第五章 直指本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钦没对边城驿的手下大概嘱他们提高警觉,留意往来的旅人,而没有详述敌人的情况。
符太道:“绝对没离题,乃命运的安排,否则怎可能这般巧?你在街头卖唱,他们的马车刚好入驿。”
宇文朔赞道:“鹰爷了得,从没办法里得出这么多办法来。”
符太一呆道:“你是否因吃得过饱,过犹不及,说话语无伦次,不知所云。”龙鹰道:“听故事,须听整个。小弟的办法简单易行,是由我们每一个人,说出心里最想做的事。是否与鸟妖有关不重要,因惟老天爷方清楚是否有关系,重要的乃须为心内真正的想法,心之所指,更大可能是达达在天之灵的提点,一生尘念,立被蒙蔽。”
龙鹰兴奋道:“愈来愈对味哩!该去还是不去,再无悬念,现在轮到会佳人的策略、应持的态度。”
宇文朔问道:“荒兄晓得天竺女在哪里吗?”
符太摇头道:“不!我须独自行动,方可发挥我天赋的特殊能耐。”龙鹰和荒原舞点头认同,符太当探子,从来都是独来独往。
剩下龙鹰和宇文朔对坐大圆桌两边,你眼望我眼,气氛古怪。
荒原舞道:“真的很有道理。”
符太点头道:“不无道理。”
符太向龙鹰道:“四个人,两个有任务,一个投闲置散,你又可干什么?”
宇文朔、符太收止笑声,愕然瞧他。
宇文朔道:“投闲置散的,该干什么好?”
龙鹰道:“老子就在这里坐镇,等待消息,不用担心我,老子自有消闲之法。哈!这就是‘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真义,即是什么都不用干,说几句便成。”
龙鹰讶道:“记得什么?”
符太探手过来,龙鹰一把握住,输送魔气,这方面两兄弟多次合作,驾轻就熟,全无难度。
符太和荒原舞对他的话大有同感,现时的情况,一天钦没和侯夫人未抵达,驿内并没与鸟妖相关的人,想抓起个知情者来逼问亦办不到。可是,待他们来到,又可能太迟了。最坏的情况,是压根儿不晓得他们到达。
龙鹰拍台道:“这就是哩!我刚才特别强调与鸟妖表面没关系并不重要时,心中正想到马车内的小姐,如今和荒兄心中所思不谋而合,可知小弟早m.hetushu.com有灵应。亦如我指出的,惟老天爷方晓得有没有关系。”
宇文朔大感趣味的问道:“我非是要窥探荒兄心内的想法,而是好奇荒兄心内怎会忽然有这个冲动?依荒兄情性,该设法压下去见佳人的念头。
大堂靠广场的一边,放置烤好的肉食、米饭、蔬果,任客人自取享用。此刻已近巳时,大饭堂最挤迫的时候刚过去了,一半桌子有客,仍是非常热闹,人来人往。外面风雪连天,堂内在四周壁炉烘烤下,暖暖洋洋。
符太道:“当日在西京,你布局诋田上渊上当,将魔气藏在陆大哥身上,以之作护身符。后来田上渊果然出手,那时我和你同在城外,你生出感应,如在现场目睹。”
忽又灵机-触道:“这样如何,我将-注魔气传入你的血气,当你发现钦没、侯夫人或鸟妖任何一人,就将小弟的魔气排出一半,那我既可从太少魔气的忽然减弱,晓得情况,余下的-半魔气,已足够我把你寻到。”
两人最巧妙的相同处,是都曾经历死亡的洗礼,故可兼容。
转向符太道:“轮到你哩!”
荒原舞出奇地老脸微红,欲言又止。
荒原舞略一沉吟,答道:“很想告诉你绝不会有结果,就像以前的老样子。少年时的惨痛经历,使我深刻地体会到战争的残酷不仁、生命的无常,因而失去对寻常生活的信心,追求飘泊无定的浪人生涯。安居乐业,别人求之不得,我则如避蛇蝎,害怕情况重演。-次够哩!”
又叹道:“但却不知从何入手。”
龙鹰道:“没关系,醒来前大家已狠睡一觉,惟宇文兄例外,不过他看来比我们更精神。”
龙鹰道:“就告诉她你是忘掉带钱囊的钜富,尚未出手的绝顶高手,仍未追到妖人的猎妖者。”
龙鹰伸个懒腰,伸手入怀。
又笑道:“天下间,惟你太少能和小弟玩这个游戏。”
符太问道:“这一刻呢?”
符太道:“我有八、九成把握可寻到这个巢穴,由于秘巢和边城驿间往来频繁,怎都有蛛丝马迹可寻。”
符太大笑而起,满意的道:“终于有人陪老子哩!”
宇文朔道:“偏偏在这刻,我欠缺耐性,可知老天爷在背后催促我去干某件事,只恨我和*图*书的识神接收不到讯息。”
龙鹰点头道:“你已收到讯息哩!就是不可陪我呆在这里!”
他们推测钦没和侯夫人一方,没想过他们能寻到边城驿来,对方的心态是离开凉州便万事大吉。鸟妖的飞鹰传书,写于发觉后有追兵的情况下,不可能详尽,充其量知会他们追杀自己的是龙鹰的鹰旅,对方并晓得凉州此据点,着他们立即撤离,避往边城驿,在那里待他去会合诸如此类。
最后一句,他扮女声说出来。
符太边吃边道:“看来没时间睡觉哩!”
符太向龙鹰道:“还记得吗?”
荒原舞道:“就在鹰爷提出去做心里最想做的事时,她的一双眼睛在心内浮现,驱之不去。那确是能夺魄勾魂的眼神,我以前从未遇上过。”
宇文朔放下碗筷,伸个懒腰,叹道:“从来未试过这般满足。对!在下精力充沛,不怕工作,还求之不得。”
龙鹰举手加强语气道:“嘿!要老实,立即将心事坦白道来,千万勿隐瞒。”  荒原舞苦笑道:“原来要坦白说出心里所想,竟然如此困难,而即使肯吐露,也设法修饰淡化,让听的人没那般碍耳。我本是最着紧鸟妖者,可是我现在的确想暂且撤下正事,去见那位天竺女郎。”
符太道:“你是否‘越俎代庖’呢?”
又向荒原舞道:“故此,如真的‘冥冥之中,自有主宰’,那你和天竺女的相遇,便是追杀鸟妖的环节里,其中的一环。告诉我,既然你已将她排斥于心外,为何忽然又想去见她?”
荒原舞道:“她告诉了我他们落脚的地方,并邀请我去和她的小姐见面,大家谈论歌唱和舞蹈。”
见三人露出思索的神色,续下去道:“想深一层,告诉他们又何妨,即使他们宣扬开去,或通知有关人等,顶多是大打一场,仍没法知会钦没或鸟妖任何一方,形势没变。如此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与他们不卖帐给钦没手下,又义赠半锭黄金的行事作风不符,但却可和我们达致谅解,那时看他们的反应,便晓得我们荒公子的心血来潮,欲见天竺美人儿一面,是否由达达在后面力撑而来?”
荒原舞现出回忆的神情,道:“或许是因她一双明眸,透出渴望再见和*图*书到我的神情,如火般灼热,令我害怕起来。”
龙鹰道:“有道理!”
最后两句,是荒原舞自己曾说过的。
龙鹰道:“是有大条道理。在我们四个明眼人的眼里,钦没摆明在利用这里的吐谷浑人复国之心,欺骗之以为己用,例如我钦没返国复位后,让你们重新立国诸如此类。这方面的情况,不可隐瞒,说不定可大有所获。”
宇文朔起立,道:“对!我到外面随意走走,如果听到我呼救,立即赶出来救我。哈哈哈!”
龙鹰微笑道:“当然是没事找事做。这句话,任何人问我,小弟都不以为异,但你老兄问我,却恁是奇怪。你是苦行者,应比任何人更有忍受寂寞无聊的能耐。”
宇文朔苦恼道:“那就没法了哩!”
荒原舞道:“当然不可能一下子改变过来,但再不敢那么口硬。他奶奶的!心内某种久已遗忘的深刻情绪,确被她触动了。”
宇文朔道:“这也算办法?”
荒原舞思索片刻,道:“宇文兄的问题,令我感到自己不同平时的异常处。事实是一如往常般,天竺女郎离开的一刻,我已将她排拒于心外,并决定不再见她。萍水相逢,最是动人,再见势变质为另一回事。”
龙鹰拍拍肚子,扫视远近,堂内五十多人,各据桌子,或高谈阔论,或独自埋头吃喝,大多数以汉语交谈,又或突厥语等流通语言,却没人说吐蕃语,不知是否属边城驿的禁忌。
城堡四周有护河环绕,两门降下吊桥,跨过丈半宽的护河,成桥成路。城堡呈长方形,接通两门的就是建筑群的主堂,也是饭堂所在,由四座厅堂连体而成,开扬宽敞,内无阻隔,六十多张大圆桌放置其中。
人人记起博真的名言,就是饥寒交煎时,方晓得热腾腾的食物多么可口美味。四人再不试图掩饰,因破锭处处,瞒无可瞒。
龙鹰道:“我们再没时间玩猜谜游戏,索性来个坦诚以待,须瞒住的是我和太少的真正身份,其他一律奉告,希望可换回同等的回报,看可在我们‘天网不漏’的计划上起何作用?”
当然,钦没和侯夫人到,将为另一回事。
又向龙鹰道:“唯一问题,是当我发现这么一个吐谷浑人的秘巢后,绝不可离开。否则这边http://www.hetushu.com回来向你们报告好消息,那边鸟妖到,我们便呜呼哀哉!”
相比同堂吃饭的其他路经商旅,哪有人像他们般不名一文,两手空空的入驿,四个人加起来得一把剑,须靠卖唱赚生计。
边城驿的“大饭堂”,简而言之,就是在一个四面高墙,西、南开门的小城堡内,放置着有山南驿一半大小的房舍组群,前堂后居。
符太道:“唉!以前一点不信,现在半信半疑,是你害我。此刻则为以事论事。”
符太忍俊不住笑起来,叹道:“亏你这混蛋想得到,是否儿戏了点儿?唉!好吧!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到驿外的山区,看看是不是确另有巢穴。这个巢穴最有可能的位置,亦可说最佳地点,是驿西北方的山区。因若吐蕃军来犯,是从南面杀至.,唐军则从东而来,故此东、南两方均不是好的位置。”
宇文朔苦笑道:“现在除杀鸟妖外,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东西是在下很想做的。”
宇文朔和符太也用神看他。若真有鬼神,又人鬼相通,那荒原舞就是最有可能接通与达达在天之灵的人,在达达玄之又玄的影响下,依龙鹰的推论,此刻荒原舞心内最想干的,应为能否杀鸟妖的决定性关键。
接着向荒原舞道:“敢问公子,为何到边城驿来?奴家很想知道。”
龙鹰道:“就由宇文兄先说。”
龙鹰头痛的道:“我花了个多时辰,方完成此创举,其中不无风险。”
龙鹰微笑道:“若你猜得到,你至少等于半个老天爷。我们的‘天网不漏’,精采处就在这里,超乎任何猜想,回归本心,与彼一结合,直指真如。”
两门有大汉把关,收取“入堂费”,以人头计,一人收五个通宝,非常昂贵,等于变相入驿的买路钱、城门税。对方认钱不认人,没多问半句,荒原舞掏出唯一的半个金锭子,兑换时再被狠榨一笔,付费入堂。
笑着去了。
龙鹰和宇文朔目光落往荒原舞处,后者苦笑道:“真不争气,我的心竟变热了。”
宇文朔、符太哄然大笑,惹得附近几桌的客人侧目。
接着长身而起,往南门举步。
刚才过桥,把门者对他们全无戒心,便是支持他们想法的证据。钦没的人根本没通知吐谷浑人一方有关的事,否则,现和*图*书在就不可能如此太平无事。
三人莫不称善。
三人听得摸不着头脑。
荒原舞叹道:“希望你不是故意为我开脱。我想过同样的问题,可是任我如何找藉口,马车内的小姐或与驿内任何人有关系,特别是吐谷浑的本土人,但绝不会与鸟妖扯得上关系。”
荒原舞割得一盘香喷喷的烤肉,宇文朔和符太取碗盛米饭,龙鹰拿蔬果,各司其职,挑靠角的桌子,坐下来大快朵颐。
主堂与后方的居室间,有个宽达十五丈的广场,散布着十多个砖砌的火炉,上有帐篷,烧烤羊肉和各式野味,烟火从四边泄出,不惧雨雪,烧成的肉食,送进堂内,供客人享用。
接着哑然笑道:“愈说愈离题哩!”
说毕穿堂过桌的朝西门昂然去了。
宇文朔道:“在下和太少-起去便成。”
荒原舞不解道:“岂非泄露军机?”
龙鹰游刃有余的向荒原舞道:“这或许是一段天赐良缘的开始,你老兄有何打算,感到抗拒吗?.”
荒原舞道:“对!我该如何答她?”
符太道:“你想见的,是天竺女,还是尚未谋面的车内女子?”
荒原舞笑道:“是没办法里的办法,有点像你老兄修的法,须尽去妄心,方能直指真如,与彼一结合。”
欣然道:“吃饱肚,格外不同,脑袋思如泉涌,特别灵光。小弟现在出的招数,乃‘天网不漏’的延续,看似容易,实行起来则不无难度,因面对的是人性,也是自己。哈!”
龙鹰道:“荒兄一向潇洒。我也给惹起好奇心哩!以荒兄的人才武功,美女俯拾即是,为何天竺女却似令你须花心力去排拒,且决定不接受邀约?”
龙鹰好整以暇的道:“非也!非也!”
龙鹰奇道:“太少相信命运吗?”
龙魔道:“得!即是你未有任务。”
龙鹰的目光落在荒原舞处。
龙鹰四人隔远便看到堡内广场的火光,嗅到传来的肉香。主堂内闹哄哄的,喧哗震天,气氛热烈。从冷酷的战场,来到这么一个人气炽热的处所,特别有感觉。
但亦有利于他们的因素,不过,纯为猜估。
宇文朔提醒道:“这场大雪可将所有痕迹掩盖,也令行人却步,音讯中断。”符太道:“这样有这样的好处,干干净净,现踪者非钦没、侯夫人一方的人,就是鸟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