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无界仙皇

作者:石三
无界仙皇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8章 无意而为

一场欢宴结束,晋伯言也喝得面红耳赤,大家尽欢而散。
陈志宁听出老大人话里有些不满,讪讪道:“没办法呀,我年纪也不小了,不想再神兽跟父母要钱了。”
于是,他一下午将甲寅组最后两个六阶难题解决了,得益于他的帮助,甲寅组的组长和刘十全可以联手全身心的投入道七阶难题之中,在陈志宁解决了两个六阶难题之后,他们也终于完成了那个七阶难题,甲寅组的任务成功结束。
刘十全一口酒差点喷出来,他不动声色的在一边看笑话,很快那几个自以为胜券在握的六阶阵师全都顺着椅子滑到了桌子下面去。
但是该伸手的时候也决不会客气。
终于,整整一个时辰过去,七阶大师一声长啸,双手展开,将一道最长的阵法刻线嵌进了阵法模型之中,阵法模型彻底完成!
晋大人略感郁闷,不过能扳回一城,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晋伯言哈哈一笑,大手一挥:“召集众人,今天晚上庆祝一番。”
“成功了!”阵法大师们互相庆祝,七阶大师不由得朝陈志宁翘起了大拇指:“任务终结者,果然名不虚传!”
不料晋伯言的队伍之中,有个少年忽然一抬手飞出一枚玉石,滴溜溜一转,轰然一声化作了一道阵碑落在了姚清水等人面前。
忽然身后一道狂风掠过,姚清水看到晋伯言带着一群人急匆匆赶来,晋伯言甚至不惜激发了绝融境巅峰的实力,裹挟http://m.hetushu•com着众人直冲过去!
“不好!”姚清水大吼一声,也要学着晋伯言的样子,大家来一场赛跑。
他一边说,一边双手飞快挥舞,一道道阵法刻线升腾而起,补充到了阵法模型之中,在场的人都看出来,他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距离破解这个阵法难题越来越近了。
晋伯言带人在垒石老人的院中落下,悄悄朝陈志宁竖起了大拇指!这种无耻,晋大人我很欣赏。
“不!”一旁已经被忽略的七阶阵师忽然两眼冒光:“你说的很有帮助,给老夫打开了一条新的思路,我想可以这样……”
“五阶阵碑,不自量力!”姚清水冷笑一声,挥袖就能破去,但袖子挥出去,他才发现这座阵碑虽然只是五阶,可是颇有些门道,竟然让他这样的八阶大阵师都思索了一下,才找到破绽。
“您说什么?!”陈志宁一个哆嗦,两眼冒着绿光。
晋伯言要庆祝,那就不是一般的场面了。
陈志宁立刻走了过去,仔仔细细的开始端详然后随口开始说了起来:“这里,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采用‘辰卦法’处理,这四道刻线互相纠缠,用‘回龙套’接驳一下会更好……”
很快,最后一组的阵法难题演示完毕,垒石老人颔首,他们通过了。晋伯言扬眉吐气,终于扳回了一程。
陈志宁风风火火的杀来,他很紧张:“快,抓紧时间。我听说乙组那边也和_图_书到了最后关头,他们随时可能完成,要是让他们抢先一步得到了垒石老人的认可,咱们的努力可就全白费了。你们剩下的难题呢?让我看看……”
……
组内的六阶阵师们迫于怨言,但碍于情面也不好开口。
等到第二天中午,他进入了最后一个小组,这个小组的组长比较另类,他先把最容易的难题解决了,将最困难的一个七阶难题留到了最后。
晋伯言对他刮目相看:“好小子,可以啊!酒品好的人品也不会差。”
想到自己又能让晋伯言颜面扫地,姚清水的心情更好了:“最近真是越发迷恋这种感觉了,哈哈哈!”
六阶阵师们面面相觑,心说这是七阶难题啊,你一个六阶阵师瞎说什么啊。
晋伯言嘿嘿一笑,走进来道:“先生,这次可是我们甲组率先完成的。”
也有六阶阵师暗中有些嫉妒陈志宁,几个人约好了一起上来,端着真意酿要跟陈志宁拼酒。
那位七阶阵师也诧异的转头看着他,陈志宁越说越兴奋,六阶阵师们一阵冷汗,有点同情这家伙了,待会等他忽然发现,原来这是一个七阶阵法难题,自己无力解决之后,该是何等的尴尬?
姚清水气的勃然大怒:“晋伯言,你太无耻了!”
“哈哈哈!”晋伯言开怀大笑,用力一拍陈志宁的肩膀:“走,随老夫一起出去,老夫要在姚清水面前,狠狠地炫耀一番。”
可惜姚清水鸡贼,已经料想www•hetushu•com到他必定回来跟自己炫耀,反正已经输了,他带着人又回去了,明天再来!
而陈志宁的到来,恰好帮助他们将这些六阶难题解决了。
陈志宁更尴尬了:这次真的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四名六阶阵师古怪的看着他,顺手一指。大厅的角落里,凌空悬浮着一座光芒构成的阵法模型。他们的族长,那位七阶阵师正盘膝坐在下面冥思苦想,连陈志宁进来,他也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思考。
陈志宁又去了别的组。
只是这么一耽搁,晋伯言已经冲进了垒石老人的住处。
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两个女孩将他送到了床上之后,帮他脱去了衣衫,却并没有马上离去,而是脱去了自身的衣衫,光溜溜的钻进了他的被窝。随后,四只光滑柔嫩的小手有些生涩的在他身上游走起来。
巧合的是,连续四个小组,他都是完成“最后一击”的人。这也有必然性,到了现在,各组都已经到了最后阶段。身为组长的七阶阵师们都在全力冲刺攻克七阶难题,打算留下一两个六阶难题最后解决。
……
垒石老人淡淡点头,道:“来,展示出来让老夫看一下。”
周围众多年长的阵师,原本有些不屑于陈志宁如此市侩,但是这句话一说,顿时让他们眼中露出欣赏之色不住点头。他们都是父亲和爷爷了,家中晚辈众多,很多十七八岁的晚辈,还需要自己供养才能继续修行之http://m•hetushu•com路。
手下的低阶阵师立刻行动起来,从“快箸楼”定来了酒宴,从“神女园”请来了四大花魁和十三舞娘,从“清歌堂”请来全套的戏班子……
他一点也不着急,因为他知道自己赢定了,巨大的领先优势最后一点点被晋伯言蚕食,可是他还是抢先了一步。
竟然不给晋伯言显摆的机会。
垒石老人直摇头:“你呀,莫要带坏了晚辈。”
其实这个赏赐看上去不少,但是对于一群六阶、七阶的大阵师来说,也并不如何让人动心。
“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遵命。”阵师们喜形于色。他们平日里养尊处优,这段日子这是吃了苦了。
“……呃……”陈志宁忽然卡壳了,他的确尴尬了,因为他终于发现:“这是一个七阶阵法难题?”
整个小组在完成了前面所有的六阶阵法难题后,在最后这个七阶难题上卡了十天,从原本的进度领先,一直到了进度排名末位。
“晋大人是真的着急了,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所以开出了重伤,只要能够在和乙组的竞争之中获胜,那么这四十万的赏赐就会发下去。功劳最大的三人每人独得十万,剩余十万大家均分。”
陈志宁想了想,觉得这两者……实在联系不起来,但是他也不会去反驳晋伯言。
陈志宁唯唯诺诺:“哎呀,人家年纪还小,不能多喝呢。”
垒石老人已经注意到了外面的争夺,不由得苦笑,名利之心害人,自己一和-图-书个布局,本想着激发大家的潜力,却没想到弄得两位八阶大师耍起了无赖。
陈志宁被两个美妙的小侍女扶着,他今天的确喝了不少,大家轮番上来敬酒。几个六阶阵师故意拼酒,到了最后连晋伯言也来跟他比拼了一阵。
陈志宁连忙摇头,刘十全看了他一眼也不追问,只是说道:“晋大人这次真是下了血本,为了战胜姚清水,他准备了四十万三阶灵玉的奖励……”
晋伯言今天心情很好,随手将一枚储物指环丢给他,笑道:“那去吧,我听刘十全说了,你可是为了这十万灵玉才拼尽全力的。”
但陈志宁和他们不一样,小陈少爷最近穷疯了啊。
晋伯言嘻嘻一笑,却不在意,拽着陈志宁出来了。
可是看看人家陈志宁,才十四岁,就这么懂事了,唉,真是不能比啊。
四位六阶阵师看着他,一起怜悯的点了点头,小陈少爷登时红了脸。
姚清水气定神闲,整理着衣衫带着身后的小组朝着垒石老人的住处走去。
刘十全微微一笑,知道不用自己再多说了。
宴会间,晋伯言宣布了这一次的奖励,陈志宁作为大名鼎鼎的“任务终结者”,毫无悬念的成为了三个贡献最大的阵师之一,他是唯一一个六阶,另外两人都是七阶。
不知道从哪个组开始,他有了一个外号:任务终结者。
即便是有双极神魔体的强悍身躯,他也有些支撑不住了。迷迷糊糊的被扶着往回走,陈志宁很顺从的被“摆布”着。