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无界仙皇

作者:石三
无界仙皇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0章 天境之下无侥幸

护城大阵原本能够抵御天境强者的攻击,但是被天境强者潜入其中,护城大阵的作用被大大降低,而阵斩秋和另外一位天境强者临走的时候,顺手一击,将长平卫的护城大阵彻底打爆——这句话意味着,长平卫超过三千万三阶灵玉的巨大损失!
道无涯气的哇哇大叫,阵斩秋却又放出一片黑雾,如同一片浓墨泼洒在天空之中,无孔不入的朝着驿馆渗透过去。
“阵斩秋必死——”一道宏大的声音忽然从远方传来,在整个天地之间回荡,连带着长平卫的护城大阵也跟着泛起了一层层的波动。
道无涯看到了获胜的希望,阵斩秋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残忍的得意之色。
勉王殿下身边,已经只剩下三名修士保护,所有大修全部陨落!
可是他所保护的人,已经死去了七成!
“啊——”他一声狂吼,天空中碧血泼洒,道无涯飞快后退,他的《冥海魔禁术》刚刚练成,也只能施展两次而已,若是再被斩杀,他就真的要陨落了!
道无涯抬手自己身上点了七下,无穷力量顺着经脉流淌而出,巨大的光芒身影上,他满脸虬髯越长越长,化作了一道胡须长鞭,凌空卷住了剑阵,以柔克刚。
白水公主更惨,身边已经只剩下一个随身侍女。
他不停地喊着,寻找着自己的亲人,心中的惶恐到了一个顶点,不肯去承认那个可怕的事实。
空九天声音传来人还在数百里之外,想要赶到还需要一刻钟www•hetushu.com的时间。但是一道漆黑剑光,吞噬了周围的一切光线,带着无穷毁灭、死亡、黯淡、凋零之意,无声无息的破空袭杀而至。
陈绝远一句话救了他,他猛然转身,陈云鹏、秋玉如、蔡琳、贝小芽、秋安云、苗有丁、太史阿等人鱼贯走出来,最后是应元宿。
整个驿馆已经被夷为平地,周围几十条街道沟壑纵横狼藉一片!
两个老对手知根知底,手段频出,又不断地互相嘲讽着。
陈志宁长松了一口气,一下子软瘫在母亲的怀中。陈云鹏看看妻子儿子,走上前去拍拍两人,低着头也差一点落下了英雄泪。
在空九天即将赶来支援之前,道无涯的心神第一次真正出现了松懈的刹那,这一剑来的恰到好处,以天境偷袭天境,一举重创道无涯。
陈志宁差一点就绝望,沉浸在嫉妒悲痛的情绪之中,很有可能当场走火入魔!
道无涯大喜过望:“空九天这家伙终于来了,阵斩秋他的功法正好克制你,你死定了!”
道无涯大吃一惊,一声怒吼巨大的光芒身影猛的炸碎,组成了一面厚重的巨盾,却根本当不住这一剑的锋刃!
他慌张的用手在废墟里刨着,不停地大声喊叫着:“爹!娘!”
不过他尽管立刻追击,却并没有紧逼,只是远远吊住两人,时不时的放出法宝骚扰一下,同时暗中通知王朝,立刻加派天境强者赶来支援。
而就算是这里距离京m•hetushu.com师已经很近,想要调集另外一位天境强者赶来支援,也不是三五天能够成行的。
“怎么办?”陈志宁心中飞快的盘算起来。
“哈哈哈!”阵斩秋一声大笑,随手挥洒之间,那一片浓墨雾气席卷过了驿馆的废墟,带走了大量生命,随后两大天境携手,遁破虚空而去。
却在一息之后,重生归来,一把捏碎了还卡在自己心口的九天元化锥,力量提升三成,和阵斩秋继续杀的旗鼓相当!
众人连忙一起下拜,陈云鹏跟儿子解释:“如果不是正巧我们都和周大人在一起,恐怕就要和其他人一样……”
而天境强者离去之后的长平卫,一片凄惨!以驿馆为中心,近一半的城市被夷为平地,另外一半的城市多多少少都受到了一些破坏。
在天境强者们离去小半个时辰之后,近乎死寂的长平卫内才渐渐有人敢出来活动。一座座阵法的光芒从废墟之中浮现出来,这些阵法保护着它们的主人在天境强者攻击余波之下活了下来。
光盾当场被刺穿,道无涯绝大部分力量都用来对抗阵斩秋,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另外一个对手,一直隐藏到了现在才忽然出手——第二位天境强者!
在这种无意识的状态下,双极神魔体的恐怖被发挥到了极致,他的双手就好像神兵利器,砖块、岩石、木头、铁钉在他的手下豆腐一般的被切断刨开。
恰在这个时候,阵斩秋来了。
这就是天境修士的威力和图书
“该死!”空九天终于赶到,却只看到已经被彻底毁灭的整个驿馆,道无涯不知隐匿到何处去养伤了,空九天一跺脚,当场追去!
而驿馆的废墟之下,渐渐也出现了一些松动,一片断壁残垣之下,忽然被人用力顶开,陈志宁用力站了起来,全身上下一阵剧烈的疼痛,好像整个身体都要粉碎了一样,每一块骨头每一块肌肉都在惨叫呻吟。
“爹!娘!”他仰天惨叫,眼中有血泪渗出。
即便是有护城大阵保护,长平卫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破坏。他们的战斗,其他人完全无力插手。
绝境大修往往是让人仰视的存在,可是此时却只能瑟瑟发抖的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努力自保。
“哈哈哈!”道无涯大笑:“不错,老子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终于将这门法术炼成,死一次力量提升三成!你还不快快逃命!”
陈志宁暗暗叫苦,尽管道无涯老先生努力想要护住所有人,但是他却看出来,道无涯的确比阵斩秋略差一筹。
阵斩秋气的暴跳如雷:“冥海魔禁术!道无涯你这个老东西竟然能够修成这么困难的法术!”
并且绝大多数天境修士都会修炼有某些重生法术,虽然还远远达不到滴血重生的地步,但致命伤瞬间复原绝无问题。
道无涯怪叫一声,巨大的光芒身影都被压得低了几分:“你这祸害这几年又练成了几手好本事啊。可惜老子也不是吃素的!”
这么下去,的确会像阵斩www.hetushu.com秋所说的那样,最终大家会被他一一杀死!
陈绝远和苗有丁连忙上前,深深一拜:“多谢周大人救命之恩!”
陈志宁这边,从天火州带出来的十二位大修中,只剩下陈绝远一个。土龙团全军覆没,官吏更是死伤惨重。
咔嚓!
在天境之下,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孱弱和渺小。那种无力反抗,只能听凭命运安排的感觉,实在是太差劲了。
自从修炼之后,陈志宁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其实还只是一个孩子。
他虽然以一敌二胜算极低,但是敌人竟然深入太炎王朝内部,他颜面何在?
道无涯的金钟光罩救了他的性命,最后关头他自己炼制的五阶阵法也起了作用,多重护持之下,他终于挺了过来。
“蔡琳!小芽!”
嘭!一声闷响从不远处传来,堵在洞口的一块巨石被震飞了出去,陈绝远凌空飞出,看到陈志宁的状态连忙说道:“你爹娘都没事,我们都活着!”
秋玉如看到儿子捂着嘴让自己尽量不哭出来,扑过来将儿子紧紧地抱在怀中。
尸体破碎,死状极惨。
苦战一天,道无涯被阵斩秋以一枚九天元化锥刺入心窝,惨吼一声死去。
双极神魔体带来的强悍身躯和生命力毫无疑问也是他能够活下来的关键之一。
就连城墙上,也出现了几道巨大的裂缝。
馆丞周云里本来是打算将和陈志宁有关的人都请来送别一下。勉王殿下和白水公主的身份太高,他高攀不上,所以也就没有请他们。hetushu.com但是周云里准备的礼物已经给两人送过去了。
阵斩秋冷笑:“即便是冥海魔禁术,以你的实力又能施展几次?我杀到你无可复活!”
第二天,道无涯再次被阵斩秋以“天海斩剑术”击杀,而后他再次复活,实力再次暴增三成!
只留下满地狼藉,地面上一片赤红,有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那是道无涯的热血洒落地面,天境强者的鲜血拥有强大的力量,每一滴都珍贵无比。
废墟被清理出了一个大大的空地,可是并没有找到陈云鹏夫妻和其他人。只有跟随他们从天火州走出来的极为绝境大修和那些土龙团的尸体。
京师八卫之一,战略位置重要无比的长平卫几乎已经毁掉了。
阵斩秋也是惊讶:“你竟然将《古仙密体术》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倒真是小看你这老小子了,原来你还是有点出息的。”
道无涯复活之后纵声长啸,利用暴增的力量一阵狠压狠打,看似完全占据了上风。
两位天境强者你来我往,杀的不亦乐乎。
一旁,有一名哆哆嗦嗦的中年官员朝众人拱手道:“诸位,我先走一步了!”
他茫然地看着周围,忽然反应过来,发疯似地狂嚎一声朝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那是驿馆被毁灭之前,陈家人住的地方。
天境强者,对于任何一个王朝来说,都是“终极武器”,绝不是说有就有一个的。
天境修士的战斗也绝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他们除了攻击手段强大,也有各种坚固到变态的防御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