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第五章 延兵之计

符太生出兴趣,问道:“何时到期?”
符太失声道:“现在午时三刻,离酉时两个多时辰,怎样拖?”
高力士漫不经意说出来的话,隐含道理。当李显一觉睡醒,精力充沛,与他说话的又是敬爱的丑神医,最荒诞的事也听得入龙耳去。
想得美好,事实无情,竟扑了个空,高傲的美女应韦婆娘之召到珠镜殿去了。退而求其次下,找寻高小子。
特别是让妲玛目睹整个过程,离开时龙鹰又拟出“夺石之计”,仿若天成。以妲玛对宫廷的熟悉,绝无疑问清楚符太付出的心血和努力,巧妙的是皇甫长雄的三天牢狱之灾,没接痕的融入整个“夺石之计”里,变成他们的打拚,全为了她。
符太道:“你的高大哥还未来吗?”
高力士道:“既然一张比一张厉害,经爷当然是最后的一张牌。”
高力士续道:“据大统领说,他收到风声,范爷明言要皇甫长雄在牢内坐满三天之期,方肯放人。”
高力士忙道:“全赖经爷提点。”
高力士恭敬答道:“经爷之所以不明其中情况,乃因经爷不屑理会这类鸡毛蒜皮的琐事。在京做官的,最着意的是职权范围,也是势力范围,如踩入别人地盘,动辄成仇。权势愈大,顾忌愈大。陆石夫乃京师著名硬汉,谁都不卖帐,连娘娘也忌他三分,且打狗看主人,娘娘必须先过武三思这一关,若然劳烦武三思,等于偏帮韦温一方,现时此乃朝廷大忌,连娘娘也不愿犯禁,自招烦恼。故此最佳办法,是逼无权无势的范爷就范,自愿撤回对皇甫长雄的状告,乘机狠挫范爷。”
符太讶道:“他为何乐于帮忙?”
他们需要的,是另一个胖公公。
宇文破乃飞骑御卫大统领,着他去找平民身份的范轻舟,乃宰鸡用上劏牛刀,随便派个太监便成。惊动军方,是不容有失。
符太微一错愕,沉吟片晌,同意道:“亏你想得出来。你奶奶的!皇上一边,包在老子身上,然而,为此事下旨,是否荒天下之大谬?”
高力士叹道:“所以小子才说两位大爷均非常人也,昨晚能预知今早的情况,现在经爷又来吩咐小子留意娘娘。”
涂地,务要报经爷,范爷知和*图*书遇之恩,故此立即赶回宫,打点一切,尽小子之所能,撒开消息网,誓要令大小消息,无一漏网。”
接着在她脸蛋狠亲一口,弄得她沾上一脸碎屑,匆匆出门去了。
符太道:“第二张牌该是老子,对吧!我可以干甚么?”
高力士大喜道:“感谢经爷,予小子略尽绵力的机会。现在目标明显,就是看如何将拖延之计发挥得淋漓尽致,又不着痕迹,事前事后均不会令娘娘生出警觉,抓住把柄。”
高力士道:“皇上刻下睡午觉,俟他醒来,见到经爷,必龙心大悦。”
符太动容道:“你掌握得很好,懂点出助范轻舟,等同对付田上渊。”
符太淡淡道:“是否找不到那家伙?”
高力士恭谨应道:“由皇上龙口说出来的,立成圣旨。此旨若书于文字,须由昭容执笔起草;但如由人传话,则看传话人怎么说。”
符太暗叫惭愧,有先见之明的,乃高小子而非他,他不过要高小子留神大混蛋有否派人送香来,而送香现已变成微不足道的琐事。道:“你为何这么兴奋?”高力士欣然道:“全赖经爷的长期操练,令小子不但敢于面对困难,还爱上逆境作战的滋味。韦温既敢打扰娘娘就寝,必有其不能延宕的理由,此理由亦为娘娘接受。观乎娘娘睡醒后第一件事,竟着人去找范爷,可知此事不但与范爷直接有关系,且受时间规限,否则娘娘不须宇文破亲自出马。”
两人循声瞧去,宇文破策马而来,奔至他们身前,道:“范轻舟来哩!刚入太极宫,我这就到丹凤门迎接。”
高力士不慌不忙的道:“经爷明鉴,关键在宇文大统领本身很愿帮范爷的忙,只是既弄不清楚情况,又不能直接出手。”
论人面,符太的“丑神医”乃宫内有办法人士之一。宇文破因宇文朔的关系,加上医疾之恩,视他一如自己人。由宇文破出马,轻易将高小子送到眼前来。
精采处,是除他和符太外,没人晓得高力士可以是另一个胖公公。现在,高力士已继胖公公,汤公公后,成为大宫监。若有一天,李隆基登上皇座,高力士的权力和地位,比之胖公公,汤公公,和_图_书将有过之而无不及。
又道:“索性由我出宫去截着他,着他今日勿现身,一了百了。”
此仗高力士显露光芒,眩目亮丽。
符太听得头都大起来,但亦因此感到高力士的说话有苗头。像高力士这般的皇上心腹亲信,清楚主子的想法,能掌握李显和恶妻间微妙的关系,也只有高力士,
高力士心悦诚服道:“经爷料事如神,范爷则有鬼神莫测之机。宇文破无功而返,令娘娘非常不满,现时整个京师能走得动的都动员起来,搜索范爷。”
符小子将其收归己阵,对“长远之计”的成败,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高力士又道:“现时唯一受时所限,又与韦温有关的,当然是身陷囹圄的皇甫长雄,该是韦温来求娘娘出手,着范爷立即放人。”
符太赞叹道:“确有你的。”
符太骂道:“这小子,我需要他时,却滚到宫里去。咦!你的样子为何这么怪怪的?”
符太对高力士的“能言善辩”,习以为常久矣,没闲情和他计较,微笑道:“说来听听!”
符太偕高力士到太液池旁说话,道:“做大事的时候到哩!今天我要你全力留神娘娘的一举一动。”
离下船的时间不到一个时辰,不读不读还须读,读毕可了结心事。
符太不解道:“娘娘放个人,还不容易?”
符太示意他说下去。
高力士道:“我们手上有三张牌,一张比一张属害,第一张牌是宇文统领,从丹凤门到珠镜殿,路程可远可近,看你怎么走。”
符太探手拿起几个馒头,将其中一个塞进嘴巴里,嚷道:“噢!真好吃,小敏儿一双玉手弄出来的东西,是天下最美味的。”
小敏儿嘟着小鸭嘴道:“早来过哩!见大人不在,又匆匆去了。噢!差些儿忘掉,他嘱敏儿告诉大人,他入宫去了。”
宇文破神情兴奋的应了声“明白”,掉头驰往丹凤门去。
符太叹道:“好小子!真有你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给你捧得老子舒舒服服,心爽神畅,可知你拍马屁的功夫如何出神入化。”
蹄声传来。
符太愕然道:“现在刚过午时,这小子随时给人押来,见到娘娘的一刻立即完蛋,怎可能拖过今天?”
和*图*书太哑然笑道:“你岂非认为自己已青出于蓝?竟想到老子也想不到的办法?”高力士道:“经爷精明!小子想青出于蓝,这辈子肯定不成。现时的情况,叫‘以小子之短,补经爷之长’是也!”
高力士虚心答道:“经爷提点小子,从来不落痕迹。就在经爷说出‘你怎样打老子这张牌’的一刻,小子立即思如泉涌,想出解决之法,懂打出经爷这张至尊。”符太瞧怪物般瞪着他。
符太心忖原来如此。
符太问道:“晚宴何时开始?”高力士道:“酉时头。”
龙鹰翻卷续读。
高力士谦虚的道:“全赖经爷提携,让小子有表现的机会。第二张牌就是皇上,这叫一物治一物,只有祭出皇上,方能压得住娘娘。”
若非符太写出来,怎晓得符太当日出现在珠镜殿临池水榭,背后有这么一番转折思量,故可在时机上把握得分毫不差。
小敏儿垂下头去,轻轻道:“大人还未吃早点呵!”
小敏儿迎他入内堂,见符太对她精心弄出来,摆在桌上的早膳不看半眼的,讶道:“大人刚才到哪里去呵?满怀心事的样子。”
高力士欣然道:“幸好小子一直得经爷栽培,卧薪尝胆的锻炼自己,学得经爷一成半成功夫,终想到拆解之法。”
接着恭敬的道:“所以小子说大人乃最厉害的一张牌,是由衷之言,环顾宫内宫外,惟经爷办得到。”
高力士道:“小子到这里来,是要找宇文破大统领,设法继续延宕之计,亦只有大统领,可名正言顺的截着范爷,领他去见娘娘。大统领并非容易说话的人,幸好小子懂得祭出经爷你老人家,他才肯合作。当然!事前事后,大家守口如瓶。”符太奇怪道:“你怎样打老子这张牌?范轻舟又非老子失散多年的亲兄弟,老子为何无缘无故地帮他的忙?”
符太自问对此一筹莫展,唯一之计,是让对宫廷情况比自己熟悉百倍的高小子,尽展其长,补自己之短。点头道:“不枉老子苦心栽培,说下去!”
符太没好气的道:“我来点醒你,此事与是否甚么料事如神一概无关,皆因老子和那家伙今早在兴庆宫内共商大计,是有运道。咦!你也该知道的。”
和*图*书力士欣然道:“经爷可将部分责任卸给大相,昨天大相拿范爷出品的香来献给皇上,嗅得他龙心大快,只欠没人提醒皇上,范爷的香不但有益身心,且有安神^嘿!壮阳的妙用,此一重任,非经爷莫属。”
符太与龙鹰分手后,返回听雨楼。
符太不耐烦的道:“不过见个面,勿说得那么严重,且你找错了人,说错了话,这番表示你忠肝义胆的话,说的对象该是李隆基那家伙,既非范爷,更绝不是老子。你奶奶的!我如何有先见之明?”
高力士压低声音道:“帮范爷等于帮独孤家,如能将皇甫长雄车裂于市,独孤家肯定大排筵席来庆祝。”
当初着符小子写东西,只是要他如千黛般将人与事记录下来,没想过他可写成这般如令人亲历其境,似轮回转世的东西,让龙鹰通过他的眼睛,巨细无遗地掌握到宫廷内的情况。亦因如此,最后成功将五采石物归原主,确为异数。
朝舱窗瞧出去,外面的山水形势颇眼熟,蓦地记起就在这里,遇上宽玉,不由百感交集。
真有点舍不得这般快读毕。
符太提醒道:“绝不可让他在未时前抵达珠镜殿。”
符太没胡扯的心情,道:“为何你不耽在珠镜殿瞧风头火势,却溜到这里来胡混?”
妲玛当然感激自己,但更感激的是符小子,加上对符小子渐生爱意,龙鹰不知道的部分,肯定远比知道的部分精采。而这些未能亲眼目睹的,将在余下的五,六页纸如拉开画卷似的展现眼下,乃符太答谢他的特殊方式,让他得睹画卷的全貌。
符太苦恼道:“但亦等于与娘娘对着干。”
高力士惊讶得合不拢嘴,佩服至五体投地似的道:“经爷确有先见之明,晓得娘娘必对范爷有所行动。小子昨夜在经爷推荐下,得会范爷,感激涕零,即使肝脑
至难得是他对情况,掌握得比任何人更好,故可际此一面倒的劣况下,仍有回天之术,将符小子这张牌发挥尽致。
高力士凑近道:“今天最后一天。”
高力士兴奋的道:“昨晚韦温夤夜求见娘娘,说密话,小子晓得不是好事。果然娘娘今早起来,第一件事乃找来宇文破,着他立即提范爷来见她,至于所为何事,则没和图书明言。”
符太像听到天下奇闻般,难以接受的道:“你好像倒转了来说,天下皆知皇上畏妻,你却说成娘娘怕皇上的样子。”
此刻他最想见的是妲玛,有为她安排见大混蛋此一冠冕堂皇的借口,妲玛欢迎还来不及,防御力大减下,平时斤斤计较的,再无心计较。千依百顺的妲玛,可以变成如何的模样?虽然心知肚明,自己是想过了头,可是,能朝这个方向想象一下,足令他心花怒放,浮想联翩。
高力士道:“据小子告诉宇文统领的,经爷因范爷的军方背景,范爷与鹰爷的关系,故此在范爷与田上渊的斗争上,经爷决定站在范爷的一方。”
可想出任自己想破脑袋仍想不出来的办法。
符太没好气道:“我何时提点过你?”
高力士道:“微妙处就在这里!不论娘娘或八公主,她们之所以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看能否哄得皇上高高兴兴的,肯盖玺签署。故此,在一般琐事上,娘娘绝不愚蠢,与皇上抬杠,特别在公开的场合,娘娘必须保着皇上的威权,也等于保着她自己的威权。”
龙鹰掩卷赞叹。
符太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问道:“我为何肯出手帮范轻舟?”
高力士道:“这便等于公然开罪娘娘,她下不了台阶,将后祸无穷。”
最后在太液池南的含凉殿,寻到在伺候李显的高力士。
接着压低声音道:“最近,皇上还有一个变化,就是开始养成帝皇的脾性,有自己的主意。像在对付张柬之等五王一事上,任娘娘和大相如何中伤怂恿,皇上始终不为所动,可见皇上非是任他们摆布。现今娘娘当务之急,乃怎样安插其族人入据要职,其他均为闲事。在这样的情况下,皇上这张牌,运用得宜,恰可制着娘娘,任她如何不情愿,仍须屈从,否则便为因小失大。”
那时一心颠覆大江联,哪想过竟有后来的发展,对宽玉更生出感情。宽玉近况如何?凭他的智慧,武功,在山海关开辟新天地,该属不费吹灰之力的事。现在北帮被逼撤离北疆,大江联则无暇无力他顾,于宽玉是天赐良机。他如何掌握?
高力士道:“只要有办法令皇上下旨,使范爷参加今夜在麟德殿举行的晚宴,事过半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