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第十八章 梦萦魂牵

龙鹰哂道:“哪来这种闲情?”
宇文朔道:“依原定计划,与田上渊争夺洛阳,对吗?”
龙鹰喜道:“如此我们的‘左瞒右骗’之计,更是完美无瑕,不露破绽。”
又模仿龙鹰的语调,道:“首先:::”
龙鹰道:“须看清楚情况,方可决定。返西京后,设法查清楚‘夺帅’参师禅藏在哪里,对宗楚客和田上渊的秘密部署,会有很大的启示。”
符太追问道:“你究竟到哪里去?总有个地点。”
宇文朔眉头紧蹙的道:“最怕的是宗楚客和田上渊铤而走险,一举扫平所有反对势力。韦氏族人与武三思一向不和,很易被宗楚客煽动。说到底,宗楚客手操兵权。”
龙鹰饮醉食饱后,偕宇文朔和符太到南驿门外,找到几块石头坐下说话。
又道:“武三思与宗楚客,此时该因郭大帅奏田上渊一本斗个不亦乐乎,韦后则左右为难,如此情况下,没人有兴趣理会吐蕃的事。太医大人趁机告诉皇上,吐蕃朝派使臣来修好,他将龙心大悦,愿对吐蕃朝有所回报,回报里,莫大于和亲。明白吗?”
西京未来的情况,没人可以预料,总言之,不会风平浪静。
符太咕哝道:“肯定与李重俊那蠢小子有牵连,这方面交给我。高小子今时不同往日,该比以前更有办法。”
龙鹰欣然道:“技术就在这里!”
龙鹰道:“今次首当其冲的,是因韦后而冒头的韦氏族人。不过,翟无念、褚允、京凉、石清流等,都因与韦温的密切关系给卷进漩涡去。”
龙鹰道:“闲事莫理,最重要护着小敏儿。你自http://m.hetushu•com己出入小心,着李隆基留神,如此可万无一失。”
龙鹰提醒道:“记得写东西,向老子报告。”
宇文朔苦笑道:“当然是好事,问题在我这个所谓御前剑士,乃假传圣意,根本没有授权出使吐蕃,谈的还是如此关系重大的事。”
宇文朔道:“今次我确是奉皇命出使到回纥去,得授龙符,不携国书,皆因此为秘密任务。”
符太道:“你指的是‘神龙政变’后,另一场宫廷政变吗?你奶奶的!老子肯定为他们诛除的目标之一。”
稍顿续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田上渊并未受重创,宗楚客又不得不撑他的腰,在未弄清楚情况下对北帮发动攻击,不智之举也。”
龙鹰道:“一来我们欠缺证据,二来那就是逼虎跳墙,于和亲一事有害无利,要说的话,由林壮和皇上及韦后说,他一句话,比我们说一百句更有力。”
龙鹰哂道:“太医大人晓得的,如我般多,还用教你吗?”
不由记起来俊臣“在江湖,是身不由己.,于朝廷,便为同流合污”的名言。符太道:“那我不用等你,明早大家各散东西。见过横空牧野后,你到哪里去?不会陪一众暴发户去鬼混吧!”
又道:“老哥的任务是为吐蕃和中土缔结良缘,使之成为继文成公主下嫁吐蕃王松赞干布后另一盛事,肯定名留青史。”
龙鹰盯他一眼,哑然笑道:“太少真知我心。对!首先,是老哥你为何忽然到吐蕃做起媒人婆?显然逾越了御前剑士的职权范围。”
李隆基身边高手http://www.hetushu•com如云,铁卫外还有龙鹰特别培育的商豫,可照顾小敏儿。
宇文朔沉吟道:“田上渊会被大帅扳倒吗?”
宇文朔醒悟道:“是否对吐蕃王说的却是另一番话,什么代表我大唐君主,前来修好诸如此类。可是,若然如此,我该有皇上的国书,否则谁相信我?”
天地一片素白,雪早停下了,天气极佳,星宿嵌满夜空,层次丰富,每次抬头观星,都可看到不同的东西,有新的发现。
宇文朔叹道:“如果坐在西京的是武则天,会明白在下在干什么,但绝不是当今皇上,更怕尚未传入他的龙耳内,早被武三思、宗楚客或娘娘截着,最后他听到的,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
宇文朔眺望一片雪白的驿南平原,流经的河道大部分结冰,传来微弱的水响。道:“在这个世外桃源似的地方,谈的却是宫廷的险恶,尤令人生出感慨。”
《天地明环》卷十三终
宇文朔道:“太复杂了!”
宇文朔同意道:“鹰爷想得周详。”
龙鹰道:“你虽没有国书,却有钦没的头颅,最重要的是由横空牧野暗示你乃在小弟的授意下来和亲,而任你说得天花乱坠,大话连篇,事后不会有后果,因代表吐蕃来的是林壮,他沿着大江征歌逐色之时,我们的丑神医便在皇上身上做工夫。信也好!不信也好!现时的皇上,再非以前惟韦后之命是从的皇上,牵涉到他皇位安危的事,他不敢怠慢。”
龙鹰道:“这招叫‘左瞒右骗’,对朝廷,你是奉郭大帅之令,趁击退狼军,我朝威势如日中天之时和图书,到高原警告吐蕃,以解边疆两军对峙的僵局。亦是我所谓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高一级的演绎,由郭大帅审时度势,伸张威德。当然!郭大帅会先一步知会李显,与告捷的奏书混在一起,天大的事,亦变为小事一件。”符太点头道:“这是借势。”
宇文朔点头道:“我开始有点明白哩!见到吐蕃王时,加盐添醋的述说西京微妙的局势,故他们必须派出鹰爷信任的人,以免搞砸好事,而这个人选,非林壮莫属。”
龙鹰道:“须看形势变化而定,当晚我扮‘红翼鬼’参骨去见田上渊,他对未来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态,因此猜到他必然另有计划,可把劣势扭转过来。”
宇文朔首先道:“鹰爷太抬举小弟哩!我既不懂说吐蕃语,又对吐蕃人的习性一无所知,不明白吐蕃和我大唐间的恩恩怨怨,怕有负所托,没法令林大将军得偿所愿。”
符太道:“看情况,老弟志不在官职,而是意在江湖。”
符太提议道:“可否多加一项宗楚客和田上渊勾结钦没晨日的罪名?.”
龙鹰道:“加多一倍便差不多,不用理会博真,我会着他们明天起程,先一步往成都去。有些事不可不防,这里的吐谷浑女郎,热情好客,对我们一方的人,全无戒心,若在这里多耽十天半月,闲着无聊,肯定出岔子。”
龙鹰道:“太少在这个行动担当的角色,吃重处不在宇文兄之下,你到朔方领回小敏儿时,向郭大帅详细解释,凭他的智慧经验,可恰如其份的配合我们。大帅挟击退默啜之威,即使韦后或宗楚客,绝不敢樱m•hetushu.com其锋锐。”
符太道:“岂非明天我也要返朔方去?”
宇文朔欣然道:“现在我开始相信‘左瞒右骗’之计,不论如何荒诞,仍属可行之计。‘左瞒右骗’■,将变为皆大欢喜。明早我是否陪你一道去见横空牧野?”龙鹰道:“这个当然!”
龙鹰双目射出奇异的神色,徐徐道:“先到成都走一转,与王昱商量林壮的事,由他上告朝廷有使自吐蕃来,最为稳妥,且可隆重其事,还可顺道弄清楚现时的形势。”
符太好奇续问,道:“之后呢?”
又加重语调道:“此事关系重大,影响到中土和吐蕃未来的福祉,不容有失,这个险是怎都要冒的。”
接而笑道:“此任务说易不易,说难不难,不过却没人比你老哥更能胜任,乃竹门对竹门的道理。同样的话,由你口中说出来,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龙鹰解释道:“吐蕃正是由几个世家大族统治的地方,权力世袭,像以前权倾一时的钦陵、赞婆两兄弟,属噶尔家族。现时吐蕃朝的真正话事者,非是吐蕃赞普赤德祖赞,而是他的祖母没庐氏,因她为家族内地位最高的人。明乎此,就晓得曾显赫一时,至今未衰的宇文世族,在吐蕃人心里的份量。”
是夜的饯别宴,大部分人都醉倒了,未倒下来的,继续闹下去,猜拳斗酒,又或三五知己,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怎么疲倦仍不愿睡觉。谈起昔日远征大漠,个个意兴飞扬,要闹个通宵达旦。
龙鹰双目异芒转盛,悠然神往,以充盈感情的声音道:“之后,我会到一个心内梦萦魂牵的地方去。”
符太大乐道:“我最和_图_书爱听的就是大混蛋这句话。”
符太道:“你陪我回去吗?”
符太伸个懒腰,道:“回关中后,包保好戏连场,真恨不得穿上鸟妖的怪衣,飞下高原。”
又头痛的道:“更难测的是台勒虚云的手段,又须瞧无瑕向他透露多少有关我的事。现时的大江联,已藉黄河帮借尸还魂,可明目张胆的公开活动,还得旧有势力的支持,我们于此时与北帮开战,便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得不偿失。”
符太插言道:“这就是鹰爷惯用的手段,将死马当活马来医,害死人不赔命。”龙鹰道:“错!应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宇文朔道:“对!为何我无端端万水千山的登高原去?”
符太失声道:“还要写!”
宇文朔叹道:“愈清楚朝廷的事,愈明白倩然世妹明智的决定,就是不蹚浑水。我们世家大族风光的日子已成过去,从绚烂归于平淡,未尝不是好事。否则每次朝争,我们世家的人,次次首当其冲,能经受得起多少次打击?”
宇文朔道:“一来一回,真的可在十天内完成?”
龙鹰道:“吐蕃的王公大臣,多懂汉语,这个你可放心。”
龙鹰警告道:“不但继续写,且须写得比前详尽,西京的斗争,将因武三思和宗楚客的公然决裂,进入新的阶段。留意太平,现在的她,等于半个大江联的人,两方的结合,成政坛突起的异军,举足轻重。”
符太问道:“我又如何在李显身上下工夫?”
龙鹰道:“差不多是这样子。”
宇文朔得龙鹰面授机宜,精神稍振,道:“我世家的身份,竟能在吐蕃王朝发挥作用,真的没想过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