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第九章 走舸血战

他实战经验何等丰富,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仍要任他纵横,如入无人之境,在甲板宽不过二丈的有限空间,一旦给他展开雷霆击,左右均为敌人没退路的险地,可威胁他的,集中在前后两方,亦正因此走舸上特殊的环境,令他可对双斧手锲紧不放,穷追猛打。
假设白牙际此一刻,能抛开断桅之辱和杀“范轻舟”的庞大诱惑,不理会龙鹰,断然率众回师攻击登上船来的四人,龙鹰将从主动沦为被动,不得不抽身往援,不但功亏一篑,能否从水下安然逃生,实难以预卜。
表面看,他浑身浴血,然大多为敌人溅到身上的鲜血,身负的创伤,没有伤及筋骨和脏腑,于他属微不足道。
首先,“血手”可创出形形色色的气劲,等同无影无形,却与利器在实质上没有分别的神兵。如此刻般,白牙的掌劲,似从上压下来的千斤重担,当你用尽全力顶着时,怎腾得出手来应付其他攻击?
白牙的前身为凶名四播的盗船首领练元,肆虐大河和北方水域,作风与现在的他如出一辙,手下从不留活口。因屡劫独孤善明的商船,被独孤善明连结黄河帮大龙头之弟陶过,与竹花帮的水道第一高手向任天,连手布局追杀,白牙船毁人亡,追随他多年、狼狈为奸的一众河盗,全体命丧大河,白牙仅以身免。
掌握后岂敢怠慢,更清楚眼前能立足船首,是赖龙鹰一手为他们营造出来,对龙鹰还不奉若神明,紧记龙鹰必须阵而后战的叮嘱,四人吆喝一声,从抵达最大倾斜度的坡底,朝上杀去。
踏足敌境的公孙逸长、胡安、度正寒和凌丹,任他们如何机灵敏锐,仍须一阵子工夫,方弄得清楚船上暗黑里的乱况,分辨敌我之势。
左、右和后方尽为刀光剑影,但均未能直接威胁龙鹰,较具威胁的,是舞得像风轮般的两把大斧,扑背而至,此人功力肯定不在船首的五大敌方高手之下。
龙鹰此时倏进倏退,对左右来的攻击采取闪躲回避,至乎硬捱的手段,却丝毫不放松对有双斧手在内那组敌人的攻击,过处敌人纷纷溅血倒地,或给扫得抛离甲板,人数不住减少。
龙鹰回击扫飞从后侧攻来的敌人后,前方攻势在彼消我长下蓦然大盛,双斧和_图_书手伙同五个敌人,来个绝地反扑。
雷霆撃荡开两斧,击锋刺入双斧手咽喉,双斧手正是前方敌人里唯一可勉强保持平衡的人,如肯顺势倒滚开去,顶多掉进河水里,不致有杀身之祸。
当他转至面向白牙的一刻,白牙刚一拳击出。
其次,是“血手”束缚对手先天真气的奇异功能,受攻者被“血手”气劲侵入经脉,生出封锁和堵截的作用,使受侵者武功大打折扣,用不上全力。尤可怕者,是“血手”气劲变化万千,例如可随时改撞击力为拉扯力,想想当日符太将振翼上飞的鹰儿从半空强扯落地,可知“血手”有多可怕。
船上伏尸处处,惨不忍睹。
龙鹰停止旋动,以鬼魅般的身法左闪右晃,避过左右攻来的四枪、三矛、两刀,躲不过便凭护体真气和肌肉的运动,令对方没法刺个正着,伤及筋骨,雷霆击化作狂风暴雨,将人数达十五个,包括双斧手在内的一众敌人,杀得节节败退往船尾的一方。
亦及不上“血手”加“横念”的符小子,少了那种天马行空、挥洒自如的意味。白牙的“血手”比之他们,就是“工匠”和“大师”的距离,只能照本宣科,还杂以本身原来偏阳偏烈的先天气劲,致走了样子。以之对付一般高手,绰有余裕,用来对付魔门邪帝,是不自量力。最大的失着,是无法紧缚龙鹰不属任何先天真气范畴内的魔种能量。
在收服白牙般大邪人的过程里,田上渊肯定和白牙交过手,并不得不祭出压箱底的“血手”,方能压得白牙帖服。
白牙正全力下击,忽感两手空空的,毫无借力之处,虽千万个不情愿,仍难违反天地物性,从丈半高处急坠而下。
本已失去平衡、失掉控制的走舸再受不起任何剌激,船体朝西岸倾斜。
“血手”就像“不死印法”,非是易学易晓,像“多情公子”侯希白,聪明绝顶,但在“不死印法”上始终一事无成,鸟妖也肯定熟知“血手”的秘诀,可是符太与他交手,找不到半分“血手”的影子。
碰撞发生的一刻,船尾又往后倾沉,船首昂起,半浮沉的小船打横锲进船底里去,走舸又非江龙号,致形成这般效果。
连龙鹰亦想不及的情况发生了。
和图书在敌人重围内,要杀如此强横的敌人,不付出点代价,将无法办得到。
公孙逸长等与龙鹰隔开近二丈半的距离,中间是有白牙和五个高手在的三十多个敌人,阵容强大。
“嘻!”
走舸帅舰撞上了他们弃下的快船。
龙鹰旋速加遽,目标却是刚才从后攻来的双斧手,此人武功高强,是他早前唯一的后顾之忧,其功力斧法,顶多逊虎义一筹半筹,对龙鹰的威胁力尤在从船首杀上来的五个高手之上,成为龙鹰除之而后快的首选。
船上杂物,倾滚往右舷,敌我双方陷进疯狂的混乱里。
走硐船的甲板此时船尾翘升,船首下倾,斜坡倒转过来,令攻来的一刀一矛,莫不慢上一线,前方敌人攻来的速度,受骤变影响,出现了不该有的误差,差一点儿才可威胁龙鹰时,白牙从上方掉下来,变成敌人的障碍物、龙鹰的护符。
雷霆击九孔雷球的一端猛撞在一面盾牌上,轰得持盾者喷血抛飞,猛撞在后面的战友处,五人立变滚甲板的葫芦,其中一人更撞破船舷边的挡箭墙,掉往河水里去。
龙鹰双手移到雷霆击中央的位置,倏地陀螺般旋动起来,旋往船尾的方向,生出的反劲,如尖锥凿进白牙压顶而来、质如大石的“血手”气劲,“血劲”立告四分五裂。
船首下折裂的异响传来,如撞暗礁。
此时公孙逸长等与对方回头迎战,由两个高手率领的十三个敌人,短兵相接。四人士气昂扬,奋不顾身的全力出手,甫一接触,立见血光,敌方虽人多势众,可是在他们战阵的冲击下,兼之四人各有绝技,又是生力军,竟被他们冲个支离破碎,没法形成围攻之局。
可想象独孤善明等对白牙展开“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搜捕,在那样的情况下,白牙逃亡往西域。
一刀一矛,自船首的方向溯空而至,刀砍往他面门,长矛的角度更刁钻,毒蛇般从下方挑往他胯下去。
更何况,龙鹰尚有敌方没人想及的厉害后着。
由龙鹰接着雷霆击,降落甲板大开杀戒,至此一刻,不过几下呼息的工夫,敌方的两艘友舰,到此时方清楚发生何事,操船靠近,准备过船来援。
可是,在颠簸的船上,船尾沉至极限,物极必反,河水的浮力会和图书将船尾举起,船首从上翘变为前倾,将令敌人的围攻之势出现急遽和意想不到的变化,谁能准确掌握,可占尽“地利”。
龙鹰也非真的有破“血手”的本领,在西京和三门峡,两次交手,凭的均为魔种的灵觉天机,三门峡更加上无瑕的因素,令田上渊饮恨而去,没一次是在公平对等的形势下。龙鹰赢在战术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最有准备的人,将成为赢家。
龙鹰心忖这家伙真难杀时,白牙又率众从剧烈摇摆着的甲板杀过来。
就趁暂时消除了来自船首一方,最具威胁性攻击的剎那,龙鹰如龙归海,雷霆击左右开弓,以能达至的最高速度,先挡开砍背而来的两把利斧,似忽然长出千百条臂膀般,旋过处,敌人东歪西倒。即使没被龙鹰击中,只是给挡格或撞飞兵器者,武功高的仍要手臂酸麻,较次者虎口破裂,拿不住兵器。
在战术上,白牙凌空而来,骤施“血手”,实无懈可击,对上的是公孙逸长等人,至乎向任天,均万无一失,是眼前甲板上的乱况下,制敌克敌的厉害手段&可是,对象为龙鹰,则另一回事。
走舸身不由主的船首歪往右边,船底“隆隆”作响,船身朝西倾侧,除龙鹰外,人人立足不稳。
配以“血手”以血气为收发的管道,迅疾威猛,发如狂风雷暴,即使武功不在其下,忽然遇上,势举步维艰、进退失据。高手相争,岂容被逼落绝对的被动,想到应付之法前,早一命呜呼。
龙鹰放下心头大石。
此撞贯满魔气、道劲,岂是一般好手抵受得住。
龙鹰同时旋身,借身体之力来半个横扫千军,扫开双斧高手和另两个敌人中的好手,对最左边的敌人来的一矛,硬受之,虽肩膀鲜血飞溅,却借旋转的力道令对方矛尖滑开,没法刺个正着,故此表面看来惊心动魄的损伤,实不足挂齿。
可是白牙左右的手下,蜂拥而前,下一刻将陷龙鹰于被前后夹攻的劣境。
龙鹰一指剌出,集聚指尖道魔合流的能量,脱指刺出,正中“气箭”的锋锐。交手双方同时剧震。
“嘻!嘻!”
龙鹰敢包保田上渊没将两次与自己交手的情况,详告白牙,因并不光采。或有提及,不是含混带过,亦必语焉不详。难道和图书告诉白牙,他田上渊的“血手”,对上“范轻舟”,没一趟不吃磨?
龙鹰终于明白,为何白牙采取这样凌空下击的战术,也明白了白牙为何肯为田上渊卖命。
此时遇上正准备到中土大展拳脚的田上渊,两人是旧识也好,新相识也好,田上渊看中白牙之所长,正是他久旱里的甘露,无可替代,遂以白牙难作拒绝的优厚条件,邀白牙加盟他未来的北帮,令野性不驯、穷凶极恶的白牙甘心为其所用。
胜负决于白牙一念之间。
从上方压顶而来的“血手”气劲下,龙鹰周遭的空气似给凝固了,换过是别的高手,强横如陶过,也因骤然遇上,无从应付下飮恨当场。当然,世上没有一种武功,可将空气凝固,令人动弹不得,顶多是压力狂增下,移动困难。一般的先天气劲,亦可炮制出类近的效果,可是,“血手”却在两方面,超出了先天气功的范畴,令其成为独一无二的绝艺。
双斧手亦是了得,退而不乱,连挡龙鹰十多击,斧势尚未见减弱,更添龙鹰杀他之心。
追在三艘走舸后方的两艘敌舰,虽不可能弄清楚情况,仍晓得动用人力,增速赶上来。
龙鹰摇晃了一下,白牙更吃不住的,虽千万个不情愿,仍给挫退,往后退半步,丑恶的面容现出红晕,受了内伤。
白牙的反应非常迅快,着地后到此刻重整阵脚攻来,不过四、五下呼息的光阴,可是龙鹰一边的战况,已呈一面倒的形势。
何况白牙的“血手”,及不上田上渊的炉火纯青,收发由心。该是田上渊秉持大明尊教的师徒传统,在关键处有保留,好教“徒儿”不听话时,轻易收拾。
同时,龙鹰观顾全局,因晓得到了此战是成是败的关键时刻。
龙鹰的魔觉,令他掌握到碰撞发生的大致时间,充份利用。
走舸右舷的挡箭墙,给滑撞过去的帆桅不费吹灰之力的撞个粉碎,桅帆滑离甲板,却没掉进河水里,皆因有粗索系着,一半在水里,一半挂在船体处。
龙鹰正是要他们误以为觑得良机,此时白牙等离他后背不到两丈,正催发“血手”,下一刻将对他来个隔空拳。一旦给白牙缠上,他不但错失杀双斧手的良机,还将陷身苦战,怕捱不到江龙号赶来,令一番苦心www.hetushu.com,尽化乌有。
本来即使硬撞小船,没甚么大不了的,大船撞小船,乃水战惯用战术,然而,帅舰尚未从急剧的颠簸回复过来,桅帆倒折后头轻尾重,在没有风的阻力及水流冲奔下,速度猛增,也令其他两艘友舰追得非常辛苦,一时未能追至可施援的位置。
攻击者正是敌方在船首的五个高手其中两人,另三人只慢一线,避得开刀和矛,此三人的攻击将接踵而来,不容他有喘息的机会。
他懂得“血手”。
龙鹰的雷霆击倏地在前方敌人的眼里失去踪影,于敌兵及体前毒蛇吐信似的贴腰射出来,直破入双斧手旁用刀好手的刀影里去,那人一声不吭的应击抛飞,掉往后方断折的桅帆处,立毙当场。
江龙号此时沿东岸赶来,离顺流而下的三艘走舸,不到二里的距离。
乍看是普通不过的隔空拳,可是由白牙以“血手”使出来,有着根本的差异。拳劲再不是一团的,而是以“血手功”制造出来的“气箭”,不但比一般拳功猛疾,且犹如从强弩射出来的箭,可破包括龙鹰魔种能量的护体真气,几是无坚不摧。
条件之一当然是助白牙报仇雪耻,对付与他结下切齿深仇的独孤善明及黄河、竹花两帮,致有后来的“独孤惨案”,陶过则遇刺身亡,黄河帮被打个七零八落。
白牙反应迅捷,暴喝如雷,领着五大高手和一众手下,潮水般从船首的斜坡底拥上来。
龙鹰若如被困在由敌人的兵器筑成的囚笼内,想活命惟有破笼,任他三头六臂,仍不可能同时挡着四方八面攻来的凶器。
就在此生死悬于一发的紧张时刻,除龙鹰外没人想过的事发生了。
假设龙鹰现时立处为陆上实地,以他“魔门邪帝”之能,怕亦要死第三次,且肯定遭分尸,能否复活,为未知之数,当然不敢去试。
不过,要令白牙为田上渊效命,尚须别的诱因,就是目下龙鹰直接感受到的“血手功”,由田上渊亲传予白牙,后者等于拜了田上渊为师。
“嘻!嘻!嘻!”
四道人影自天而降,落在船首。
白牙别头瞥了杀上来的四人两眼,发出命令,分出一半人和两个高手,下坡迎战。自己则领其他人,朝龙鹰冲过去。
由此可知刚才与敌人的短兵相接,如何狂猛迅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