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第八章 合理胡言

钦没和吐谷浑人早有交情,在私盐上的合作,使两方建立起互惠的深切关系,这样的关系,绝非外人能动摇。再加上钦没对吐谷浑人复国的虚假承诺,吐谷浑人会为钦没卖命。
龙鹰欣然道:“这个范某人是明白的,花鲁兄何不挡小弟一拳看看,如果小弟不能将花鲁兄逼退三步,以后就只有‘北田’,没有‘南范’。”
龙鹰轻松的挨着椅背,微笑道:“本人大江范轻舟,今次到边城驿来,是要谈一宗大买卖,咦!没人听过小弟的名字吗?”
花鲁神情尴尬的道:“尚未收到这方面的消息。”
花鲁愕然道:“范兄的伙伴是谁?”
毕竟是老江湖,花鲁向秃顶大汉打个稍后说的眼色,转向龙鹰道:“大论之名,当然听过,然而大论和范兄各据一方,怎可能拉上关系?”
龙鹰说的,是合理的胡诌,因确有此事,不到花鲁不信,巧妙处,乃秃顶大汉亦为参与者,更没有不相信大江范轻舟的理由,没有怀疑的基础。
动手不但不能解决事情,更是下下之策,使他们在边城驿难有立锥之地。
钦没一方花鲁外的七个人,在稍远处散布前面和两旁,堵着龙鹰所有去路。
以钦没当年的权势,青海的产盐田又在他绝对的控制下,遂建立起贯通高原和西域的私盐霸业,大江联看中的,正是他这方面。龙鹰并非凭空猜想,香霸在大江联总坛时,曾向他透露过这方面的野心。钦没死里逃生,在短时间内重振旗鼓,密谋返高原夺回失去的东西,仰赖的正是私盐。
他以没异常的神色盯着龙鹰,显然没从眼前的人联想到龙鹰,非是他善忘,且该是对龙鹰没齿难忘,而是龙鹰的伪装了得。从千黛处龙鹰学晓藉修整胡髯改变脸形之法,在龙鹰天生的巧手下,更是优而为之,令整体予人的观感,凭须髯的形状产生颠覆性的变化,无复当年的形相。
龙鹰对他的顾忌,正因他能完全控制心内的情绪波动,不像花鲁般表面冷静,心绪却似一条绷紧的弓弦,凭此修养上的差异,看出秃顶大汉比花鲁高上二、三筹,他曾和花鲁交过手,知他任何一方面,堪列高手之林,凭此比较观之,秃顶大汉的武功该接近自己的级数。
刹那之间,龙鹰想到多方面的事情。
田上渊则大有可能是钦没整个私盐和_图_书霸业的最高负责人,此位子少点斤两也坐不稳,田上渊却胜任有余。“人无财不行”,田上渊必须积聚足够的财富,始可能使
花鲁有点不知所措,又不能不答,道:“本人正是花鲁。”
竹见住又朝龙鹰瞧来,他对这方面的关心,远在龙鹰的不速客之上。吐谷浑人处于吐蕃和大唐的夹缝里,任何一方的变化,均直接影响他们的复国大业。
众人朝花鲁瞧去,看他如何应对。
不用说明,范轻舟到边城驿见钦没,谈的自然是私盐,否则有啥好谈的,例如在中土的东南方,多开辟一条走私盐的路线,让岭南的私盐,可经大江的水运送往青海去,省时省力。
而不论龙鹰说什么,花鲁一句不老实,大条道理把龙鹰当场格杀。
龙鹰道:“我们之所以遇上狼军,是先前预料不到的事,因他们理该在南面的无定河与唐军剧战,但的确遇上了,是个超过二千人的先锋部队,忽然而来,袭击我们的营地,十七个人,得我们四人侥幸杀出重围。”
龙鹰的驰想力如脱缰野马,想到钦没、宗楚客和田上渊的秘密关系。要将私盐做至这样的规模,须各方的当权者支持。在中土,这个人就是宗楚客,他之所以能以财力支援落难的李显,皆因能源源不绝的从私盐得到惊人的暴利。在缺盐的地域,盐就是黄金。
在场诸人,包括花鲁,无不现出没法相信的神色,以为耳朵听错了。
往花鲁瞧去。
龙鹰心中好笑,现出的表情则是肃然起敬之色,一字一字、有条不紊的徐徐道:“我这个伙伴在中土乃名震一方的北帮之主,与小弟齐名。我是大江范轻舟,他是黄河田上渊,我和他共营私盐买卖,去年合作做了宗史无前例的大买卖,将大批私盐从岭南偷出来,在短短数月以我旗下的货船,迅速运往中土北疆,由老田负责散货,听他说很大部分走的正是边城驿这条路线。”
秃顶大汉沉住气,语调温和的道:“恕我们孤陋寡闻,阁下在中土该是大有名望的人,今次到边城驿来既是谈一宗买卖,不知谈的是什么买卖,买卖的另一方又是何人?”
尚有个惟龙鹰明白的原因,是对方没法从气机上掌握到他的深浅。一般练气之士,互相间在近距离下,多少有点气场相触上的感和_图_书应,从而探测对方大致上的深浅。可是对着他这个魔门邪帝,却完全没应有的感觉,花鲁江湖经验老到,虽不因而认为龙鹰不懂武功,但出手试探乃必然之事,亦是唯一可验证龙鹰说话真实性的办法。
龙鹰心忖来了,道:“总管赐教。”
花鲁杀龙鹰的行动,给龙鹰彻底破坏,还被他反客为主,牵着鼻子走。
龙鹰的想法合乎情理,也解释了宗楚客为何肯“引狼入室”。在宗楚客眼里,田上渊成立北帮,取黄河帮而代之,就是将私盐的贩运扩往中土,没想过田上渊志不在此。
众人无不点头,同意花鲁的终极试探。在说话上,龙鹰虽滴水不漏,没有破绽,始终是自说自话,难有实证,但这么一来,“范轻舟”是龙还是蛇,立即无所遁形。
钦没晨日和吐谷浑人,究竟是怎么样的关系?
秃顶大汉在花鲁朝他瞥去时,略一颔首,示意由花鲁说话。
弄清楚此点非常重要,解释了以前很多想不通的事。
其次,就是龙鹰本身的变化。随着道魔混流,他的眼神和肤质每隔一段时间会有蜕化的情况,虽保持形状,予人的感觉却大不相同,这也解释了龙鹰扮范轻舟能如此成功的原因。
竹见住轻描淡写的道:“从范兄所描述的,范兄理该为富可敌国之人,为何据人所说,范兄和从人须凭街头卖唱,赚得半锭金子,后来又以兑换此金,方能支付入门费。”
花鲁等于被龙鹰揭疮疤,杀个手足无措,认不是,否认更不是,最弊是连他也弄不清楚龙鹰的话是真是假。如果这个自称“范轻舟”者确是应钦没的邀约来驿,便是“大水冲倒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
进入符太《实录》的世界后,再走出来,效用如神,使他跳出了先前思想的框子,用全新的角度审视形势。
即使钦没知晓大江联人口贩卖的秘密,甚或与宗密智的勾结,是由大江联在中间穿针引线,仍未至须杀钦没灭口,要有个更好的理由,这个理由,极可能与私盐有关系。
如大唐被狼军长驱直进,中土大乱,吐蕃不趁机犯边、掠夺土地才怪。在这样的情况下,边城驿肯定不保,竹见住和族人辛苦建立起来的一点基业,将化为乌有。与吐谷浑人建立交情,此其时也。
秃顶大汉不愠不火的道:“本人竹www.hetushu.com见住,乃大饭堂的总管,有一事不明,请范兄指点。”
龙鹰在西京打滚多时,何种诘难未遇上过,且世事无奇不有,可任他天马行空的去砌词应付,在众人灼灼目光注视下,干咳一声,道:“别人囊空如洗,或许是遇上贼劫;小弟遇上的,却是兵劫。到大河与田当家商量后,于来此途上,遇上突厥大军入侵朔方,连忙杀出重围,匆忙下所有行囊全丢失了。他奶奶的,从未试过这么狼狈。”
钦没逃往南诏,投靠宗密智,遇埋伏突袭,随众全军覆没,仅钦没得以身免,对此龙鹰没作深思,还以为是宗密智觊觎他携往南诏的财富,谋财害命。
钦没晨日、田上渊和宗楚客的关系,就是这样建立起来,在长期的合作下,互惠互利,只要保持此状,实牢不可破。
花鲁话说得很绝,不予龙鹰周旋的余地,摆明一言不合,立即动手。而此正是他们集合两方高手,携手而来的目的,可是无端端杀人,双方以前又无仇无怨,始终说不过去,故随便找个藉口,好杀得安心。
钦没权倾吐蕃之时,暗里通过像花鲁般的心腹高手,从事私盐和人口贩卖,赚取钜利,亦以此与各国豪强、地方势力,建立起交情和利益关系。
花鲁双目神色转厉,盯着龙鹰道:“范当家既与田当家齐名,在中土享负盛誉,又能于突厥人千军万马下,杀出重围,武技肯定臻达出神入化之境,可否显露一手,让本人得睹范当家的风采。”
花鲁和以前分别不大,只是眼眶比以前深陷,令他多添风霜感,但眼神比之在于阗见他时更锐利,显示给龙鹰重挫后,精进励行,于武技上有所突破。
田上渊怎都要透露部分情况予钦没,而钦没多少也须让花鲁明白田上渊在中土的发展,俾能互相配合。正是这种知一半、不知一半的情况,大利龙鹰混水摸鱼。
两个吐谷浑高手,立于两人左右后侧的位置,均为身材魁梧、肩宽背厚、体型慑人之辈,精足神全,充盈力量。
竹见住愕然道:“狼军入侵大唐?”
现在看两方的反应,龙鹰晓得自己猜对了,且颇有可能,是钦没在飞鸽传书内,指明勿要通知吐谷浑人,至乎花鲁自己的手下。钦没是避难,行动愈少人知道愈好。
龙鹰微笑道:“小弟与大论素未hetushu•com谋面,幸好小弟的一个重要伙伴,与大论关系密切,正是由他提出小弟和大论该在这里见个面,由他穿针引线促成此会。”
秃顶大汉双目现出询问的神色。
大饭堂其他食客走个一干二净,只得龙鹰形单影只面对人数大幅占优的敌人。
他的话变得客气了,皆因怕龙鹰的胡诌为事实,遂在说话上留有余地。但言下之意,就是范轻舟凭什么资格来和钦没谈买卖。
花鲁与一个四十来岁的秃顶大汉并肩立在桌子另一边,此人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透亮的宽脸神色和善,但绝非因对龙鹰有任何好感,而是其武功心法使然,有诸内形于外,显示在其独特的武功上,修为极深,故能持亘地保持在轻松的状态。从此点看,秃顶大汉即使非吐谷浑人的领袖,亦是在族内有身份地位的人。
现在方想到,事情并不像表面般简单。
人人现出看着傻瓜的神色,不知该好气还是好笑,报上名字乃江湖礼节,没人因而奇怪,可是怪别人没听过他的大号大名,却是闻所未闻。
当他指名道姓祭出田上渊的大名,人人动容,使龙鹰晓得田上渊该如先前所料的,参与高原和西域的私盐买卖。
龙鹰微笑道:“这就叫得来全不费工夫,花鲁兄你好!”
花鲁仍未释疑,问道:“范当家的三个手下到哪里去了?”
花鲁冷冷以汉语道:“这位朋友,为免不必要的误会,立即说出身份来历,到边城驿来的目的,否则后果自负。”
花鲁和秃顶大汉听得你眼望我眼,其他人莫不现出惊异之色。
龙鹰心中大定,花鲁在这里的势力,并非想像般的大,只能监察西驿门和南驿门旅客出入的情况,其他一无所知。依道理该没事瞒得过身为地头虫的吐谷浑人,可是看竹见住的模样,是要到花鲁来提醒他,方惊觉有龙鹰等四个不似路经旅人的来客。
龙鹰微耸肩胛,表示对没人听过他的名号并不介意,实则欲盖弥彰,耿耿于怀。这种微细的反应,恰是纡缓剑拔弩张的良方,建立互动。欣然道:“与小弟约定在此见面者,诸位当曾耳闻,他就是曾当过吐蕃大论的钦没晨日钦没当家。”
见人人射出不能置信的眼神,续道:“唯一的解释,是突厥人正撤返北方后套之地,若我所料无误,突厥人应吃了大亏。”
对方不肯坐下和*图*书来说话,早说明他们没闲情听废话。
由此亦可看出龙鹰本身真正的身份和“范轻舟”间的分别,前一身份名震塞内外,无人不识,如未听过,势被归类为无知之徒。后一身份,声名虽大,却局限中土之内,因其影响力,难超逾边疆,不像“龙鹰”般踏踏脚,可令天下震动。
剩是秃顶大汉和花鲁已不易应付,对秃顶大汉龙鹰尤为顾忌。
通常敢奉上大号,起码是薄有微名之辈,认为对方应有所闻。而回应照例是不理听过与否,都装作听过,这样对话可以继续下去。“面子是人家给的”,像龙鹰般竟然直问是否未听过他,自招其辱也。然而无论如何,花鲁很难就此向他动武。
梦想成真。
钦没该清楚险些儿丧命,与大江联有关系,亦因此与大江联反目成仇,故此台勒虚云比任何人明白,田上渊的北帮是冲着他们而来的。
在人口贩卖上,钦没与大江联合作,等于大江联西线的负责人,双方关系密切。后来钦没意图夺取王位,趁吐蕃王墀都松远征南诏,勾结宗密智,成功剌杀墀都松,排斥横空牧野,令其权力攀上颠峰。最终在龙鹰的助力下,横空牧野逐走钦没。
龙鹰道:“我着他们去找钦没的人,据老田说,钦没在边城驿附近有个据点,只要找到一个叫花鲁的人,可晓得钦没何时抵达。”
龙鹰再睁眼时,已陷身对方包围网内,除非破开身后坚固钓墙壁,要离开大饭堂,须杀出重围。
江湖禁忌之一,是不可查问对方底细,能盘查对方,恃的是压倒性的优势,不虞被盘问者不屈服。现今花鲁连盘问的客套话都不屑说,要对方和盘托出,谁都受不了,是审讯而非盘问。
龙鹰不但来个连消带打,且为狠博一铺,赌田上渊在创立北帮前,为钦没旗下最大的盐枭,故此对钦没贩运私盐了若指掌。此亦是“天网不漏”的精神,尽人事,听天命,看鸟妖是否时辰到,李隆基是否真命天子。
龙鹰搬出钦没晨日作试金石,投石问路的从各人的反应,测试自己的凭空想像有多准。就是钦没虽知会花鲁到边城驿来,着他留意往来商旅,却没告诉花鲁为何而来。另一方面,花鲁并没将钦没的即将来驿透露予吐谷浑人的一方。
竹见住明显松了一口气,以他的修为,可见狼军犯唐的消息,对他的震撼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