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无界仙皇

作者:石三
无界仙皇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1章 再次入宫

他回到自己的修行静室,将阵法难题拿出来,刚看了一会儿,忽然触类旁通的想到了一个道阵问题,于是放下阵法难题,转而钻研道阵去了。
就这样出了皇宫,陈志宁随意的朝后一摆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是。”陈志宁答应一声出去了,有些莫名其妙,似乎晋伯言留下他来说这么两句,并没有什么意义啊。
不过晋伯言并不在意这些:“我和垒石老人知道你的本事。你放手去做,别的事情不用在意。好了,去吧,某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
贺老又咳嗽了几声,看了看时间说道:“差不多了,你再不出去,皇后的人该怀疑了。”
说着,司空定远把那人往前一推,周子林。后者满脸惭愧,抱拳躬身深深一拜:“志宁兄慷慨大度高风亮节,周某惭愧!”
但这几个细节,可能会影响到将来两座道阵的融合。
陈志宁排队等着,他是彻彻底底的“小字辈”,一直到了最后才轮到他。
贺老憋了一辈子,终于能够一个让他痛痛快快臭骂皇室发泄情绪的人,对陈志宁感觉十分亲近,真的像是自己的亲孙子一般。
陈志宁摇头:“据说是后宫的事务。”
到了太学,珅太子凑上来问道:“怎么样?见到垒石老人了?”
珅太子一撇嘴:“你莫要太妄自菲薄,你可是太子伴读,身负星空无限血脉,阵师虽然尊贵,但他们暗中必定无比羡慕你。”
宫女暗自咬了咬牙:“这和-图-书个狂妄的小子,给本姑娘等着!”
“呵呵。”贺老一声冷笑:“陛下今日出城去京北大营检阅刚从北边抽调过来的四营修真大军,皇后趁这个机会去处理一个女人。”
陈志宁摆摆手:“罢了,事情过去就算了。”
如果不是陈志宁的血脉检验结果刚出来,他才不会忍着自己的怒火。
贺老的屋子内,那座大阵再次启动,贺老和陈志宁才有了一个可以放心说话的时间段。
可惜的是蔡琳和贝小芽两个丫头瞌睡虫发作,早已经各自睡去了,陈少爷没能搂着两个身轻体柔的侍女睡觉。
贺老反问:“你要《青云志》干什么?你修炼的是书院系的莽气呀。”
陈志宁很不好意思告诉他自己压根不需要融合,这样低阶的道阵他上手尝试了几次就能很好的驾驭,并且第一次实战就打的司空定远三个人满头是包。
他也不着急,既然想不出来破解的办法,就暂时丢在一边。
陈志宁道:“家中有人修炼,可是找不到后续高阶的功法。”
晋伯言看到他,用力一拍他的肩膀:“你是我们御阵堂的秘密武器!”陈志宁没有接话,他并不想在京师之中局面不明的情况下和御阵堂有过深的牵连。
隔天,陈志宁入宫,皇后娘娘今天有别的事务要处理,没有跟着他,而是派了一名贴身宫女全程跟随。
同一时间,醉阵园内,晋伯言还在督促手下的阵师们:“再加把劲,说http://www.hetushu.com不定今天就会有人最先破解出难题。”
陈志宁大喜:“多谢您老!”
司空定远却说道:“这一拜不能免。”他担心周子林不服气,和陈志宁见面再冲突起来,所以花了几天时间劝说周子林,终于让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才真心实意的道歉。
回到家中之后,他等来了自己一直期盼的事情:皇后娘娘下午派人来通知他,明日入宫一趟,贺老要为他完善道阵。
他将横压当世研究了个透彻,有了几个方案,却还是觉得,应该跟贺老讨论一番,毕竟贺老才是横压当世的作者,他对于这个道阵,肯定比自己更加熟悉。
他撇了撇嘴,看看时间还早,就出了醉阵园回太学去了。
贺老的道阵传承比他的等阶低,但恰好帮助陈志宁,将他的传承之中,更加基础的那一部分补充完整了。
他对皇室充满了蔑视和仇恨:“不说这些了,‘横压当世’你融合的怎么样了?”
他没有猜错,皇室果然暗中收集宗门系的典籍,那些一流宗门的秘籍或许没有,出云门这种现在已经沦为京师二流门派的典籍必定十分齐全。
……
姚清水虽然是一只闲云野鹤,却也和晋伯言互相看不顺眼,他当然也想拔得头筹。于是,两位八阶大师,各自拼命催促手下尽快解决一道阵法难题,在竞争之中抢得先机。
“那我先告退了,下回再来看您。”陈志宁躬身一礼http://www.hetushu.com,贺老含笑撤去了大阵,挥手和他送别。
清早,陈志宁陪着珅太子一起来到了太学门口,司空定远带着几个人在门口等着他们,礼敬过了太子,司空定远带着一个人来到了陈志宁马车前:“他欠你一个道歉。”
……
等他将这个道阵的问题解决了,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活动一些身躯,朝外面一看:“咦,竟然已经是夜里了。不知不觉的时间就过去了,该上床休息了。”
陈志宁回到家中,才知道晋伯言派人来催自己了。
周围学子来来往往,周子林在陈志宁面前躬身一拜——这本身也是诚意的表现。
“咳咳,还不错,正好我有些问题要询问您。”
他和陈志宁交流的过程之中,几乎是一边不停咳嗽一边大骂皇室,间或聊两句道阵的事情。
皇后的侍女等在外面,身边八名绝境大修一字排开,全都颌下无须,一身宫人打扮,显然都是太监。
晋伯言留下了几位“得力干将”,狠狠地勉励一番,看来这一次他真是憋着一口劲,一定要超过姚清水。
不管晋伯言如何强调要大家抓紧时间,陈志宁仍旧觉得自己的主要精力还是应该放在修行上。而且对于改进阵法,他一直觉得,刻苦钻研的确很有必要,但真正重要的是灵光一现。
忙着自己事情的陈志宁,将护城大阵的事情丢到了一边,而醉阵园内,各大阵师正忙得不可开交。
陈志宁点点头:“只是hetushu.com远远看了一眼,还轮不到我这样的晚辈和垒石老人说话。”
整个下午,陈志宁就在太学之中修行,只有偶尔会将自己的阵法难题拿出来看一看。从太学回家的路上,他才彻底将这个难题了解透彻,也明白了困难在何处——能够被垒石老人也列为一个难题,以陈志宁的水平,一时半会当然找不到什么解决办法。
晋伯言这次真是卯足了劲,说什么也要击败姚清水。他每天在醉阵园中巡视,督促甲组的所有阵师一定要全力以赴,可是几次路过陈志宁的住处,陈志宁全都不在。
两人就“横压当世”交流了一番,贺老所说的大部分问题他都注意到了,但仍旧有几个隐藏的很深的细节,不是创作者还真是很难注意到。
除了“横压当世”之外,陈志宁还请教了一些贺老道阵传承的问题,贺老知无不言详细解说,他对皇室仇恨极深,拼尽了全力也要将皇室视为最重要“珍宝”的道阵传承泄露出去。
“走吧。”陈志宁一摆手,当先而行。宫女有些不甘心似乎两人之中以陈志宁为主了,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办法扭转劣势,只好气闷的跟上去,同时心里发狠,回头一定要找机会,在皇后娘娘面前,狠狠告一状。
贺老点点头:“交给我了,下次你来的时候我给你准备好。”
……
“外臣进献的美女,仗着宠爱不知死活的挑战了一下皇后在后宫的权威,不外乎这些事情。”贺老说道:“皇后这些年,不知www•hetushu•com道处死了多少这种女人。这皇城内的冤魂,未必会比战场上少。”
陈志宁暗笑,这名宫女比起皇后的手段就差了很多,这八名绝境大修的威胁意味实在太明显了。
贺老摇头叹息:“你知道皇后今天干什么去了?”
陈志宁连忙答应一声,然后不紧不慢的吃了六十份灵食,可惜的是没有真意酿,算不上酒足饭饱。
他的气色比起陈志宁上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更差了,陈志宁知道他是寿元耗尽,硬生生靠着皇室的灵丹续命,有心想要帮他却没有多大把握,只能暗中下定决心,回去想想办法,但并没有告诉贺老,免得自己失败让他再次失望。
除此之外,他还邀请贺老帮个忙。
众人退下,陈志宁想要走,却被一名低阶阵师悄悄拉住:“陈少慢行一步,大人找你有话要说。”
陈志宁研究了一番,收获也很大,并且他在太学一战之中,动用了“横压当世”,感觉将横压当世和自己的“长恨歌”结合起来的话,效果会非常好。
今天他终于忍不住了,虽然压着火气,没有派人前来呵斥,只是“劝说”他抓紧时间,但已经说明晋伯言在爆发的边缘了。
陈志宁对皇室没什么好感,对皇后娘娘的这枚艳丽的狗腿子也不会客气。他当先而行,宫女和八名绝境大修都像他的随从一样跟在后面。
陈志宁心里咯噔一下:终于来了。
到了最后,陈志宁才提出自己的请求:“皇宫中有没有出云门的那部《青云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