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第七章 重聚洱原

天上神鹰懂性的朝前而去,领着三个伙伴往河谷报喜,不住鸣叫。
不由想起博真名言,出生入死后,日常普通不过的事物,将变得有意义起来,放纵再非沉溺,一切有血有肉,显露生命的灿烂。
蹄声从左方远处传来。
万仞雨,风过庭和觅难天各有所出,孩子成群结队,在“大哥”宝儿的领导下,
入谷前,他问起胖公公,众人尚未有答他的机会,美修娜芙来了。故而龙鹰心里纳闷,至此刻见不到小慧,小娇,生出异样的感觉。
经历了万水千山,穷山恶岭的艰难路途,忽然来到这片人间福地,霎时里,西京险恶的政治恶斗,残酷的战争,早给抛到后方忘掉了的遥处,主宰他的是洋溢的喜悦,像一团烈火在深心处熊熊燃烧。
觅难天笑道:“这里令人最惬意的,是钱财完全没用,却比挣得千万家财,令人心满意足。想起以前营营役役,为钱奔走,沾得满身铜臭,真不知所为何来!”狄藕仙听得,在对面娇嚷道:“现在仙儿懂得自己弄小吃,不用去买。”
龙鹰道:“是给以韦后,武三思和宗楚客为首的政治集团,瞒着李显下毒手活活弄死,执行的是宗楚客之弟宗晋卿和一个叫周利用的武官。”
下一刻,金发美女凌空投来,龙鹰把喜极而泣,哭成个泪人儿的爱妻,接入怀里。
出奇地,见不到胖公公要龙鹰接收,他则转让予觅难天的两个俏宫娥小慧和小娇。
众女爆起哄笑,动听如天籁。
龙鹰欣然道:“这就叫偷得浮生半日闲,刚打完一场大胜仗,休息几天不为过
事实上,人雅的美丽已抵精致的极限,异乎寻常,宛似完美无瑕的易碎瓷器,难抵任何损伤,也成为横梗龙鹰心内的纠结。女帝与人雅离奇的关系,增添了人雅的神秘性和不确定性,女帝是否从她的胎记认定人雅为过世女儿的转世,女帝方清楚,唯一晓得的,女帝对人雅与别不同,并为此与薛怀义反目,又毅然将人雅赠与
拍翼声响,劲风自上而来,龙鹰知机的伸出右手,让神鹰安然降落,鹰爪抓臂,感觉难以形容,是痛的,然窝心至极。
恶运已远离小宛,www.hetushu.com她为风过庭诞下一子一女,无忧无虑。
龙鹰没想过他的反应这般激烈,可见他确是性情中人,对两个爱妾含恨惨死于钦没手上,切齿难忘。
就是在河谷溪流的水底,密置“丹冉大鬼主”竖葬的墓棺,成为了和宗密智斗争的关键,也是风过庭在千万里外的沙漠梦回之地。
她们不单是百中挑一的美女,更属不同种族,长相特别,充盈异国风情,与善心的美修娜芙亲如姊妹,也是陪嫁女郎。
龙鹰紧拥雪儿马颈,嗅着久违了又无比熟悉亲切的气味,心内填满激情。
雪儿懂性的放缓蹄踏,众马随之。
水是艳冠洱海平原的清流,河谷是苍山边缘区最美丽的处所,避世的桃花源,亦为龙鹰数百里魔奔魂牵之地,予他强烈的感觉。
终于到了!
风过庭的神鹰出现在高空上,伴着牠还有三头体型较细的鹰儿,但只是相对而言,比起在中土或塞外的鹰,均是庞然巨物。牠们在离河谷尚有三十多里远,发现他们,追在头顶上盘旋,不住发出鸣叫,夹空欢迎。
际此一刻,龙鹰深有同感。
来的正是三个好兄弟万仞雨,风过庭和觅难天,马侧挂着猎物,显是打猎期间,见到神鹰的异样,知有事发生,忙赶回来。说不定神鹰正陪他们狩猎,在高空看到他,雪儿和马群,从苍山飞奔过来。
和秀清摊薄此一福缘,瞒天过海,将永远成谜。
人雅为他诞下一女。
在夕照里,丽丽,秀清喜翻了心的殷勤伺候,在这个美似人间仙境的天然浴潭,
玩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忘掉爹娘。
小宛伴着不知该算新,还是算旧的主子月灵,坐在最远的一端,颇有点纵在闹
神鹰拿锋利的勾嘴,对他的头颈轻碰浅啄,龙鹰从未试过和牠那么亲近,受宠若惊,不过看情况,神鹰和雪儿早成“兄弟”,故爱屋及乌。
龙鹰接过风过庭借花敬佛送过来,香气四飘,热腾腾的烤肉,问道:“胖公公呢?”
孩子们的欢笑玩乐,为野火宴平添热闹。
也。哈—家开开心,也的!”
似是意有所指,龙鹰却掌握不到。
女帝是否也感到人雅命www.hetushu.com薄,却知龙鹰福缘深厚,遂将人雅嫁他为妾,又以丽丽
此等回家的声势,是龙鹰事前没想过的。
万仞雨难以相信的错愕道:“一个都没有?”
龙鹰自“魔奔”逐渐退离,感觉如同在高空下降,朝地面分阶段的多次滑翔,每趟均令他接近大地多一点,畅顺痛快。精神状态发乎天然的从无人无我,与天地冥合为一,到回归日常,重返人世。
蓝天白云下,绿草如茵,牛羊成群,帐居零星散布远近,炊烟袅袅,一片“民至老死不相往来”,与世无争的安详宁洽。际此冬尽之时,野花绽放,缤纷的色彩,点缀着彷佛一大块碧绿地毡的草原。
龙鹰不以为异,发出尖啸,加速。
十多个黑点出现前方。
龙鹰发出震天大笑,狂喜喝道:“兄弟们别来无恙!”万仞雨嘹亮雄壮的声音喝回来,道:“好小子!现在才懂来?”
小魔女给揭破,大叫不依,与美修娜芙缠个不休。
雪儿不待龙鹰吩咐,超前疾奔,迅若雷电。
龙鹰这边四个男人,势孤力薄;对面则群雌粥粥,除狄藕仙,人雅一二姊妹,青枝外,有委身下嫁万仞雨前,被誉为天下第一名妓的聂芳华及她的两个爱婢。不用说,两婢是陪嫁女,秀丽的容色不逊青枝。
浸浴在最高一层沉潭冰凉如仙露的清泉水里,耳听瀑布从一边高处的岩石直泻落潭的水响,后方就是逐级下跌的另两个沉潭,以及潭下美丽的河谷,夹河而建,每座均代表一个安乐窝的营账,龙鹰生出不知人间何世的曼妙滋味。
美修娜芙女刺客出身,不论身手反应,均高其他诸女不止一筹,第一个奔出河谷,理所当然。
万仞雨欲言又止。
大似汪洋,碧波万顷的洱海在后方无边际的扩展,迎接他的是洱海平原的草浪草香,美至令人屏息的原野。地平尽处壮丽的苍山连绵延展,横亘百里,嵯峨雄峙。从其十九峰间流下来的十八道溪流,滋润着广阔的平原,令洱海大平原草树繁茂,土地丰沃。
从大漠上高原,与美修娜芙和宝宝盘桓的那段日子,早在美修娜芙一意安排下,让四女雨露均沾,故此每当四http://www.hetushu•com女向他抛媚眼儿,龙鹰均感动魄惊心。
龙鹰吻她香唇,缠绵一番后爱怜的道:“现在雅儿初为人母,该由我来伺候你。哈哈!”
然而,人雅竟继美修娜芙,小魔女狄藕仙,花秀美之后,为龙鹰生女,令龙鹰于两子一女外,多添一女,隐隐里,龙鹰有清晰的直觉,此意外之喜,冲走了人雅
忆起在洛阳与小魔女出城胡混前,到南市买小吃的情景,龙鹰心甜如蜜。刚割下一片肉,送入风过庭递过来的手里去的美修娜芙,闻之轻摇金发,发出银铃般的娇笑道:“实情是我家的小魔女大姐,每次馋嘴,青枝都给劳役得身心疲累呵丨,”
神鹰两翼一振,不费力地升往半空,朝左边愈奔愈近的三骑飞去。
搂着她芳香动人的肉体,时间的洪水给一刀断流,忘掉一切。
觅难天一震,双目绽出热泪,仰天悲呼。
觅难天的纪干,如聂芳华般,因得如意郎君,更是艳光照人,满载幸福。为觅难天连生两子后,反变得比前年轻青春,如永远不会长大的少女。仍然那么易害羞,问她两句,立即脸泛红霞,羞不自胜,令龙鹰看呆了眼。
当年在高原初见四女,年龄不过十六,七岁,无不是婷婷玉立的美人儿,经过了这几年,最年长的亦二十多岁,添了成熟的风情,于眉梢眼角自然流露,青春焕发。据美修娜芙所云,她们身世堪怜,乃吐蕃南征北讨时从各族掳回来的女孩,由于姿容体态出众,拨归横空牧野这位当权人物,再由横空牧野送赠龙鹰,也令龙鹰无从拒绝。想到她们身不由己,生死由人,惜花之意,油然而生。
倏忽里,四面八方的美景潮水海浪般冲击心神。
丽丽从后搂着他的腰,道:“人家和秀清都不依呵!鹰爷偏心。”
万仞雨道:“我永不忘记他们。”
龙鹰,还让人雅的好姊妹丽丽,秀清陪嫁。
市,仍离世独立的况味。幸好月灵与诸女态度亲昵,对龙鹰亦笑得很甜,只是不爱说话。她的美丽是神秘和离世的,今生的目的该只为来和风过庭续未了之缘,重燃爱火。生儿育女的责任,由爱婢分担。
久别重逢,四人在马背hetushu•com上互相拥抱,说着自己也不知道在说甚么的话,欢笑与共。
龙鹰忍不住问万仞雨道‘,“万爷刚才的责怪,意何所指?”
风过庭笑他道:“依我看,天天仍新鲜热辣的是纪干而非苍山,洱海。哈哈!”觅难天老脸一红,道:“公子又笑我了!今早起迟了点儿,竟不肯放过。”
跟在后方的有三匹成年雌马,其他的看马型,该属雪儿的子女,如此成就,龙鹰这个做主子的,老怀安慰。
就是从那里流下来的清碧溪,决定了“丹冉大鬼主”眉月和“鬼尊”宗密智隔世大斗法的胜败。
话犹未已,一骑从河谷疏林内狂驰而出,金发如云,随风飘扬。
龙鹰见万仞雨的神态,暗叹一口气,先向觅难天道:“我们给你报了仇,干掉钦没晨日。”
众人继续龙鹰未完的行程,浩浩荡荡的朝河谷驰去。
风过庭叹道:“从未见过这么野性的马儿,起始时,一个月还肯回来一次半次,接着两,三个月才回家一次,近几个月连影子都见不到。”
龙鹰叹道:“五人不断被放逐,家人在株连下流离岭南,张柬之和崔玄障抵不住身心的折磨,先后病死,在封王的五人里,他们算不幸里的大幸。”
在男性称尊的社会,即使没蓄意广纳姬妾如龙鹰者,亦在这个情况下,最后姬妾成群,婢子随主子嫁人,变成天公地义,理所当然。
隔远见到的竟是归来的爱郎丈夫,连声尖叫,快马加鞭。
其中一个黑点超前而来,迅速扩大,化为鬃毛飘扬,神骏至极的爱驹雪儿,后方紧追着牠的,不是妻子群,便该为牠的子女,一副野马群之首的野性模样,看得龙鹰既好气又好笑。
雪儿跳蹄仰嘶,欢欣如狂,不住转过马头来,与主子厮磨亲热。同时不停蹄地领着三十多匹雄骏的马儿,绕弯朝河谷的方向奔驰,绝对地明白主子因何而来,到哪里去。
万仞雨答道:“盘桓了两个月,时间过得真快。”
龙鹰大乐道:“丽姊放心,小弟懂怎么做的哩!”
万仞雨双目杀机遽盛,沉声道:“其他三人,是怎样死的?”
龙鹰心里涌起无比的满足,他就是一个长年征战在外的兵丁,侥幸保着小命http://www.hetushu.com,经历万水千山的回到家里,与妻妾儿女共享生命的恩赐。
觅难天笑道:“很快你便明白。哈!是好事来的哩!”
一个篝火,男的坐一边,女的坐另一边,泾渭分明。
人雅在他怀里仰起俏脸,羞涩的道:“让雅儿伺候夫君大人呵!”
为他洗刷劳累。
又向另一边的万仞雨摇摇头。
胖公公曾有言,怕人雅红颜命薄,故不可为妻,只可为妾,以避天忌。胖公公的话,如剌入龙鹰心里一根剌。
龙鹰问道:“听说你们到了西面的滇池去。”
他终于明白万仞雨的“责怪”。
觅难天心满意足的道:“还是苍山和洱海最好,即使住上一辈子,绝不闷。每天都像第一天定居于此的新鲜热辣。”
风过庭岔开道:“鹰爷怎可能有抽身到洱海的空闲?”
万仞雨苦笑道:“没人可把牠留得住,亦谁都斗不过牠,惟有让牠为自己作主。”
龙鹰一个弹射,抵达高空,转身,连续三个空翻,像预演操练了千百次般,半分不差的,龙鹰落在奔至下方的雪儿无鞍的裸背去,一把抱着雪儿的马颈。
十九峰夹十八溪,而众溪里,以清碧溪最是纤尘不染。清碧溪出苍山前的河段,为长溪最迷人的一截,清流从悬岩泻下,注入三个层层下降的相连沉潭,再沿河谷流淌洱海平原。
人和马间奇妙的感应,确是特殊。
此时离河谷入口不到十五里,但从河谷流出来的清澈河水,早将他们和河谷密切连系。人马沿水流东岸疾走,谈笑风生。
青枝娇美的声音从下方传上来道:“姑爷呵!野火宴准备好哩!大家在等你!”以青枝的胆子,大概不敢自发来催驾,该是奉刁蛮成性的小魔女之命而来,岂到龙鹰不从,知机的应道:“立即来!”
宿命里的大劫,从此平安多福。
感觉异常奇妙。
又对雪儿道:“肯回家了吗?”
在南诏的付出,得到丰硕的回报。
美修娜芙偕四个贴身女婢,负责烧烤猎获,肉香四溢。
经过高原和草野的长期磨练,又得龙鹰魔气的滋养,三女体质不住转佳,刚才攀上来不但不用龙鹰帮忙,还矫捷如神,似不费吹灰之力,再非以前长居深宫,弱不禁风娇滴滴的姑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