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第十六章 诸业尽故

田上渊失去洛阳,势力进一步萎缩,退入关内,那时北帮将变成个地方帮会,没法兴风作浪。
田上渊岂肯坐视?
龙鹰道:“失去对‘天网不漏’的信心吗?”
荒原舞叹道:“她猜到我会离驿去追,硬将我扯到房里去,讲明不让我离她半步。接着的,不用我说下去吧!”
侯夫人陷进特殊的情绪中,幽幽的道:“形势危急,是乐美央无瑕妹出手,在不管城对付你。她回来后,只说任务失败,其他事不肯透露半句。最后,给乐美逼得紧了,才说,你是她命中注定的对手。龙鹰呵!无瑕对你心动哩!好好的善待她。”
侯夫人似晓得被须髯掩盖了大部分面容的龙鹰为谁,别头朝他深深注视,轻柔的道:“乐美和无瑕妹均没想过他忽然动手杀人,本意只是把你们牵制在那里,其他七个天山族的猎手,也非他下的手,但确是因他而死,给鹰儿寻得影踪。他害人,你们杀他,乐美没半分怨慰,光明世从来如此。”
荒原舞道:“你旁观者清,我当局者迷。人很容易习惯成自然,循着旧套路对人事做反应。对!我确爱和她在-起,云蒂的娇姿妙态,百看不厌,每一次都那么新鲜热辣,乃我从未尝过的滋味。不过,任何事仍可以变得平平无奇,自己知自己事,我怕辜负了她。”
她的心碎了。
龙鹰大讶道:“你是否在自欺欺人,依我看,你们首次道左相逢,谁都抗拒不了对方。在搜索鸟妖的时候,你看云蒂的眼神,清楚明白是对她动了真情。”
不论杀鸟妖、诛钦没,均为龙鹰与田上渊龙争虎斗的延续。
荒原舞道:“我和云蒂追了好一阵子,到走不动,颓然而返,心情之劣,不知该向谁诉。”
荒原舞道:“我本想直追下去,虽知徒劳无功,总好过呆等。只是…………唉!只是云蒂怎都要跟着我,试问怎忍心她因我受苦,只好陪她回去,安顿好她后,再循着路线尽尽力。”
稍一停顿,似犹豫该否说出来,然后接下去,道:“或许是投入,更贴切是一个彻底的大解脱,从过往迷惘和创伤解脱出来。我终于明白,为何舍妹与你相好后,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因她发现生命里尚有hetushu•com其他美好的东西,值得我们为之活下去。”
在龙鹰的提议下,人和鹰的遗骸立即火化。
又道:“在安全上没问题,除那驾车的高手外,还有一对夫妇高手保护她,他们乃戒日王朝响当当的人物。三人外,尚有十多个天竺好手,加上戒日王朝与吐蕃关系良好,吐蕃人亦要提供方便。”
接着坐直身躯,道:“言归正传,在她的香闺门口,发生何事?”
飞下来,不过两刻多钟。
龙鹰随口问道:“你老哥又如何?”
仿如只会在大雪出没的幽灵,侯夫人的“无弥”从白茫茫的深处走出来,步伐缓慢却稳定,没一丝的犹豫,朝鸟妖和猎鹰伏尸处走过来。
天气转佳,滞留的商旅,目的地是吐蕃或中土者,趁机上路。
符太一副早知如此的神态,在他心里,没什么事是魔门邪帝办不到的。
眼前的吐谷浑女郎青春活泼,体型健美,令寒冷的冬天充满春天的气息,且一贯塞外女子的风格,看男人的目光大胆直接,毫不隐藏心内的好恶,压根儿不怕给龙鹰调戏,且摆出无任欢迎的诱人姿态。
龙鹰道:“你忘掉了若为天赐良缘,便是另一回事。”
比对起在山南驿遇上时的她,分别多么强烈,令人难以相信,眼前心成碎粉的女子,就是当年风情万种、眉挑目逗的艳姝。世事无常,怎想到有今时此刻。
可是龙鹰再非初离荒谷小屋时的小子,历经沧桑迁变,没有以前在众香之国历奇探险的情怀。
德善大妃年约四十岁,雍容优雅,是值得尊敬的长者。见她后,大妃请荒原舞留下说话,后者则着龙鹰在这里候他。
龙鹰哑然笑道:“从你这几句话,可想像你当时的心情多么不堪。”
龙鹰讶道:“大妃方面没问题吗?”
侯夫人像瞧不到龙鹰和桑槐般,越过障碍物的直抵伏在雪上,身体不自然地扭曲,浑体插箭的鸟妖之旁,失去了力量的倏地跌坐雪地上,翻开斗篷,如云的秀发垂在两肩,看着鸟妖,双目射出不可名状的哀伤,瞬又回归哀莫大于心死的平静。呢喃道:“从离开大食那一天,乐美晓得这样的一天终会来临。人从暗黑里走出来,最终回到和图书暗黑里。即命非命,寂静解脱,诸业尽故,诸苦亦尽。”
山南驿之遇,到他们从田上渊手上夺回五采石,有好几年的光景,若要交还,早交还了,大可能是田上渊不肯交出,又或鸟妖根本不敢向田上渊提出要求。
荒原舞叙述道:“那晚我们瞧着你和鸟妖从北端的山峰飞往西北,剩瞧去势,你能追上鸟妖的机会实不乐观。”
随她的现身,天地给锁固在某一奇异的气氛里,梦魇般的不真实,再没一件事合乎平常。
雪停两天后,又开始洒下来,只是绵絮般的飘雪,令边城驿充盈遥远雪乡的情调。它确远离中土,被高山大岭重重分隔,旅人欲到中土,须往南行,绕道青海湖下高原。
谁都不懂算这笔糊涂帐。
无瑕爱上龙鹰,该为不争之实,他曾亲自体验,证明无瑕没法真的下手杀他龙鹰。
龙鹰笑道:“她是为你好,在那样劣无可劣的心情下,唯一可解救你的,就是像她那般千娇百媚的美女,自愿献身,与你共度良宵。多口问一句,她是否令你忘掉了一切,包括鸟妖和我的生死?”
不过,已是无关痛痒。
符太等当场打伤了他们中十多个最出色的高手,以收震慑之效。结果翌日羊角坳的贼党一哄而散,走得一个不留。
可是,钦没之死,对田上渊却肯定打击严重,使田上渊失去西域和高原最重要的生意伙伴,财路中断。北面已被郭元振将其时日尚浅的势力连根拔起,西面又因钦没的败亡给彻底清剿,只是边城驿变为敌对力量,田上渊想重整这条走私盐的路线,已举步维艰。何况即使在全无阻碍的情况,没数年时间,休想取得成果。
钦没及手下在劫难逃,授首在吐谷浑人和宇文朔、符太两人的联手之下,全军覆没,也使龙鹰有和横空牧野谈判吐谷浑人未来命运的本钱。
走上去,花了他们三天时间。带着两人三鹰的遗骸,是拖慢他们的主因。侯夫人的殉情,令他们有-了百了的感受,不愿想及有关她和鸟妖的任何事。得报血仇的滋味,可以是这样子的。
为何侯夫人不断述说有关无瑕的事,难道她清楚自己和无瑕的暧昧情况?.又像没什么道理。
和图书鹰奇道:“发生了何事?”
时间停顿下来,四百多人,没人发出声音,个个呆若木鸡,洒下的大雪,将他们变成分布两边的雪人。
又俯身过去笑道:“小弟乃过来人,敢保证你老哥不后悔。”
龙鹰苦笑道:“事实也是如此,在竞飞上,我确输了,不得不承认他是这方面的天才,在飞技上天下无双,我用尽魔种的老本,仍莫奈其何。”
荒原舞道:“这就是人性。人只相信看得见、摸得着,可以理解和明白的东西。剩看鸟妖变成像大鸢般的飞妖,你则只凭一件羊皮袍,无论以前对你有多大的信念,亦为之动摇。你奶奶的!胡思乱想时,更怕你掉下来跌个粉身碎骨。”
正想掏出《实录》,再续前缘之际,荒原舞来到他身旁坐下,道:“云蒂随我到天山去!”
龙鹰点头道:“换过是我,会做同样的事。在那样的情况下,怎可能睡觉?”荒原舞双目射出回忆的神情,徐徐道:“直至我送她到内堡寄居的小房门前的那一刻,我仍希望做一尾可漏出网外的鱼,自由自在游弋于无边际的汪洋。”
假设没有大江联此一因素,形势确大利龙鹰。然而,黄河帮再非以前的黄河帮,是台勒虚云的黄河帮,龙鹰本身又与大江联的主要领袖如无瑕、高奇湛有纠缠不清的关系,从来没清楚分明过,想想已令龙鹰头痛。
不过,重心再不在那里,而在于她是否也对“范轻舟”动心。
默啜败返大漠,鸟妖难以再起波澜,其死亡对田上渊实质上影响不大,但对田上渊心理的影响却是无从估量,要看田上渊对这位亲如手足的师兄弟感情有多深。
鸟妖、侯夫人和无瑕,竟然是这个关系,侯夫人不说出来,他这辈子猜不着。此时的侯夫人,大彻大悟,看破一切,看通所有人事,绝不当龙鹰是另一个人。当然!也因龙鹰忘掉改变眼神,他那双魔眼最易辨认。
在龙鹰的建议下,竹见住向钦没在羊角坳的余党发出警告,指出钦没和花鲁命丧他们手上,若三天之内不撤离高原,杀之无赦。讯息由符太、宇文朔和三大暴发户博真、虎义、管轶夫,伴竹见住到羊角坳去,同行的尚有百多个吐谷浑战士,向他们展和*图*书示实力。
从此事可看出,无瑕是重情义的人,就像她在三门峡出手助他度过难关。
荒原舞露出复杂的神情,沉吟片晌,道:“我本不习惯说自己的事,可是那种震撼太大了,给你问起,颇有不吐不快的古怪感觉,可见老天爷或许要我告诉你。唉!‘天网不漏’确无有遗漏,没人可置身事外。对云蒂我非常感恩,没有她,我们势没有现在。”
雨雪纷飞的天地,被她娓娓道来的自白感染,带领众人回到没法挽回、遥远的、逝去了的岁月里,似熟悉,又陌生。
荒原舞看到鸟妖尸身,激动落泪,当场割下鸟妖头颅,并请吐谷浑人以他们的秘法保存防腐,一旦弄妥,立即上路到天山去,与天山族人以之祭祀被鸟妖杀害的兄弟。
从背叛师门的那刻开始,侯夫人愈陷愈深,难以自拔,无法离开,也不愿离开。鸟妖死了,她宛如从一个永远不能觉醒的梦醒过来,回顾梦里的恶地和乐土,哀乐其中。
侯夫人目光移往上方的漫空雪降,眼神却该是凝定某一遥处,现出不忍记起、追思往昔的神情,语调却是奇异的笃定,缓缓道:“光明暗黑,一念之间。明暗之主何其狠心,安排了乐美为唯一可阻止他的人,结果乐美离明投暗,背叛了本教。”又再瞧着俯伏着、变成一个雪堆的鸟妖,双目射出或可解释为喜悦,与眼前现状格格不入的神色,道:“但你恪守承诺,对乐美的爱从来没减退过,对其他诱惑一概视而不见,拒而不受。”
五采石早物归原主,鸟妖身首分离,余体与侯夫人和爱鹰化作飞灰。杀鸟妖前,龙鹰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到他给百箭贯体而亡,又不胜欷献。两人的死亡,将令其练鹰秘技成为绝响。
鸟妖答应归还五采石,不是口上说说,若然如此,便是自寻烦恼,因绝骗不过枕边人,问题该出在田上渊处。不过,看侯夫人仍愿意为北帮训练信鸽,可见田上渊非是断然拒绝,或许已设下归还期限,以遂侯夫人心愿。
侯夫人转往龙鹰瞧去,淡然自若的道:“无瑕妹终寻上了我,着我将五采石归还本教,他也答应了,我晓得他是为了我。就在那一天,我们看着你从驿门外的风雪走进来,风和_图_书雪下得比现在更剧烈。”
龙鹰喜道:“这张网罩得好!”
她以止水不波般的平静语调,有条不紊、一字一句,把半独白、半悼辞的一番话,安置在白雪茫茫里,尽管双方仍是敌对的立场,仍莫不为她哀莫大于心死的安静宁和摄住,没法生出敌意,也没人感到不耐烦。
荒原舞道:“是大妃提出的,或许见云蒂对我难舍难离,早点放人。”
龙鹰更不明白侯夫人如何寻到这里来,但因鸟妖的死亡,一切再不重要。大雪将大地上的人与物净化,包括鸟妖和猎鹰在内,不住为他们添上一重又一重的雪白殓布,盖上雪粉,连突出来的箭也笼上白雪,不再那么触目惊心。
他们则留下来,等待横空牧野的消息。
说到最后-句,鲜血从她唇角泻下来,扑附鸟妖的尸身。
一边只得龙鹰和桑槐,后方是逐渐接近的侯夫人。
龙鹰呆看着她,说不出半句话。
即使大奸大恶如田上渊般的人,亦有其情之所系,此乃人性,如鸟妖虽是为求目的,不择手段,心狠手辣处如泯灭人性的狂魔,偏是这样的人,对侯夫人始终如一。
荒原舞叹道:“确然如此!坦白说,对男女之事我早非新丁,且经验丰富,却从未试过那种到了另一天地的感觉,天塌下来也不愿管、不理会。”
荒原舞、符太和宇文朔,没他们的经历,完全另一个境况。
然而彼退我进下,以台勒虚云的雄才大略、算无遗策,必藉黄河帮之名,大举南下,到洛阳抢地盘。
到这里来,是因刚偕荒原舞拜见大妃。
俱往矣!
南下之路,则有竹花帮和江舟隆两座大山,令北帮如被困在中央的猛兽,在这样的形势下,洛阳确不容有失。
荒原舞明天起行,下高原往天山去。
侯夫人穿着连斗篷的宽大蓝色外袍,美丽的玉容没半点血色,没半分表情,正是这个神态,其异乎寻常的平静,令人感到她身似寒木,心如死灰。
龙鹰坐在内堡大堂一角,看着十多个吐谷浑的年轻女子,为今夜举行的饯别宴忙个不休。
此时符太、博真、丁伏民联袂而来,后面跟着个大汉。
正患得患失的宇文朔喜出望外,深深感受到“真命天子”的威力,体会着天命所在的无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