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第十七章 胜利果实

此时二十多个兄弟闻风而来,远远听到博真的狂言,齐声哗叫附和,见位便坐,没位子的团团围着桌子,气氛炽热。
“砰!”
林壮苦笑道:“你道是中土吗?”
众人再一次起哄,显示出一往无前的斗志、决心。
龙鹰抽一口后,递给荒原舞。
林壮道:“鹰爷乃敝主最敬畏的人,又感激,又害怕。知有你为李显出头,以莽布支守西疆,肯定战意全消。”
站在宇文朔身旁的君怀朴,为他们引见介绍。
全体鼓掌喊好,为他打气,闹得不可开交。
接着压低声音道:“敝主并不清楚大唐朝的政局,会以为鹰爷临危受命,重登中土主帅的位置。”
又俯前道:“机会难逢,林大将军有兴趣参加我们的远征团吗?你奶奶的!成都只是起点,我们沿大江一直朝东杀过去,终点扬州。人一世,物-世,明白吗?哈!花了的钱才是你的,否则再多钱也没用。”
荒原舞拍掌向众女以吐蕃语道:“诸位姑娘,我们有男人家的密事商量,请各位行个方便!”
龙鹰悠然道:“关键处在乎我们的御前首席剑士,他是关中世族的领袖级人物,与我皇同为世家大族,有姻亲关系,绝对具管此事的资格,可随你们一起谒见贵王,详述你我两国微妙情况,由他坚持你老哥乃最佳使臣人选,其他人均欠你老哥和我们的深厚渊源,胜过其他人千言万语。”
林壮道:“然而即使我被任命,但不带半个随从,似乎不合常理。”
喧哗震天。
接着向宇文朔道:“凭我们御前首席剑士随机应变的本领,这个说客的任务,肯定胜任有余。”
人人屏息静气,看龙鹰有何解决的办法。
龙鹰讶道:“林大将军竟然单刀赴会?”
接着环目一扫,道http://www.hetushu.com:“但却仍没想过,鹰爷可在这么短的时间重组劲旅。”
博真故意道:“首席剑士不用剑而用刀,千万勿让皇帝小儿晓得,一怒下褫夺他剑士的头衔。”
林壮大吁-口气,不迭点头,骂自己道:“为何我变得像老博般蠢。”同时接着桑槐挤开人群递过来点燃了的烟,狠抽两口,方送到龙鹰手里去。
整个大堂倏地静下,齐瞧荒原舞。
众人齐声抗议,当然不是因林壮,而是去胡混不限于三大暴发户,是全体人员。龙鹰在群众压力下,弃械投降,举手以息众怒,屈服道:“算小弟口不择言,颠倒事实,我是在试探水温,看你们被三大暴发户教坏变赤变黑的程度。你奶奶的!现在晓得哩!”
桑槐怪笑道:“小哥放心!我们打算采取守统万时的轮更制,分批作业。”
虎义笑着道:“林大将军为己为人,将昼夜兼程赶路,不睡觉。”
又苦涩的道:“大论和我均晓得你没到南诏去,只恨没法明言,更晓得突厥南侵,鹰爷必不坐视。”
荒原舞闭目,深吸一口,递往身旁的兄弟。
众人齐声大笑,欢乐满堂。
哄闹喧天。
林壮叹道:“以前的日子回来哩!多么希望能和你们一起去过花天酒地的生活,然同人不同命,得个羡慕的份儿。”
荒原舞提醒道:“这般的大伙儿几百人去鬼混,人人钱囊鼓胀的,不怕张扬,更予敌人可乘之机吗?”
博真道:“一百二十人,全是旧兄弟。”
众人逐渐静下来。
众人正忍得辛苦,闻之爆起震堂狂笑,个个状如疯狂,不知情者此刻闯进来,肯定给骇得立即逃跑。
众人闭嘴静下来。
龙鹰好整以暇的道:“默啜既饮恨而回http://m.hetushu.com,贵王再没什么好争的,而不战不和,始终不是办法,徒耗人力,不得不互枕重兵于疆界,你我睡难安寝。”
博真得意洋洋的道:“煽动好!怂恿好!什么都好!这叫一呼百诺,反应热烈,人人欣然赴义。明白吗?”
龙鹰探手抓着林壮肩头,道:“勿听他的,我们是为杀鸟妖而来,顺手干掉钦没,现在两人均已授首。”
龙鹰哑然笑道:“太少真知我心,更乘机踩小弟-脚,敬谢不敏哩!”
今次轮到龙鹰失声道:“远征团?多少人被你煽动了?”
林壮坐到龙鹰身旁,博真则被丁伏民拉着一起坐往对面去,符太坐-侧。博真仍不肯放过林壮,久别重逢,难怪他兴高采烈,-本正经的道:“我们正准备拉大队到成都花天酒地,过一轮醉生梦死的生活。打赢胜仗,袋里有金子,行乐及时也。”
龙鹰道:“怎可能是你?”
林壮道:“大论早收到从王昱处来的讯息,晓得你来见他,只没想过你这么快到。”
林壮向荒原舞道:“定要看鸟妖死不瞑目的样子。”
博真失声道:“那土窖子怎都有几间吧!”
博真趁机在他腰窝摸了把,弄得林壮浑身不自然,却无从躲避。前者嚷道:“连刀也没半把,该改为只身赴会。”
龙鹰喝道:“立即请兄弟们进来,饯别宴开始!”
龙鹰心忖这就是胜利的果实,在九死一生的情况下,不但绝处逢生,且全体兄弟大难不死,未损一人,那种洪福齐天的感觉,只大家心里明白。现在完成了诛鸟妖的心头大愿后,放松下来,兄弟们拉大队去狂欢作乐,非为酒色,而是为忘掉一切,将残忍的战争抛在脑后。
林壮疑惑的道:“在敝国,比我适合做使臣的人选,少说http://m.hetushu.com有七、八个,怎可能选中我?这种事,大论提议也没用,甚至敝主亦作不了主,须由王族老-辈的人决定。”
林壮双目转红,一掌拍在桌面上,激动地道:“老天爷开眼了!”
探手搂着林壮的肩膊,道:“吐蕃有没有青楼?”
林壮目光落往立在最后的宇文朔脸上,在场的惟他林壮不认识。
符太道:“你是否听漏钦没也给我们宰了。他算很不错,硬捱老子-记‘血手’,却躲不过我们御前首席剑士的快刀。”
赞叹声此起彼继,莫不推崇之为绝世妙计。
大部分人骂博真急色,兄弟之情不足。
转向林壮道:“唯-解开僵局之法,剩得和亲-招,假设来提亲的使臣,是你老哥,可打正旗号到中土招摇过市,老博等一众暴发户浩浩荡荡数百人,全体化身为你的随从,将成最完美的色鬼团。”
然后抓头疑惑的道:“你们现在不是开赴战场吗?为何老博口口声声说打胜了,要去花天酒地?”
龙鹰和荒原舞瞧清楚点,同时起立欢迎。
此时陆续有兄弟到场,宇文朔也来了。
龙鹰讶道:“他竟然在附近?”
对!
各人纷纷献计,有教他装病,有教他诈作探听情况,你一言、我-语,闹得不可开交。
荒原舞代龙鹰答道:“千真万确!他们的首级仍在这里,可让你老兄过目。”
林壮向龙鹰求教道:“这也可以有办法吗?鹰爷是否清楚下属现今的情况?”各人连忙喝采叫好,大感吾道不孤,多了林壮此同道中人。
博真笑逐颜开的道:“我见到个小子在驿外探头探脑的,大喝一声,吓他一个双腿发软,原来竟然是林壮这个不知滚到哪里去的家伙。”
宇文朔若无其事的应道:“在下绝不让大将军失望。”
众人坐和*图*书下。
林壮脸孔冷得红扑扑的,有点倦容,显然长途跋涉的赶来,满身拂不掉的雪痕,呼出一团团的白气,气色却非常不错,向龙鹰行军礼,神态尊敬。
符太喝道:“大人说话,孩儿们勿吵吵嚷嚷的。”
龙鹰心中一动,道:“林壮若真想陪老博、老虎和老管三大暴发户,从巴蜀胡混到扬州的花街柳巷,不是全无办法。”
没人想过他的反应这么大,愣住了。
丁伏民与林壮合作惯了,最是相得,解围道:“勿和他胡扯!来!坐下再说。”
林壮双目睁大,难以置信,惹得众人鼓掌喝采。
林壮嗫嚅道:“真的吗?”
有人尖声道:“大家静静,看鹰爷怎么说,事关林大将军未来的幸福呵!”人人笑爆了嘴,不知多么开心。
博真哂道:“他尚未说出来,你怎知他的办法行得通?”
他们再一次胜利了,且赢得干脆俐落、漂漂亮亮。
博真问道:“从这里到贵国都城,一来一回须多少天?”
龙鹰打破奇异的气氛,向林壮道:“要你的手下在外面捱风吹,不是那么好,何不请他们进来,大家济济一堂,开开心心。”
符太从容道:“大个子的问题,是头脑太过简单。让老子来点化你,每逢看到鹰爷在卖关子,该晓得他又有歪主意。”
众女齐声答应,笑着去了。
林壮明白过来,忙道:“范爷!嘿!”
气氛更炽热了。
林壮变了另一个人似的,老脸放光,道:“军令如山,不敢有违。”
这一口烟,可否等同忘忧草,吸后告别没齿难忘的仇恨,缝合不可能埋口的伤痕?
博真代他接下去道:“范爷。”
龙鹰也笑得呛出眼泪,辛苦的道:“问老子吧!十天足够有余,老博不是十天的耐性也没有吧?”
丁伏民笑道:“休要听大个子胡hetushu.com言乱语。”
他一直坚持,待得报达达的血仇后,方会抽烟。
龙鹰微笑道:“说正经事哩!”
龙鹰心里打个突兀,吐蕃方远征团的兄弟,全给安排到林壮的旗下,惟横空牧野有权力办到。可见横空牧野并不看好吐蕃的政治环境,故为自己留后着。这批人,经由龙鹰等一手训练出来,战争经验丰富,人人可以一挡十,大大增强横空牧野的实力。
荒原舞道:“待会带你去!”
荒原舞微一怔后,将卷烟举起至唇边,双目满盈感伤。
林壮不好意思的道:“我不是一个人来,而是有百多个亲随陪同,他们留在堡外,我解下佩刀方进来谒见…………”
符太佩服的道:“刚才我还以为鹰爷随口说说,原来竟真的有办法。”
桑槐开始卷烟,边卷边道:“当然可以带人去,不过只限我们远征团的吐蕃兄弟,对吗?”
竟然是林壮。
龙鹰心中温暖,与林壮的兄弟之情,始终如一,并分享着诸人爆发出来的胜利情绪。
龙鹰打出手势。
博真喘息着道:“林壮你这个探子大头头怎么干的?默啜和他的十-一万狼军,早给我们杀得弃甲曳戈,抱头鼠窜滚返阴山之北去。我们到这里来,是要找你一道享福。你真不长进,剩瞧你老老实实的可怜模样,便知你虽坐拥千万家财,竟没拿出半个子儿享用过。”
符太向龙鹰道:“有哪座青楼可同时容纳以百计兽性大发的色鬼?”
在堂内忙着的吐谷浑女郎们,人人拿美眸朝众人瞧来,特别注意林壮,看出他是吐蕃人。
林壮压低声音道:“明早我领鹰爷去见大论。”
林壮老脸一红,向各人道:“勿以为本人受召归队,不过想和大家叙旧吧!”他的话惹起哄堂笑声。
博真两眼放光的瞧着,叹道:“美好的日子又来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