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无界仙皇

作者:石三
无界仙皇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0章 聊尽心意

并不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即便是不解决,整个阵法结构也能验证实现,但那样的话阵法对于元力的消耗就会增加不少,将来整合护城大阵的时候,整个大阵的远离损耗也会随之增加。
目前进度喜人,再有十来天,应该就能够将“长恨歌”嵌入“横压当世”之中,完成初步的融合。
可是这一天他回到了家中之后,却看到了刘十全。
余荣培后来私下里说,要解决这个难题,需要一位对一切五阶阵法极为熟悉的阵师。
陈志宁想了想,其实内心不是很情愿。
一切谈妥,晚上的酒宴自然宾主尽欢。刘十全也见识了陈志宁的酒量,连连咋舌,暗中决定以后绝不跟这小子一起喝酒。
甲辰组由余荣培这位七阶大阵师领头,另有四位六阶阵师。他们一起努力了七八天,结果发现这个难题实际上是一个五阶阵法难题,但是他们已经很久不处理五阶阵法了,而且即便是他们当年还是五阶阵师的时候,怕是也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难题。
太学对于陈志宁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学子十分不满,但有圣旨摆在那里,还有垒石老人的面子,他们也没奈何。
陈志宁感觉完成了这一步也就足够了。这两座道阵,是两个完全的不同的道阵师,秉承着完全不同的理念,各自完成的一件作品。
而将“横压当世”和“长恨歌”镶嵌在一起,弥补了长恨歌在面对群体敌人时和-图-书候的不足。
要是连一群六阶、七阶的阵法大师都无法完成的难题,他去了也是白搭。
陈志宁跟着刘十全回到了醉阵园,晋伯言在暗处看到了,他没有阻止,也没有高兴的样子——他现在对陈志宁的心情可谓十分复杂。
陈志宁又是一愣:“五阶?”
这一次刘十全也算是借坡下驴。他这一趟专门跑来,不是为了甲申组,而是为了甲辰祖。甲辰组的组长是他的好友,七阶阵师余荣培。甲辰组原本一路高歌猛进,最近更是很有可能成为家族第一个完成任务的小组。
白鸡冠再收了笼罩房屋的一座阵法,悄然离开了这里。
那老头子昨晚上自己一个人“颠鸾倒凤”,累的筋疲力尽,这两天都别想下床了。韩幼雪也很苦闷,她想要通过晋伯言进入皇宫,就必须让晋伯言获得一场胜利,他才会去参加欢宴,韩幼雪才有可能见到他。
陈云鹏知道刘十全来找儿子肯定有事情,起身道:“我去安排一下晚宴,刘兄晚上咱们痛饮几杯,我最近搞到了几坛百年份的真意酿,你一定要尝尝。”
“长恨歌”这个名字或许不贴切,但体现了陈志宁当时那种愤恨自己无力反抗的心情。
陈志宁诧异:“我?”
所有的闲云野鹤最大的是什么?不一定是本事,一定是脾气。
姚清水也觉察到了,最早在八天之前,他手下一个小组的阵师马m.hetushu.com上就要突破了,可是组长却突然“生病”,几天没有出现。
他再也没有去醉阵园,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把小组任务完成了一半,足够尽力了,剩下的事情交给那些老阵师吧。
韩幼雪逃了——白鸡冠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因此被逼的逃离醉阵园,距离实现自己的计划越来越远。
六阶阵师并不意味着在五阶阵法方面一定比所有五阶阵师强。因为阵法一道浩如烟海,没有任何一位阵师敢说自己将某一阶的阵法彻底精通。
白鸡冠鄙夷的看着床上的那个老头子,她张口一吞,笼罩在那张柚木大床上的粉红色雾气化作了一道光丝回到了她的体内。
当时觉得已经完美,现在却显得有些不足。当然他还会使用一段时间,至少在绝境层面上,这座道阵并不落后。
等陈云鹏走了,刘十全满脸笑容化为苦涩:“志宁,回来吧。”
刘十全苦笑着将是亲的缘由说清楚,陈志宁终于恍然。
“该死!”她咒骂一句,回头望了一眼茫茫醉阵园,闪身融入了一片树林之中。
这里是晋伯言的地盘,所有的下人都是晋伯言安排的,晋伯言落后于自己……
想要将它们进一步融合难度极大,而且似乎并没有必要。
陈云鹏正陪着七阶大阵师闲聊,刘十全似乎有求于人,平日里眼高于顶的他,显得有些刻意讨好。
垒石老人只好和稀泥,安抚了两人送出去。
http://www.hetushu.com晋伯言回去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把这个叫做“韩幼雪”的舞娘找出来。
“志宁来了,哈哈哈,我们这一群老家伙丢脸了,这点小问题解决不了,还得找你来。”余荣培说道。
他正忙着融合两座道阵,到了关键时刻,而且不是自己小组的事情。不过他看了看刘十全,老阵师这么大的年纪这么高的辈分,亲自来找自己,这个面子不能不给。
陈志宁随手够了,光芒凝聚成了一道到阵法刻线,转瞬之间就组成了一个小巧的阵法结构。
陈云鹏一笑,对儿子说道:“你陪一下刘兄。”
姚清水哪能忍得了这个?当场冲到了雪涌堂和晋伯言大吵了一架,晋伯言没干过的事情怎么可能承认?他正憋着火呢,跟姚清水互不相让,一直吵到了垒石老人面前。
六阶阵师只是在五阶层面上的累积足够,可以突破到六阶,于是水到渠成的提升了。
床上的老头子早已经筋疲力尽沉沉睡去,脸上带着满足的潮红,只不过和他已经显得老朽的身躯搭配在一起,就想的格外怪异。
他勉强点头答应下来:“好吧。”
可是她这么“努力”,晋伯言手下却还没有追上进度,更别说领先了。
……
吃完饭已经很晚了,陈云鹏命人准备了房间,请刘十全在家里住下,第二天一早,他和陈志宁一起返回醉阵园。
看到陈志宁回来,陈云鹏立刻招手:“宁儿快过来,刘hetushu.com大师来看望你了。”
当时他完成这座道阵,是在被阵斩秋逼迫的全无还手之力,只能依靠别人保护才活下来的之后。
可是到了最后关键阶段,要将整个阵法结构整合起来,却发现平衡和连接的地方有些问题。
不过刘十全说道:“请你回去,是为了解决几个五阶阵法难题。”
甲辰组中,余荣培含笑接待了陈志宁,还是很热情的。
余荣培的住处正堂中摆着一张巨大的桌子,一座阵法在桌子上空,用各种光芒幻化出一个立体的结构模型。
他看了看这个阵法结构,满意的微微一笑,一挥手光芒散去,一切了然无痕。
但是现在,他已经能够一眼看到这座障碍中有一道缝隙,可以直接穿过去,就要近了很多。
可是晋伯言一帮废物手下实在是太不争气了,怎么也无法领先,她只好暗中出手,利用幻术已经让七八个老头子倒在床上了。
姚清水不是傻子,他很快调查到了原因,原来是一个舞娘!姚清水根本不用什么阴谋论就能联想到晋伯言身上。
而有了现在的境界,他已经开始着手将“横压当世”和“长恨歌”进行融合。
醉阵园内的事情的确很有趣。
“就是这里,你看看。”余荣培指着阵法结构说着,他介绍了基本情况,陈志宁看着看着,不自觉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哈哈哈。”刘十全爽朗一笑:“那就叨扰了。”
好比一个问题,以前五阶的时候想要解决,就hetushu•com要通过更加复杂的方式、可能是多种组合来完成,这就像是要绕过一座障碍,故意走了远路。
余荣培和刘十全相视一眼,带着人退了出去。
境界提升之后,陈志宁的眼光更高,已经看出“长恨歌”之中的一些缺陷。
“孩儿遵命。”
陈志宁上前拜见,刘十全赶忙扶住他笑道:“咱们是一个小组的,我痴长几岁,但也不好托大,我与你爹也是相见恨晚,不过咱们各论各的,不会乱了辈分,哈哈哈!”
刘十全为朋友出面,前来请陈志宁出手。也是想着顺势把陈志宁请回去。这少年虽然等级不高,但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还是赶紧收回去比较好。
陈志宁赶紧道:“我只是来看看,能不能解决问题不敢说大话啊。”
所以这座道阵重点在于增强修士在单体对决之中的战斗力。
她在妖族之中有一项非常著名的妖术,幻境。
而后这种事情不断发生,往往是即将完成任务的小组会忽然出了状况。
刘十全展颜一笑:“太好了!”
这几天他一直在熟悉自己的修真技能,六阶之后他对于道阵的一些理解也有所不同了。简单来说,就是高阶让他少走了很多“弯路”。
他不自大但也不妄自菲薄,可是他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本可以让一位七阶阵法大师专程前来求助。
余荣培点点头:“你能来我们已经很感激了,走,一起进去说。”
这就是境界带来的好处。
陈志宁这种当然是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