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第十七章 情订此生

一切安排妥当。
店伙移走多余的椅子,请他们入席。
如此神态,尚是首次出现在美如天仙的首席玉女身上。以前她非是没眉挑目逗,娇态丛生,但都不像今次般能拈花微笑直指他的本心。
说毕退离平台。
此时店伙捧着面食,小吃和酒来了,中断两人的打情骂俏。
无瑕现出“又来哩”的娇憨美态,横他风情万种,可迷死任何男子的一眼,不屑答他的气人样子。
无瑕轻柔的道:“范爷当然有你的道理。”
无瑕名副其实的“入局”,坠进鹰旅和江舟隆连手炮制的身份假局,如鸟飞鱼游,没一丝斧凿之痕,加上老天爷关顾,时间巧合无伦,骗得“玉女宗”首席玉女欢欢喜喜,帖帖服服。
无瑕担心的道:“还有人在门外等候,这样进去,不大好呵!”
龙鹰微笑道:“大姐想听长的,还是短的?”无瑕嗔道:“还用问吗?”
无瑕感触地浅叹一口气,奇兵突袭道:“三门峡后,你滚到哪里去?”
然而是否确如自己的直觉感应到那般,则惟她自己清楚。
老板天衣无缝的配合,笑道:“款待瑕小姐,烈酒不宜。所以鄙人今次从窖藏里挑出地道的‘两川小曲’,取的正是两川的水,酒液蜜香清雅,入口甜醇,落口爽净,回味怡畅,乃米香酒里的极品。”
勿看博真平时粗心大意,然粗中有细,龙鹰一句“无瑕”,立即触动他的危机感,入坛后着众人应变支持。
无瑕欣然道:“是看在范当家的份上呵!”
半阙明月现迹天边,斜照小塘。
心中一动,装作用鼻子嗅嗅,道:“很香,与上趟在这里喝的‘龙泉春’气味不同,究竟是甚么酒?”
南诏之行,使她斩断与“龙鹰”缚和*图*书在一起的情丝,全副心神转移到“范轻舟”身上,不用三心两意的。“范轻舟”成了她唯一的目标,在不用疑神疑鬼下,她迈入媚术的至境,乃“情”和“术”浑然无间的境界,此后连她自己也没法将“真情”和“假意”区别出来,遑论受术的对象。
他奶奶的!
龙鹰接着说出火烧统万,后撤,穿过毛乌素,直扑狼寨的过程。如何见招拆招,翻山越岭的从狼山偷袭敌寨,决水破敌,然后功成身退,与追来的郭元振大军会合。
他难以移开目光的盯着首席玉女,不错过她一颦一笑,任何动静,因确是引人入胜,扣动心弦。
龙鹰道:“瑕大姐请。”
过程如云似水般自然畅顺。
一路走来,穿街过巷,走的是最短线的快捷方式,不是老成都休想办得到。更巧妙是众兄弟晓得不用领路,留下气味便成,龙鹰可不走错半步的跟到这里来。
领先而行,无瑕只好追在他身后。
他聪明处,是道出实情,告诉无瑕不知道的东西,也显示“范轻舟”与她的一方有合作的诚意。“范轻舟”变得这般乖,当然在回报她于三门峡施援手之恩。更重要的是,他真的很想夺得她的芳心。
桌椅一律红木制造,手工精致,剩这派头,已知两川馆非寻常食店。
龙鹰迎上她望过来的眼神,轻松的道:“中的当然是大姐的毒。”
龙鹰叹道:“我中毒哩!”
她娇笑着的横他一眼,当接触到他虎视眈眈,恨不得将她一口吞掉的目光,立即不敌似的避开,娇羞的垂下螓首,让龙鹰看到她染上红霞的耳根,情景有多动人,便多动人。
无瑕毅然远赴南诏找龙鹰,该与目下西京的形势m•hetushu•com变化有直接关系,台勒虚云必须弄个清楚分明,方可决定未来的取向。
无瑕问老板馆名的由来,原来“两川”指东川和西川,均是巴蜀风光佳绝的名胜。龙鹰则暗自庆幸问的不是他。
龙鹰知她因自己说实话,心里欢喜。苦笑道:“我没有别的选择,今趟默啜大举南来,包含着一个可颠覆中土的大阴谋,一边默啜,另一边田上渊,如若成功,我‘玩命郎’范轻舟,在中土将无立足之地。攸关利害,其他怎计较得那么多。且我属宽玉的一方,对默啜没丝毫好感。”
龙鹰道:“大姐放心,在成都,我算有点办法。”
龙鹰心忖己方兄弟想得周到,否则若无瑕问起,自己如何介绍?
龙鹰为她的杯子添酒,道:“老张今回忍痛让出珍藏多年的佳酿,可见他对瑕大姐招呼得多么周到。”
“范轻舟”的表现太超卓了,在西京“覆手为云,翻手为雨”,屡次挫败不可一世的田上渊,对着韦氏集团的庞大势力,仍似游刃有余。现在更助郭元振大破默啜,粉碎田上渊本近乎完美的奸谋,令北帮势力被逐出北疆,南北受敌。如此成就,乃大江联一直办不到的。江舟隆的势力与日倶增,假如“范轻舟”确为“龙鹰”形容那么样的一个人,爱玩命,寻刺激,台勒虚云自可收之为己用。但像“范轻舟”那
张老板又来了,一副热中与“范轻舟”攀交情的模样,口若悬河的推介两川馆的招牌面“银川挂面”。
她的俏脸在月光斜照里,轮廓特别见分明,如似刀削,秀眸闪着摄魂勾魄的采芒,晶莹的肌肤闪闪生辉,修美的玉项以最优美的线条从襟口骄傲地探出来,使龙鹰联想到她覆盖www.hetushu.com在衣服下完美无瑕的迷人肉体,色,香,味倶全。
无瑕心有所感,沉默下去。
龙鹰头皮发麻,浑体充盈着说不出来的曼妙感觉,从外蔓延往内。
现在无瑕既再一次验证“龙鹰”,“范轻舟”非同一人,接下去她怎样做呢?
他哑然失笑道:“你说是否好笑,天尚未亮,默啜竟派人到统万来下战书,说拓跋斛罗约战龙鹰,在无定河之滨决生死。他奶奶的!鬼才有闲情和拓跋斛罗决战,我就告诉那信使,墙上个个龙鹰,问他要约哪一个。哈哈!”
龙鹰有感而发的道:“这就是生活!”
此时日没西山,灯火映照里,无瑕虽作男装打扮,仍难掩娇美明艳,惹人注目。龙鹰感到无瑕前所未有的开心迷人,或许为美食雀跃,因剩看客似云来的势头,知此馆非是一般面店,而是大有名堂。
店伙的热情适中合度,恭敬得恰到好处,似是“范轻舟”一向不爱张扬,查实则为怕有认识刘南光的“范轻舟”在堂者,惊觉此舟不同彼舟,阴沟里翻船。
无瑕同意道:“未试过这么好吃的面条。”
到老板识趣离开,两人一路行来,话题不绝,此刻却因特异的气氛,一时不知说甚么才好。
他们并排而坐,面向池园,风吹叶动,夜凉如水,好不写意。
试问天下的男儿汉,谁能拒绝被无瑕“全心全意”爱上?
龙鹰尽力克制,方不露出狼吞虎职的馋相,他像无瑕般捱了十天饥饿。
无瑕瞪大美眸看他。
龙鹰将满桌小吃,扫荡至七七八八,正犹豫该否再点一碗加大份量的面,无瑕“曜哧”娇笑,道:“你饿了多天吗?”
此刻的她,没一毫敌我之分。
道:“此面由本馆师傅精制,用料新鲜,经和和图书面,开条,扯条,上棍,扑面,定条而成,细而中空,又称‘空心面’,色白味美,食之柔滑,下锅不糊,回锅如初。瑕小姐试过便清楚。”
无瑕莞尔道:“鬼灵精!”
世易时移,与宇文朔,王庭经,郭元振“结盟”的“范轻舟”,成了能左右天下大势发展的人,举足轻重,令他被利用的价值,以倍数增长。
龙鹰早分心二用,窃听到郑工和老板,店伙们的私下密语,郑工是故意让他偷听的,顺便报上老板的大号,省去他凭空捏造的工夫。
无瑕现出思索的神情,道:“范爷如何察觉到他们互相勾结?”
这是媚术的最高境界吗?
明悟闪电般划亮他的脑海。
老板亲来招呼,一副大家相识多年的老朋友模样,互相问候打趣,对方还特别加上两句,指范当家今趟乃一个月内,第二次莅临捧场,令他非常有面子。
对!
龙鹰遂从郭元振预估到狼军来犯的时间,路线说起,当察觉“春江水暖鸭先知”,北帮的人竟先一步撤离河套,立感事情大不简单,须亲赴前线查看,到遇上深入敌后进行颠覆的突厥高手部队,猜到他们在君子津渡河,更发觉接应者是北帮的人,情况一发不可收拾,欲罢不能,没选择下坚持下去。除了瞒过与“龙鹰”有关系的环节外,其他大致为事实,还道出田上渊与突厥人勾结的详情,当然不提鸟妖,与宇文朔和王庭经并肩守统万的惊险过程,也没隐瞒,由于说的是事实,自己也感精采纷呈,不可能是编作出来的。
龙鹰立即打消多吃一大碗的诱人念头,摸着肚皮道:“吃得是福嘛!在这里吃东西,欲罢不能,直至吃得走不动。”
主堂虽告客满,店伙却领他们到设于平台的临塘和_图_书雅座,台外是个小池塘,池内游鱼戏水,中央有座别致的假石山,池边花木竞艳。最精采是偌大的平台置一张长桌子,与主堂分隔开来,似为谈情说爱的男女天造地设。
样子的一个人,只要不是瞎了,可看出他不臣服于任何人,完全绝对地无法无天。
“两川馆”门面简朴,出檐人字青瓦顶,然而大门堂皇,屋檐左右吊着两个大红灯笼,颇有节日喜庆的气氛。
无瑕瞧他一眼,道:“范爷真懂拣地方。”
无瑕讶道:“中了甚么毒?”
龙鹰挨半边身过去,凑在她小耳旁道:“当瞧见大姐在热气氤氲里,冰肌玉骨,香嫩雪白的裸背,还来个他奶奶的回眸一笑,小弟便知糟糕,惨遭毒手,到今天仍梦萦魂牵,没觉好睡的。”
不用入门,知里面挤满了人,因还有客人在门外等候。
就在中土西南的大都会成都一间面馆里,无瑕在撇除所有疑虑下,她“全心全意”的爱上“范轻舟”。
忽然间,他无法再分辨无瑕是在向他施展媚术,还是已情不自禁,没丝毫保留的爱上他。
龙鹰笑道:“该叫‘爱此鸳,及彼鸯’,大姐愿否留下来盘桓一段时日,小弟保证大姐不气闷。”
龙鹰若无其事的道:“小弟滚了去打仗!”
他肯定所说的,与台勒虚云在西京收取到的情报,没有大出入和抵触,并且极具启发性,可令无瑕一方想通以前想不透的事,得到更广阔清晰的视野。
技术就在那里!
龙鹰凑过去,在她嫩滑如丝帛的脸蛋香一口,出奇地无瑕没避开。他适可而止,吻得温柔,浅尝即退,坐直雄躯,从容道:“奇怪吗?我身为突厥人,竟然与族人开战。”
无瑕吃得很慢,津津有味,心无旁骛,似“范轻舟”并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